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打人事件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打人事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因此这个罐子的确会招魂,只不过加上后面那句可收鬼魂后,这个招字也有了不同的解释。

    不管那个死亡委托是什么人,光凭寄来这个满是怨气的招魂罐就明显不怀好意。

    张伟被我的话吓了一跳,赶忙收回手,并且距离招魂罐远远的,“老大,这就是那人寄来的礼物?要不要我去查查?”

    “不用了,你就算去快递公司那里也查不到什么东西,对方敢这么做,明摆着是在说不怕我们去查,我们现在只需要静观其变好了,不管他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总会继续跟我联系的,然后让我按照他的设计一步一步的走下去,正好我现在没事,陪他玩玩又如何,我倒要看看最终结果谁输谁赢。”虽然我有法力护体,不用担心怨气沾身,但这种东西我还是不愿意去碰的,把盒子盖起来后,就放到桌子下面的柜子里。

    这种附着在器具上面的怨气,只要不是亲手触摸,一般是不会沾上的,所以放在柜子里还是相当保险的。

    “哼,最好别让我知道这个死亡委托是谁。”张伟恨恨的说道,明显对之前将他照片放在游戏里被分尸有些怨恨。

    “会的,到时候抓到他后,只要不打死,随便你出气。”我安慰了一句。

    “对了,今天晚上我,你,还有燕子一起去黄叔家。”

    “好的。”上午宣布我当组长的时候,张伟就已经知道了黄叔退休的事情,虽然心中愤恨,但张伟也知道这是黄叔自己的意见,只是同样有些不开心罢了,此时听到我提议,立即答应下来。

    下班后,我坐齐燕的车,张伟骑着他的哈雷一起来到黄叔的家。

    黄叔住的小区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那种,小区有些破旧,下面连个停车位都没有,好不容易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下后,我才提着礼物,跟齐燕一起上楼,张伟因为骑摩托车,所以速度还要更快点,此时已经上去了。

    来到黄叔的家,只有师母一个人在,说黄叔出去买菜了。

    我虽然不叫黄叔师傅,但却叫他的妻子师母,张伟跟齐燕也都跟着我这么叫。

    “你们三个,又不是外人,到师母家还提着东西,是不是想让师母把你们赶出去?”师母是那种典型的持家妇女,很普通,但为人绝对值得称道。

    “师母,我们这不是许久没来了,有些想你吗,而且我们也没买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是一些补品,你平时跟我黄叔多吃点。”齐燕立即上前挽起师傅的胳膊,撒娇的说道。

    “你啊,就是嘴巴甜。”师母满脸笑容的看着齐燕,不过倒也没有再提什么礼物的事情。

    “大志没回来吗?”我看着师母问了一句。

    大军是黄叔跟师母的儿子,全名叫黄志,之前我也见过几次,不过跟黄叔的关系不是很亲,但不管如何,今天都是他父亲退休的日子,他这个当儿子的理应回来才对。

    “说是今晚跟女朋友一起回来的,也不知道怎么还没到。”师母皱了皱眉头说道。

    “师母,这才几点,我看大志也就刚下班,还要去接女朋友,再在路上耽误点,回来晚点很正常。”张伟在旁边帮腔道。

    只不过这回来晚点,到真成了回来的很晚,一直到九点,黄志仍旧没有回来,并且电话关机,打到公司里,说早就下班了。

    黄叔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闷酒,饭桌上显得有些沉闷。

    我看着黄叔的模样有些心疼,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直到黄叔的电话响了起来。

    黄叔看着手机显示的名字有些犹豫,我坐在黄叔身边,自然也看清了是谁来电,于是劝道:“黄叔,快接吧,说不定大志有事情呢。”

    听到我的话后,黄叔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什么?在派出所,打人?”

    刚听没两句,黄叔就直接站了起来,面前的筷子,酒杯直接扫到了地上。

    “好,我马上过去。”黄叔放下电话后,一脸的阴沉,胸膛急剧的起伏。

    “黄叔,别着急,怎么回事?”我急忙安慰着黄叔。

    “那臭小子居然学会了争风吃醋,跟人在酒吧打架,把人家的鼻梁骨打断了,现在人家闹到派出所,说什么都不算完。”黄叔平复了一下心境,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黄叔,以我对大志的了解,他应该不会是那种因为争风吃醋就打人的性格,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我们还是赶紧过去吧,保出大志来要紧。”我紧着说道。

    黄叔犹豫了一下,旁边师母这时也反应过来,慌忙的道:“老黄,你就赶紧过去吧,先看看大志怎么样了。”

    “好吧,你们先坐坐,我过去看一下。”黄叔说着就朝外走去。

    “黄叔,我开燕子的车送你过去吧,有个人照应着比较好点,让燕子跟张伟留下来陪陪师母。”我冲齐燕使了个眼色。

    “是啊,黄叔,你就让师兄陪你去吧,开我的车比较快。”齐燕说着就掏出钥匙递给我。

    “嗯,也好,麻烦你了。”黄叔点头,没有再拒绝。

    我跟黄叔下楼,开着车一路赶到那个派出所,稍微麻烦的是,那个派出所不属于安城区管辖范围,有点使不上力的感觉。

    来到派出所,我跟黄叔在拘留室里见到了黄军,此时的黄军鼻青脸肿的坐在椅子上,衣服也被撕破了,整个人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在他的旁边,一个二十来岁,看上去挺清秀的女孩又心疼,又惶恐的靠着他。

    “叔叔,你来了。”看着我跟黄叔进来,那个女孩赶忙站起来说道。

    黄志也看到了黄叔,只不过哼了一声就把头扭向一边。

    “你就是黄志的父亲?你儿子在酒吧把人家的鼻梁骨打断了,现在人家非要告他故意伤害。”一个民警倒是挺客气的说道,显然在此之前他就已经了解过了黄叔的身份,大家都是一个系统的人,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虽然不在一个辖区,但说不定哪天就能帮上点忙,正所谓帮别人就是帮自己。

    只不过被打的那位多少有点来头,跟他们所长挺熟,这样一来,事情就有些不好处理了。

    “既然是他打人,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黄叔想也不想的说道。

    听到黄叔的话我就心想坏了,果然,只见黄军突然转头愤恨的看着黄叔。

    “等一等,这位兄弟,我能问一下黄志为什么打人吗?受害人现在在哪里?”我赶忙补救的说道。

    那民警也被黄叔的话弄的愣了一下,心想这还是自己亲生儿子吗?不过接着听到我的话,就示意我们坐下,然后开口道:“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被打的那位是黄志女朋友的上司,下班之后,非要拉着这位到酒吧说是谈业务,结果喝着喝着就动起手来,这个时候,黄志刚巧赶来,看到女朋友被占便宜,就上前把那人打了。”

    我听完民警的话后看向黄志旁边的女孩,只见她含着泪点了点头,神情充满了委屈。

    “你怎么不把那个混·蛋的手折断?”黄叔看着黄志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我听到黄叔的话顿时汗然,这还是黄叔吗?不过这也能看出,黄叔内心还是蛮在乎儿子的,估计一开始那句话只不过是拉不下大半辈子的脸而已。

    “咳,开玩笑的。”我见那民警看向黄叔的目光有些怪异,又补救了一句。

    “哦,哦,了解。”民警很理解的点了点头,并且还道:“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揍那混·蛋一顿的,只不过现在的情况是人家告他故意伤害罪,当时又全都是他们的人,所以情况对黄志很不利。”

    “有没有办法让我见一下那位被打的人?”我看着民警说道。

    “估计不行,现在人家正在医院里治伤呢,而且他跟我们所长很熟,没看到他们连个人都没留吗,压根不担心黄志跑掉。”民警二十五六岁,看上去刚毕业不久,不然也说不出这种话,旁边的那名年纪大点的民警几次用眼神提示他,都没看到。

    “那你们所长怎么交代的?”我又问道。

    “这个···”那民警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咳。”旁边那名民警终于看不下去了,轻咳一声后慢慢说道:“按理来说,对方只是属于轻伤,顶多罚点款,拘留几天,不过人家摆明了想要报复,所以这个验伤可能会稍微严重点,至少也要够判个三年有期徒刑的。”

    听到这话,黄叔就忍不住想要站起来理论,任凭平日里多么稳重的人,在处理自己最在乎人的问题时都难免有些失态。

    我拉住黄叔,继续问道:“那私了呢?”

    刚刚那名民警摆明了是话里有话,先说的严重点,然后才好趁机提条件。

    “私了就简单了,人家要二十万。”民警坦言道。

    “什么?二十万?他怎么不去抢啊。”黄叔听后,顾不得我拉着他,立即叫了出来,他工作了大半辈子,都没攒下二十万,现在打断一个鼻梁就要二十万,就算他鼻子是金子做的也不值这个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