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我是老六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我是老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听了刘星宇的话,王虎也没拒绝,就摆好茶具,开始烧起水来。

    “我来之前已经看过那具尸体,说实话,这种东西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之前也从未听说过,不知道刘兄能否帮我解惑?”刘星宇没有再谈邀请的事情,反而开始谈起案子来,并且没有避讳一旁的王虎。

    说起来,王虎以前就是他的同事,也整天接触这种东西,这个时候谈什么保密原则纯属是掩耳盗铃,再者王虎的经验丰富,如果不是他一再要求,队里也不可能同意他复员。

    “你还是直接叫我刘阳吧,听你叫刘兄我难受。”我先缓解了一下气氛,才开口说道:“知道魇物吗?”

    “魇物?”刘星宇皱起眉头,同时看了旁边的王虎一眼。

    “魇物是鬼婴吗?我似乎以前听一个前辈提起过,只不过这种东西太罕见了。”王虎迟疑了一下说道。

    “对,鬼婴属于魇物,但魇物却不单纯指鬼婴。”我点了点头说道。

    “你是说那具尸体是魇物?可为什么浑身鲜血,跟传说中的血尸差不多?”刘星宇不解的问道。

    “那是因为他还处在幼生期,一旦成熟,他甚至可以转换形态,比一般的猛鬼还要厉害。”我解释道。

    “比猛鬼还要厉害?”刘星宇吓了一跳,对他来说,厉鬼已经属于那种厉害的角色,论单打独斗,平日里也就只有队长能赢,可魇物居然比猛鬼还厉害,这是什么概念?

    十只厉鬼都不一定能打得过一只猛鬼,如果比猛鬼还厉害的话,拼上他们全队也只有全灭的份。

    旁边王虎也有些骇然,不过两人倒没有怀疑我在说谎,毕竟这种事情是不可能说谎的。

    “嗯,不过魇物也更难成型,更别说是成熟期的魇物了。”

    “难道魇物要成熟需要吃男童的心脏吗?”刘星宇想到这件案子,禁不住问道。

    “是的,魇物因为形态,所以需要大量纯净的阳气,三到五岁的男童是最适合不过了,他们的心脏对于魇物来说是大补。”我慢慢说道。

    “如果这次魇物不是被你杀死,会不会长到成熟期?”刘星宇好奇的问道。

    “不一定,魇物想要达到成熟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最后要经历天劫,只有渡过了才能真正成熟,至于渡天劫的几率,我只能说很低很低。”

    “那就好。”刘星宇长出了口气,似乎悬着的心才放下。

    “老弟也是同道中人?”王虎很奇怪的问了一句,虽然心里已经确定,但仍旧忍不住问道。

    “刘阳已经是第二境了,跟队长一个境界。”刘星宇毫不掩饰语气里的羡慕。

    “老弟厉害。”王虎对着我直接比出大拇指。

    同时,一道青绿,伴随着淡而不腻的清香从壶口落在我面前的杯子,七分满,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茶水跟杯子相映成辉,取而代之是一种翠绿的颜色。

    “尝尝怎么样,要是喜欢待会全都带走。”刘星宇对着我示意了一下,毫不犹豫的拿着别人的东西送人情。

    不过在我看来,他这也是为了拉拢我,如果真的一盒茶就能把我拉去,宋浩绝对会好好奖励他的。

    “很好喝。”我虽然不怎么懂茶,但基本的好坏还是能分出来的,喝下去,一开始稍显苦涩,但随着却转化成浓郁的清香,让人格外回味。

    接下来,刘星宇没再谈什么拉拢的话题,反而一个劲的跟我介绍他们的各种好处,特权只是最基本的,像沈跃那种货色拿下也只是一句话的问题。

    就连王虎也不动声色的劝起我来。

    对此,我只是见招拆招,没答应,但也没再明确拒绝,双方保持着这种默契你来我往。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

    刘星宇想要请我吃饭,不过被我用局里还要忙的借口推辞,同时也拒绝了他开车送我,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回走。

    加不加入宋浩的队伍我暂时还没有什么想法,刑警队对我来说其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不管如何,至少那里有齐燕,有张伟,而且这两年下来我也慢慢喜欢上这一行。

    看着我坐车离去,王虎捅了捅刘星宇小声的问道:“什么来历?”

    “暂时还不清楚,不过根据调查,保证身家清白,不然宋队也不会直接让我邀请了。”刘星宇苦闷着摇了摇头,事情没有完成,回去不好交代了。

    “既然这样,那就多下点心,现在的年轻人哪个不追求时尚,队里那么多好东西,可以带他参观一下,顺便送他几样也行,到时候再把待遇一摆,不怕他不心动。”王虎开始出着主意。

    “不错,只要功夫深,再厚的墙角也能给他挖塌了。”刘星宇似乎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

    回到局里,正好碰到齐燕要去食堂,我让她帮我带一份回来,就扎进局里的信息中心处,直接找到潘小宝。

    潘小宝,九零后,长着一张娃娃脸,表面上干着网络警察的工作,实际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黑客,这件事情是我在很巧合下知道的,因为替他保密,他倒也帮我侵入过某些系统几次。

    “删掉的qq聊天记录能不能还原?”我掏出硬盘直接问道。

    “可以!”潘小宝点了点头,鼻梁上的眼镜随着往下一滑,他推了推眼镜一脸自信的说道。

    “那好,帮我把里面的记录还原,需要多久?”我问道。

    “这个简单,最多十分钟。”说到专业,潘小宝充满着自信,甚至可以侃侃而谈,一两个小时都不带停下的,但事实上,当他面对齐燕的时候,却是红着脸,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咦?怎么可能?”半晌后,潘小宝突然惊咦一声。

    “怎么了?”我上前问道。

    “聊天记录被人彻底粉碎了,对方是个高手。”潘小宝语气凝重的说道。

    “那能不能还原?”我继续问道,这可是我能了解到死亡委托的重要线索。

    “我试试吧,不过希望不是很大,而且时间也会有些长。”潘小宝摇了摇头说道。

    “好吧,交给你,有了线索给我打电话。”我拍了拍潘小宝的肩膀,幸好之前记下了死亡委托的号码,或许我可以先加他,慢慢揭开其中的谜底。

    在我吃饭的时候,张伟凑到我身边,满是崇拜的看着我。

    “你没事吧?”我被张伟盯得浑身发毛,忍不住问道。

    “老大,你真是太牛了,连拿下沈跃也只是一句话,啧啧···”

    听到张伟的话,我顿时明白,恐怕上午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局里了,难怪之前我回来的时候那些同事看我的眼光会怪怪的。

    虽然这次我也算出了名,但想必在领导眼中不会是什么好名,对此,我只是在心里想了一下,就抛到脑后,反正我又不指望能升多大的官,只要有份工作就可以了。

    而且自从拜了老道当师傅,学会冥想之后,我已经有了更重要的目标,同时对这个世界也更加好奇起来。

    “乱嚼舌根。”我瞪了张伟一眼,“陈一鸣的案子处理的怎么样了?”

    “事情清晰,证据确凿,而且我看陈一鸣压根就没打算再活了,想着给那三个孩子抵命。”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打开面前的电脑,在qq里输入了号码,就在我想要输入密码的时候,突然顿住了。

    “咦,老大,你不是不玩这个吗?”张伟看着我要登陆qq一脸惊奇的模样。

    “是啊,我也没见师兄玩过。”齐燕凑上来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然后转身对着自己的电脑一阵乱敲。

    我没有理会两人的话,心里突然有些烦躁,摸了摸身上,却什么也没有。

    “耗子,把你的烟给我一根。”

    这时,正好一名同事从我身边经过,我开口说道。

    “哦,哦,好的。”叫做耗子的青年愣了一下,接着慌忙的从口袋掏出香烟,“刘哥,你都拿着吧,反正也没几根了。”

    “嗯,好,谢谢你了。”我看着还有大半盒的香烟,没有拒绝。

    “不客气。”对方摆摆手,然后离去。

    张伟跟齐燕对视一眼,看了看我,都没有说话。

    我抽出根烟,点上,腾起的烟雾迷失着双眼,眼前的景色似乎在变幻,我的思绪也不由的飘远。

    以前我也叼着烟,光着背,跟室友在寝室里通宵打游戏。

    以前我也玩qq,勾搭女孩子,半夜里跳墙出去开房。

    以前我也经历过美好的爱情,但也品尝到了背叛的滋味。

    曾经的女人,曾经的兄弟。

    我嘴角微微上翘,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可为什么想起来的时候心口仍旧会疼?

    还是忘不掉吗?我自嘲的摇摇头,两年多,快三年了吧?毕竟毕业都两年多了。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是毫无廉耻的双宿双飞,还是露水夫妻一场,早就挥手告别?

    曾经的606,六兄弟,现在如何了?

    老大那么无·耻,换女朋友太勤,估计还是单身一个。

    老二技术宅男一个,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女朋友,还是不是处。

    老三最上进,若说我们这里面成就最高,估计也就是他了。

    老四,呵呵。。。

    至于老五,那小子家里富的流油,当警察糟蹋了那身皮,不过也是最痴情的一个。

    我是老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