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我的困惑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我的困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当陈一鸣坐起来后,众人才看清魇物的真面目,顿时发出一阵牙酸的吸气声,就连照在上面的灯光也一阵抖动。

    “张伟,先把他铐起来吧。”我看了陈一鸣一眼说道,虽然此时他已经没有反抗的余地,但以防万一还是铐起来比较安全一些。

    听到我的声音,张伟犹豫了一下,才拿着手铐上前,出乎意料的,陈一鸣并没有反抗,反而很自觉的伸出双手,任由张伟将手铐拷在他的手上。

    “陈一鸣,那几个孩子是不是都没了?”我深吸了口气,终于问出徘徊在心里的问题。

    此时陈一鸣一脸的死灰,双目无神,呆呆的坐在那里,直到听到我的问题后,双眼才泛起一点波澜,身上多了些生气。

    “死了三个,还有一个,还有一个活着,他叫我伯伯,我不忍心啊。”陈一鸣说到最后嚎啕大哭起来。

    死了三个?我心里咯噔一声,虽然早就想到了这种可能,但得到证实后,我的心仍旧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那三个只是孩子,刚刚懂事的孩子。

    不过唯一万幸的就是还有一个活着,至于那个活着的应该就是段苗了。

    “混·蛋,你不忍心?不忍心你还下的去手?”张伟就站在旁边,听到他的话立即怒了,上前狠狠的将他踹倒。

    齐燕悄悄来到我身边,双手抓着我的胳膊,我能感受到她的身体在颤抖。

    “说,剩下那个小孩在哪?”踹了几脚后,张伟才问道。

    “那边还有一个地窖,就在那里面。”陈一鸣挣扎的坐起来,似乎辨别了一下方向,才伸手指着说道。

    “你们几个在这里看着他,其他人跟我一起去找。”黄叔开口吩咐道。

    张伟跟另外两个留下后,我拉着齐燕找了过去。

    “在这里。”因为有痕迹的缘故,再加上离得不远,所以很快我们就找到了陈一鸣所说的那个地窖。

    顾不上开锁,我直接拉着锁头,用力一拽,咔嚓一声,就给拉开了。

    此时已经没有人在意我的力气为什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大,我掀开盖子,一股霉味从里面散发出来,齐燕紧接着就将手电照在里面。

    这个地窖不深,也就两米多点,底下见方,有张椅子,而在地窖深处角落里,铺着两床被子,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那里。

    或许是因为我刚刚打开地窖的声音,或许是因为齐燕照进去的灯光,那个小身影瞬间就坐了起来。

    因为灯光刺眼,小身影用手捂着眼睛,没有哭泣,只是很认真的道:“苗苗没哭,伯伯不要把苗苗喂妖怪。”

    听到他的话,我的心再次被揪了一下,顾不上其它,直接就跳了进去。

    “苗苗别怕,我是警察叔叔,我来救你了。”我语气尽量温柔的说道。

    或许是因为警察叔叔这四个字,苗苗犹豫了一下才道:“你真是警察叔叔吗?你真的是来救我的吗?”

    “是的,我是警察,你妈妈叫曾柔对不对?是你妈妈让我来救你的。”我一边说着一边慢慢靠近,这个时候齐燕已经将手电照到我的身上,似乎想要苗苗看清我的模样。

    虽然我没有穿警服,但让苗苗看清我的样子至少能让他心里安定不少,不再那么害怕。

    “警察叔叔,我要妈妈。”苗苗放下捂着眼睛的手看到我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只有这个时候,他才像个孩子。

    “苗苗乖,不哭,等会叔叔就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我上前将苗苗抱在怀里,他的小手立即死死的抓着我的衣服。

    段苗没事,我的心里稍稍松了口气,我抱着他站到椅子上,想要将他递出去,不过苗苗却抓着我的衣服不放,最后我只能一只手抱着他,一只手被黄叔跟两个同事拽了上去。

    似乎第一眼看到我的缘故,段苗只是赖在我的怀里,就连齐燕这个美女的魅力也没发挥什么作用。

    “先给曾柔打电话,告诉她去局里等着。”我抱着段苗对齐燕说了一声。

    这时,张伟已经拷问出另外三个男童的下落,全都被埋在地里,据陈一鸣说,他只是将三个男童的心脏挖出来给儿子吃了,他们的身体却不想让儿子糟蹋。

    “你先带着段苗跟齐燕回局里,剩下的我们处理。”黄叔吩咐了两人去火葬场找工具,然后对着我说道。

    “那好,我先回局里,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我想了想,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处了,加上待会挖出小孩的惨状肯定会吓坏齐燕,所以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路上齐燕开车,当我们回到局里的时候,曾柔已经等在门口了,见我抱着段苗下车,嘴里叫着苗苗就奔了过来。

    “妈妈。”段苗从我怀里扬起头,伸着双手就要去够。

    “苗苗。”曾柔激动的上前接过段苗,脸上已经被泪水打湿。

    把苗苗递给她的时候,我的手被两团柔软狠狠的挤压了一下,如果平时说不定我还会觉得享受,但此刻却压根没有这种念头。

    “警察同志,谢谢,谢谢你们。”曾柔抱着儿子狠狠亲了两下,才对着我跟齐燕鞠躬道谢。

    “不用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段鸿的身影,不知道是齐燕没有通知,还是压根不想来,不过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我也懒得去问。

    将曾柔送走后,我跟齐燕回到办公室,时间已经指向十一点一刻,办公室里的灯亮着,不过却没人。

    坐下后,齐燕给我冲了杯咖啡,然后才拉了张椅子在我对面坐下,目光炯炯的盯着我。

    “看啥?我脸上有花吗?”我被齐燕盯着怪怪的,忍不住问道。

    “师兄,你真厉害。”良久,齐燕认真的看着我说道。

    “行了,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以后少说这种话,被你夸了一句,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我看着齐燕调笑了一句。

    “哼。”齐燕皱了皱鼻子,娇哼一声,然后又仿佛想起什么,一脸的哀伤,“那三个小孩真可怜,都怪二组,无能,要是早把案子给我们,说不定那三个孩子就不会死了。”

    我笑了笑,并没有理会齐燕孩子般的话,这件案子发生在半个多月前,而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拜老道师傅,即便案子交给我,我恐怕也比二组好不了多少。

    这种案子实际上已经超出普通人的能力范围,以魇物那不怕枪的能力,如果真的是普通人带队,绝对会死伤惨重。

    而且能不能找到还是一个问题,就连我也是在思思的帮助下才找到的。

    “对了,师兄,那个怪物是什么东西?怎么浑身是血,好可怕啊。”齐燕又想起魇物的样子,禁不住双手抱着肩膀,小脸在灯光的照耀下也有些苍白。

    “那叫做魇物,属于鬼怪的一种,一般多是鬼婴成形,像陈多那般年龄的的确很少见,我也在想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变成魇物的,毕竟无缘无故的他是不可能会发生那种变化的。”我皱着眉头开始细想。

    “你是说那只怪物,哦,魇物是陈多?怎么可能?”齐燕睁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她之前也了解过陈多的资料,十七岁的高中生,身高一米七多,怎么可能会变成那副模样?

    “魇物的确是陈多,我只是在想他变成魇物的原因。”我慢慢说道。

    “人变成魇物很稀奇吗?”齐燕有些不解的问道。

    “嗯,像陈多这种状况很稀奇,亿万分之一的几率,比你连续中上几次五百万彩票都要难。”我点点头说道。

    “既然这么难,那陈多是怎么变成魇物的?”齐燕继续问道。

    “我要是知道原因还用在这想吗?”我靠在椅子上,双手置在后脑,懒懒的说道,这件事情看来还需要好好查一下才行,至少也要弄清楚原因。

    之前张伟查过陈多的资料,说他大胆,比较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或者可以从这稀奇古怪上入手。

    不过这些只能等明天提审陈一鸣的时候再说了。

    “好了,黄叔他们估计还要等一阵才来,你要不要回家睡觉?”我看着齐燕问道。

    “那师兄呢?”齐燕犹豫了一下说道。

    “我肯定是要回去的,今晚累了一夜,得回去好好休息一下,黄叔他们肯定有人留下值夜,而且今晚也审不成了,明天再说吧。”我说着就站了起来,一副要回去的打算。

    “那我也回去。”齐燕立即站起来抓着我的胳膊。

    我挣了一下,没挣开,最后只能由着她了。

    给黄叔打了个电话,我就跟齐燕回到家里,我之所以着急回来,主要还是担心思思的状况,虽然当时看上去思思只是虚弱了很多,但谁知道会不会还有别的隐患。

    再者,养魂木的效果比冥想图差一些,还是让思思待在冥想图里比较好一些。

    (上传到现在也已经八万字了,一直没求什么鲜花,不过数据实在惨淡了点,还请各位兄弟帮忙撑撑场面,谢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