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二十章 火葬场

正文 第二十章 火葬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想到魇物的一些喜好后,我豁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吓了旁边的齐燕一跳。

    “师兄,你怎么了?”齐燕奇怪的看着我。

    “没事,继续看吧。”我摇了摇头,重新坐下,继续看着电脑上播放的画面。

    等我看完所有的录像,张伟也拿着一叠资料回来,“老大,我跟医院确认过了,昨天下午的确有一具尸体被拉走,是家属要求的,而且我也调查了一下那名司机,叫陈一鸣,四十二岁,有一个上高中的儿子,前一阵失踪了。”

    “哦,失踪了?”我接过资料,看着上面的照片,是一个很老实朴实的中年人,照理说,既然有了医院的证明,我不应该怀疑他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尤其是听到他儿子失踪了,这种感觉也就更强烈。

    “是的,据说是跟家人闹矛盾,离家出走,走了有一个月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张伟摇了摇头,有些感叹的说道。

    “再去查一下他儿子的资料,问一下他的班主任,或者同学,看看他平时在学校表现如何,另外就是找人查一下陈一鸣最近一个月的有没有很奇怪的地方。”我再次吩咐道。

    “老大,你怀疑这个陈一鸣?”张伟迟疑了一下问道。

    “现在还不能确定,总之不能放过任何一点有用的信息,现在把这个陈一鸣当成重点监控对象。”我一边将陈一鸣工作的那个火葬场地址记下来,一边说道。

    “好的,老大。”张伟点了点头,又快速去忙我交代下来的任务去了。

    “黄叔,怎么样了?”接下来我又来到黄叔办公桌,看着黄叔在看资料,直接问道。

    “查遍整个安城区只有一户家庭孩子夭折,不过是在三个月前,而且还是个女孩,两岁大,虽然可能性很小,不过我已经让人去查了。”黄叔放下资料,又看着我问道:“你呢?有什么发现?”

    “那个火葬场的司机我觉得有些可疑。”我直接说道。

    “原因呢?”黄叔精神一震,右手不自觉的就想要去摸桌子上的烟盒,不过当手碰到后又强自忍了下来,只是将打火机拿在手里转动。

    “他有个儿子,一个月前失踪了。”我说着就将刚刚那份关于陈一鸣的资料递到黄叔面前。

    “儿子?多大了?”黄叔快速接过资料看了起来。

    “十七,高中生。”我回答。

    “十七?”黄叔皱了皱眉头,“这个年龄会不会有些大?”

    “不好说,按常理来说,魇物多指鬼婴,但也可能是一些其他东西,现在只能说很可疑,我已经让张伟带人重点侦查这个叫陈一鸣的。”我沉思了一下说道。

    鬼婴属于魇物,但魇物却不仅仅包括鬼婴。

    “嗯,你怀疑的很有道理,哪怕有一点可能我们也不能放过。”黄叔翻动了一遍资料后又问我,“你有什么打算?”

    “我准备去那家火葬场看一下。”刚刚在记下火葬场地址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决定。

    “你自己?”黄叔听到我的语气,皱了一下眉头问道。

    “嗯,我一个人目标小,不会引起怀疑,再说,我等会先去了解一下地形,我想等晚上再去,到时候可能会发现点什么。”我坦言说道。

    “你自己会不会太危险了?”在知道了这件案子可能跟那方面有关后,黄叔就抱着十二分的精神,不敢有丝毫松懈,此时听到我一个人去,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放心吧,黄叔,我拜师可不是白拜的,一点小手段还是没问题的,另外,我会带着枪,足以自保了。”我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主要还是不想让黄叔太过担心。

    黄叔想了一下才点点头,“那好吧,记得电话调到静音,不要关机,追踪器也带上,晚上我带几个人在那一块巡逻,有事情联系我。”

    “嗯,我记得了,我先回家准备一下,下午就不过来了,我吩咐张伟查了一些资料,待会让他直接送你这来。”我想了想又说道。

    “好。”黄叔点点头。

    我先去领了枪,又跟齐燕交代了一下后,才换好便衣离开。

    骑着在停车棚待了一天多的电动车,我直接来到那家火葬场。

    这家火葬场位于安城区最边缘,说起来已经属于郊区了,远远就能看到两根几十米高的烟筒,周围显得有些空旷,只有零星的建筑,在马路对面一千米的地方是一个村庄,周围的田地也都种上了果树,不然就是荒芜在那里。

    我骑着电动车先是围着火葬场转了两圈,除了味道怪怪的,倒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最后,我·干脆来到门卫室,看大门的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看到我过来后也不搭理我,毕竟这里是火葬场,人家总不能问来找什么人吧?

    “大爷,你好,我想问问这家火葬场最近还招人吗?”我抽出根烟递给他,烟不算好,十块多点,符合我的身份,要是我拿出中华来,还打听工作,人家一看就会怀疑。

    老头很自然的接过烟,然后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点着,同时还打量了我一番,“小伙子长得挺精神啊,干嘛来这种地方上班?”

    “我也不想啊,这不最近公司效益不好,老板又要裁人,只能重新找工作了,我听一个在火葬场工作的同学说,现在火葬场待遇不错,工资也高,一个月都能拿六七千呢。”我也点上一根,陪着老头开始吞云吐雾。

    “六七千?骗球吧?除了当领导哪个能拿到那么多?”老头撇撇嘴一脸的不屑。

    “那能拿多少?”我又继续问道。

    “烧死尸的一般也就拿三四千,打扫卫生的还少,不过你要是胆子大,可以学化妆,那个工资多一点。”老头见我上道,就打开了话匣子。

    “我跟你说,别以为化妆很简单,要知道这可是给死尸化妆,一般自然死亡的还没啥,就怕那些车祸死的,那叫一个惨啊,有时候头都是扁的,鼻子没了你得用针撑起来,嘴巴歪了也要缝起来,眼睛没的还要做个假的,一些肚子被挤扁的,下面都能看到肠子,还要一点一点的给塞回去。”

    “没事,我胆子挺大的。”我装着一副不怕的样子说道,同时发白的脸色也很合适的暴露了我的内心。

    老头看了我一眼继续道:“一般化妆都是白天,不过忙的时候,或者赶上着急的,就得晚上加班,到时候只有你一个人在房间里,以前我就遇到一个年轻人,也一直说自己胆子大,结果在停尸房里呆了一晚上,第二天直接辞职不干了。”

    “那这里晚上不是有值班的人吗?”我不动声色的问道。

    “哪有什么值班的,一到下班,那些人都直接回家了,至于领导,白天都不乐意呆在这,晦气,一到了晚上,整个火葬场都没几个人,以前都是我自己看门,不过前一阵开始我们这一司机跟家里闹矛盾,暂时搬到那边宿舍住着,晚上没事的还是还能陪我喝喝酒。”

    “闹矛盾也不至于搬到这里来住吧?住这里晚上不害怕吗?”我一边套着老头的话,一边看向老头所说的那排宿舍。

    门口拉着一条绳子,上面还晒着两床被子,看来的确是有人在这里住了。

    “天天拉死尸早就习惯了,再说那人也是个可怜人,太老实了,在家成天被老婆欺负,前一阵儿子又离家出走,前两天跟我喝酒还一直说自己造孽。”老头有些唏嘘的说道。

    “造孽吗?”我心里冷冷一笑,如果案子真是他做的话,那的确是在造孽。

    “大爷,我看你平时不如养条大狗,那样就不用怕了,还有个伴。”我继续说道。

    “年轻人不懂就不要乱说,这种地方是不能养狗的,容易犯忌讳。”老头脸色一板,轻声训斥。

    “啊,还这么多讲究啊,不过不养狗也没关系,反正有摄像头,只需要坐在门卫室里看看电脑就行了。”我抬头看了一眼门口上方安着的摄像头说道。

    “骗人的,那东西乌七八黑的,一到晚上除了大门口这个,别的地方什么都看不到,净花些冤枉钱。”老头对摄像头明显有些怨念。

    我见事情基本摸得差不多,就准备撤退,于是说道:“这样啊,那我还是再考虑一下吧。”我适时的打起退堂鼓来。

    “嗯,这里成天火化死尸,死气重,干一两年没事,时间长了对身体不好,会折寿。”老人继续劝解,似乎生怕我来上班一样。

    “大爷,谢谢你,我看我还是找份别的工作吧。”我说着就把没抽几根的烟塞到老头的手里。

    “年轻人还是找份体面点的工作比较好,我这在火化场看大门,我那儿媳妇就不乐意,平时连孙子都不让我抱。”老头也没推辞,接过烟后又唠叨了一句。

    “好的,那大爷再见。”我说完就跨上电动车,一路驶离,没有再回局里,直接来到家,开始为晚上准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