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十七章 曲折的绑架

正文 第十七章 曲折的绑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听完黄叔的分析,我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你是说这件事情跟小男孩的家庭有关?而且这件事情属于自己人作案,跟之前的男童失踪案没有关系?”

    黄叔点了点头道:“不错,目前来看应该是这样,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哪有什么主见?肯定是有人跟他说了什么,他才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地下停车场,而能够靠近小男孩,又能让他信任的,只有他的家人或者很熟悉的人了。”

    听到这件案子跟之前的案子没有关系,我心里多少松了口气,至少黄叔身上承担的压力多少会少一点。

    同时黄叔也再度给我上了一课,那就是破案的时候不能被主观所影响,自一开始,我就将这件案子当成之前案子的延续,所以在看监控的时候只是注意有没有可疑的人,反而忽略了最关键的人物,也就是小男孩。

    如果齐海光表现的没那么糟糕,如果地下停车场的摄像头没坏,我估计很难从中找到什么疑点,而黄叔却一眼看出了事情的本质,这就是差距。

    “黄叔,老大,你们回来了。”

    我跟黄叔刚进办公室,就看到张伟拿着手机从另一间屋里出来,看样子是想要给谁打电话。

    “怎么?有事?”我看了一眼他出来的那间屋子问道。

    “昨天失踪的那名小男孩父母来了,说是要报案。”张伟朝屋里努了努嘴说道。

    “报案?”我有些疑惑,昨天不是已经报案了吗?怎么又来报案?

    “昨天他们儿子是假丢,今天是真丢了。”张伟眼睛里带了一丝幸灾乐祸。

    “说清楚点。”黄叔直接一巴掌拍在张伟的脑门上,估计是惩罚他刚刚的幸灾乐祸吧。

    “黄叔。”张伟一脸委屈的看了黄叔一眼,然后才开始说道:“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那对夫妇最近在闹离婚,因为孩子的抚养权一直争执不休,所以丈夫就趁着妻子去医院看望父母的时候,让人偷偷把儿子接走,原本是想事后再跟妻子摊牌,却不想妻子直接报了警。”

    “原本事情说清也就算了,可偏偏丈夫昨晚有事,一晚上没开手机,我估计是会情人去了,结果把儿子给忘了,今天早上丈夫回家后,听到妻子跟家人的哭诉,就直接说儿子被他让人带走了,说着还拿出手机开机,给那人打了个电话。”

    “结果那人说他并没有带走小男孩,反而在停车场被人打昏了,当他醒来后小男孩就不见了,他还以为是小男孩的家人把他带走了,这一问可就坏了,原本的假丢也成了真丢,问遍了所有亲戚朋友后,那对夫妻只能来重新报案了。”

    张伟说完后,我神色凝重的跟黄叔对视一眼,这绝对算不上一个好消息,尽管之前的一切都跟黄叔分析的一模一样,但结果却来了一个神转折。

    如果说之前的失踪跟那件案子扯不上关系,那么现在就未必了,几乎很有可能就是那件案子的延续。

    但是地下停车场的摄像头都‘坏’了,当时又没有什么目击证人,这就导致了案情侦破难度的加大。

    “黄叔,我先去看看那两人。”我想了一下,现在只能尽快收集一切证据了,虽然目前还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那些失踪的男孩已经遇害,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好,你先问问情况,我再好好看一下之前的案件。”黄叔也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吩咐张伟,“你去把能照射到医院停车场门口的所有监控录像带来,还有找交警部门调取附近几个路口的监控,要快。”

    “是!”张伟说了一声,立马快速行动起来。

    我跟黄叔分别后直接推开那间房门,屋里齐燕正在安慰那对夫妻,见到我来后立即站了起来,“师兄,你回来了。”

    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看向那对夫妻,妻子我之前已经在医院监控里见到了,是个脸盘子跟身材都能往八十分推的女人,只是此时神情憔悴,眼睛红肿。

    旁边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一脸的难看,上衣凌乱,左脸还有一道抓痕,看样子刚抓没多久。

    我径直在椅子上坐下,拿起之前齐燕记录的档案,男人叫段鸿,31岁,自己经营着一家外贸公司,女人叫曾柔,三十岁,目前是家庭主妇的身份,两人的儿子叫段苗,刚满三岁。

    “段先生吧,你知道让人绑架自己儿子属于违法吗?”我直接开口问道。

    “我什么时候让人绑架儿子了?我只是让人去接儿子而已。”虽然不知道到底违不违法,但这种时期即便段鸿也绝不会承认。

    “在没有告知孩子母亲的情况下,私自让他人将孩子带走,造成既定事实的,就叫做绑架。”我不理会段鸿的否认,慢慢说道。

    “我不管,反正现在我儿子丢了,你们要给我找到,不然我就去告你们。”段鸿显得有些恼羞成怒,愤愤的拍着桌子。

    “为人民群众破案本就是我们的职责,不用你说我们也会尽力,至于告不告就是你的事情了。”我说到这里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作为导致段苗失踪的元凶,你现在还不能排除怀疑,所以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什么叫元凶?你说话要负责任,别以为你是警察就了不起,信不信我让人把你这身皮扒了?”段鸿直接站起来,伸手指着我说道。

    “我信,但你信不信你儿子要是找不回来你也需要负法律责任?”我靠在椅背上,面带微笑的看着对方。

    “哼,有什么话你快问吧,你要是没本事就直接换人,再不行我们直接去市局。”段鸿最终还是在椅子上坐下。

    我心里冷笑一声,这种人心里最看重的永远都是自己,说白了就是自私自利,我又看了一眼旁边的曾柔,真是白瞎了这么个极品。

    “你说你让人带走儿子,我想知道这个人是谁,跟你什么关系,现在又在哪?”我坐直身子,认真问道,旁边齐燕已经开始准备记录。

    “那人叫赵高强,是我一个手下,现在应该在家吧。”段鸿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你放屁,那姓赵的还不是你在外面养的那狐狸精的哥哥,别以为我不知道。”旁边的曾柔突然爆发了,伸手拿过桌子上的杯子就朝着段鸿扔了过去。

    段鸿狼狈的躲过杯子,嘴里骂了声泼妇,就伸手朝着曾柔扇去。

    “注意点,这里是警局,不是你家,而且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我一把抓住段鸿的手腕,将他一推,直接推倒在椅子上。

    “警察同志,我怀疑就是那个叫赵高强的绑架了我儿子,为的肯定是他那个当小三的妹妹。”曾柔这时像是开启了福尔摩斯系统,自动脑补起案子来,而且一副越说越肯定的模样。

    “段先生,你觉得有没有这个可能?”我看着段鸿直接问道。

    “应该不会吧?”段鸿有些迟疑,很显然他也有些怀疑,不过心里不能确定。

    “是不是把他叫来问一下就清楚了,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让他马上过来,如果不敢来,或者逃跑,那就肯定是他。”我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并没有怀疑这个叫赵高强的,事情很明显,除非这个赵高强是傻子,但要是傻子的话,段鸿又怎么可能用他?

    这其中固然有他那个妹妹的缘故,但这种事情段鸿都让他去干,至少说明这个赵高强能让段鸿信任,试问这样一个聪明人,又怎么可能办这种傻事?

    尤其是段鸿现在要跟妻子离婚,之后肯定会娶赵高强的妹妹,这个时候,赵高强最不希望的就是这个儿子跟着段鸿,因此他得有多傻才会去绑架段鸿的儿子?

    虽然如此,我仍旧让段鸿去打电话,至少也要侧面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既然有人将他打昏,那么多少也会留下一点线索。

    看着段鸿到角落里打电话后,我又看向曾柔,“曾女士,你好,我想问一下,最近一段时间你儿子一直都跟你在一起吗?”

    “是的,从他生下来我就一直在家带着他。”曾柔这会平复了一下心情,点头说道。

    “那么这几天你有没有察觉到有人跟踪你?”我又问道。

    曾柔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

    说完后,曾柔又补充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没有发现有人跟踪我。”

    我理解的点了点头,像曾柔这种女人,估计被人跟踪也很难察觉,因此我继续问道:“那你或者你丈夫最近有没有跟人结仇?我看过,你丈夫是做生意的,有没有可能跟别人有利益上的纠葛?”

    “他已经不是我丈夫了。”曾柔首先否认了一句,然后又道:“我平时都在家带孩子不可能跟人结仇,至于姓段的,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关注他的事情了,不过他为人比较狂妄,在外面跟人结仇也说不定。”

    “姓曾的,你说谁跟人结仇?我看是你的问题才对。”段鸿打完电话正好听到曾柔的话,顿时骂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