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十六章 失踪的小男孩

正文 第十六章 失踪的小男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黄叔?你说什么?”我一愣,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在我认知里,黄叔绝对是那种从骨子里热爱刑警的那种人,甚至可以说是偏执,哪怕被打压,一辈子没法升职,也没有放弃的打算,可此时他居然说最后一次?

    “我办了内退,办完这件案子就会退休。”黄叔淡淡的说道。

    “退休?因为沈跃还是那个人?”我呆了一会语气平静的问道,就连我自己都怀疑自己怎么能这么平静,因为愤怒过头了还是心凉了?

    “我二十二岁被招进派出所,今年四十六岁,可以说一半的人生都倾注到警察这份职业中,刚开始,我破案不要命,忽略了老婆孩子,直到这几年闲下来才能慢慢弥补,从这点来说,我倒要谢谢那些人。”

    黄叔抽了口烟继续说道:“你也知道,我跟儿子的关系不怎么好,因为小时候那件事,他一直反对我当刑警,这几年才好点,肯跟我说话,去年他大学毕业,我想托关系给他找工作被他拒绝了,今年他找了个女朋友,两个人已经开始谈婚论嫁,女方家里要买套房子。”

    “我这么多年来虽然问心无愧,但也没攒下什么家当,把老本都拿出来也能凑个首付什么的,不过我不想委屈了那俩孩子,所以我想等他们结婚送他们辆车子,最好能把房子全款付了,你觉得我当警察要多少年才能赚够这些钱?”

    透过烟雾,我看到黄叔眼睛里的痛,他绝对是舍不得离开刑警队,但他除了是一个男人外还是一个父亲,一个丈夫。

    人就是这样,你不可能一辈子只为自己而活,生活也往往不会总如你的愿。

    “黄叔,钱的事我那里还有点。”我决定尽最后一把努力。

    “好了,你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黄叔挥了挥手,直接将我打断,“我已经想好了,离开刑警队后我准备开一家私人侦探所,现在这一行比较吃香,来钱也快,再说了,私人侦探跟刑警的工作性质不也差不多?”

    我忍住心中的悲伤,不再劝他,正如黄叔了解我一样,我也知道黄叔决定的事情别人都无法改变。

    至于私人侦探,我只能将苦涩埋在心里,或许很多人听到这个名字会觉得很威风,脑海里也能想起名侦探柯南,那破案如神的手段,对警察也是呼来喝去。

    但实际上,在我们国家的私人侦探是没有权利涉入刑事案件的,顶多私自查查,然后把证据线索提供给警察,但大多数的私人侦探干的却是跟踪,**的活。

    丈夫有了小三,妻子雇你去找证据。

    老婆有了外遇,老公雇你去捉奸。

    或者哪家富人的小猫小狗丢了,也委托你帮忙去找。

    虽然报酬的确是丰厚,但这些事情却不适合黄叔。

    尽管如此,但还有一句话叫做可怜天下父母心。

    我抱着一堆资料回到座位上交给张伟跟齐燕,“时间紧迫,只有一个上午,你们两个将所有的资料熟悉一遍,注意里面的可疑地方,如果有不懂的问二组的人。”

    “老大,什么案子啊?”张伟扫了一眼面前的资料好奇的问道。

    “男童失踪。”我直接说道,安排两个人熟悉案情,我则要陪着黄叔到医院走一趟,还要见一下失踪男童的父母。

    王亮亮跟整个二组查了半个月都没什么线索,可以预见这件案子肯定不同寻常,而现在上面又下了最后通牒,只有三天的时间。

    想要在三天里找回失踪的男童难度很大,只能分头行动。

    “这不是二组的案子吗?”张伟翻了一下,也有些不解的问道。

    “嗯,二组破不了自然转到我们一组,谁让我们是一组呢?”我淡淡的说了一句,就转身离开,没有心情跟张伟调侃一下无能的二组。

    我开车载着黄叔来到区人民医院,医院也派了人协助调查,是综合科的一名科长,还有一名保安。

    毕竟孩子是在医院丢失的,哪怕医院再不情愿,也要协助警方调查。

    “有没有当时的监控?”我直接问道,事情是昨天下午发生的,当时已经有警察来侦查,应该调取过监控。

    因此那名科长直接道:“有的,两位警官请跟我来。”

    科长三十多岁,面色白净,穿着一身白大褂,胸口的铭牌写着他的名字---齐海光。

    来到监控室,一名保安熟练的调出当时的监控,我跟黄叔坐在电脑前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是一幅走廊的监控画面,人有些多,显得很乱,突然,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少·妇牵着一个男童从病房里走出来。

    “就是他。”齐海光指着监控中的小男孩说道。

    小男孩也就三四岁,长得很可爱,留着那种锅盖头,齐刘海,很有点韩范儿,不过从他使劲要挣脱少·妇的手就能看出这不是一个安稳的主。

    少·妇似乎来看什么病人,从病房中又走出一个中年妇女相送,在两人告别的时候,男孩突然挣脱少·妇的手,朝着走廊一侧跑去。

    少·妇见状好似叫了一声,不过男孩并没有回应,继续朝前跑去,最后少·妇无奈跟中年妇女告别,便朝着男孩的方向走去,监控视频就到这里为止。

    “还有别的视频吗?”我皱了皱眉头问道,单凭这么一小段很难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

    那名保安先看了齐海光一眼,才道:“没了。”

    “真没了?”我盯着保安,继续问道。

    “警察同志,是这样的,那条走廊通往楼梯,而我们医院并没有在楼梯里安装摄像头,所以并没有拍到后面的画面。”齐海光接过话头说道。

    “那楼梯通往什么地方?还有大门口的摄像头也没有拍到男孩的踪迹吗?”我认真的问道,旁边黄叔则示意那名保安重新播放刚刚的监控画面。

    “楼梯是跟每层都相通的,在一楼大厅跟门口也都有摄像头,不过当时小男孩并没有出现在这些监控中。”齐海光不紧不慢的回答着,看似没有什么破绽,但他太平静了,平静的像是在伪装,或者说掩饰什么。

    “那你的意思是小男孩在你们医院凭空消失了?”我看着齐海光的眼睛。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而且这件事情主要责任也不在我们,不能别人在医院丢了孩子就怨我们吧?”齐海光还是忍不住把目光移开,似乎不敢跟我对视,而这种结果要么是畏惧,要么是做贼心虚,在我看来,齐海光明显属于后者。

    “楼梯应该也通往地下停车场吧?”我突然出声。

    “啊!”齐海光身子一颤,然后故作平静的回答,“是的,也通往地下停车场。”

    “那地下停车场的监控呢?”我步步紧逼,如果说楼梯没有摄像头还可以说的通,但地下停车场这种地方则是必须要有的。

    “地下停车场的摄像头坏了,昨天刚好在检修,所以并没有工作。”

    “哦,坏了?这么巧?”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通过刚刚的回答,再加上这么巧合的事情,都说明一个问题。

    要么医院有问题,要么这个齐海光有问题,就在我准备进一步紧逼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黄叔的声音。

    “好了,你帮我们把这份录像拷贝一份,我们带回去。”

    黄叔虽然在要拷贝,但话中的意思却是在提醒我事情暂时先到这里为止,虽然心中不解,不过我还是按照黄叔的意思不再逼问。

    拿到拷贝离开后,我忍不住问道:“黄叔,刚刚为什么不让我问下去?那个齐海光肯定有问题。”

    “那又怎样?你有证据吗?这件事情摆明了医院有问题,但区人民医院那位院长的女婿可是那位的大秘,咱们局里因为这件案子本来就承受了不少压力,如果那位大秘再过问一下,你觉得会怎样?”黄叔不紧不慢的跟我说着。

    听到黄叔的话我顿时恍然,虽然那位只是副职,但却直接管辖青山市的整个公安系统,而秘书作为领导的身边人,只要一旦过问,别管是谁的意思,都代表领导,到时候别说分局的局长,就算市局的局长都要老老实实听着。

    如果案件还在王亮亮手里倒也无所谓,可现在是黄叔主管,一旦问责下来,第一个挨板子的就是黄叔,到时候别说是内退了,能不能安稳退下还是一个问题,这可不仅是面子的问题,还牵扯到一系列的福利保障,最起码养老金是别想了。

    “那现在怎么办?”我有些着恼的按了一下喇叭,稍微发泄了一下才问道。

    “先回局里,查一下小男孩的家庭。”黄叔仍旧一脸淡然,看不出有任何生气的表情。

    “黄叔,你发现什么了?”我心里一动,想到之前一遍遍的看着监控,最后还要走了一份拷贝,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发现。

    “小男孩是故意挣脱他妈妈的手,而且眼神焦急,离开后没有在别的楼层以及一楼出现,说明他是直奔停车场的,而停车场的摄像头又刚刚好坏了,你能想到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