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十五章 两个女人的战争

正文 第十五章 两个女人的战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燕子,好了,刚刚思思只是开玩笑。”我有些头疼的制止住齐燕,同时心里有些怀疑让齐燕住进来是不是做错了。

    李思思被我挡着,齐燕抓不到她,只能气愤的道:“有本事单挑。”

    “单挑就单挑。”李思思毫不示弱,直接化成鬼魂状态,悄无声息的来到齐燕的背后,朝着她的脖子吹了口气。

    “啊!”齐燕浑身的鸡皮疙瘩瞬间起来,也顾不得男女有别,直接钻进我的怀里,两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腰,嘴里还大声的叫道:“不要过来,走开,走开。”

    齐燕缩着脖子,在我怀里扭来扭去,我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胸前那对柔软,下面有些不争气的开始抬头。

    李思思似乎也发现这样除了能吓唬齐燕,也就没别的作用了,反而还让她钻进我的怀里,顿时就有些不愿意了,因此她再度附身纸人,“你闪开,刘哥是我的。”

    思思说着上前用力的拽着齐燕。

    对于思思的话我倒没什么反应,只以为思思小孩心性,却不知道在我收留她的那一刻,她已经将我当成最亲的人了,甚至里面还夹杂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你的?哼,别忘了你是鬼,人鬼殊途,鬼跟人之间是不可能的。”齐燕似乎也发现思思并不能真正伤害她,这会变得胆大起来,嘴巴也开始有力的反击。

    “你···”这次轮到思思语穷,她也知道齐燕说的都是真的,只感觉心口涌起无尽的酸楚,最后干脆化成鬼魂钻进养魂木不再出来。

    “现在满意了?”我瞪了瞪眼,看着齐燕。

    “活该,谁让她先说我的。”齐燕高傲的一扬小脑袋,感觉下面硬邦邦的不舒服,像是被什么顶着,忍不住从我怀里离开并且往下看了一眼,“啊,流氓。”

    齐燕脸上瞬间变得通红,转身急急的钻进侧卧,同时不忘宣布主权,“以后侧卧是我的。”

    我苦笑着捡起地上的纸人,回到卧室放下,然后到厨房做了一桌美味,也算是欢迎齐燕入住。

    直到我全部端上桌才见到齐燕换了一身衣服姗姗来迟,“师兄,你真是太棒了。”

    闻着满桌的香味,齐燕眼睛里直冒星星,炒菜对她来说简直比小学到大学加起来的数学都难。

    而她高兴的结果就是大半瓶红酒都进了她的肚子,原本就娇嫩的脸蛋变得更加娇艳欲滴,像熟透的蜜桃,眼睛里更是水汪汪的,勾人夺魄,让我看的心里不住念叨着心静自然凉几个字。

    饭后,我跟齐燕交代了不许随便进我卧室的铁则之后,就钻进卫生间洗了一个冷水澡,浑身的燥热才算降下去。

    可刚出来就看到齐燕穿着睡衣,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见我出来后更是急忙的推开我,一头扎进了卫生间,然后我听到了一阵水流激荡的声音。

    “活该,谁让你喝那么多红酒。”我甚至有些无良的想,要是我再晚出来几分钟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回到卧室,我直接将房门锁了起来,坐在床上开始梳理今天发生的事情。

    尤其是天眼突然再开,以及激发灭字符的那道热流。

    老道之前说过,我温养了十八年的那块玉佩等于直接给我筑基,一下子省去了数年的苦修,如果按照这点来说,我应该属于冥想第一境筑基大成。

    可是我从小天眼自开,封印的这么多年不仅没有使能力退化,更是稳固了这种能力,这次重启天眼后,我可以很轻松自如的掌控两种视野。

    而冥想第二境便是开天眼,那我现在应该算第一境还是第二境?

    我考虑了片刻,觉得我现在应该介于两者之间,既是第一境,也是第二境,但对这两个境界我却又都不熟悉,这主要还是因为我接触冥想太短,算起来只进入过一次冥想状态。

    想到这点,我心里顿时明白自己有些操之过急,我只是理论上的第一境跟第二境,也就是说身体里空有宝藏,却无法挖掘,想要将其发挥出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冥想。

    想到这里,我再次将冥想图挂在床头,心里想着昨晚那种感觉,开始期待再次进入冥想。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有执念,这次进入冥想仍旧不顺利,直到眼睛有些发花的时候才找到了那么一点感觉,然后我小心的抓住那一丝感觉,终于,我的眼前再度变化,进入了那个画中世界,开始看云卷云舒,看小河流淌,看青烟升腾,看竹林摇摆。

    我的心越来越宁静,浑身的细胞像是欢快的跳动起来,隐藏起来的热流开始在身体里流转,只是此时我已经能够做到不喜不悲,以一种超然的姿态感受着热流的流转,然后将这种记忆印在灵魂深处,直至成为本能。

    或许那个时候,这些热流,也就是法力就能够为我所用了吧?

    我慢慢的体悟着这一切,突然,一道白色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白衣白裙,长发飘飘,赤脚踩在草地上,眼里满是惊奇。

    当看到身影的脸后,我的心神一恍,被迫从冥想中退了出来,然后我死死的盯着冥想图,里面果然多了一个身影,就像是被画上去的一样。

    “思思···”我有些不可思议的叫了一声。

    接着那个身影直接从画里走了出来,随即附身在纸人上。

    “刘哥,我刚刚···”思思神情雀跃的看看我,又看看墙上那幅画。

    “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你刚刚是进入了画中。”我嘴上说着,却越发感受到冥想图的不简单,不仅可以将人带入冥想世界,更能让思思进入其中。

    虽然思思可以附身纸人,但绝对不是随便一样东西就能够附身的,不然这个世界上早就有无数的鬼魂显灵传说了。

    “刘哥,以后我能住在那里面吗?”思思怯怯的看着我,眼睛里全都是期盼。

    “住在里面?”我心思一动,“难道那里面比养魂木还要好?”

    毕竟在我的了解中,养魂木绝对是鬼魂的宝物,李远山那只厉鬼就是完全用养魂木养出来的,只不过他的方法有误,所以那只厉鬼才会那么弱。

    此刻思思宁愿进入画中也不愿继续待在养魂木里就能够看出那幅画对她的吸引力究竟有多么大。

    “嗯。”思思急忙的点头,并且跪坐在我的身边拉着我的手臂,像是要糖吃的小孩。

    “好。”我忍不住再度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思思很享受我对她的亲昵动作,“晚上我住在画里,白天住在养魂木里。”

    “没问题,以后你想住哪就住哪。”我笑了笑,宠溺的说道。

    “刘哥,你真好。”思思仰着小脸看着我,“如果我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

    “小傻瓜,不要乱想了,不管你什么样子,以后我都陪着你。”我知道思思还在因为之前齐燕的话伤心,所以开口劝解道。

    “嗯,我也陪在刘哥身边。”思思重重的点了点头,像是做着什么承诺一样。

    第二天,我再度坐着齐燕的车来到局里,同样收获许多异样的眼光,只是经过这两次的冥想,我的精气神明显提高了许多,浑身充满了一种绝对的自信,虽然我的样子没变,但在很多人眼里却突然耀眼了许多,就像一块蒙尘的宝玉在逐渐的擦拭出来。

    张伟眼睛有些肿,一看就知道昨晚没睡好,只是不知道他究竟是因为害怕鬼还是又玩了什么耗费体力的游戏。

    我刚刚坐下没多久,就被黄叔叫到他那里。

    “怎么了,黄叔?”我看着黄叔有些神思恍惚忍不住问道。

    “待会收拾一下,跟我出个案子。”黄叔拿起桌子上的烟示意了一下我,见我摇头后才抽出一根自己点着。

    “什么案子?”听到黄叔要亲自出马我有些好奇的问道,现在一般的案子黄叔都是直接交给我,就算一些要案也顶多是从旁指点我,而这次却是以他为主导,这种事情两年来也不过只有三四次。

    “就是最近局里的那起男童失踪案。”黄叔吐出一口烟气慢慢说道。

    “什么?男童失踪案?这件案子不是一直都是二组负责的吗?”虽然有时候一组二组也会协同作案,但像现在由二组直接完全转交到一组这种事情却几乎没有的。

    “是不是王亮亮捣的鬼?我去找他。”我直接站起来,如果是自己破不了案,来请求协助倒还罢了,可他倒还,直接全推了过来。

    “不用去了,王亮亮生病,案子是沈跃直接转过来的。”黄叔淡淡的说道,听不出其中的怒气,这种事情这么多年早就不是一次了,他已经习惯了。

    时间磨平了棱角,世故打磨了心。

    我愤愤的坐下,心中只想着宋浩怎么还不动手?难不成他还真想亲自来走一趟?或者压根就没当一回事?

    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平,黄叔淡淡的说道:“这或许是我当刑警的最后一件案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