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我的灵异档案 > 正文 第九章 抓捕跟厉鬼

正文 第九章 抓捕跟厉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不错,就是前天夜里,李思思死后的第二天晚上。”我点了点头,靠近两人,轻声的说道。

    在我说完之后,我明显看到张伟浑身一抖,脸色刷的变白了,而齐燕更是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死死的用力,如果不是我穿着长袖的警服,我估计胳膊肯定会被她抓破。

    “老,老大,你不会是在开,开玩笑吧?”张伟声音都变得哆嗦起来,旁边脸色同样煞白的齐燕也不住的点头赞同。

    “你们几个在嘀咕什么呢?”黄为民突然从后面站了出来。

    “啊!”

    “啊!”

    两声尖叫同时响起,不仅吓了黄为民一跳,就连不远处的一些同事也好奇的看过来,齐燕尖叫倒也罢了,毕竟女孩子,可张伟的声音总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你们两个搞什么呢?”黄为民皱着眉头轻斥。

    “黄叔,谁让你突然冒出来了,吓死我了。”齐燕率先转移责任。

    “就是啊,黄叔,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张伟紧随其后。

    “怎么样?案子有进展了?”黄叔也了解这个案子,因此直接看向我。

    “基本已经查清了,不过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证明李远山就是凶手。”我说出了自己的担心,警察办案讲究的是证据,贸然动手只会打草惊蛇,最后还可能一无所获。

    “如果抓住这人不用带回局里,到时候直接打这个电话,会有人来处理的,不过你们行动的时候要注意安全,如果有必要,可以···。”黄叔说着递给我一个纸条,上面写这一组电话,还有一个姓,宋。

    我接过纸条郑重的点了点头,也知道可以后面没说的字代表什么,意思是如有必要,可以当场射杀。

    通常执行一些抓捕或者危险性的任务时,我们是可以配枪的,某些时候根据现场情况自行判断是否开枪,只不过一旦开枪通常会很麻烦,光报告就要写满三千字,事后还有专门现场核实的人,详细分析记录。

    “老大,你刚刚真的没有开玩笑?”当黄为民转身离开后,张伟跟齐燕都有些傻眼,如果说我自己的话还可能是在骗他们,可既然连黄叔也这样,两人心里顿时没了底。

    “你说呢?签字吧。”我找出一张领枪申请单,简单的填了一下就递给张伟,通常来说,普通的民警只要当满三年,就有资格申请配枪,我们刑警队则要宽松一些,而这个配枪也不是说直接发给你了,只是一张持枪证,有任务的时候可以去领枪,如果平时的话,所有的枪支都是统一管理的,能够24小时配枪的只是少数。

    见我说的认真,张伟苦着脸在上面签上字,然后是齐燕。

    “好了,我先去找领导签字,你们准备一下吧。”我看着两人的表情吹了一下口哨,脸上的幸灾乐祸毫不掩饰。

    领了枪后,张伟胆子明显大了不少,就连齐燕的脸色也好了很多,只不过我会告诉你们枪对鬼几乎没作用吗?

    让你们配枪是打人的,我在心里加了一句。

    “张伟,你打电话给房东拿钥匙,我先准备点东西。”我带着两人先来到我家,吩咐了一声,然后独自进了卧室,厚厚的窗帘拉着,所以不用担心被发现。

    我快速的取出紫檀木盒,拿出木剑,想了想,又将那张写着灭的符箓带在身上。

    经过昨晚的阅读,我对手里的木剑已经有了几分了解,这的确是一把桃木剑,但却不是普通的桃木,而是雷击木,拥有强大的威力,已经可以算是法器了。

    不过我估计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就发挥不出来,拿着防防身,吓吓鬼还是没问题的。

    “老大,你不会真打算去捉鬼吧?”看着我手里的木剑,张伟怪叫一声。

    “少废话,房东什么时候送钥匙来?”我直接问道。

    “那房东也在这个小区,很快就过来。”张伟说道。

    齐燕却是快速来到我面前,白白嫩嫩的小手直接将桃木剑抓在手里。

    “呀!”

    齐燕刚抓住桃木剑,就惊叫着松开手。

    “怎么了?怎么了?”张伟立即凑了上来。

    “这,这东西有电。”齐燕搓了搓发麻的掌心,惊奇的说道。

    “有电?”张伟一脸的不信,“我试试。”说着他就从我手里接过桃木剑。

    “咦,好像是真的啊,老大,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法宝吧?”感受到手心里麻麻的,张伟不禁问道。

    “不算法宝,只能算是法器。”我拿回桃木剑,挥舞了两下,找了找感觉,不过配上我一身警服,顿时显得不伦不类。

    “师兄···”齐燕突然叫了一声,还拉着长长的尾音。

    我顿时浑身一颤,“行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这东西不适合你,你把这张符装在口袋里。”

    我说着就从房门口取下那张带着镇字的符箓,递给她。

    齐燕眼睛顿时如弯牙状,喜滋滋的翻量了一下我递给她的符箓,然后小心翼翼的叠了一下装进上衣胸口的口袋。

    “老大··”张伟脸上的幽怨如同被始乱终弃的小妇女,声音也跟嗲搭不上边,反倒让我胃里有些翻腾。

    “这个真没有了···好吧,好吧,你等一等。”最后我实在被他的表情打败,只能又去卧室拿出上面写着封字的符箓。

    “这张是封印符,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先带在身上。”实际上我百分之百的肯定这张封印符不会有用。

    老道留给我的三张符箓,其中镇字符属于主动触发,而封字符跟灭字符则属于被动触发,前者就好比一盏始终亮着的灯,让鬼不敢靠近,而后者想要发挥作用得先把开关打开,不然就跟一张废纸没什么两样。

    别说张伟不懂得怎么使用,就算是我现在也没什么把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有用,有用,绝对有用。”张伟慌忙的接过去,然后装进口袋,最后干脆拍了拍胸口,一副什么都不再怕的样子。

    没等多久,对面房子的房东就把钥匙送来了,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妇女,先检查了一下我的警察证,确认是真的后,脸上的怀疑就变成担心了。

    “警察同志,那孩子不是大学生吗?看上去也挺老实,怎么会犯罪呢?”房东说着还不忘撇清自己的关系,嘴里唠叨着,“我可是只把房子租给他,而且签了合同的,跟我可没关系。”

    “阿姨,您就放心吧,跟您不会扯上什么关系的,不过钥匙我们可能会晚点还给您,没接到我们的通知,您最好也先不要回那套房子。”齐燕开始发挥身为门面的作用。

    “我知道,我知道。”听见跟自己没关系,房东脸色果然好了不少,只是多少还有点晦气样,毕竟谁摊上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开心。

    将房东打发走之后,我对着两人说道:“等会见机行事,看我的眼神,对了,鬼对子弹免疫,到时候别浪费了。”

    听到子弹对鬼免疫,张伟一脸菜色,不过还是拿出枪检查了一下,至少心里有个安慰。

    我先悄悄拉开一点卧室的窗帘,确定对面没有监视后,立即带着两人杀了过去。

    当张伟小心翼翼的用钥匙打开门后,我手里握着桃木剑几步就冲了进去,客厅里没人,摆设很简单,只有几样家具。

    卧室的门紧紧关着,没等我上前打开,就看到张伟如一辆火车头,轰隆隆的就撞了上去。

    “我去。。。”我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不过也只能紧随其后。

    卧室的床上,李远山受到惊吓一样从床上爬起来,浑身只穿了一个nei裤,脸上的错愕还来不及掩盖。

    “警察,不许动。”张伟把枪抬起来指着对方,嘴里大声喝道。

    我见到机会,立即拿出手铐想要先把他制住,就在我靠近的同时,李远山突然扬起一只手,晃了一下手腕。

    早在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李远山不是普通人,所以心里格外的谨慎,可即便如此,我仍旧被他的动作迷惑了一下。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浑身寒毛突然乍起,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住了一般,几乎本能的,我把手里的木剑挡在胸前。

    “啊!”

    一声惨叫凭空在耳边响起,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尤其是我根本就看不到鬼长什么样,甚至下一步的行动是什么。

    这个时候我不禁暗恨自己的境界还是太低,按照正常情况,只有达到冥想的第二阶段才能开天眼,见到真正的鬼长什么模样。

    不对!

    我的脑海里突然划过一道闪电,当初奶奶去世的时候我明明看到过奶奶还有那个黑影,尤其是我那时只有七岁,压根就不知道冥想是什么东西,也就是说,我应该属于书里记载的那种天生就开了天眼的特殊体质。

    难怪老道会想要收我做徒弟,只不过由于后来爷爷死活不同意,所以才暂时将我的天眼封闭,不过既然是天生的,那么所谓的封闭就一定能重新打开,只是我不知道办法罢了,都怪那个没点责任心的老道,哪有把徒弟放养的。

    我的思绪快速的转动,回想起这几天的经历,唯一的区别应该是身体里的热流,我记得当初老道一指点在我的眉心,然后所有的热流都钻了进去,难不成?

    当我把一切都想通的时候,眉心突然一突,一股热流快速融入到我的双眼中,我眼前的世界陡然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