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铁血强国 > 第十五章 吉林督军

第十五章 吉林督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第一更到,求收藏,求推荐票!

    张雨亭和冯麟阁两人,为了争夺奉天省,直接扛上了。虽然,张雨亭的实力比冯麟阁略强,但是,冯麟阁也知道现在不能退让。在吉林省和黑龙江省都已经有主的情况下,如果他再退让的话,就只能去热河特别区了。这是他绝对不能够接受的!

    谁能够得到奉天省,谁能够在接下来获得更大的发展。在袁世凯只给了空头番号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奉天省的经济实力最强,税收也最多。如果掌握了奉天省,至少能够建立两个镇,甚至更多的军队。一旦去了热河特别区的话,估计就最多只能够维持一个镇了。

    所以,不管是张雨亭还是冯麟阁两人,都不会为此而退却的,哪怕因此而反目成仇也一样。

    “三哥,你一定要和兄弟争夺奉天省吗?”张雨亭脸色阴沉了下来。

    “怎么?老四,谁规定你就一定要占据奉天省呢?你有什么资格呢?”冯麟阁毫不相让。

    “我的官职比你高,我的军队比你多,这就是资格!”张雨亭直接说道。

    “哼!官职比我高?那是你会拍赵尔巽那老家伙的马屁。至于军队数量,比我多也有限。如果想要论军队数量来决定奉天省的归属的话,你更加不够格,二哥才理应占据奉天省!”冯麟阁满脸的冷笑。他知道,他的实力比张雨亭稍弱,所以想要将吴兴权也给拖下水。

    实际上,在吴兴权和马腾溪相继选择了吉林省和黑龙江省作为自己的地盘之后,冯麟阁就感受到了威胁。吴兴权和马腾溪退出之后,就剩下他和张雨亭争夺奉天省了。但是,他的实力比张雨亭稍弱。

    如果要因此就放弃奉天省的话,冯麟阁又非常的不甘心。他可不希望仅仅去当一个热河都统,那没有半点的用处。一旦张雨亭在奉天省站稳了脚跟,想要再把奉天省夺回来,那就不可能了。

    “两位兄弟,哥哥我无心争夺奉天省,可别把我算进来!”吴兴权连连摇头。现在张雨亭和冯麟阁两人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了,可不好再随意插手进去。当然,如果两人能够大打出手,进行火并的话,那或许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这样的话,他或许还能够浑水摸鱼。

    “哼!”看到吴兴权不肯参与进来,冯麟阁冷哼一声。他心里非常的愤怒,没想到自己在这一次地盘分配当中完全落入下风了。吴兴权和马腾溪相继跳出去之后,他想要和张雨亭争夺奉天省,就非常困难了。

    “三哥,为了我们的兄弟之情,还请三哥退一步吧!”张雨亭开始了咄咄逼人。哪怕是兄弟反目成仇,他也必须要把奉天省抢下才行。否则的话,他的大业如何才能够成功啊!奉天省是他最重要的基石。

    “既然要顾念兄弟之情,为什么你这个当弟弟的不能退让一步呢?”冯麟阁同样毫不相让。别的时候可以顾念兄弟之情的,但是在为了各自的利益的时候,兄弟之情也得靠边啊!

    再说了,他们当初结拜为异姓兄弟,原本就是想要扩大自己的实力,相互共存而已。这是为了利益才结合在一起的。为了利益,自然也可以分开了。

    “老三,老四。大家都冷静一下,几十年的兄弟之情都不顾了吗?有什么争端,在慢慢商量好了!”马腾溪这个当大哥的站了出来。不过,不管是张雨亭还是冯麟阁,都不怎么买他的账。

    “大哥,不是我不给面子,而是不得不争啊!奉天省和热河特别区,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谁也不愿意要热河特别区吧?”冯麟阁黑着脸说道。

    在起事之前,他们几个人不过是盛京将军下面的总兵而已,如果有机会去担任热河都统的话,那无疑是一个让人羡慕的肥缺。但是现在,整个东北都属于他们的地盘了,热河特别区就完全成为鸡肋了。

    冯麟阁和张雨亭两人都是有野心的人,为了将来能够发展的更好,自然是谁也不会相让了。

    “三叔,四叔,可否听小侄一言?”吴皓轩站了出来。虽然,他也巴不得冯麟阁和张雨亭闹翻,甚至是打起来。但是,现在时机不对啊!袁世凯还在关内虎视眈眈,而关东州的日本人,以及北面的俄国人,同样不是什么好鸟。如果奉系军阀现在就闹内乱的话,这不是给了那些人机会吗?

    吴皓轩虽然有野心,也有足够的实力。但是,他现在缺乏时间啊!他还要等着在吉林建立一块自己稳固的地盘后,才有实力来争夺整个东北啊!所以,在这之前,奉系军阀内部最好是能够保持团结的好。

    “皓轩,你有什么建议,尽管说!”张雨亭说道。冯麟阁也没有多说什么。

    “袁世凯之所以让我们自己来分配东北的地盘,这根本就是想要我们反目成仇,这样的话,他才有机会出兵东北。我们可不能够干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啊!再说了,日俄战争才刚刚结束,小日本和老毛子都还在舔伤口。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野心。如果我们自己先乱起来的话,搞不好他们又会加紧侵略我们了。所以,我们不能够内乱!”吴皓轩义正词严的说道。

    “没错,皓轩说的很对,现在我们才刚刚起事,如果就闹内乱的话,那不是给了敌人机会吗?”吴兴权也说道。

    马腾溪也附和吴皓轩的观点,反正他捞到了黑龙江,已经是大赚特赚了。再说了,黑龙江省和吉林省紧挨着,以后合作的方面还有很多。和吴兴权父子保持良好的关系,那是非常有必要的。

    张雨亭和冯麟阁黑着脸,没有多说什么。他们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想要让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人让步,那都是不可能的。

    吴皓轩继续说道:“热河特别区的确是差了一点,人口也少,同样没有什么税收,谁得到热河特别区的话,无疑会有些吃亏。既然大家都是兄弟,为什么要弄的这么僵呢?因此,小侄认为,干脆将奉天省的一部分土地划给热河特别区。就是洮南府吧,那里紧挨着热河特别区,人口也只有几十万而已,对奉天省并不是太大的损失。另外,奉天省每年支援热河特别区一百二十万大洋,每个月十万大洋。两位叔叔,你们看这个计划怎么样?”

    张雨亭和冯麟阁都皱起了眉头,这等于是平衡奉天省和热河特别区的实力啊!不过,即便是这样的话,奉天省还是比热河特别区要强。当然,强的也不是那么多了。

    “如果每个月有十万大洋,倒是可以维持一个镇了。从热河特别区获得的税收,也能够维持一个镇。这样的话,总共两个镇,也不是特别吃亏。”冯麟阁暗暗的想到。他知道,自己这一次输了,输的一败涂地了。满以为就算抢不到奉天省,至少也能够得到吉林省。没想到,吴兴权根本就不参与争夺啊!

    “我同意皓轩的提议!”冯麟阁说道。他知道已经无法改变了,还不如接受。这样的话,还可以卖吴兴权父子一个面子。

    “我也没有意见!”张雨亭也说道。尽管洮南府的割让,以及每个月十万大洋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是,张雨亭知道不能够再拒绝了。否则的话,万一引起了其他三家的不满。到时候损失就更大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奉天省归属张叔叔,热河特别区归属冯叔叔,大家都没有意见吧!”吴皓轩继续说道。

    张雨亭和冯麟阁两人都没有再提出异议。能够这样解决下来,这已经是很不错的了。至少要比闹到拔刀相向要好得多吧!

    地盘分配完毕之后,四兄弟又有说有笑了起来,仿佛之前的不快都不存在一样。

    吴皓轩知道,张雨亭和冯麟阁心里都是有疙瘩的,现在只不过是暂时平息下去了而已。恐怕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发生更大的矛盾,甚至是直接开战的。所以,他必须要抓紧这段时间,好好的发展自身才行。只有这样,到时候才有足够的实力来鲸吞整个东北。然后才能够立足东北,虎视整个天下。

    马、吴、冯、张四人分配了各自的地盘之后,连夜给等候在眼睛的张辅忱发去了电报,让他去回复袁世凯。

    北洋政府这一次倒是没有推托,很快就下达了委任状。毕竟,北洋政府都从这个地盘的分配方案就可以看出,奉系军阀内部已经有了矛盾了。并且,随着这个矛盾越积越厚,一旦爆发出来的话,威力也就会越大。等到北洋政府平定了关内之后,随时可以出兵关外。

    1905年8月15日,满清政府下达了委任状,委任张雨亭为奉天省督军兼任第27镇统制,委任吴兴权为吉林省督军兼任第30镇统制,委任马腾溪为黑龙江省督军兼任第29镇统制,委任冯麟阁为热河都统兼任第28镇统制。

    至于原来的吉林将军富顺,黑龙江将军程德全和热河都统奎顺则回京听候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