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重生在忠犬隔壁 > 62章 虔诚的爱

62章 虔诚的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店里吃过了早饭,两人就去了学校。金纶刚在自己座位坐下,就看到张肃从前门进来了。她惊讶问道:“你进来干吗?”

    “陪你啊。”张肃理所当然地说道。

    “别闹了,我们今天发成绩,你在班上算怎么回事。”金纶往外推他。班上现有的二十多人都转头看向他们。

    “哇哇~这不是那个帅气摩托的主人吗?”王凯从前门进来,看到张肃就叫开了。

    张肃两个大拇指插在裤子口袋里闲闲地由金纶往外推,对这些路人甲连个眼角都欠奉,表情高冷不屑,一点也不像他私下那么二缺。

    “能别闹了吗?班主任来了怎么解释?”金纶头都大了。

    “就说家属来了解你学习情况啊。”张肃勾起嘴角轻笑,引得一群小女生嗡嗡嗡地窃窃私语。

    金纶看到班上进来的同学越来越多,张肃还死活推不动,一下急了,凑近了小声问他,“你到底要怎样才肯走?”

    “你亲我一下,嘴巴。”张肃不要脸地提要求,还指定了位置。

    “你疯了?!”金纶一把掐在他腰上。

    “那就不走了。”张肃作势就要在一边坐下。

    金纶气到吐血,左右看了看,全班都快齐了好吗!她咬牙切齿地小声说道:“晚上回去!”

    “一定?”张肃强忍笑意,维持住自己的冷脸。

    “一定!”金纶眼睛都要冒火了。

    “成,那你坐吧,我先去找教导主任了,放学等我。”张肃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利索地起身就走。

    “你去找教导主任干什么?”金纶一把拉住他,这家伙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到底要闹哪样啊!

    “去找他转学啊。”张肃一脸“这还用问”的表情看着她。

    “……”金纶暗骂自己脑抽,松手赶紧摆摆手让他走人了。

    张肃前脚出门,王凯后脚就凑过来了,一脸的八卦。“金校花,那人是不是那摩托的主人?你们俩什么关系啊?”

    金纶余光撇到全班的目光都投过来了,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这群书呆子能这么八卦!气哼哼地说了句,“不知道!”

    “哎哎哎。怎么能不知道呢?也太不厚道了!”王凯发挥自己的死缠烂打特质,周围的小伙伴纷纷给他在心中点赞。

    “我今天早上看到了,金纶是坐那摩托来的,前面的人虽然没看到脸,但是衣服就是那样的。”班上有个好事的大嗓门嚷嚷道。这一下大伙儿都起哄起来。周围的全都围过来询问,吵得简直比菜市场还过分。

    金纶后座的陆忠赐心烦不已,大声吼道:“都回座位去!老师马上就来了,再闹我就要记名字了!”

    但是周围没人理他,毕竟马上就要分班了,这是大家在一起的最后半天,以后能不能分一个科都不一定,更别说一个班了,他这个班长也已经做到头了,能吓得住谁啊。

    金纶被周围的声音吵得头痛。心中已经把张肃用鸡血、黑狗血、牛血、各种血淋了上百遍。此时忽然一个尖利的女声压过了所有人的声音,“班主任来了!”

    众人中有那离门比较近的,探头出去一看,“真的来了!”呼啦一下大家全散了,各个在位置上坐好,他们的班主任可是十分严厉的,人人都怕他。

    杨欣娆笑嘻嘻地在金纶边上坐下,“嘿嘿,感谢我吧。”

    “感谢感谢。”金纶抹了抹脸松了口气。

    “不过那人到底是谁啊?”杨欣娆吼开了别人,自己倒是不依不饶的追问。

    金纶叹气。“一个亲戚。”

    “哦~亲戚啊。”杨欣娆满脸的不信,但是金纶此时已经摆明了不想再说什么,她也没办法再问了,而班主任这时正好进教室。全班立马安安静静地坐好。

    班主任是个男老师,属于那种内分泌失调型的,性格严肃的变态。他眼睛扫过全班,发现都到齐了以后,总结了一下这学期的表现,然后语气很不好地说道:“这次考试是关系到你们分班的。这我早都说过吧。但是有些同学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完全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看看你们考的什么样子!连平行班都进不去,更别说春蕾班了!现在我点到名字的都站起来!”

    他点了五个名字,其中就有金纶。他对这五个站起来的人痛心疾首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由他们曾经多么多么优秀,到现在好像马上就差得去“扫大街”。

    金纶以前都是看别人的笑话,这回自己校花变笑话了,站在那儿尴尬地不得了。虽然她认为人家扫大街的并没有老师说的低贱,但是第一次被点名在全班骂,面子上还是挂不住的,对这个老师心中就起了些不舒服。但是转念一想,这老师之后也没再带过她什么课了,也就忍忍吧。于是她思维放空了,看起来好像还在低头难过,但是脑子里全都是张肃去找教务主任会怎么说,他下个学期就要转到这个学校了,以前他念的是理科,这回应该也是吧,他们俩应该不会分在一个班的。

    班主任数落这5个人就数落了10分钟,然后让他们坐下,又点了别的人起来数落。好不容易都快半个小时过去了他才拿起一张纸来宣布成绩。

    金纶注意听了下,自己的成绩还算是中上等的,看来分班虽然不会被分在春蕾班,但是平行班里倒是能排到个稍微靠前的班级了。这次考试只宣布成绩,卷子是不会发的,她把自己的成绩记在纸上,基本上今天学校也就没什么事了。

    班主任宣布完,又交代了半个月后开始补课,到时候再来学校看分班,这才走了。金纶怕刚才那些同学又围上来,立马也从后门出去,结果就撞上了从隔壁班前门出来的吴桐雨。

    “妙妙,早饭吃过了没?一起去啊。”吴桐雨如沐春风地笑,现在才9点多,吃早点也不晚。

    金纶淡淡地看着他,要不是昨晚知道他做了什么。现在这样子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有了昨天那么一件事,那以后肯定还有再二再三,所以说,上辈子她用了十几年都没看清这个男人的真面目。细思极恐啊。

    金纶压下心中的烦躁,偏过头说道:“吃过了。”然后就要越过他往楼梯口走。

    “去哪儿?”吴桐雨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这么多人呢……”金纶挑眉看他。

    吴桐雨看了看周围,这会儿大家都在往外走,走廊上人很多,他们俩又是校园中的王子与公主。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吴桐雨赶紧撒开手,笑道:“我们是邻居,一起回家很正常的吧,大家都知道的。”

    金纶嘲讽地悄悄勾起嘴角,担心给你这个好学生扣上“早恋”的帽子吗?“不了,我还有事,不回家。”

    “你去哪?”吴桐雨赶紧追问。

    金纶不想再跟他扯下去,转身就走,没走几步就看到楼梯口站着张肃,脸色十分难看地望着这边。她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往张肃那边走。

    吴桐雨也看到张肃了,他没有手机,也没有给那几个小混混留号码,这会儿看到完好的张肃只当是那几个小混混还没动手,心中也很不爽,就看着金纶这么越走越远,淹没在人群中,然后又出现在张肃的身,两人说了两句话就一起走了。他说不上来现在自己心情有多复杂,强忍下想摔东西的冲动。为了掩饰尴尬跟身边的一个同班同学边聊边往下走。

    金纶虽然跟吴桐雨说得是还有事,那不过是借口罢了,她跟张肃回了家,进了屋张肃往床边上一坐就那么看着她不说话。

    “……”没说这么快就要兑现啊!金纶不淡定了。木着脸转身就往外走,“我去买水果。”

    张肃一下起身揪住她的衣摆,“说话不算数?”

    “不算。”金纶回答的干净利落。

    “……怕了?”张肃来了个激将法。

    “好怕好怕!”金纶头也没回地立马应了。

    “……”真没想到现在她居然能主动服软,长本事了啊。张肃捏着她的肩膀把她转过来,“怕就闭上眼,我自己拿。”

    “等一下!”金纶赶紧推他。脸涨得通红,心跳也很快。

    张肃哪敢等一下,再等一秒他的勇气也会消失的好吗!这还是第一次在她醒的时候亲她。

    野蛮地把金纶一把推在桌边,两只胳膊卡在两边让她不能动,当即一鼓作气地亲了下去。

    张肃紧张地肌肉紧绷,嘴角都在抖,轻轻印在金纶嘴唇上,软软的,小小的,带着薄荷糖的味道。他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比激动更多的,是虔诚。只轻轻地贴上就耗费了他全部的勇气,再不敢伸舌头了。

    金纶本来打算咬他的,但是她很明显地感受到了张肃的抖动,察觉到了他的小心翼翼。心中泛起怜惜,于是乖乖地不动,任由他这么贴着。鼻腔中,身边都是他的气息,金纶心跳越来越快,慢慢地,怜惜之情已经变成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

    张肃想对她做的事太多,但是不敢的更多。这么贴了好一会儿,嘴唇分离,他将下巴搁在金纶头顶,闭上眼紧紧地抱着她。

    “……”金纶脸瞬间爆红,不是因为他的拥抱,而是她差一点就伸舌头了!艾玛~人家那么小心翼翼虔诚朝拜的,她这边却因气氛太好而意乱情迷,这一比一下子就俗人一个了,自己都觉得丢人!

    甚觉丢人的金同志也紧紧地回抱着张肃的腰,找地缝钻已经来不及,恨不得把脸在张肃怀里挤平咯!

    “再来一次。”张肃在她头顶兴致勃勃地说道。

    “不!”金纶态度坚决。她听出来了,这家伙已经从刚才自己的世界中走出来了,这回要是亲,那肯定就是天雷勾动地火,才不要呢!哼!

    调整好自己心态的张肃从信徒回归蛇精病系列,揪着金纶头发就要她抬头,金纶死活不,抬手就去拧他耳朵。

    其实金纶并不反感张肃的亲吻,只不过她刚刚才丢人一回,这会儿哪儿好意思去付诸行动,于是两个人就掐上了。

    张肃双手将她的脸揉搓的跟搅拌机打过一样,而金纶也揪起张肃的衣领将他整个脑袋蒙在里面,打得正激烈,院子里响起了自行车车蹬子的“嗑噌”声。

    金纶扯着嗓子大声告状:“纳~刚肃卡唔脸!”(妈~张肃掐我脸!)

    因为她嘴脸扭曲所以没说清楚,李漫霞也没听清楚,“啥?”

    “刚肃……唔!唔!”正要再说一次被张肃摸索着捏住了嘴,再告不了状了。张肃虽然脸被蒙上,但是夏天短袖多薄,他的脸虽然被布料压变形了,但是却不妨碍说话,只是李漫霞听起来就有点朦胧了。

    “姨,没事你去忙!”

    李漫霞也是知道这俩孩子天天打天天掐,所以不以为意地提着菜进了厨房。

    金纶被捏住口鼻差点就要窒息了,急得用脚直踢张肃的腿。

    张肃赶紧给她松开一条缝,“我数三下一起放。一、二、三!”

    结果两个人都没松手。

    “还挺能坚持的哈。”张肃被气笑了,他手又松了些让她好好呼吸几口气,然后又捏上,“一、二、三!”

    张肃正要松手,却被金纶一把捂住口鼻!妈蛋了!今天不好好收拾她倒真不知道一家之主是谁了!

    张肃松开手立马将她的手扯下来,反剪在她背后。他头动了几下把衣服从头上弄掉,眼睛在桌子上扫了一圈,看到了一卷玻璃胶。

    “现在叫声老公还来得及。”张肃眯着眼危险地看着金纶。

    “呸,你休想!”金纶坚贞地就好像女英雄。

    “哼哼哼!”张肃冷笑,然后猛地低头咬住金纶嘴唇,纯咬!咬来咬去的咬!他又不是傻,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伸舌头呢,那不是自己找咬么。

    金纶被他咬得嗷嗷直叫,张肃又眼疾手快地取了玻璃胶,将金纶双手手腕缠住,一把把她按在转椅上。

    “叫老公。”张肃大方地给了最后一次机会。

    “哼!”女英雄坚贞不屈,还把头转到一边。

    张肃哼哼冷笑两声,玻璃胶把她缠在椅子背上,然后手上用力,迅速地将转椅旋转起来!

    “啊~~!张肃你个天杀的~~呕~~”(未完待续。)
61章 哪根棍子章节目录63章 加入第一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