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重生在忠犬隔壁 > 48章 蛇精病报仇十年不晚

48章 蛇精病报仇十年不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片枯黄的草原上,一匹黑马一对璧人,身后艳红的披风飞扬,似与天边红霞连成一片。

    真有那么美吗?怎么可能呢!

    彩色熊猫众人正截图呢,骏马跑近了,就见前面坐的那个好像表情不对啊。怎么好像刚跑完马拉松又来了个铁人三项一样累呢?

    金纶这是心累!继被咬耳朵之后她尾巴上有一半毛都被拔掉了!身上也被揩了不少油!麻麻~我要回家!

    张肃抱着金纶跳下马,见金纶还是跟一条死掉的海带一样软趴趴地贴在自己身上,整个人就是个大写的“蔫儿”,他也乐得高兴抱着金纶到处走。

    “这……都这样了还能打?”熊二白瞅瞅快死过去的金纶。

    “啊?到了?”金纶猛然听到别人的声音,眼睛眨了眨一看,确实到了。推了两下张肃,没推开,她也没精神推了,就这么抱着吧。

    “从这里进去就是副本入口了吗?”彩色熊猫没有去问金纶,识趣地看着张肃问。

    张肃点头,因为两只手都被占着,所以下巴冲众人身后的一个小沟扬了扬,“从这里进去,一路走就到了。”

    于是众人往这里走过去,这个小沟只有两米宽,两边是陡峭的山坡。众人走在里面,头顶上是密密麻麻的水桶粗的绿藤交织起来的天顶,路的两边也有零星的绿藤,这些绿藤还带着尖尖的刺,众人也小心不让刺刮到自己。

    “唉?怎么路是向下的?难道又要钻地底?”熊二白看前面的路又向下了惊讶道。

    “不是,你看头顶。”金纶休克了,她的解说工作自然由张肃顶上,“剃刀沼泽是在一个盆地里,四周都是山,而这些刺藤则将盆地上方整个包起来。所以看起来好像是在地下,但是沼泽里光线还是很明亮的,尤其是现在满天夕阳的时候,沼泽里还是很漂亮的。”

    “那剃刀沼泽里会不会到处都是水和烂泥巴啊?”好奇宝宝熊二白一问起来就没个完。

    “你自己去看就知道了。”张肃示意他看前面。十米处就是副本门口,确实没必要再说太多了。

    几人通过了副本门口的光幕,里面的场景和外面一样是个山沟,光线也很亮。地面上是湿润的泥土,踩着有点软,但是决不会黏脚,很是舒服。

    “啊~太好了!英雄终于有用武之地了!”熊二白仰天大笑,终于在怂了这么久以后满血复活。

    “上吧。狗熊。”金纶凉凉地在背后来了一句。

    激动万分的熊二白早已冲出去,一声熊吼就把不远处的两只半人高的野猪吼过来了,也许觉得两只不过瘾,又把后面两只也拉过来了。

    “你个猪!”金纶一下清醒了,虽说一般打这个本的时候T确实可以把四只一起拉上,但是他们之中好多等级都太低,四只还是有些困难的,奶妈压力会大的。

    张肃将金纶放在地上,长枪一挥将一头野猪从熊二白身边击退,他虽然等级低。但是凭借着多年经验和利索的身手也能一个人控制住这只猪。那边彩色熊猫也看到熊二白血掉的有点快,连忙也引开一只野猪,这才挽救了熊二白的血条。

    金纶扫了一眼当即判断打彩色熊猫那只猪。因为熊二白虽然是等级最高的19级,但是他拉着两只,打得太慢。张肃等级有些低,伤害不够。彩色熊猫17级了,她再加入进去这只能死的更快,然后就能腾开手去打张肃的了。

    剃刀沼泽是15~20级的本,他们进来之后系统自动修成了本队人等级的平均值,16级。所以这四只猪倒是还比较好打的。

    他们一路前进打过了好几对儿野猪之后。张肃看场面不紧张于是收手站在金纶身边挂在她身上,小声问道:“亲爱的你不打算把你脑子里那些东西都发成帖子吗?“

    “那不就暴露了重生这回事?”金纶斜眼看他,不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

    “我是说适合现在玩家等级的一些东西,比如说死嚎洞穴的捷径。亡灵镇的王陵副本攻略,剃刀沼泽的攻略,还有你今天早上不是去打黑暗幻境了吗?那个也可以写啊。”张肃谆谆诱导道。

    “写那些干嘛?反正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发现的。”金纶还是搞不懂他要干嘛。

    “我刚刚看到这群野猪,忽然想起一句话,人怕出名猪怕壮。但是咱们作为半职业玩家,要得就是出名。你想想。这游戏多少人?游戏贴吧里要是有关副本以及野外的攻略全部是你第一时间贴出来的,那得出多大名儿!”张肃舔了舔嘴唇继续说,“这些东西我是不懂,我要是懂了我早写了。一旦你出名了,那么相应的人脉和钱财也全都随之而来了。既然你已经重生,难道还想跟以前一样默默无闻吗?”

    金纶越听眼睛越亮,可是到最后她又迷惑了,“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我知道你也不是看重那种东西的人。”金纶眯眼看他。

    这回轮到张肃眼睛发亮了,媳妇懂他!这比什么都好。高兴地抱着金纶脑袋在她脸上狠狠地吧唧了一口。

    金纶:“……”早知道就什么都不说了。

    张肃搂着她在她耳边叽叽咕咕好一阵子,金纶听完激动地抓着他胸前盔甲使劲儿摇晃,激动极了,“你这个蛇精病脑子怎么那么灵光呢!”

    “谁让媳妇儿不聪明呢,老公只能辛苦些了。来~香一个!”张肃把她的话自动理解为夸赞,然后不要脸地把自己脸送到她面前。

    一个冰松果隔在两人嘴唇之间,金纶顺道再一个头槌奉上,K!O!推开捂着头的张肃,金纶一个劲儿鄙视他,就这程度还有脸玩强攻近战呢。

    这时候众人已经走到了这个山沟的尽头,前面出现两个分叉路口,都是上坡路,一眼就能看到左右两边都有什么。左边是一群野猪人带着野猪,右边只有一个野猪人带着两只小野猪。

    “轮轮,走哪边?”熊二白转头来问。“咦?轮轮你额头好红。”

    忽略掉他第二句话,金纶指了指右边那个野猪人,“打他,那个是第一个BOSS。暗影野猪。他会暗影魔法,是个法系BOSS,技能只有两招,暗影箭和暗影阵。暗影箭只能攻击单个目标,暗影阵则是出现在地面上的。踩上会持续掉血,躲开就行了。这BOSS会掉暗影系法杖和法师用的饰品,出了就ROLL吧。”

    所谓ROLL,就是扔色子。

    熊二白了然地点头冲了出去,暗影野猪发出难听的猪嚎,身上法袍无风自动,两只猪蹄在身前搓出一颗暗影球,以龟派气功的姿势对着熊二白打出。暗影球身后拖着长长的绿紫色尾巴啪叽碎在熊二白胸口。而它身边的两只小野猪也像熊二白冲过去。

    “熊猫叔拉走两只猪。”金纶喊出后发现BOSS不在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抬脚就要往前走。两个鞋跟忽然被谁同时踩住,她一只脚都迈不出去。啪地一下干脆利落摔在地上。

    张肃高冷地笑着一脚踩在她后腰上碾了碾,“一天不收拾你就要上天啊!”

    “……”

    金纶使劲儿往上扬,但是法系终究还是抵不过物理强攻系的,所以她注定跟一条咸鱼一样哪怕再使劲蹦跶也逃不脱张肃的大脚!

    “王八蛋你给我起开!”

    “哼哼!”张肃阴邪地舔舔虎牙,嗯……蛇牙。一脚踩在金纶背上不动,另一条腿弯起蹲下,伸手捏着金纶的耳朵,一根一根地拔她耳朵上的毛!

    “啊!呀!嘶!疼!放手!”金纶气得吐血。耳朵本来就又薄又敏感,他一根根地拔简直是要松鼠的命啊!

    “张肃你再不住手我就把你床底的私房钱全烧掉!”逼急了金纶真是什么招都想得出来。

    “嗯?你还知道我私房钱在哪呢?”张肃停下手上的动作,危险地眯眯眼。

    “哼!怕了吧!”金纶简直勇气可嘉。

    张肃尖牙亮了亮。看来是上次糟蹋他房间时候翻出来的吧。他在床底的行李箱中放了两万块钱,这些钱是前几年的旧版软妹币,他收起来以后可以升值的。这傻妞,都翻出钱了怎么也不自己拿走?烧了以后怎么发财?!看来确实是要整治一下家风了啊。

    “你知道你现在这种行为是在干什么吗?”张肃脸凑到她面前邪邪一笑。

    “……威胁?”金纶呆了呆。语气不那么冲了。

    “是找死。”张肃就像摸小宠物的头一般摸了摸金纶的脑袋。就在金纶闭着眼缩着脖子等待下一秒到来的欺凌的时候,张肃忽然起身了。

    他抬起脚,拿起一边的长枪直接冲到暗影野猪身前一枪捅出了个爆击,然后就那么开始打!怪!了!

    “……”金纶傻傻地趴在地上看着前面那个背影,不敢相信那个蛇精病竟然就这么放过自己了!为毛啊?

    “轮轮快来,输出不太够。”彩色熊猫见他俩终于腻歪完了这才出声喊。虽然之前他们三个也已经把两只小猪打掉了,可是剩下的这个BOSS三人打血条还是太慢了。

    “哦哦。”金纶点点头从地上爬起来,肯定是蛇精病发现输出不够了才放过她的,果然这家伙还是有良心的。

    暗影野猪死的时候爆出了一个法系用的戒指,低等级的时候很多装备也不分奶装还是输出装,所以金纶和小黑两个人ROLL,结果小黑99,金纶只有9。

    “……”都怪那个蛇精病的臭脚踩我背了!不然我不会这么又臭又背!

    过了这里,后面的视线忽然宽阔起来,放眼望去没什么阻挡,地面上有不少绿藤吊桥,吊桥区过去了是一大片小山包。

    众人清掉路上的野猪走到近前才看到,那吊桥下面竟然是十几米高的沟壑,在沟里还有不少野猪呐。

    “这里一共有五座吊桥,每座吊桥上有两个野猪人和四头野猪,大家注意这些怪的仇恨都是联动的。就是说,我们一旦踏上第一座吊桥,那就连后面第五座吊桥的怪也会跑过来攻击,所以我们动作一定要快,而且要先跑过吊桥在平地上才好打,吊桥上打会掉下去被下面的怪围殴的。”金纶讲解道。

    “那把这些怪推下去不行吗?”熊二白脑中冒出奇思妙想。

    “不行。”金纶摇摇头,“掉下去的怪会从沟里跑回来找你直到被打死或你出了副本,而且掉下去后它会惊动下面的怪,那些怪的仇恨也会被你拉到,到时候一路回来一路拉怪,等再见的时候说不定就几十只了。”

    “所以我们不止不能把它们推下去,还要注意不要让它们掉下去?”彩色熊猫觉得这设定挺有趣。

    “是啊。”金纶摊手。

    “好,大家准备好没有?好了我就上了。”熊二白目光熠熠扫视众人,他只要不见到亡灵鬼怪,其他打什么都很鸡血。

    见大家都准备好,熊二白转身跑上吊桥,彩色熊猫第二个,小黑第三个。不过还没等小黑跑出三步他就啪叽摔在吊桥上,完全无法爬起来。

    为什么?等金纶自己最后一个上了桥她才知道,尼玛晃得太厉害了!

    熊二白和彩色熊猫都是大步跑上去的,熊二白上去之后又一直把几个小怪往对面推,其摇晃和混乱程度可想一斑,不过这俩都是从小的练家子,他们倒还能自由移动,可惜后面三人不是。小黑什么准备都没有一脚踏上去,帅帅的一位哥摔个狗吃屎,还往前蹭一米多长。张肃倒是机智地一把抱住扶手绿藤,金纶上去才两步就跪了,然后抱着张肃大腿死活站不起来。

    “你们快点啊!”金纶抱着张肃的大腿嘶吼,眼睛都不睁,没办法睁开就晕啊!

    好在熊二白这时已经把那几个怪都推到平地上去了,彩色熊猫也跨出吊桥,剧烈的摇晃这才停下,小黑赶紧起身过去给他们加血。

    金纶以为这下就结束了,哪想到她才站起来就被张肃一把抱起来挂在扶手绿藤上,上半身全探了出去!张肃笑得邪恶,“之前是谁找死的?”

    “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