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重生在忠犬隔壁 > 45章 两千加四千

45章 两千加四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市政厅大门前,金纶见识到了有着极品名字的队友。长得也很正常啊,怎么脑回路这么不正常呢?

    “轮轮,我们真要去给酋长打扫房间吗?”熊二白担忧地说道,他连自己的房间都不是自己打扫,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这只是其中一部分,我们得先去找巫师接第一环任务。“金纶想了想。

    她带着众人走进市政厅大门,右拐到一个邋邋遢遢的乞丐面前,“你好大巫师,我们想要为部落做些事情却不知道该做什么,请指示。”

    那巫师乱糟糟如鸡窝一般的脑袋抬了起来,意外地,一双眼睛却异常明亮,“年轻人,你们有这种想法很好。”巫师转身从身后的罐子中抓出一把粉末扔在火里,火焰轰地一下蹿起老高。

    几人都吓了一跳,全都后退了一步。

    “唔,暗巷那边街道有点脏,你们去打扫吧。”

    众人:“……”大巫师你确定你弄这么大的阵仗出来只是让我们当环卫工人?

    九个人都用“你在逗我”的眼神看着金纶,金纶淡淡地斜他们一眼,“这就是前置任务啊,走吧。”

    金纶带头绕过大巫师,在大巫师身后的墙角里找出十把长柄扫把来分给众人。

    “说好的收拾房间呢?这会儿怎么改大街了?”青凤郁闷了,大街上人好多。而且暗巷什么店都有,那可是奥格人流量最大的街,比魔都的南京路都要热闹。

    熊二白一个劲儿地往金纶身后躲,金纶烦躁了,“你一个一米八的大个子凭什么以为我能挡住你!”

    “你尾巴很大啊!”熊二白一脸的理所当然,“不要那么自私嘛~让人家用用呗!”

    “滚蛋!”金纶一巴掌拍过去,“你变回熊就没人认识了。”

    熊二白傻不溜丢地眨眨眼,对呀,他怎么忘了这茬儿呢!

    “砰”地一声响,彩色熊猫最先变回了大熊猫。熊二白瞅了两眼,干脆地也变成了大白熊。

    “……”金纶看着这两个高两米宽一米的超大抱枕,这样是不是更加显眼了?这时身边又是几声变身声响,几个大型动植物出现。

    金纶:“……”至于吗?

    不过她觉得他们是做任务。没什么好丢人的,于是带着几人去了暗巷。几人拿着扫把也没扫,从第一个杂货店一直走到中间的草药铺子。时不时地还听到走过去的人在背后说道:“跑游戏里来cos哈利波特了。”

    “轮轮……我们非要这样吗?好奇怪的。”熊二白挠了挠肚子。

    “还有一会儿就行,再说你都变熊了,脸都没露出来你还想怎样!”金纶一巴掌拍在他胳膊上。可恨她原形的体型都太小,变回去就拿不了扫把了,真难过。

    几人正从草药店门口经过,忽然从里面出来了一个人,确切地说,是个高大的NPC。他左右望了望然后冲着金纶他们招手:“嘿,那群扫大街的。”

    “靠!”

    几人听了这形容词都有些愤然,“说谁扫大街的呢?叫人怎么那么难听呢!”

    金纶耸耸肩,想起之前看这个任务帖子时候有看到这一点,“设计师这么设计就是想让玩家感受一下环卫工人的心理。以后别在街上叫人家那么难听,谁没个自尊心呢?”

    “我没叫过。”青凤嘟嘴。

    “我也没。”“我也是。”众人纷纷嚷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知道大家都是好宝宝,不过现在的重点是任务吧。”金纶抚额提醒道。

    众人这才一起往那个NPC那走,那个NPC满脸横肉地看着他们,一副傲慢的嘴脸说道:“我是奥格后勤部部长,你们几个听令,现在酋长家仆人不够,你们去帮着打扫院子吧。”说完扔出张任务羊皮纸就转身回店里了。

    “奥格后勤部部长……”熊二白显然没想到随便扫个地能把这种八杆子打不到一起去的NPC角色扫出来。

    “为什么会出现部长这么现代化的称谓?”青凤的关注点很是与众不同。

    “不是说房间吗?怎么又是院子了?”熊猫叔看着金纶笑得很是温柔。

    金百科全书早已认命,她挨个解释道:“任务设定就是扫到一半遇到那个NPC的。所以他会从草药店出来只是剧情需要,你不要那么认真。至于部长这个称谓,酋长就相当于族长,你觉得族长和村长是一回事吗?所以有酋长肯定也有城主咯。这个任务接下来我们要去打扫院子。然后再被人叫去打扫房间。”

    “听起来好像清洁工升职记。”限量版妖女笑道。

    其余人也都笑,可不是嘛,从街上扫到酋长房间,励志得简直要掉眼泪了。

    众人往酋长家走的时候,金纶看到走在自己前面的大白熊腰部后面,腰带绑的结下面留着的带子拖到了地上。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地就跟逗猫棒一样。眼睛盯了好半天终于忍不住上去一脚踩住那个带子。

    伴随着一声闷响,一座白色的大肉山倒下了。众人脑海中浮现菜市场里的肉铺将大块猪肉扔在案板上的情景。

    大熊猫抬起自己肉呼呼的脚踩在大白熊更加肥软的屁股上碾了几下,呵呵呵呵地笑,“二白,你说你这么大个礼叔怎么好收呢?”刚刚熊二白趴下时候差点扒下他的裤子!

    金纶看熊猫叔笑得“温柔”的吓人,不留痕迹地缩回自己的脚,脸上换上跟其他人一样的莫名和惊讶,站在青凤旁边竭力表现自己的无辜。

    “哎呀叔脚抬一点啊!压着蛋了!”熊二白惨嚎。

    众人放声嘲笑,金纶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转头,然后就看到妖女清纯的脸上洋溢着浓浓的猥琐,而萌萝莉青凤则边笑边瞟小黑腰部以下位置,愣是把个大男人看得转过了半边身子。

    “……”原来我们队里的姑娘中我才是最弱的吗?金纶陷入了深深的人生思考。

    结果这事儿到他们都走到酋长家了熊二白还没找出来到底是谁扯了他腰带。金纶睁大了无辜的大眼睛表示,你在说什么?宝宝听不懂!

    酋长家院子挺小,就五间大房子再加半个操场大的院子,相对于东部王国那边跟他同级别的住的都是王宫来说,简直穷的满院清风。

    金纶几人在院子中扫地的时候都没敢用力,地上没铺石板。他们生怕一用力就铲上来半米的灰土。

    “哎!那几个扫院子的,说你们呢快过来!”一个房子的窗户里,小女仆冲他们招手。

    “我说,这些NPC就只会这么叫人吗?”熊二白的大熊爪子把扫把的竹竿捏的嘎吱响。

    “忍一忍啦。跟一坨数据较什么劲呢。”金纶拍拍他软软的肚子先走过去了,“什么事?”

    “酋长的房间脏了,你们去打扫一下吧。”女仆人指了指屋子里,然后转身走了,其他什么都不说。

    “这也太不负责任了。把自己的活儿丢给我们!”青凤十分嫌弃那个大众脸的女仆人,觉得她刚刚走的时候瞥了小黑一眼。

    “我们又不是真的来打扫的。”彩色熊猫笑了笑看着她,青凤缩了缩脖子不再那么咋呼了。

    “嗯,熊猫叔说得对。等会儿进去以后咱们不用扫,找个地方躲起来就行了。”金纶点点头,四处看了看,也懒得走远去找门了,直接扒着窗框就要往进翻。结果到底高了点,她伸手扯过熊二白让他在窗前半蹲下,她踩着熊二白膝盖就顺利地跳进去了。而其余的人里。男生不需要踩就能翻进去,青凤说什么也只肯踩小黑,妖女不好意思踩其他人,只有牺牲自家龙凤胎哥哥了。

    酋长的房间简直比张肃的房间都要干净简单,当然,这里指的是被金纶祸害以前。整个大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大衣柜,其他就什么也没有了。

    “啊~酋长真是个为族人服务的好领导。”熊二白感慨。

    “得了,只是设计师懒得放那么些有的没的而已。”金纶鄙视他想太多。

    “求不打击!”大白熊把两只熊爪子托在脸边上,人家这么萌,不要肆意伤害啊!

    “……”金纶捂脸转头。“你别这样说话,我害怕!”

    “哈哈哈哈,知道哥的威武了吧!”熊二白得意地叉腰大笑。

    “我害怕……自己控制不住会打死你!”金纶亮起自己的拳头。

    “矮油~人家好害怕了~啦!”熊二白怪声怪气地笑,身体还娘炮地扭了几下。

    “……”我记住你了!金纶被他扭得反胃。决定等一下一定要报复回来!

    金纶心中暗暗打定主意,然后对众人说道:“得快点藏起来了,等一会儿剧情就要开始了。熊二白你藏在床底,小黑青凤桌底,其他人跟我躲衣柜。”

    刚说完就听门外有脚步声,众人赶紧藏了起来。熊二白仓促之间忘了变回人形,大白熊硬是把床挤偏了半米多才挤进去,趴在床底下把床板翘起来老高,这只要不是个瞎子都能看出来了!

    推门进来的酋长大人就看到自己的床晃晃悠悠地有一半都悬着,然后床底下“砰”地一声冒出大团白色整齐,床一下掉在地上,砸在地板上发出巨大的声音,露在床沿外的那只熊爪子变成了一只人脚。

    “……”这么大的动静我是要看见呢还是不要看见呢?酋长纠结了,他很明确地看到了房间中的不对,但是程序规定现在还不是揭发外来者的时候。他该怎么办?

    犹豫了一秒不到还是程序占了上风,酋长决定自己还是眼盲心瞎一次好了。他立马切回正常剧情状态,疲劳地走到床边,在床上躺下,竟然是打算睡觉了。

    “他这么早睡觉啊?”妖女扒着衣柜缝瞅外面。

    “这只是个剧情,不管谁什么时候来,只要是做这个任务的,他都要上床睡觉的。”金纶把她脑袋推了推,自己也从缝隙中看出去。

    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的酋长:“……”程序是不会睡觉的,但是麻烦你们小点声假装一下我睡着了好吗?谢谢!

    酋长躺在床上没十秒钟,一股黑烟从窗户外飘进来落在地上,凝结成一个人形。

    “啊~啊~啊~!”熊二白尖叫着从床底下窜出来满屋子大叫,“鬼啊!”

    金纶满意地笑了,要的就是这效果。你小子活该!

    “睡着了”的酋长:“……”

    溜进来的鬼魂:“……”

    还能不能好了?!能不能尊重一下人家的工作?!

    熊二白尖叫着要去挤桌子底下,但是桌子底挤了一对儿了哪还能塞得下他。于是他不管不顾地一把拉开衣柜的门拼命往里挤,被彩色熊猫笑呵呵地揽在怀里才闭上了嘴。

    众人:“……”

    两个NPC:“……”

    俩NPC十分敬业地只是瞥了满满当当的衣柜一眼,然后继续对演。

    床上的酋长一下做起来。怒斥道:“谁?!”

    “是我啊~崤,你怎么连自己都认不出来了呢?”蓝黑色的鬼魂怪笑道,众人仔细一看才发现,着鬼魂和酋长长得一模一样!

    酋长崤盯着眼前半透明蓝黑色的自己脸色阴沉,“少胡扯。你根本不是我。”

    “怎么不是?我可是从你内心深处分离出来的一部分啊,只可惜~你却抛弃了我,抛弃了你自己!”鬼魂崤做可怜状双手捂脸发出呜呜呜的哭声。

    “哼!你只是我内心深处最黑暗的欲望罢了,连个生物都不是,少在这里惺惺作态!”酋长崤一脸正派地骂道。

    “生物!”这个词刺激到了鬼魂崤,他声音变尖,魂体都维持不稳了,“生物!哈哈哈哈,马上就是了!只要我掠夺了你的身体,我就是整个妖族的酋长啦!”

    “你做梦!我怎么会让你如愿!”酋长崤愤怒地说道。

    “会不会。可不是你说了算的。”鬼魂崤幽幽地说了一句,然后忽然吐出蓝黑色的气体将酋长崤包起来,房中冷风一起,他们全都化作一股蓝黑色的气体出了窗户不见了。

    “……”众人全都看向金纶,“这就完了?然后呢?”

    金纶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然后就看到门外冲进来一大群人,其中有后勤部部长,市政厅里发任务的那个NPC,还有大巫师。

    最前面的大巫师走进来之后一脸的天崩地裂,“糟了!酋长被带走了!”

    “这可怎么办呐!”身后一群充人数的路人甲官员们急道。

    大巫师低下头想了会儿。然后忽然手杖一砸地面上,“谁在屋里?快给我出来!”

    金纶众人:“……”大衣柜的门本来就开着好吗!你们是有多瞎!

    只见大巫师一群人用一种才看到的表情震惊地看着衣柜,“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在酋长的房间里?”

    “……”装!再装!使劲装!十个人就没有一个稀得搭理他们。

    “等等,我认得这几个年轻人。”大巫师拦住身后的一群NPC。然后对金纶几人笑道:“孩子们,这是命运,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

    “……”所以大巫师你要开唱了吗?

    “也是命运让你们出现在这里,正好撞见了这回事。你们应该也看到了那个鬼魂,那个鬼魂其实是酋长多年前拜托我从他心里拿出去的阴暗面,他当时被一众邪恶的法术控制住。害怕自己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所以我才……没想到那东西当场就逃了,后来一直抓不到,它反而因为吸食了太多阴暗的东西而越来越强大,这都是我的错。”大巫师惭愧地低下头。

    “我听着这个版本怎么那么像邪剑仙呢?”限量版妖女凑到金纶耳边悄悄说道。

    “是有一点啦,不过后面不一样的。”金纶也捂着嘴巴小声回话。

    “什么是邪剑仙?”熊二白从彩色熊猫怀里冒出头问道。

    “你继续害怕你的!真是,怎么哪都有你!”金纶嫌弃他。

    大巫师掏出一个罗盘来递给金纶,“这是追踪那鬼魂的罗盘,近两年我们已经查到了它在一个秘境中,那是它自己建立起来的黑暗幻境,我们无法进去。年轻的冒险者们,拯救酋长的担子就落在你们的肩膀上了。”

    金纶接过了罗盘NPC们就走掉了,她也正打算带人走,忽然被一只咸猪手扯住了裙子。因为之前就是因为被张肃咸猪手袭击所以才炉石回来的金纶下意识地反手就是一巴掌,啪地拍了个脆响。

    “!”熊二白捂脸。整只熊都傻了。他要是正常情况下这一巴掌肯定能躲过,但是他刚才被鬼魂吓得浑身发软,这会儿能有力气站着就不错了,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能挨一巴掌。

    “咳。怎么了?”金纶将发麻的手藏在身后,略带了不好意思地问他。

    熊二白眨眨眼回过神,帅气阳光的脸上露出被抛弃的吉娃娃一样的表情,“嘤嘤嘤~在东部那边我已经受不了了,现在回来了为什么还要打鬼魂?!”

    金纶平常坑他都是因为他作死在先。而刚刚这一巴掌却是毫无预兆的,所以她心中倒有些过意不去,特意解释道:“那东西不是鬼魂,说起来只是人格而已。黑暗幻境里面的怪也不是鬼魂,都是些木偶泥偶瓷娃娃之类的东西。”

    “真哒?”熊二白眼泪汪汪。

    “比真金还真。”金纶振重地点点头,心里补上一句,只是那些玩偶做的都很……惨白上贴着血红……罢了。

    熊二白是个单纯的孩纸,看到金纶这么靠谱的表情,他也放心了,“那……好吧。”

    于是他们按照罗盘的指使又走回暗巷。在一家卖包裹的店旁边有一条仅两人宽的小道道,罗盘的指针就指着这里。

    深呼吸一口气,金纶转身把罗盘交给了彩色熊猫,“熊猫叔你是我们中的老大,接下来的路还请你带领我们一路前行。放心,前面应该没什么岔路了,直接就能到。”

    彩色熊猫笑着接过罗盘,走到最前的同时“不经意”地说了句话,“怕鬼的轮轮真是可爱~”

    “……并不是。”木着脸否认的金纶内心狂掀一百张桌子,虽然这条路上不会遇到怪。但是明知道自己要到一个诡异的地方去还自己打头阵,那种感觉太酸爽,她心脏太弱承受不来!

    彩色熊猫并不揭穿她,伸手在她头上和尾巴上撸了两把。满意地先走进去了。

    “……”算了,为了不走第一个,这点牺牲还是可以接受的。妈蛋,为什么张肃不在!……妈蛋,为什么他要在?!

    这条小黑道道并不长,只是一直要往右边拐几个弯。他们甚至都感觉到自己这个弯已经转回大街上了,然而几米后又是一个右拐。

    拐了几次后就是一条直线,大约只有二十米长,众人出了这个小****道,发现外面并不如之前街上下午的灿烂阳光。

    他们出来的地方仍旧是那个卖包裹的小店旁边,不远处也还是那个草药店,但是这里的天是蓝黑色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蓝黑色的,房屋之间还飘着薄薄的雾气,整个黑暗系奥格阴沉安静的十分吓人。

    熊二白往金纶身边躲了躲,小声说道:“你不是说没有鬼吗?”他怕大点声儿会引出来什么。

    “是没有啊,只是氛围诡异一点你就怕了?弱鸡!”话虽如此,但是金纶也压低了声音,身体往熊二白胳膊上靠靠。得亏张肃没在,不然熊二白这会儿恐怕又要进怪堆了。

    “团长,这怪在哪呢?”限量版妖女死死扒着她哥问金纶。

    金纶转头才发现,十个人已经不自觉地紧贴在一起了,她冲那些店铺努努嘴,“在店里,就是奥格的那些NPC,只不过这一堆是那个分裂人格做出来的玩偶,只能打人不能说话的。”

    “那BOSS呢?”彩色熊猫好奇地问道。

    “在市政厅里,酋长也在那。我们得先清小怪,不然等一下那个分裂人格会召唤小怪一起上的。”金纶说完往一边店里伸出脑袋,熊二白也好奇地跟着看进去。

    店里柜台后一个惨白着皮肤,两个脸蛋上贴着血红圆形纸的木头人咯吱咯吱地扭过头发现了他们,黑漆点出的眼睛没有一点光却吓人得很。

    “妈呀~鬼啊!”阴暗的奥格城中响起一个男高音凄厉的尖叫。(未完待续。)
44章 省略两千字章节目录46章 黑暗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