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重生在忠犬隔壁 > 33章 宝宝委屈

33章 宝宝委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怪堆里白光一闪,起初他们还以为是熊二白挂掉了,但是再仔细一看,怪堆里没有尸体。也就是说,这家伙又因为刺激太大而被系统强制下线了。

    “好弱。”金纶撇撇嘴十分不屑。

    熊二白掉线了,那他引到的一大堆骨头怪失去了目标,转头把仇恨全放在了站的最前的彩色熊猫身上,向这边跑来。彩色熊猫听到了金纶傲娇的评价,默默地往后退了两步,这下金纶变成站在最前面的了,骨头怪们改变目光向她涌过来。

    “……”

    金纶一个劲儿地挣扎,又蹦又跳的,但是张肃在她身后死死地抱着她,她再跳也只是原地活动。当第一只白骨爪子落在她身上的时候,众人只听一声尖叫,然后张肃怀里白光一闪,又一个掉线的。

    张肃大笑着跑开,冲彩色熊猫和小黑说道:“二位大哥,小弟先撤了,保重!”

    然后张肃自己强制下线了,他一跑,骨头怪又冲着最后两个人跑过来。彩色熊猫两人转身就跑,身后跟了十几只骨头怪。彩色熊猫边跑边优雅地把额头碎发拨上去,“现在几点了?”

    小黑瞄了一眼时间,“5点半了。”

    “吃饭!”干脆利落地留下两个字,彩色熊猫白光一闪也没了。

    “……”孤零零的小黑往后看了一眼,干脆利落地跟着自家老大的决策走,下线吃饭!

    下了线的金纶躺在床上大喘气,刚才真是吓死她了,胳膊上现在好像都还留着那爪子的触感,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伸手去摸胳膊,结果真的摸到了一只爪子!吓得蹭一下坐起来,然后看到张肃四平八稳地躺在那儿,一只手伸过来,看样子刚才就是这只爪子了。气得金纶一脚踹过去。

    “怎么了?”张肃刚下游戏,眼镜还没摘呢就被踹了一脚,莫名其妙地看着金纶。

    “你怎么在这?!”金纶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咽都咽不下去。

    “我不在这儿还能在哪儿?”张肃给了她一个“你真逗”的眼神让她自己领悟。

    金纶扑上去就挠他,才挠了几下,张肃就眼疾手快一把搂住她的胳膊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然后两人四目交缠我爱你你爱我~

    当然不可能了!金纶中午回来洗完澡后就把头发在耳后编了两个麻花辫,张肃这小混蛋用体重压着金纶,抬手把俩麻花辫给她在床头的铁栏杆上绑起来了!

    绑完后痞气地在金纶脸上轻轻拍了两下,猥琐地怪笑几声起身出去了。

    “啊~!”金纶被张肃压个半死,头发半天解不开,揪得头皮疼死了。在床上像出水的鱼一样蹦跶,边蹦边尖叫,“张肃你个王八蛋!我要掐死你!”

    院子里的张肃装上了刚刚回家进院子的李漫霞跟隔壁吴姨两人,张肃无辜地眨着眼睛看她们,脸上写满了“宝宝怕,宝宝要抱抱”!

    “要死哟,这又是怎么了?”李漫霞赶紧把车停好走到张肃面前,一眼就看到张肃脖子和胳膊上几道红印子,“这个死不成器的啊,一天到晚就知道欺负你,怎么样?疼不疼?你也是,你就由着她欺负你啊?她要是再这样,你可千万别跟她客气!”

    “姨,不怪妙妙,是我不小心扯到妙妙的头发的,都是我不好。”张肃咬咬下唇,晃了晃李漫霞的胳膊。

    好不容易把头发解开,气势滔天冲出来的金纶就看到张肃可怜兮兮地跟她妈撒娇,一条毒蛇用小鹿般湿漉漉的眼睛可怜地卖萌。这是要成精了啊!

    “张肃你个不要脸的居然跟我妈恶人先告状!”金纶气昏了头,几步跑过来就去掐张肃脖子。

    好啊,她还在这儿呢她就敢这么嚣张!她不在的时候指不定肃肃被她欺负成什么样呢!李漫霞的火气也上来了。

    美少年的杀伤力是很惊人的,可怜美少年的影响力则更加恐怖。李漫霞一把拨开张肃,抬起巴掌就往金纶胳膊和背上呼,骂一句呼一下,“说谁不要脸呢!谁是恶人了!我站在这儿你都敢欺负他,我不在家里你不还把他皮都撕了啊!人家那是好男不跟女斗,你可别看人老实就可劲儿地折腾人家!今天晚饭你不用吃了!罚站!”

    她这几巴掌呼完,金纶边挨打边退已经被打到快出院子了,她捂着火辣辣的胳膊大声喊:“是他先把我头发绑起来的!”

    “你活该!你不招他他会绑你?要我看啊绑的好!肃肃,她下次再打你,你就把她绑寨子口电线杆上!”李漫霞瞪着金纶,浑身上下就是一个大写的警告。

    “妈!”

    “你别喊我妈,你看看你把肃肃挠成什么样了!你看看,这是不是你干的,还好意思叫妈!”李漫霞扯过张肃的胳膊,指着上面的红印子怒道。

    “姨你别生气,确实是我惹妙妙的,不怪她。”张肃给李漫霞抚背,话说得没错,但是再加上那个委屈的语气和忍辱负重的表情,味道就不对了。

    “你闭嘴!”金纶指着张肃大喊。

    张肃侧身低下头,保证了李漫霞的视角里能看到自己的脸,然后乖乖地缩脖子抿了抿嘴唇。

    李漫霞心疼地不得了,拍了拍他的手,“没事儿,姨给你做主。”抬手一指金纶,气道:“你闭嘴!多好一孩子让你欺负成这样了!简直没有一天安生的,还不滚过来给肃肃道歉!”

    “我不!凭什么!”金纶大喊,委屈地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

    张肃一看再玩就过了,赶紧给母女俩顺毛,正经地说道:“姨,不要怪妙妙了,确实是我不对。妙妙,对不起,是我错了。”

    张肃这个成了精的只说是他错了,但是却没说还有没有下次。

    李漫霞正要指着金纶让她学学张肃,被张肃拉了一下,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姨,吴姨还在呢。”

    李漫霞被他这一提醒才想起来邻居站在一边看了好半天了,赶紧换了个表情笑道:“家里两个孩子天天闹,真烦死我了。你等一下,我这就去给你取啊。”

    “嗨,家家都是这样,孩子嘛,都淘气。”吴姨客套了一下,然后目送李漫霞进屋去拿东西。

    张肃走到金纶身边,弯下腰凑到她面前小声道:“生气啦?”

    金纶偏过头不看他,头一动金豆豆就滚了下来,她又赶紧抬手去抹,可是越抹越多,委屈地不得了。

    张肃叹气,把她脑袋按在自己胸膛上,“擦擦吧。”

    金纶使劲儿挣,挣不开,推也推不走,破罐破摔地把眼泪乱七八糟蹭了一胸膛。因为姿势太顺,所以她直接张口就咬了上去。但是张肃因为经常锻炼,肌肉都比较紧,所以她这一口一点肉都没咬上。张大的牙齿合上,除了衣服,她只咬到了一个小豆豆。

    “……”

    “……”

    两人脸瞬间爆红,金纶趁张肃这会儿傻了,使劲儿一推,把他推了个屁墩儿,转身跑回房间“砰”地一声摔上门。

    拿了东西出来的李漫霞只看到金纶把张肃推在地上跑了,顿时怒火中烧,张口骂出了方言,“金纶你这个死女(nüa)子还能不能好了!一下(ha)不看,你揍闹见,还不赶紧给饿死出(fu)来!”

    李漫霞上前去拉张肃,张肃被拉起来才回过神,没回应李漫霞的安慰,低头也跑回房间了。

    “这个死女子!一点儿都不让饿省心!”李漫霞嘴上骂着,把手上一瓶红花油递给吴姨。

    “小孩子嘛,越闹感情越好。”吴姨接过红花油笑笑。刚才张肃背对着她,所以她完全没看到发生了什么事,也当两个孩子还在闹脾气。

    送走了吴姨,李漫霞一把推开金纶的房门走进去就要开启嘴炮模式。金纶被吓了一跳后,看了下那雕花门说道:“那可是几十年的老文物,碰坏了能损失好多钱呢。”

    “你少给我扯犊子!”电视看多了真是哪的口音都有啊。李漫霞双手抱于胸前,声音放得极小,“我不是跟你说过了,肃肃他家那个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要是把他气跑了,他现在连个能去的地方都没有,多可怜啊!你就不能收起你那破脾气!”

    “妈你被他骗了,他就一条眼镜王蛇,毒着呢!”金纶虽然说得急,但是声音也放小了很多。

    “我管他是蛇是耗子呢!你少在那造谣,我看人孩子好着呢,长得帅人又好,自己还开着好几家店,这种好老……好孩子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你别成天给人找事!”李漫霞差点暴露内心真实想法。

    “……”金纶面瘫脸看着李漫霞,“妈你刚才是想说老公是吧?”

    被拆穿的李漫霞也不尴尬,索性说了出来,“我看肃肃那孩子挺好,你难道没有一点想法?我要是年轻二十岁,哪有你什么事。”

    “我还不到十七岁。”金纶木着脸提醒,她这是在教自己女儿早恋吗?

    “现在不抓紧定下,以后出了社会他还能想起来你是谁?”李漫霞嫌弃她不开窍。

    “妈我饿了你快去做饭。”金纶觉得太阳穴突突地疼,她妈推门的方式是不是不太对?怎么进来之后话题就变了呢?

    “吃吃吃,就知道吃!下午没你吃的!”李漫霞用力地推了一下金纶的头,用一种烂泥扶不上墙的心态出去了。
32章 作死终有报章节目录34章 都不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