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重生在忠犬隔壁 > 19章 还是现实,下一章游戏

19章 还是现实,下一章游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吴桐雨大着声音就问,“妙妙你去哪了?放学我还等你了好半天呢。”

    “嘘!你闭嘴!”金纶小声吼他,她怕李漫霞听到会揪她耳朵问她为什么逃学。反正是体育课,只要吴桐雨不打小报告,就算老师知道了也不会给李漫霞打电话的。

    “那你到底为什么逃课啊?”吴桐雨靠近几步也小声问道。

    一条小麦色的胳膊从后面环上金纶的肩膀,另一条则圈上她的腰。背后一个灼热的身体贴上来,金纶听到自己耳边有个声音在说,“因为我啊。”

    吴桐雨一脸天崩地裂的表情傻了半天才悲愤道:“你们、你们……妙妙,他是谁!你松开手!”

    金纶本来在奋力地和张肃的怀抱作斗争,但是一看吴桐雨一脸被背叛的表情,她忽然就想起来那一年吴桐雨是多么淡定的脸跟她说他爱的是毛芫薇,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然后她就不挣扎了,不耐烦再看吴桐雨的脸,把头偏开了,“这是我哥,张肃。”

    “你哥?你哪来的哥?!”吴桐雨不可置信地问道,想要上前来拉开他们,但是张肃的眼神太可怕了,他抖了一下退开半步。

    “情哥哥。”张肃趴在金纶肩头补充道,眼睛却毒辣地盯着吴桐雨。

    金纶:“……”

    吴桐雨:“……”

    “快来端菜啦,磨蹭什么呐!”厨房里的声音再次救场。

    张肃扬起嘴角邪邪地看着吴桐雨笑,“我们吃饭了,不送。”然后揽着金纶的肩膀强势将她拖走。

    李漫霞从厨房里端着两个菜走出来,见了他们开口道:“小雨来了啊,我说妙妙怎么不进来端菜呢。对了,你去地里拔些葱,刚回来遇到你妈还跟我要葱呢。”

    吴桐雨就像看到了救星,指着张肃问道:“姨,他是谁?”

    “他是张肃,妙妙她哥,是……自己人,你们年轻人可以经常在一起玩啊。”李漫霞本来要说是朋友的孩子,但是怕张肃多想,只说了自己人。

    张肃没多想,吴桐雨倒是多想了,李姨那个明显的停顿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真是情哥哥?吴桐雨盯着张肃揽着金纶的手,恨不得砍了那胳膊。

    “这孩子,站那也不嫌晒的慌。”李漫霞说了他一句,然后自己在花坛里拔了些葱塞到吴桐雨手里,“赶紧回去吃饭吧,你妈还等着你的葱呢,快去哈。”

    金纶吃饭的时候恨不得把脸埋进碗里去,她有点想不通张肃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就算是骤然失去了亲人然后被自己亲妈丢到朋友家寄养,也不至于性情大变这么离谱吧!

    张肃没来的时候她想的不行,来了以后恨不得立马送他走。她想要的事那个一戳就炸的毛躁少年,而不是这个已经修炼成精的蛇精病啊!珍姨~求把你儿带走!

    珍姨是肯定没听到她的呼唤,她妈开口了,“妙妙,昨天不是让你给你哥收拾房间吗?你都收拾好了吧?”

    “嗯。”金纶小声吭了一下。其实隔壁是她书房,平时写作业就在那里的,什么都是干净的,她昨天只是把书桌和一些工具书挪到自己屋里,然后打扫打扫卫生就行。

    “对了妈,咱家没有床,等会儿我带张……哥去买床啥的。”金纶咬着筷子说道。

    “哦,对!也买些衣服日用品回来。肃肃的行礼太少了,这张卡你拿去,密码你知道。”李漫霞起身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来放到金纶手边。

    “姨,不用,我有钱。”张肃抬头说道。

    “你一个小孩子家有什么钱,有那么点还是拿着买零食吧,别跟姨客气。”李漫霞不赞同地看着他。

    张肃笑笑默认了,他不好告诉李漫霞他把老家房子卖了,而且他妈每个月还会给他打一大笔钱。再说他早已把李漫霞当作自己的母亲,儿子花母亲的钱,他早已习惯了几十年。他的孝心不会体现在这种小事上。

    吃完饭李漫霞去洗碗的时候,金纶拿过了她的手机,给自己的班主任发了条短信,说她中暑了,请一下午的假。鉴于“学习好的都是好孩子”这一说法,而金纶当年确实是班上数一数二的“好孩子”,所以班主任对她的假很快就批了,短信回了个“好的”。

    金纶正在把“做案证据”删掉,背后忽然贴上来一个人,“妙妙为了我也学会逃课了呢,张哥真感动。”

    金纶手一抖,手机咚地一下掉在桌子上,张哥……她只是想喊张肃然后想起她妈让她喊哥,于是就结巴了一下而已!

    “你矜持一点!”金纶使劲把腰上那胳膊往开拉。

    “矜持?不会写,妙妙你教张哥好不好~?”张肃抓起金纶的手捏了捏。

    “……”

    现在跟班主任说我已经好了来得及吗?

    金纶气急败坏地用了全力从他怀里挣脱跑回屋子。张肃勾起唇角笑了,他以前怎么那么傻,要是早这样,最后也不会……瞬间脸色阴沉下来。

    下午从街上一回来金纶就倒在床上了,她再也不想跟变成蛇精病的小伙伴一起逛街了!一路上张肃非要揽着她,经过她全力抗争才改成牵着手。并且不管看到什么都会喊她一声。

    “妙妙,这张床很软你试试。”

    “妙妙,这条裙子好不好看?”

    “妙妙,这个卡子很适合你。”

    “妙妙的脚是35码的,换一双合适大小的来。”

    “妙妙……”

    “妙妙……”

    烦死了!她差点以为自己带的不是一条蛇而是一只猫了!喵喵喵的超烦的!

    最后的最后,两人四手空空地回到家了。并不是什么都没买,而是……买太多了拿不了!全部交给家居店跟床一起运回来!

    “来,喝点水。”床边塌下去,然后一杯水出现在眼前。

    已经回家了,她真的很想说求放过,但是看在水的份儿上乖乖闭嘴了。喝完水她才想起来问:“明明是给你买东西,为什么要给我买那么多?”

    “想给你买啊。”张肃笑得一脸义正言辞。

    “……”金纶死鱼一样趴在床上,“你哪来那么多钱?”

    除了买床的几百块是从李漫霞的卡上扣的,其余两人买衣服买鞋都要好几千了吧,这死孩子怎么能眼睛都不眨地刷卡了呢?不过金纶两世为人,还是第一次享受被土豪**一样的快感,简直过瘾。

    “我是土豪。”张肃笑笑,然后把金纶往里推了推,在她身边躺下。金纶推了他几把没推动也就懒得去管他了,不一会儿就趴在那里睡着了。

    张肃定定地看着她,过了会儿才轻轻地把金纶翻个身,然后拉过毛巾被盖在两人身上,没一会儿也睡着了。

    金纶睡觉喜欢把腿架起来,现在是夏天毛巾被架不了,所以她经常架在枕头上。今天睡觉睡得很好,感觉枕头架得很舒服,结果睁开眼就看到昏暗的屋里,一张脸出现在面前。

    “……”

    内心十大神兽开着坦克架着火箭筒的百万大军携手狂奔而过。按下狂跳的心脏,憋了一口气轻轻地在对方没醒的时候把腿拿下来。成功挪下腿后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为什么要担心吵醒他啊!她难道不该一把把他推下去吗!

    “嗯……”旁边的人哼了一声,金纶立马很怂地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

    张肃在她动腿的时候就醒了,这会儿只不过想逗逗她。他的胳膊原本就一个在金纶脖子下面一个在金纶肚子上,这会儿揉把揉把把金纶又往自己怀里塞了塞,脸还在她脖子边上蹭蹭。

    “……”金纶板着脸说道:“我听到你的笑声了。”

    “……你听错了。”张肃闭着眼睛说瞎话。

    “起来!”金纶伸手去推他的脸。

    “好困,没睡醒呢。”张肃脸都变形了还死赖着不撒开。

    “我妈马上就回来了!”金纶又伸脚去踹他,被他两条腿夹住。

    “回来了再说嘛。”张肃脸皮堪比地壳,就是闭着眼睛死活扒着金纶不放手。

    气得衡逍对他又掐又挠得,正当两人较劲的时候,金纶手机响了。张肃无比自然地伸手去拿床头的手机,然后无比自然地接通,接着无比自然地放到自己耳朵边上,“喂?”

    金纶:“……”

    “嗯,好,现在就去开门,稍等。”

    挂了电话张肃揉了揉金纶的脑袋,“东西送到了,正在门口呢,快放开你张哥。”

    金纶一口老血堵在心口,不要说得好像她舍不得放开一样!

    电话又想起来,张肃一边起床一边自然地接了。

    金纶:“……”喂!不要当成是自己手机一样顺手啊!

    “嗯,她在的。”

    “好的,现在吗?”

    “您先过去点菜吧,家居店马上就要到了,收了货我们就过去。”

    “好,一会儿见。”

    张肃转头看她,“是妈的电话,说是为了欢迎我的到来,带咱们下馆子。”

    金纶终于忍无可忍了,“那是我的手机!那是我妈!”

    张肃用“真调皮”的眼神看她,捏了下她的脸,“你的不就是我的。”

    “……”金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默默地把床上所有能砸的东西全砸出去。可惜张肃这条蛇精早已出房门,一个都没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