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重生在忠犬隔壁 > 18章 基因突变的张肃

18章 基因突变的张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然后她又淡淡地扫过脸上红白不定的毛芫薇,“你这么劳心劳力地找这个骂找那个打为什么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那个让你这么放弃自尊的人在你为了他做这一切的时候,他又在哪里?”

    知道些内情的都下意识地看了看不远处人群中的人,吴桐雨见那群全操场的焦点人物看过来,不自在地偏头跟旁边男生说话,“天好热。”

    谁说青春是美好的,眼前这群孩子简直让她糟心,感觉无法沟通。她把校服丢给毛芫薇,眼角扫过杨欣娆,没意思地说了句,“不就是个男人么,等你强大了自己,什么类型的没有?”

    所有听到话的都愣住了,女生为她的大胆,男生为她的帅气。不过说完她就转身走了,以毫不在意的姿态走过人群,她忽然有一种跟他们不是一个位面的错觉。紧走几步跳上主席台旁边的观众席,然后在满操场的目光下从上面翻出了学校围墙。

    走了不远,正好看到一辆去火车站的公交车经过,赶紧跑了几步在学校前的车站上车。

    公交车摇摇晃晃地人不是很多,她站在后门的扶手边,忽然轻笑出声,脸上烧红起来,眼里也全是讥讽。

    自己还活得这么失败甚至于狼狈地死过一次,有什么脸在那么一大群人面前装作无所谓地说教?!金纶你简直逊毙了!

    腿上被什么东西一挤,金纶低头一看,是一个被塞的很满很大的牛仔布包。就这一眼,记忆便翻涌而出。

    那年初见张肃的时候,他背上背了个书包,脚下放着的就是这种包,甚至大小和鼓鼓的程度也一样。

    她那天是想让吴桐雨陪自己来的,但是吴桐雨说骑自行车到火车站实在太远,而且他中午回去还能玩一会儿游戏,所以一放学就走了。她自己气鼓鼓地坐着公交车来到火车站。

    火车站人又挤又吵气味不行天还热,她心情更是不好了。当时的张肃头发有点长有点脏,皮肤是经常在太阳底下跑出来的麦色,身上穿着小镇里跟不上时代的前几年衣服,脚上一双双星也又脏又旧,背上的书包和脚下的牛仔包也脏兮兮地沾了不少泥。他脸上的表情就好像一头被所有人抛弃的孤寂小狼,来到新的环境全身充满戒备与敌视。

    她还记得她当时看到张肃这造型以后皱着眉嘟囔了一句,“怎么这德行。”

    其实想来也是可怜,从小只有爷爷奶奶在身边,爷爷前几年没了,奶奶又在一周前没了,张肃的心理状态可想而知,光是葬礼的事他都要忙死了,而且依照他的性子肯定是一个人咬牙扛着不哭不闹的,哪有时间和精力收拾自己。

    接张肃回去的路上他们一句话都没说,她当时的嫌弃与不耐烦是十分明显的,无疑在少年的心中又捅了一刀。所以他们后来关系才那么差,总是吵架打架的,可是她不明白,她脾气那么烂,张肃是疯了吗才会喜欢她?

    想起以前她就又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在满是创伤的少年心中再捅一刀这是人干的事吗!等会儿见了张肃一定要痛改前非,让他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

    下了车金纶就朝火车站广场的那个标志走去,那是上一次她找到张肃的地方。

    金纶在人群中找人的时候一般是不看脸的,比如她跟她妈上菜市场买菜,人太多的时候她就扫一眼有谁穿的衣服是她妈穿的那个颜色,然后才去看样式,再去看脸。

    这会儿她眼睛在前方转了一圈,看到了4个牛仔布包,但是拿着的都不是一个人。她看了看时间,难道还没到?

    “金纶。”

    背后响起一个熟悉的沙哑声音,不像后来因为抽烟喝酒咆哮而沙哑的嗓子,这个声音完全是少年人还处于变声期后期的沙哑。

    忽地转头,一张高出自己一头的帅脸撞进眼里。金纶震惊地看着对方的短寸,露出了两道刀眉,原本张扬嚣张的眼此刻却十分复杂又激动地看着她。身上穿着崭新的印着乔巴的白短袖,下面是一条浅棕色七分裤,脚上是一双白色板鞋。

    浑身上下干净时尚,唯一能让金纶找回从前的影子的就是背上那个书包了,但是它瘪得只有以前的五分之一,那个牛仔布包更是不见影子。

    她见鬼了?!难道因为自己重生的蝴蝶翅膀扇得张肃改变了?可是她重生后除了对周围人的态度转变了之外其他什么也没做啊!这张肃怎么就能跟重生了一样!重生?!难道他也是重生?

    “你好,请问你是金纶吗?”少年见她傻傻的,勾起唇角轻笑了一下。

    金纶以只剩三魂丢了七魄的状态上车,回到家里李漫霞看她跟个木头似的,一巴掌拍她背上,“什么态度,叫哥了没有。肃肃啊,快进屋来坐,怎么就这么点行礼呢?哎呀,路上累不累……”

    金纶被李漫霞这巴掌拍回魂,当即不乐意了,“他才比我大几天,我为什么要叫他哥!”

    “姨,不累。”说完眼圈就红了,赶紧侧过身背过她们抹了两把。

    这是想到奶奶了吧。母女俩讪讪地对视一眼,金纶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说好的春天般的温暖呢?她不自在地说道:“叫就叫嘛,你别哭了,张肃……哥。”

    张肃被她这声哥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进了这小院儿后的缅怀之情立马被浇灭,猛地咳嗽了好几声。

    李漫霞赶紧倒了杯水递上,“肃肃啊,你先休息,妙妙你陪你哥聊聊天,饭马上就好了。”说完就又钻进厨房了。

    堂屋里一时没了声儿,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张肃是激动的心情还没平静,拿着水喝挡着脸。金纶则是开不了口,她有很多话想问,为什么他是这种打扮?为什么他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他是不是也是重生的?可是这种问题统统会暴露出她的秘密,这怎么能问得出口?要是他不是,那他不就把自己当神经病了吗,要是他是,难道她上辈子那么糟心的过往要跟他再回忆一遍吗?然后两人抱头痛哭?还是算了吧。

    金纶坐在单人沙发上不停偷看坐在三人座上的张肃,她是真觉得张肃不一样了。具体就在眼神上。

    以前的张肃一开始敌视戒备身边所有的人,看谁都跟用眼刀刮谁一样,嚣张暴躁一戳就爆。后来她跟吴桐雨结婚以后他就收敛了,只对着吴桐雨一个人放冷刀子,再后来进了监狱,他的眼神中又带着阴冷,像蛇一样,金纶那段时间很是怕他,探监也很少去了。

    而现在的张肃看着没以前那么暴躁了,阴冷这会儿看着倒有一些,但是被他收敛起来了。给人感觉……就像装在箱子里的蛇,箱子没上锁,这蛇好像随时都能冲出来咬人一口一样。

    金纶摸了摸胳膊,她又觉得冷了。

    话说回来,张肃好像一直没有女朋友来着。这个“女朋友”包括所有的女性朋友、恋人、长辈晚辈等等,他身边的女性一直只有金纶和李漫霞。她记得他转到他们学校的时候,因为把一中老大收拾了成了新的老大,很多类似于齐刘海的女生都追着他,不过他一个也不甩,要是有些女生粘的过分了他也会直接出手,在他看来没有打男生不打女生之分,只有男生打残女生轻打之分。

    这行为简直被金纶这群学习好些一直端着架子的女生所不齿,于是两人关系就更差了。一直到最后她都没有见过有女生出现在他身边,他也一直跟李漫霞住在一起,亲儿子一样照顾李漫霞。从这一点来说,比金纶这个有了男人忘了娘的亲女儿不知道好到哪里去。

    “想什么呢?”

    金纶被这声音打碎了回忆,这才发现蛇大哥已经钻出箱子坐到她沙发边的扶手上了!吓得金纶立马站起来退开,结果碰到了茶几,被一下绊倒在地摔了个屁股蹲儿。

    蛇大哥一点都没有上前扶一下的意思,挑挑眉邪魅地笑了,“今天穿的粉色啊。”

    金纶愣了一下,然后随着他的视线落在了自己雪白的大腿上,脸唰地爆红。一下按住裙子,这个蛇精病!变态!混蛋!

    “你怎么可以偷看!”金纶羞窘地怒斥,除了上辈子的吴桐雨那个人渣,她的身体没被别人看过,张肃看的这么光明正大实在是……太羞耻了!

    “我就这么坐着看啊。”张肃悠悠地笑了,然后忽地站起身,手卡着金纶的两个上臂将她端起来,“快起来,地上凉。”

    凉你妹!全看完了才拉人起来!金纶气地一把推开他转身跑了,怎么会这样!什么情况下一只炸毛的刺猬会变成一条恐怖的蛇?!就算基因突变品种也不对啊!

    金纶跑到院子中,忽然从门口蹿进来一个人。

    吴桐雨进门还没看就开始喊:“李姨妙妙回来了吗?”然后就看到站在院子里的金纶,“妙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