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重生在忠犬隔壁 > 11章 珍姨

11章 珍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摘掉了眼镜,金纶躺在床上恨恨地揉了揉脸,当即打开电脑在企鹅和小浣熊上发了说说,势必要找出那个藏红色机甲到底是哪个王八蛋!

    然后起身去堂屋倒水喝,路过里屋门前的时候听到她麻麻好像在打电话,她没在意,喝了水就洗洗睡了。

    第二天早上,金纶正在喝牛奶就看到一张糟心的脸出现在她家门口,本来昨天晚上被藏红机甲当手办玩儿就够堵心了,看到这张脸瞬间闹心了。

    于是她抓起书包冲出家门,不顾麻麻和吴桐雨在背后的喊叫,沿着小巷子一直跑到金家寨大门口的公交站,在等了10分钟之后,公交没等来,吴桐雨悠哉悠哉地吃着本属于她的包子单手骑车过来了。

    “……”金纶觉得自己有患心肌梗塞的预兆。

    吴桐雨晃晃悠悠地在她面前停下,“这不是一中的校花嘛!怎么一大早在这儿晒太阳呢,快快上来,白马王子带公主上学去咯!”

    金纶翻了个白眼,“噎不死你!”

    吴桐雨噗嗤笑了,“行了,不就吃你个包子么,以前怎么没这么小气呢。喏,这还有呢。”说着递给她一个塑料袋。

    金纶犹豫了一下,果断地拿了过来,这是她麻麻买的,才不要便宜他了。

    吴桐雨指了指车后,“快点上来吧,别又迟到了。那公交什么时候准时过,指望它还不如跑着去。”

    金纶往公交来的路上看了看,光秃秃的马路上只见掉落的花瓣被清风吹走。叹了一口气,不情不愿地上了后座,心下还碎碎念,有便宜不占是傻蛋!

    学校里,她才坐下后面陆忠赐就问她:“妙妙,你昨晚发的说说是什么意思?找那个机甲干嘛啊?”

    金纶一边把书包塞进桌兜里一边回他,“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有可能是认识的人。”

    陆忠赐啃了口葱油饼,“除了藏红色虎炮型高15米之外没别的特征了吗?”

    金纶心情不好看什么都不舒服,这会儿见了葱油饼都嫌弃它太油腻,“没了。”

    “那要怎么找啊!”陆忠赐的同桌王凯嚎了一声,“现在大家级别都低,机甲根本没办法做出明显的武器和花纹,都还跟刚出厂的一样,根本没法找的。”

    金纶本来已经转回身了,听到他的声音忽然想起来,这个王凯好像是玩未来的吧?当下又转了回去问他。

    王凯点点头,校花跟自己说话不听内容光看脸就开心,笑笑地回答:“是啊,我现在都14级了,熬了两个晚上呢。”

    金纶又问他,“你在哪个地图?”

    “贫乏之地。”

    金纶想了想,贫乏之地在余晖平原的北边,有一排小山挡着,靠腿是跑不过来了,以后级别高了倒是可以飞过来,不过现在还有一个办法,于是说道:“你介意来余晖平原吗?从西南那个裂隙那儿就能过来。”

    王凯也不傻,听她这么问就知道了,“妙妙校花你的意思是让我过去找那个藏红机甲问一下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是吧?”

    金纶赞赏地看他,“挺聪明啊!就是这意思,要是今天晚上我又遇到他了,我就给你打电话,然后你从裂隙那边过来问问他,咱企鹅联系。”敌对阵营不能加好友,只能用外部联系方式了。

    王凯两指比了个敬礼,笑道:“成啊,为美女效劳,洒家就是死了也值得啊!”

    金纶笑笑,下了第一节课后找吴桐雨跑腿买了几包辣条话梅干脆面,通通丢给王凯算作提前付的辛苦费了。也不管后面王凯和陆忠赐为了几包小吃分赃不均打闹掐架,她就只是趴在桌上开始补眠。

    下午放学回家,金纶就看到正在切菜的李漫霞表情沉闷,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切到手了哦~”金纶靠在门框上悠悠地说了句。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李漫霞哐当一下把刀掉在地上,一看手没事,刀掉地上也没伤到人,李漫霞抬眼瞪她,“这死孩子!悄么声地钻出来课吓死人了!”

    “我都站这半天了好吗?咱俩之间就一胳膊长你都没发现我,你想什么呢?”金纶弯下腰把刀捡起来,然后走进去拿到水龙头底下冲干净,回身捡了李漫霞没切完的西红柿继续切。

    “唉,还不是你珍姨……”李漫霞叹了口气,拿起一把葱开始剥。

    珍姨?珍姨?金纶想了半天终于想起这个两辈子都没见过的女人。

    珍姨,全名蒋香珍,是李漫霞从小的闺蜜,俩人在老家的时候就是邻居,读书玩耍都在一块儿的。就算是后来高中毕业两人也都没去上大学,而是来到了H城打工。蒋香珍人要漂亮些,嘴巴也灵巧,没半年就在消防队里找了个武警做男朋友,这男人就是张肃的爹张宝良。张宝良有个好兄弟叫金浩,他自己脱单了不能看着兄弟贫苦啊!所以把金浩介绍给了李漫霞。

    四人十分要好,连婚礼都是一块儿办的,姐妹俩怀孕的时间也都差不多,只是李漫霞住在金浩的老家金家寨,而张宝良的家则在另一个很远的村子,所以这才见面少了。这姐妹俩的命运到这时简直就像是镜像一样的,享福一起享,祸患一起受。在两人肚子七个月的时候,H市天降大雨发了洪水,张宝良和金浩冲锋在抗洪的第一线……结果姐妹俩就一起成了烈士家属。

    二人难过地死去活来,但是没办法,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只得强打精神自立自强,李漫霞生了孩子以后在金家寨开了个裁缝铺子,后来渐渐攒了一点钱,金浩他爹娘去的时候又留下一点钱,所以把裁缝铺子改成了时尚服装店,这两年又请了个小姑娘在店里,自己做起了老板娘,这才算是过起了好日子。

    而蒋香珍却与自己姐妹的遭遇完全相反!村里有个开酿酒厂子的大户,四十来岁家有老婆,以前张宝良还在的时候就看上蒋香珍了,但是碍于张宝良的职业威严只敢夜里偷偷想象,张宝良没了以后他胆子大了,经常路上就堵着蒋香珍调戏几句,弄得村子里风言风语的,他老婆还上门闹过几次。张宝良的爹娘本来就嫌弃她长得太漂亮怕看不住,这样一来更是讨厌她,把她敢出门,还霸着张肃不让她见。

    那时候的农村根本没有法律意识,蒋香珍完全不知道那酿酒的这么做是破坏军婚,并且她还是烈士家属,张肃还是烈士遗孤,这是完全可以去法院告他的。可惜她只能再次来到市区打工,辗转遇到以前打工的老板,老板可怜她,把她介绍给一个三十多岁的建材老板,那老板条件倒很好,只是前两年破产过,老婆闹了离婚,他下面还有个五六岁的儿子,人家就想找个能好好对孩子的。蒋香珍刚刚“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见了人家的儿子自然很是心疼。一来二去的也就定下,没几年就结了婚,那个做建材的男人据说现在已经是H市里的建材龙头老大,蒋香珍的身价自然水涨船高,不可同日而语了。

    “她怎么了?”金纶有些奇怪,难道是富贵人家中不可不说的那些秘密?她上辈子这时候正跟吴桐雨朦胧呢,哪里记得什么珍姨发生了什么事,更何况她以前好像也没这么开口问过。而且这女人她从来没见过,想来也是对自己亲儿子不理的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她何必要搭理。

    “她妈死了。”李漫霞把鸡蛋打在碗里。

    “……”

    等等!金纶手下一停,她妈死了!她妈死了啊!她妈可不就是张肃他奶奶么!

    虽说人家没了奶奶是个很难过的事情,但是这也意味着张肃就要搬来她家了啊!

    要见到张肃了她很开心,但是张肃上辈子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那样子就是为她打了很多次架才毁了的,一时间心情很是复杂。

    “不对,应该说是她前婆子妈,上礼拜没了,唉。”李漫霞自顾自地说着,或许是想到了以前的岁月,所以心中有些感慨。“老太爷已经没了好几年了,上礼拜老太太也没了,家里就剩下一个半大的孩子,说起来,那孩子跟你也差不多大的。”

    金纶默默点头,她是11月11号,张肃是11月1号,就差十天可不差的不多么。俩光棍儿天蝎!

    “你珍姨家里那孩子现在正是谈婚论嫁的年纪,她是个后妈,不好把孩子接过去的,她问我能不能让那孩子在咱家先住住……”李漫霞说到这偷偷瞟金纶,她是觉得自己闺蜜挺苦的,给人做后妈的滋味肯定不好受,能帮就帮一把,但是自家闺女脾气太倔了,就怕她钻牛角尖。今儿店里小姑娘也说了,现在的孩子独占欲都是很强的,万一她以为有人要分走她的母亲了,死犟起来可咋办呢?

    金纶被她看得莫名其妙的,上辈子李漫霞根本没有问过她,只是在有一天中午放学回来让她去火车站接人而已,怎么这次还要问她?
第十章 禁止说话章节目录12章 炉石与组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