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校园修真狂少 > 正文 第9章 爷爷临终前的三件事!

正文 第9章 爷爷临终前的三件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叶雪峰看着南宫老爷子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忍不住问道:“南宫爷爷,您在说什么呢?”

    南宫飞龙深深叹了口气,“没什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南宫飞龙便又叹息着坐了回去,看着叶雪峰,很沉重的问道:“小峰,你爷爷临终之前,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呢?你这十年来又是怎么过的?”

    叶雪峰很坦诚的笑道:“我这十年,一直都在天山派当外门弟子,至于爷爷临终前……”

    还没等叶雪峰说完,南宫飞龙猛的又出声打断:“什么?你……你说你去了天山派,还是当外门弟子?这怎么可能?”

    叶雪峰惊讶的道:“为什么不可能?南宫爷爷我没骗你啊,我这十年真的是在天山派度过的!”

    “怎么会这样?”南宫飞龙心生极大的狐疑,叶雪峰的爷爷叶南天,明明是昆仑派的高人,他的孙子怎么可能跑到天山派去?虽说昆仑派和天山派之间没什么大矛盾,可也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这事儿于情于理都讲不通啊!

    他转头看了叶雪峰一眼,继续询问道:“那你在天山的师傅是谁?”

    “我师傅是天风子。”

    “天三疯?”南宫飞龙轻轻皱眉。

    “……是的!”叶雪峰苦笑。自己那个师傅,生平有三大嗜好,喝酒疯干仗疯护犊子疯,因此被人戏称作“天三疯”,没想到这个雅号,南宫老爷子也听说过。

    “奇了怪了,天三疯那个人我还不了解?他跟你爷爷绝没有半点交情,怎么可能把你带到天山上去?看来你身上一定发生过不同寻常的事情。”南宫飞龙揣测着说道,“你爷爷临终之前,有没有对你交代过什么遗言?”

    “有!”

    “哦?说来听听!”

    “他让我答应他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十八岁之后来江海,找南宫舞履行婚约,也就是您的孙女……”

    南宫飞龙点点头道:“不错,这是当年我跟叶老商定好的,理应如此,那么第二呢?”

    “第二件事,爷爷让我将来如果成器,就去找一个名叫王冕的人,杀了他给爷爷报仇!——可是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没打听到王冕这个人是谁,南宫爷爷您见多识广,跟我爷爷又是故交,您能给我提供一些线索吗?”

    南宫飞龙听完这句话之后,更是心头巨震!

    叶老不是开玩笑吧?居然临终之前给他唯一的孙子立下这种遗愿?

    王冕是何许人也?!那可是天下第一大派昆仑派的掌门啊!

    王冕那一身功力功参造化,早已达到超凡入圣的境界,不说他,就光说他调教出来的昆仑八大金仙,哪一个不是力能撼天、强悍无匹的存在?

    让叶雪峰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去找这样的人报仇,这不是异想天开吗?

    南宫飞龙虽然跟叶南天是故交,也知道他是昆仑派的高人,可对叶南天的真实身份,他却不是真正了解!如此看来,叶南天这个人,本身就充满了神秘!

    他绝不会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就让他唯一的孙子铤而走险,那么他到底在叶雪峰身上,下了怎样的一盘惊天大棋呢?

    叶雪峰看着南宫飞龙凝眉思索的样子,便忍不住问道:“南宫爷爷,难道您真的知道这个王冕是谁?”

    “嗯?不,我不知道,也没听说过……”南宫老爷子回过神来,却没有对叶雪峰说实话,强笑敷衍。

    他并不是有意瞒叶雪峰,只不过王冕这个人实在太惊世骇俗了,现在还不到告诉叶雪峰的时候。如果真让昆仑派的人得到这个消息,他们肯定会来找叶雪峰的麻烦的!

    叶雪峰从小就很精明,平时嬉笑示人,那只是他的一种伪装,其实他察言观色的功力不比任何人差,从南宫老爷子那表情的前后反差中,他也能看出老爷子没跟自己说实话,心里疑窦丛生,却也不好强问。

    “那么第三件事呢,小峰?”南宫飞龙继续问道。

    叶雪峰想了想,既然南宫老爷子不肯把他知道的关于王冕的事情告诉自己,那么自己也没必要对他百分百的坦白一切,更何况那第三件事,爷爷临死前交代过,不能让除了他本人和自己之外的第三个人知道,南宫老爷子当然也不例外。

    所以,当下的叶雪峰就只能笑着掩饰道:“那第三件事,说来惭愧,爷爷的死带给我的刺激太大,后来让我给忘了……”

    南宫老爷子是何等人物,人精中的人精,叶雪峰这么拙劣的谎言,怎么可能骗的了他?

    虽然有点叹息于叶雪峰这小子拿他当外人,可他也能理解,毕竟这是他十年来第一次与叶雪峰重逢,这小子不敢百分百的信任他,也算情有可原,于是他也只能顺水推舟的苦叹道:“好吧,等你什么时候想起来再跟我说。小峰,那你还记不记得,天三疯是怎么把你带到天山上去的吗?”

    叶雪峰摇摇头道:“不记得了。”这个他是真不记得了,并不是撒谎。

    可南宫飞龙显然又误会了,他无奈的一笑,知道叶雪峰还是不打算对自己说实话,所以也只能不继续往下问了,免得越问越僵。

    恰在这时,福伯端着一盘西瓜和一壶茶走进来了,放到两人之间的石桌上,南宫飞龙随口招呼道:“来,小峰,尝尝这西瓜,从西疆空运过来的,甜着呢!”

    叶雪峰笑着拿起了一瓣西瓜,很熟练的咬了一口,南宫飞龙一拍脑门道:“哎呀,你看我这记性,还想给你尝个新鲜呢,差点忘了天山就在西疆,你肯定经常吃这种西瓜吧?”

    叶雪峰吐出两颗西瓜籽,笑道:“还好。”

    南宫飞龙自己也拿了一瓣西瓜,想了想,忽然饶有兴致的问:“小峰,这十年来,天山派到底教了你什么东西,为什么你还仅仅是个外门弟子呢?”

    虽然此时还有福伯在场,但福伯不是外人,南宫飞龙也不怕这些鲜为人知的事情被他听到。

    “师傅就把‘天山魅影功’传给了我,说我只要把这一套武功练好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师傅从来没教过。”叶雪峰坦诚的说道。

    “天山魅影功?呵呵,天三疯还挺疼你,不错,这门功夫是天山最不外传的镇山绝学之一,所谓‘一速破百力’,真练到极致,世间古武界少有对手啊!只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