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独步 > 正文 第15章 炼丹峰【1】

正文 第15章 炼丹峰【1】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杂役弟子?这个你可以。”刘老似乎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让步铮进入了青云剑派,去当一个杂役弟子。

    他倒是不怕这个情况被发现,步铮这一招剑法说不定只是一时幸运,同时步铮的功力不足,就算剑法再好也没用,和别人过招输的可能姓很大,也就不会发觉这个问题。

    再说了,正常的情况下,自己可以一招就解决对方,而这一招甚至连一成功力都不需要去用,又有谁会发现这个问题。

    还有一点,他肯定步铮的练气天赋实在是普通,都十五岁了,跟别人十来岁的差不多,这个对比还是用普通人的标准,这可以说明他的天赋比普通都弱。

    剑法再好,没有深厚的功力做后盾,也是枉然,就比如说现在,刘老就是站着让步铮打,步铮造成不了伤害。

    这样的天赋,加上又是做杂役弟子,没有多少时间修炼,会被人很快拉下来,这一辈子能突破到三脉之境那就应该烧高香了。

    本来,这样的天赋,青云剑派连杂役弟子都不够格,只能去更小的门派,不过今天刘老觉得有点愧疚,就让步铮进入其中。

    “谢谢刘老!”步铮道谢,他应该道谢,至少这个比他所想的已经好很多了,他本来想的是比青云剑派差许多的小门派。

    “嗯,你下去吧!”刘老点着头,很是没脸皮的接受了这个谢谢,他觉得逍遥这样的天赋,能进入青云剑派,的确要感谢他。

    “可是刘老……”步铮并没有下去,而是继续站着。

    “怎么?你难道还想要成为外门弟子?这个已经是极限了,你要成为外门弟子,以后继续努力,只要你能达到二脉境界就可以。”刘老微微皱眉,以为步铮想要得寸进尺,就有点不高兴了。

    我之前是好心,你如果不知好歹的话,那就别怪我了。

    “成为杂役弟子就已经很不错了,我没想成为外门弟子。”步铮摇摇头,这个他可没有奢望。

    “那你还有什么事情?”刘老问道。

    “这剑被你弄断了,你要赔。”步铮拿着断剑说道。

    “……”

    众人顿时沉默了,只是为了一把破铁剑?你竟然还想要让刘老赔,惹得刘老一个不高兴,你的杂役弟子的位子就没有了。

    “步铮,不过是一把铁剑,我再送你一把。”秀英立刻出来,拉住了步铮。

    “你送我可以,但这一把他还是要赔的,弄坏了东西就要赔。”步铮很认真地说道,“这是我娘说的。”

    “……”

    原来是这小子脑子有点问题。

    “这把剑当作我赔你的,比门派的新手剑好上许多,是我从一个古迹之中发现的。”虽然刘老觉得步铮的脑子有问题,但还是从乾坤袋之中拿出了一把剑当作赔偿。

    自己可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怎么能和一个小子计较,尤其这小子脑子还有问题的,那就更加不能了,那样会让人笑话的。

    而出手的话,也不能太寒碜了,不然对不起自己的身份,正好这里有一把古迹中发现的古剑,倒是有些来历,但却很鸡肋。

    这把剑质地非常不错,非常的坚韧,这绝对是非常的非常,就算是一件宝器级别的武器也不过如此,但也就是这个优点,上面没有阵法,不属于阵兵,连锋利度也没有,不要说砍他这个级别的人,就算是砍一脉境界的人,都砍不出伤口来,最多是当短棍用。

    就算有锋利度,不是阵兵的武器,顶多也就是名器而已,一般来说,被称为宝器的武器,最起码拥有两点,一点是本身的材质要达到一定程度,而另一点就是有攻击或者辅助攻击的阵法,是属于阵兵的武器。

    阵法是决定武器品级的关键,而阵法又依赖武器本身的材质,所以也不可能出现拥有极品阵法的烂材质武器,因此也可以说,材质是阵兵的基础,基础越好,才有可能刻画上越好的阵法。

    而拥有阵法的阵兵也不一定就能被称为宝器,名器才是阵兵的起点,一般拥有阵法的阵器都可以算是名器级别的,除了一些很特殊的,还有很常见的生活阵器,那是处于凡器级别。

    这把剑虽然拥有宝器级别的坚韧,但却连名器都算不上,只能被称为凡器,没有阵法,又没有锋利可言,名器与之无缘。

    不过,对于步铮来说这已经足够好了,因为他那把铁剑根本连凡器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一件铁制品,等同于锄头之类的东西。

    还有一点,七星国最好的阵器就是宝器,非常低等的宝器,数量非常少,大部分七星国高手用的都是名器,品质比一般名器好一点的那种。

    眼前的刘老用的剑也是一把名器,上品名器,寒霜剑!

    可想而知,步铮这剑也算不错了,比起门派发的制式武器好很多了,那些不过是下品凡器,他这把怎么说也可以算是上品凡器。

    这也让他在秀英面前小小的得意了——很多次!

    就是秀英觉得他这样有些太傻了,为了一把剑得罪了一个重量级人物,以至于被分配到几乎没有人的冷门地方。

    “谢谢前辈,这把剑有名字吗?”步铮现在完全没有想过以后的事情,只是傻笑着,心中欢呼“赚到了”。

    “无名之剑,没有任何识别的名牌,你就随意叫吧。”刘老淡淡地说道,看了看步铮,然后就继续下一个了。

    如果说之前他还有点想法,有极小的几率会去关注步铮会不会有剑道上的天赋,那现在他是完全没有任何想法,在之后让人安排步铮去一个最没有前途的地方之后,也就将步铮遗忘了。

    这对步铮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而这个安排也让步铮更是沉寂在无名小卒的行列之中,一直持续了好几年。

    “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不就是一把破铁剑吗,至于和一个大人物较真吗?”秀英在大家都把注意力从步铮这个小人物身上移开之后,才过去与步铮说话,不然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