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都市僵尸霸主 > 正文 第57章 特殊的客人

正文 第57章 特殊的客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想要巨额现金?那就去抢银行嘛!”

    正当欧阳晨苦恼不得解的时候,从洗手间突然传来一声狡黠的笑声,敏锐的朝着那方投去视线,就看见方一龙一脸淫笑着走了过来。

    “哎呦卧槽!你怎么没去上课?”

    欧阳晨瞬间惊起,目光不经意的在方一龙身上随意扫了眼,可当一眼瞅见这狗右手食指上残留的蛋白色粘稠液体时,一股恶心感从小腹处汹涌澎湃而来。

    “你又请假在厕所撸?手都不洗洗就出来,你亲娘的恶不恶心!”

    冲着方一龙怒吼一声,欧阳晨连忙退了几步,深怕方一龙会靠近他。

    见着他的模样,方一龙抬起手瞅了眼,顿时面露尴尬之色,悻悻的缩了缩脑袋转身溜进了洗手间:

    “我去洗一下!”

    再次出来时,不仅手被洗了一遍,就连脸也洗了一遍,流淌着滴滴水渍。

    让欧阳晨见着,不由心中横生一丝怀疑:这丫的不会撸头上了吧?这么猛?

    “晨子,你刚才说你要去抢劫啊?脑袋没抽吧?”

    焕然一脸无事的模样,方一龙朝自己身上擦着手上的水渍,好奇的冲着欧阳晨说道。

    “我才没有说呢,肯定是你撸多了听错了!”

    在方一龙说到抢劫这的瞬间,欧阳晨心头猛的一紧,下意识的矢口否认。

    可在否认的那一秒后,欧阳晨两眼眯成一线,瞳孔一阵收缩,有意无意的看向了方一龙。

    “一龙,刚才你说现金银行里最多,但除了银行以外呢?”

    “那当然就是赌场了!”方一龙说道,看向欧阳晨的眼神当中带着一抹狐疑:

    “晨子,你问这个干嘛?是不是真的在打什么主意啊?怎么感觉你怪怪的!”

    欧阳晨连忙故作轻松的否认道:“你是不是真的撸抽脑子了?这么敏感干嘛?你说我这么小的身板能去打什么主意么?”

    听着欧阳晨这么说,方一龙倒是点了点头,认同了他的这个说法:“这倒也是。”

    可话才一落,方一龙又抬目,朝着欧阳晨问道:“上午怎么回事?听说你把邱志宏还有保卫处的人给打残了?啥时候这么牛逼了,说说呗。”

    说完,满脸笑容的炙热看着欧阳晨。

    果然!

    和欧阳晨想的一样!

    只要一见到恐龙、方一龙还有汪俊之后,就一定会被他们追着问这件事的!

    解释什么的欧阳晨最烦了!

    “说**毛说,那时候正火呢,然后他们正好顶我枪口上了,就这么简单而已,而且也没你说的那么严重,那里有打残啊,就晕过去了而已!”

    欧阳晨有些不耐烦的挥着手粗略说了下。

    只是听着欧阳晨口中说的‘就晕过去了而已’这七个字时,剩下的就只有无语了!

    就晕过去了而已?

    这都还不严重啊!

    和打残了没什么区别吧!

    可心里头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方一龙更多的却是兴奋:“瞧你说的,说说当时的场面嘛?”

    “说什么啊说,这**玩意有啥好说的。”欧阳晨不由冲着方一龙笑骂了一声,扭头就走:

    “我要上课去了,我可是祖国未来的接班人,不能像你!”

    见欧阳晨离开,方一龙顿时就急了,不由拖着拖鞋在后背大喊:“晨子,就说说嘛,说一下又不会怀孕!”

    然而欧阳晨没有理会,反而越走越快。

    “晨子?”

    “晨子?”

    “你TM给我回来,操!”

    出了宿舍,然而欧阳晨没有如对方一龙所说的去上课,却是径直朝校门口的方向奔了过去,心里头却是有些愧疚。

    对于恐龙、方一龙、汪俊这三哥们,说不在乎那是骗人的,就像此刻欧阳晨的心情一样。

    每次面对他们,对他们一次次隐瞒事情说着谎时,欧阳晨都特别难受。

    想他们以前是无话不说的兄弟,哪个妞追不到就支招,想看哪部AV就动用一切人脉是找,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隐私。

    可现在一切都变了,变得只能让他一个承受,承受着这份愧疚,承受着这份孤寂,这份难言之隐的苦衷!

    整整一天,当众人在翻天覆地的寻找欧阳晨时,他却就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

    夜色悄然降临,笼罩整个天空,将滨海市裹得严严实实。

    滨海市相邻的H市,作为全国经济最为发达的城市之一,自然有着它的经济命脉——赌场!

    在H市中,有着大大小小不下数十家的赌场,真正算的上顶尖豪华的一共就三家!

    威特尼!

    金色光辉!

    斯加尔!

    今夜的H市似乎是一个特别的夜晚,也许是因为在今夜它迎来了一个特别的客人。

    天黑沉沉的,看不见昨日的璀璨星光,相反半空中弥漫着一层雾气,刮着时大时小的轻风,轻风有些冷,有点寒意,吹在人身上只发抖,似乎也是在迎接着今晚到的这位客人。

    这样的天气在正值夏季的H市显得很不平常,但也没有人会在意,因为天气的原因,只有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