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摸尸匠 > 第九章 摸尸匠

第九章 摸尸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胖子的一句话,顿时令高超酒意全无,他立刻紧张起来,便忍不住对胖子问道:“快说说,你到底看出来了什么?”

    胖子斜眼又看了看瘫在椅子上的老赖,才小声对高超说道:“怪不得我总觉得他阴阳怪气的,像是脸上长了瘆人毛,打骨子里就透着一股寒气,原来这孙子是个追坟的摸尸匠。”

    摸尸匠,也叫土夫子,本来是一种正当职业,旧时的土夫子是指在长沙卖黄泥的生意人,这些人靠把黄泥卖给烧炭的商家赚些活命钱,所以那时土夫子都是社会最底层的劳苦百姓,不过后来因为有烧炭的需要上等的“糯米泥”,所以便有土夫子打起了墓葬封土的主意,因为长沙一带唐宋古墓的封土一般多为糯米泥,所以这些古墓便遭到了土夫子的挖掘,起初他们还只是挖泥换钱,但是后来他们偶尔也会挖到一些墓中的明器,这便引来了周边的古董商人们上门收货付钱,其收入反而比卖泥还多,所以这样一来二去的,土夫子们见到有利可图,便不再做挖泥的苦工,而是改为专门以盗掘古墓为生,成为了职业盗墓贼。

    所以这土夫子,便是湖南一带的老百姓对盗墓贼的称呼。

    而摸尸匠,则是这些土夫子对自己的尊称,毕竟一提土夫子,没有人不嫌弃的,都知道干的是偏门的手艺,大半夜挖坑进穴,开了棺材盖子,在尸体身上摸金捡宝,上下其手,一来二去的,干这一行的人就称呼自己为“摸尸鬼子”,颇有些自嘲的意味,后来时间久了,规矩也多了,“摸尸鬼子”竟被列入了外八行的盗门之中,才慢慢有了摸尸匠这个独有的称谓。

    胖子说完话,还不屑的“呸”了一声,吐了口吐沫在地上,像是非常瞧不起老赖的样子。

    高超见他如此,随即说道:“摸尸匠你呸个屁?你家祖上不也是摸尸匠?”

    那胖子却不屑道:“老高,这你就不懂了,人分三六九等,肉分五花三层,这摸尸匠里面也有个等级之分,你看我们老赵家虽然也是摸尸盗墓的出身,但是我们可都是上有祖训下有家法,对于哪些大墓能盗,哪些不能盗,盗了又怎么拿,拿多少,拿什么样的,那都是有非常严格规定的,说白了我们那是有理有法的去摸尸,为的是将那些被封建帝王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带出古墓,让它们大白于天下,再回到百姓中去,正所谓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这是极其高尚和伟大的一件事情……”

    胖子喷到这里,又不屑的白了一眼老赖,接着说道:“我们可不像这些孙子一样,他们这种人我见多了,都是些见坟就挖,见洞就钻的土老鼠,别说墓里的明器陪葬品了,他们恨不能把棺材里的僵尸粽子也都拽出来一起给卖了,一点职业操守也没有,竟给我们祖上的行业抹黑,我是真他娘的瞧不起这种人!”

    胖子义愤填膺的说了一大堆,高超却不以为然的对胖子说道:“你也别他妈矫情了,你家往上翻三代也好不到哪去,别说得自己家摸尸盗墓跟他妈做慈善一样,咱们俩家谁不知道谁啊?说正经的,你现在说他是摸尸匠,也总得有点理论依据吧,不能拍着脑袋随便给人家扣帽子啊,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胖子本来听高超那么说就有些不爽,此刻一听高超给他机会解释一下自己的判断,便撇着嘴趾高气昂的说道:“高超,既然你问到我了,那我胖子为了家族的荣誉,就得给你好好的说上一说,让你也对我胖子心服口服,以后省得你总说我吹牛扯蛋不见天,装逼放屁不辣眼,我这次也让你知道知道,我们老赵家那也是个有传承的,有内涵的,有思想意识形态的摸尸匠大家族……”

    听他又开始胡诌,高超眼睛一横骂道:“你到底他妈说还是不说?”

    胖子一看高超着急了,才又赶紧道:“说,你急什么啊!老高,你看这孙子的一双手,连手掌心都是他妈老茧,这就能至少说明两个问题,其一是这孙子洛阳铲打的好,工兵铲用的也不错,连他的手心都长满了茧子,就说明年头长了,他已经用出经验来了,手里握着铲子的时候,那连他的手心都使着劲,增加摩擦力,一铲子下去起码比没练过的普通人多一半的进尺,其二是这孙子使用铲子的频率必定很高,能把手上磨出这样的老茧,我估计他每个月最少得干上两次摸尸的买卖才差不多,不过你看他在这云南的大山里面,哪有那么多的大墓给他摸,所以我看这孙子肯定是不管新坟还是老坟,全都给人家糟蹋了,总之是没少在这当地造孽,估计这周边山里的墓地都已经被他给祸害遍了,不过你再看他这副穷酸样,一看就知道他也从来没有找到过什么像样的大坟,否则只要他找对了地方干上一票,我保准这孙子就再也不想呆在这里了!”

    胖子毕竟喝了酒,啰里啰嗦的说了这么一大堆,高超也还算勉强听得明白了,虽然他觉得胖子说的有些道理,但是却感觉还是不能足够说明问题。

    “我说胖子,你是不是犯了先入为主的思想错误,你本来就看他不顺眼,所以才会看到他手上有老茧,就认为他是个摸尸匠,可是手心上有老茧的人多了,那也未必都是盗墓贼吧?没准这老赖以前就是个农民兄弟,他每天拿着铁锹铁镐下地干活,还不一样也得磨出老茧吗?不行,不行,我觉得你的理由还不够充分,你的想法也不太靠谱。”高超摇着头表示不太相信胖子的分析。

    见高超如此,胖子有点着急道:“哎,我说老高,你怎么能不相信哥们呢?看来我真得给你好好上一课啦!刚才我说他手心有老茧,其实那些都还是次要的,关键问题是他的手指头,你过来看看……”

    胖子说着话,又小心翼翼的抓起了老赖的右手,好像此刻他生怕弄醒了老赖一样。

    胖子指着老赖的手指头,又接着对高超道:“老高,你看这孙子的手指头,又粗又长,跟小钢棍一样,而且你再看看他的食指和中指,那手指肚上的老茧都跟我鞋底子差不多厚了,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他妈就叫阴阳指,你没听老话说过吗?天地阴阳分两指,五更鸡鸣闭棺时,填土埋坑勿造孽,九泉之下先人知。”

    高超一愣,笑着道:“可以嘛,胖子,你还会背唐诗?”

    胖子一咧嘴骂道:“滚蛋,什么唐诗啊,跟你这种外行人说话真是费劲,那是四句摸尸匠的心诀,意思就是说阴阳指开棺拣宝以后,要在鸡鸣之前重新盖好棺材,出来的时候还得用土把盗洞填了,这样九泉之下的老祖宗才会安心,懂了没有?”

    高超听罢,这才点点头道:“懂了懂了,你的意思是说老赖的这两根手指头,就是那四句心诀中所提到的阴阳指?”

    胖子说道:“肯定是,因为这种只有摸尸匠才有的阴阳指,我太熟悉不过了,我老爸的手指头不知道你注意过没有,他就有阴阳指,那就是年轻的时候,抠棺材板子练出来的,和老赖这两根手指头简直是一模一样,不过……”

    高超见胖子忽然又有些犹豫,便忍不住问道:“不过什么啊?”

    胖子摸着下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阴阳指现在已经很少能够见到了,几乎可以说是失传了,这都是老一辈的摸尸匠才会的功夫,因为过去受到诸多条件限制,所以下墓倒斗的摸尸匠一般身上只带两样东西,一样是捆尸绳,一样是黑布袋,捆尸绳用来拉起尸体,黑布袋既可以用来防止粽子起尸,也可以用来承装棺材里的明器,除了这两样玩意以外就没有什么装备了,所以过去开棺材那完全都是靠着摸尸匠的手艺,用阴阳指摸进棺材板的缝隙里,然后用力把棺材盖子起了,所以我现在实在想不通,这老赖的手上竟然也有阴阳指,难道说这孙子还真有那么两下子?”

    胖子说到这里,高超自然已经相信了胖子的判断,看来他们面前的这位赖中央同志,还真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摸尸匠不假,而且很可能他还是个有些老手艺的摸尸匠。

    不过高超却也觉得胖子说得太过邪乎,太过夸张,他心说那所谓的老手艺,其实也不过是用两根手指头开棺材而已,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大多数古墓之中的木棺,都已经早就腐朽不堪了,别说用什么阴阳指了,就算自己使劲踹上两脚,搞不好也能把那些棺材给踢散架了。

    此时此刻,高超和胖子二人便已对这老赖的身份确定无疑,不管他是个老手艺人,还是个新生力量,总之他肯定是个追坟的摸尸匠,所以对待这样的人,高超和胖子想来想去,就借着酒劲想出一个馊主意来,针对老赖搞出了一套特殊的制裁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