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摸尸匠 > 第八章 牦牛火锅青稞酒

第八章 牦牛火锅青稞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老街,是这丙中洛镇上唯一的一条大街,很多不错的饭店也都在这条大街两侧,高超本以为这辆面包车用不了几分钟就能把他们载到地方,但是没想到,他们三人坐在车上晃晃悠悠大概二十来分钟,却还不见这辆面包车有停下来的意思。

    高超当下便有些紧张,他见老赖一直坐在副驾驶上和那位康藏的司机用藏语聊得火热,他却连一句也听不懂,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胖子实在没心没肺,此刻竟已倒在座位上睡着了,高超看着窗外渐黑的天色,不由得更加担心起来,心说难不成这康藏的司机和老赖是一伙的,他们是不是要把自己和胖子拉到哪个偏僻的地方直接放血,杀人越货啊。

    高超心里这样想着,却也不敢贸然行事,但是自己的右手却已经摸在了腰间的刀柄上,那把七寸长的匕首,一直都还别在他的裤腰上。

    就在高超如此紧张之时,面包车却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老赖一回头说道:“二位小爷,咱们到地方了!”

    高超依然十分警觉,便向车窗外边看去,但见四周黑咕隆咚的,哪有什么火锅店,便不由觉得事情不好,看来真是被这赖中央摆了一道。

    心中如此想着,高超就去推胖子,想叫他准备拼死一搏,可谁知这时老赖已经下了车,拉开了他们后面的车门,这时候胖子正好也醒了过来,一看车已经停下了,便一猫腰就钻了出去。

    高超见胖子已经下了车,不免为他担心起来,心说这车外天色已如此漆黑,要是真被人突然袭击,根本没法防备,便赶紧也跟着下了车,随手就想把腰间的匕首抻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谁知就在高超一用力的间隙,他的手却被人一下按住了。

    高超立刻被吓了一跳,猛一抬头,才看到按住他右手的人正是老赖。

    那老赖此刻对高超一笑说道:“这位小爷别激动,你往前边看,饭店就在里边,你别瞧这地方有点偏僻,但是里面可热闹着呢,很多人都是特地奔这来的。”

    说心里话,高超绝想不到这老赖手上竟有如此的力道,因为他自觉刚才拔刀的力量不小,竟然也被老赖的一只手就给按住了,并且他还感觉到老赖手掌上的老茧好像不少,按在他的手背上,就像是干硬的老树皮一般,又硬又粗糙。

    不过就在这僵持之际,老赖却是手上力道一松,突然便放开了高超的手,然后他一转身竟去拍了一下胖子的肩膀,说道:“胖爷,来,我来帮你拿行李,咱们往饭店里边去。”

    当下高超不由得再吃一惊,心说这老赖处理事情还真有一套,便不免着实对他刮目相看,心想他恐怕不止是个铲地皮的如此简单。

    胖子从刚才下了车就一直在往远处张望着,根本就没瞧见高超和赖中央之间的较量,所以此刻老赖和胖子两人,便已经有说有笑的往前方走去。

    而高超此刻从车里拿下背包背在肩上,看着他俩的背影再一想,不由也感到有些无奈,心说刚才也许是自己太过紧张了,甚至还想拔刀自卫,现在看来可能真的误会了老赖,想到这里,高超便也只好墨不做声,向着老赖和胖子前进的方向走去。

    原来就在前方便有一条小路,小路不能走车,只能行人,那条小路尽头不远的地方,果然真有一个院子,院子里有些灯光,还有几间不小的木屋,看样子,那里正是老赖所说的溪木渡牦牛火锅店。

    刚进院子门口,高超便已经能够闻到一股牦牛肉的香气,再加上空气中还同时弥漫着麻辣火锅的味道,高超便和胖子两人便互相对视一眼,咽下口水,心说看来这老赖的确是没耍什么花招,这里看上去还真是不错。

    一看老赖便是这里的常客,此刻只见他往这院子里刚刚一站,那木屋里面就跑出来一个康藏女人,那女人三四十岁的模样,体型修长,长相一般,一见到老赖便用藏语说了些什么,老赖也用藏语回应道,那女人便点点头,转身带着他们三人穿过前院的一间木屋,向着后院走去。

    后院比前院小不少,木屋也就只有两间,互相并不挨着,而是左右各一间,那女人把他们引向其中一间,开门点灯,他们才发现这间后院的木屋明显不同于前院的。

    这间木屋里装修得极为别致,墙面上都有五彩的浮雕,雕有藏传佛教的八宝纹饰,从左至右分别是宝伞,金鱼,宝瓶,妙莲,白螺,盘长,胜利幢,金轮,这八宝象征吉祥之意,雕刻于木墙之上,既让人赏心悦目,又平添一份素雅,当真是匠心独具,美轮美奂,木屋的四墙尚且如此,屋顶上却也并不平凡,但见屋顶之上竟也绘有祥云四棱格,格子里满是祥瑞彩花,珍禽异兽,其色彩艳丽,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此时,高超和胖子两人一进这间木屋,便已经愣在门口处,那老赖则赶紧叫着他们二人快快坐下,他们这才反应过来,顿觉刚才表现有些丢人,便赶紧自我解嘲的夸赞起这家藏族饭店的确不错,没想到连个包间也都装修得跟布达拉宫一样,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那老赖却笑笑说这也算不得什么,藏民家里一般都是这种风格,自己在丙中洛的家中,恐怕比这还不知要强上多少倍,竟说就连自家的门框都是包金边的,胖子一看这老小子又吹上了牛逼,这一吹指不定又要喷上几十分钟,便赶紧打断了老赖的话,让他赶紧点菜吃饭,自己都要饿的昏过去了。

    在胖子的催促之下,这老赖才让人上了火锅炭盆,没有一会儿的功夫,一盆香喷喷的麻辣牦牛火锅便已准备得当,待那锅里水料一开,将鲜红色的牦牛嫩肉下入锅中,瞬间肉香四溢扑面而来,此刻那赵胖子早已垂涎三尺,两眼发直的看着火锅里的牦牛肉,喉咙里却一直在咽口水,这时候那位老板娘又再次进屋,怀中却抱着一个大坛子,这时候老赖才又笑着说道,这里的牦牛肉再香也可以不吃,但是这里的青稞酒再烈却决不能不喝。

    果然,当老赖一掌拍开了坛子口的泥封后,忽然便有一股酒香飘洒而出,那味道进入鼻孔之时,便能让人忽然忆起山间的流云小溪,路旁的青田花丛,仿佛只消闻上一闻,便已经可以说是一种享受了,其实这种藏区的青稞酒高超不是没有喝过,只是拥有如此香醇味道的青稞酒,他也还真是头一次遇到。

    这时老赖已经为高超和胖子两人满了两杯青稞酒,然后三个人一起端杯,随意客套了几句便一饮而尽。

    美食美酒在身前,凡夫俗子醉神仙,现在就算是老赖告诉高超和胖子两人说这一锅的牦牛肉和那一坛的青稞酒中有毒,恐怕也无法阻拦他们二人了。

    此刻他们三人就像是饥虎饿狼一般,将这一锅满满的牦牛肉来了个风卷残云,又将那一坛满满的青稞酒来个江烟洗尽,桌上的所有一切都被他们一扫而空,短短的半个小时过后,三个人便已经都懒洋洋的斜靠在各自的椅子上,吃饱喝足了。

    既然酒喝好了,肉吃饱了,现在就该是办正事的时候了。

    其实胖子有多大的酒量,高超自然十分清楚,像这么一坛子青稞酒,高超觉得就算是胖子自己给承包了,应该也不成问题,刚刚在他们三人喝酒的时候,他对胖子早已使了眼色,便各自都留了个心眼,所以在刚才拼酒之时,两个人便基本上都是在陪着老赖一个人喝。

    不过高超却也没有料到,这老赖不仅是个老油条老江湖,并且他还是个自控力极差的老酒鬼,他竟然喝酒之时十分的贪杯多饮,前前后后,这个老赖虽然酒量还算不错,但是却比他们二人实在多喝了不少,所以此刻,便见这老赖两眼迷离,面带憨笑,一副自我陶醉的样子,想来这老小子必是已经喝到量了。

    于是高超冲着胖子一摆手,胖子便点点头,从高超那个硕大的背包里把那面青铜鼓取了出来。

    那老赖本来两眼已有九分醉意,此刻一看见胖子手里的青铜鼓,便又好似突然振奋起来,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二位小爷,这……这青铜鼓,我老赖就……就留下了。”

    说着话,他打了个酒嗝,脸色更红了许多,然后他竟然闭上了双眼,脑袋往旁边一耷拉,就这样便直接睡死过去了。

    高超见他如此,心里不由得暗叫糟糕,心说刚才自己和胖子是不是有点用力过猛,好像真把这老小子给灌大了,本来自己还计划着只是把他灌醉而已,然后让他酒后吐些真言,看看他到底对这面铜鼓了解多少,不过此刻看来,这老赖已被喝得不省人事了,这可该如何是好。

    胖子见状也直摇头,说道:“他娘的,我还以为中央同志有多牛逼,他不是说自己为了这青稞酒才留在这里十多年的吗?这下可好,半坛子就给这卵玩意灌趴了窝,看来咱们这生意是谈不下去喽,可怜的青铜鼓啊,你可真是命苦,本来有个冤大头还想要为你重金赎身的,现在看来,你只能继续压箱底儿喽!”

    高超见胖子对着那面青铜鼓胡说八道,心说看样子他的酒劲也上来了,现在只有自己还算清醒一点,便想再试着叫醒老赖,结果不管怎么叫他,他就是耷拉着脑袋醒不过来,最后气得高超扇了两巴掌在他脸上,他也只是哼哼两声,连眼皮都睁不开,高超见状心说这老小子也真是够呛,见了酒就不要命,把他娘的正事都给耽误了。

    这时胖子见高超叫不醒他,便对高超说道:“老高,实在不行就等明天吧,反正老赖看中了咱们手里的玩意,你还怕他跑了不成?”

    高超却摇了摇头,对胖子说道:“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我现在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担心的是……”

    高超说到这里,却连自己也都说不下去了,因为他一直就觉得这老赖有些问题,但是问题出在哪里他又一时想不出来,所以话说到了一半便卡了壳。

    胖子见高超两眼发直愣在那里,便用手掌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说道:“哎,老高,你小子也喝高了?怎么看你两眼发直啊?”

    此刻胖子的一张大手在高超的眼前乱晃,却让高超一下想到了什么,于是他赶紧拉起了老赖的右手,放在自己面前好好的观察起来。

    胖子见他如此,便不知所措的问道:“老高,你这是干啥?难道你还喜欢这口,还对咱们这位中央同志感兴趣?看来我真得好好的对你重新认识一下了!”

    高超无奈对胖子骂道:“你他娘的说什么呢?我是发现这老赖的手掌有很多老茧,所以才想着再仔细看看的。”

    胖子听他这么一说,便也忽然认真起来,赶紧也凑过身子,仔细的去看老赖的那只右手。

    只见那老赖的手掌宽大厚实,布满老茧,手指头也很粗壮有力,尤其是食指和中指,又长又粗,像是两根小擀面杖一样,而且在指端和指节处,更是长满老茧,想必他是经常会用到这两根手指。

    看到这里,胖子却突然一伸手,竟从高超的手中抢过了老赖的右手,放在自己的面前认真的再次观察起来。

    高超一看胖子好像发现了什么,便在一旁小声问道:“胖子,怎么样,你看出什么来了?”

    胖子皱着眉头,冲着高超点了点头,他的脸色因为喝酒本来是有些红润的,此时却不知怎的,竟然已经变得有些惨白。

    只见他小心翼翼的放下了老赖的右手,然后才小声对高超说道:“老高,看来你担心的没错,这孙子的确不是一般人……”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新书上线,多多支持
第七章 宝贝章节目录第九章 摸尸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