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摸尸匠 > 第六十九章 英国爵士

第六十九章 英国爵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王连八头脑清晰,聪明过人,当下一看那人模样,便觉得那人肯定是淘沙客摸尸匠,也是个盗墓的走地仙,于是他不动声色,便将大门关起,请那人进了后室说话。

    果不其然,那人取出东西给王连八一看,便是一件出土的青铜明器不假,不过那件青铜明器倒是很有特点,足足像个西北腰鼓一般,王连八连见也没有见过,便向那人讨教,想问明出处。

    古玩行业里,有一句俗话讲,无故事不古玩,意思就是说,古玩这东西,肯定都得配个不错的故事一起卖,这样才有价值,有真实感,说白了就是编故事骗人钱财,最常见的便是爷爷临死前哭着留下的东西,或者奶奶家传的宝贝之类的话,但是绝大多数都是顺嘴胡说的瞎话。

    不过在那个时代,也就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国内还真的没有那么多的赝品仿品,所以那个时候做古玩生意,故事还是要讲的,至于相不相信,那就全凭自己判断了。

    于是那人告诉王连八,这是一面夏商时期的青铜鼓,是当时为商王祭祀的大巫所用,传说这面青铜鼓一响,便可以招来九天玄鸟,玄鸟带着商王进入归墟之中,便可以永生不死,返老还童……

    当然,那个故事没有如此简单,这只是王连八述说的比较简单而已,不过大意已经明确,就是说这面青铜鼓,可以让当时殷商的商王永生不死,甚至返老还童,不过在一般人看来,这绝对是个传说,就算这是真的,这也只是商王当年美好的愿望罢了。

    但是王连八,他绝对不是一般人,他的经历非凡,他的眼界也是非凡的,所以他不会像一般人那样想问题,当他听完那个人的故事以后,他决定买下这面青铜鼓,并且是花了天价买下来的。

    原因很简单,只因为那幅壁画,那幅他曾经在西周王墓中看过的壁画,而他清晰的记得,那幅壁画上面,正有一面青铜鼓,被献给西周王,而壁画之中所描述的,仿佛正是那人所说的内容。

    于是,因为这面突然出现的青铜鼓,王连八开始相信了那个传说,或者说,他对那个传说开始了漫长的研究工作。

    他走遍全世界,收集所有的青铜鼓,只要是这个样式的,他就会收,不管是什么天价也好,邪价也罢,他都统统不惜重金买下,继续着自己的研究,继续着自己的梦想。

    而在这期间,他的研究工作当然也取得了相当的进展,在国外的一次私人展览会上,他竟然又再次看到了那幅壁画的真迹。

    于是他千方百计的找到了那幅壁画的主人,也就是那位英国的爵士,那位当年出资让他们盗取壁画的人。

    这时候,那位英国爵士已经是一位迟暮的老人,他的年华已不在,他可能活不了几年了,所以钱对他来说,已经变得没有了任何意义,但是王连八,还是想买下那幅壁画,他对老人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那老人感动了,便将那幅壁画卖给了他,让他带回祖国。

    就这样,王连八得到了这幅壁画,还有他也最终从那位老人的口中,得到了关于这幅壁画的真正故事。

    王连八一直述说着,当他讲到这里的时候,他稍作了停顿,然后转过头来看着已经陷入沉思的高超,淡淡说道:“高老板,这幅壁画想必你也看得很仔细了,那你究竟看出了什么?”

    高超一直沉浸在王连八的故事之中,当下被王连八这样一问,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一脸的茫然,摇了摇头,心说你还真是墨迹,既然你知道这个故事,就直接讲出来好了,干什么还想考考我不成?

    高超的想法,好似被王连八看在眼中,于是王连八竟然笑笑说道:“高老板不要误会,这幅壁画看过的人不多,而能看出其中含义的人恐怕就更少了,所以我很想知道您的看法,因为我至今为止,也是只得到了一家之言,难免有遗漏偏差,如果您真的有些自己的想法,不如就现在和我分享一下,我王连八不胜感激。”

    高超这才明白王连八的意思,便只好点头说道:“我看是看了,但是看出来的想法恐怕也不准确,要是说出来不对的话,八爷你可别见笑啊。”

    王连八赶紧笑道:“哪里的话,大家都是兄弟朋友,全当探讨而已,你但说无妨啊!”

    高超这才又点点头,随即向后退了几步,这样便能完全看清整幅壁画,然后他又端详了一下,才缓缓说道:“这幅壁画明显是在讲一个过程,不过我却看得有些混乱……”

    王连八却并不介意,说道:“高老板不必谦虚,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必拘束。”

    高超看着那幅壁画,这才说道:“那我就想到哪里说哪里吧,首先你看看最左边的那个破损的地方,我感觉那里像是被人给故意破坏掉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幅壁画其他的地方,虽然也有破损之处,但是全部都是由于细小的裂隙而产生的,只有那里,是被人硬生生的给挖掉了一样,而那只黑色的鸟,满身冒着金光正好要飞向那里,所以不得不让人遐想,那里是不是以前画着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而破坏它的人,却不希望别人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高超说着话,胖子在一旁好像听懂了一般,不住地点头,而在另一边站着的王连八,当然也在点头,他的眼中好似闪烁着某种光芒,像是十分赞同高超的观点。

    高超继续说道:“那只黑鸟其实很特殊,它在整幅壁画中一共出现了两次,一次发光,一次为未发光,一次嘴中叼着东西,一次嘴里空空,一次只有两个眼睛,而一次头上竟然多了一个眼睛,这实在有些奇怪,所以我觉得,这幅壁画上的两只黑鸟,可能还不是同一只,又或者代表了不同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