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摸尸匠 > 第六十六章 壁画内容

第六十六章 壁画内容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见王连八如此,高超并不了解其中含义,但是又有些无奈,当下便只好耐着性子,也转头去看那幅壁画。

    壁画之上,绘制的内容很丰富,乍一看去,根本找不到头绪,高超只好按照习惯,从左向右一点点的观察起来。

    壁画最左端,破损有些严重,好像是被人故意毁坏了一样,露出了一大块的空白,不过空白之处右侧,就能看得清楚了,是一只黑色的鸟,鸟的身体线条清晰,尾部自然分为两岔,很像燕子的尾巴,而鸟的头上,竟然生有三只眼睛,其中额头上的一只,很像是人的眼睛,而那黑鸟身体放射出金色光芒,正展翅翱翔,飞向左侧的那片空白区域,不过那个地方破损严重,原来绘制的是什么东西,就不得而知了。

    再往壁画右侧看,绘制的好像是一片海洋,海水蔚蓝,海面上有一艘船,不过那艘船上没有桅杆,而是船上站立着一个人,那个人身着红衣,双臂自然下垂,背对着画面,看不清他的样子,就那样站在船上,好像那艘船在向着远处随意飘荡着,高超看了半天,却一点想不出这是个什么意思。

    既然想不出来,高超便再往右看,只见那种黑色的飞鸟又再次出现,只不过这一次,那黑鸟头上却只有两只眼睛,它飞在天上,口中却衔着一团红色的东西,看不出来是个什么,圆球形状,而黑鸟之下的地面上,却有一些人在奔跑追逐着,好像是循着飞鸟的方向跟在后面,而那些人之中,却也有一个人特别明显,那人被画的比其他人大了许多,身着一身红衣,好像和之前站在船里的那个人差不多,不过却也一样看不清他的相貌。

    再往右,画面一转,气势就完全不一样了,整幅壁画当中,这一部分应该是最为壮观的,画面上,远处的山川层峦叠嶂,近处地势平坦,却有很多宫殿一般的建筑,而那些建筑看起来有点像是个头不大的金字塔,但高超却从来没有见过那种形式的古代建筑物,而就在那些建筑物周围,却是数不清的人群,那些人仔细看去,却发现好像还分门别类,各不相同,有些人的肤色是黑色的,有些人则是白色的,还有些人是红色的,更为奇怪的是,那些人有的穿着衣服,盛装礼戴,而有的人是光着身体的,就像奴隶一样,但是那些人的肤色又和穿着没有什么必然的规律,并不是光着身体的人,就都是黑色皮肤的,这样一看,还真有些乱套,不过那些人所组成的人群,却好像非常有规律,他们好像都在那些建筑底下忙碌着什么,有的人还正在往那些类似于金字塔的建筑上行走,有的人已经站在了那些金字塔的顶端,然后高超就看到了让人咋舌的一幕,就在那些建筑物的顶端上,很清晰的绘制着,有些人被切下了头颅,然后红色的血流在地上,并且慢慢的向下流淌着,最终流入建筑物下的泥土中,而那些被斩下的头颅,却被人放入了几个青铜大鼎之中,大鼎下面生着篝火,好像就把那些人头给烹煮了。

    看到如此一幕,虽然只是壁画,却也让高超感觉不寒而栗,但是又一想古代的壁画,多以宗教为基础,大多数都是臆造出来的,所以才松了口气,接着向右侧看去。

    不过他这一看之下,竟然就打了个寒颤,只因右侧的壁画之中,有一些人穿着白色的衣裳,围成了一个圈,而圈中心的位置上,有一根立起的木桩,木桩上竟然绑着一个人,那个人披头散发,看不清脸面,却也是一袭红衣,并且最重要的是,那一袭红衣之人的身上,竟在燃着火焰。

    高超看到如此画面,不由得一下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梦,那个梦中,一个人也是被这样点燃了全身,并且在火中翩翩起舞,像是跳着某种死亡的舞蹈,而在梦的最后,他也看了一个女人,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一下死死的抱住了自己,并且同他一起燃烧起来。

    想到这里,高超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虽然那个梦可能和眼前的壁画内容毫不相干,但是高超还是感觉浑身都不自在,当下便继续向右看去,而在右侧的壁画,已然到了尽头,是整幅壁画的最末端。

    画面上呈现的,是犹如军队出发前的场面一般,几个人群方阵整整齐齐,整装待发,身着不同颜色的铠甲,显得威武雄壮,气势非凡,而在整支军队的前方,有一个人明显被画的很大,就像之前第二幅画面中的那个人一样,都是明显被夸大了,高超懂得,这是一种古代常用的绘画技巧,是用来着重表现重要人物的一种手段,那个人在画面中昂首挺胸,一看便是皇帝一般的人物,而他的身前,正跪拜着一些人,那些跪拜着的人中,最前面的人,手中托举着一个东西,好像是在进献给那个皇帝一样的人,而这时候高超注意到那个被托举起来的东西,竟然有些眼熟,但是只因距离的问题,还看不太清楚。

    于是高超独自站起身来,向着那幅壁画走去,他来到近前,仔细一看,顿时恍然大悟,不禁连身体都抖了一抖,然后立即转身,看着还坐在沙发上的王连八,颤声说道:“这……这……这上面画的是那面青铜鼓?”

    高超此话一出,最先做出反应的人,竟然是胖子,胖子一听之下,便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跑到高超跟前去看那幅壁画。

    然后胖子就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的兴奋说道:“我草,老高,这上面画的还真是咱们那面青铜鼓,这下有了旁证,咱们那面鼓可就值了钱啦!”

    胖子说的一点没错,只要是在古籍中有所记载的古玩文物,那出现在市面上的话,价值自然不可估量,而当下虽然不知道这幅壁画来自何处,但是如果这画面上的青铜鼓,真的就是高超从云南铲地皮收来的这一面的话,那可想而知,这东西的行价可能就要翻上几番了。

    于是胖子说完这话,便赶紧又对坐在沙发上的王连八说道:“八爷,这幅壁画到底什么来头?咱们刚才看了半天,我都快睡着了,你现在总得给我们说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