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摸尸匠 > 第三十一章 如何打盗洞

第三十一章 如何打盗洞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此刻,这房间里只有一盏灯,灯还算明亮,却照不到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本来并不能被人见到,却是因为高超刚刚掀起了那张木板,才一下暴露出来。

    这个地方,是一个洞,一个漆黑的窟窿,一个就像马路上丢失了井盖的下水井,一个此刻让胖子和夏青都已惊呆的洞。

    尽管高超和夏青之前,曾经预料到这个房间里可能会存在一个地下室,但是当明亮的房间里,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一个洞穴后,还是不免让这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惊讶不已。

    高超自己掀起的木板,但是高超此时也一样震惊,除了震惊,他还有些兴奋。

    在他看来,这个挖掘在地面上的圆形洞穴,实在是太完美了,洞穴的四壁光滑,干净利索,一看就知道是用那种洛阳铲的某一种铲头,经过细致挖掘而形成的。

    胖子缓过神来的时候,才惊叹一声,赶紧又蹲下身去,道:“我的个亲娘啊,夏老还真是有一手,竟然挖出这么大一个窟窿来,而且这手艺还真是不错……”

    高超转头看着胖子,赶紧问道:“怎么个不错?你倒是给讲讲,毕竟这方面你可是行家!”

    胖子一听高超抬举自己,自然是嘚瑟起来,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才大声说道:“老高,还真算你问着了,我胖子虽然不会这门手艺,但是从小耳濡目染的,却知道什么样的盗洞才叫好手艺……”

    话说到这里,站在一旁的夏青却皱着眉头,故意干咳了两声,高超见状一下就反应过来,便赶紧对胖子认真的说道:“不对,这个洞怎么能叫盗洞呢,这可是夏老先生在自己家挖出来的,这就跟内蒙古那边的百姓挖菜窖一样,所以这个洞只能叫……”

    话到这里,高超也卡了壳,不知道该叫什么好,胖子斜眼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夏青,一撇嘴说道:“行!那就不叫盗洞,那就叫……下水道吧,反正我看这窟窿长得就像个下水道。”

    胖子看着夏青,夏青白了一眼胖子,两个人都同时冷哼了一声,将头转向一边。

    高超在一旁却好生尴尬,心说这两个人是不是天生命理犯相,怎么总是不太对付,不过现在来看,夏青也算是默认了胖子的建议,那就暂时叫下水道吧,反正比盗洞听起来强了不少。

    于是高超对胖子说道:“胖子,那就赶紧说说,这盗……不对,这下水道挖的到底怎么个不错法?我也跟你学习学习啊。”

    胖子这才又神气道:“要是说起来的话,还得从几种不同的打洞方式讲起,一般大面上都在用的方法,主要就有三种,虽然都是打洞,但是这三种打洞的方式和讲究却截然不同,所以我得一样一样给你讲讲……”

    高超自然凑过了脑袋,仔细听着胖子说话,夏青虽然好像不屑一顾,但实际上也竖着耳朵在一旁听着胖子讲话,毕竟胖子说的这些冷门知识,对她这个科班出身的考古学生来说,还是有些价值的。

    胖子见有了两个听众,便兴冲冲的接着道:“这要说的第一种方法,是最原始的一种,但也是技术含量最高的一种,因为它对打铲人的专业素质有一定要求,一般老时候的人用的比较多,所以在摸尸匠的行当里,都叫它老土活,这老土活虽然做起来不容易,但是说起来却也简单,按部就班出不了什么大圈,说白了也还是得先由经验丰富的师傅,用洛阳铲打铲探墓,等发现了五花土,再闻上一闻,如果是咱们长沙这边的楚墓秦墓,那多有白膏泥的味道,这就肯定是找对地方了,然后换铲头,一般都是换上大号的旋风铲头,跟小铁锨似的,再由力气和手艺都得不错的摸尸匠抡铲子,继续把洞口开大了,一铲一铲的把土掏上来,最后下个人,带着短铲拖着小箩筐下到洞里,把洞里的碎土都翻近筐里,再由上面的人配合着把筐提上来,这样一点一点的把盗洞给完成了,最终挖到下面,打到了金刚墙,拆砖捅窟窿,钻进去摸尸拣宝,最后完事了爬上来,再用箩筐倒上来的碎土填实了洞口,这就算是一次老土活完整的盗墓流程。”

    高超一听,在旁边连连点头说道:“对,这种老土活我也听说过一些,没想到还挺麻烦的!”

    胖子说道:“那可不,其实这种方法的缺点就是麻烦,而且对人的要求很高,老土活玩得转才行,否则挖不好就得塌孔,直接把人给活埋了,就算人已经下到地宫里了也是白搭,如果不会反打洞,就等于活活陪葬了,不过这种老土活也有优势,那就是无声无息非常隐蔽,一般两个有经验的摸尸匠搭伙,两三天下来就把事情给办了,不用大动干戈,神不知鬼不觉的,成功率很高!”

    高超听了笑着道:“一看就知道你对这老土活情有独钟,据说你家老爷子人送外号铲子赵,是不是这老土活也玩得十分利索?”

    胖子立刻来了精神道:“那是当然,我老爸年轻那会儿风光一时,可就是没能赶上好时候,结果后来一身的手艺都算是荒废了,连我也没有传下来,闹得我现在也只能在这里说上一说,全当过过嘴瘾了。”

    胖子有些黯然神伤,高超见状便只好对他说道:“算了,不提了,往下说,不是还有另外两种方式吗?”

    胖子虽然提及了心头事,有些不好受,不过一看高超还如此感兴趣,便也重新振作了精神,继续说道:“对,还有两种,说起来的话,应该都算是后人在老土活的基础上做了一些改进,从而将其发扬光大,而其中一种,也是目前最流行和最常用的一种,那就是用炸药定点爆破来打盗洞。”

    高超一听,说道:“这么厉害?用炸药怎么打洞?”

    胖子呵呵一乐道:“其实这种方法你应该也听说过,在行里叫放闷屁,现在用的最多,而且操作起来比较简单,一般的也是先用探铲打探洞,找到了五花土,探明了墓穴位置,就在地上挖个半米来深的小坑,不能太大,然后在坑里铺上厚塑料布,再用吊绳把炸药下到20厘米粗细的探洞里,然后用土把洞口塞结实了,引爆炸药,这炸药就在地底下爆炸了,只要炸药量控制得好,就能用爆炸瞬间膨胀的空气,把本来20厘米粗细的探洞给顶到半米多宽,也就是把周围的土给挤得密实了,这样洞内的四壁也就非常光溜牢靠,不会有塌孔的危险,这样一来,这种放闷屁的优势就显而易见了,那就是快捷,便利,好操作,而且十分安全,等办完了事,摸完了宝贝,人爬上来以后直接把坑里的厚塑料布一折,把之前放炮崩出来的那些碎土填进盗洞里一埋,这就算是齐活了。”

    高超听着胖子讲课,心说这方法真是绝了,怪不得现在流传一句话:“方圆百里有古墓,遍地筛子大窟窿。”看来这句话说的是一点都不假啊,这放闷屁的打法,确实一晚上就能打出十来个盗洞,几天下去,还真是能把一片地方给打成筛子了。

    高超正寻思着,胖子却又接着道:“不过别看这种放闷屁的优点突出,但是它的缺点也很明显,最主要的就是放闷屁的动静太大了,虽然说是在地底下放炮打眼,但是在寂静的夜里,这动静能在地底下传出好几公里远,所以一般情况下,这种放闷屁的方法,都是在深山老林里才会使用,而在靠近村庄的地方,是绝对不能用,也不敢用的。”

    高超点点头,也觉得十分有道理,其实自己也听说过,现在炸墓的很多,主要还是在秦岭一带的大山之中,那些地方很少有人进去,基本上是随便炸,外边的老百姓有时候听到地底下轰隆隆的,不明所以,就开玩笑说又是土地老爷崩屁了,也有叫“滚地龙”的,其实说的都是炸墓的动静。

    听胖子说了这么多,高超自觉受益匪浅,不由得还听上了隐,当下便颇有些感慨的说道:“胖子,这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其实那前两种方法我以前也都略有所闻,不过今天听你详解,我才方知自己所知甚少,现在看来,我还是得在平时多跟你学以学习才是,要不……你再给我们讲讲那第三种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