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摸尸匠 > 第二十三章 殷山大巫象

第二十三章 殷山大巫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高超话还没有说完,夏青就已经从他的手里拿过了那面青铜鼓,本来高超还有些担心,不过当他看到夏青拿着那面青铜鼓的姿势,他便已经放下心来,没想到,夏青的动作十分娴熟,一看便是对青铜器非常了解的专业级人士。

    只见夏青用右手端住青铜鼓,而那层粗布被垫在手掌里,这样做是为了防止手掌和青铜鼓表面直接接触,因为人的手上有汗液,而汗液中含有尿素、乳酸和脂肪酸,这导致汗液呈弱酸性,会对金属,尤其是青铜器有所伤害。

    所以一般情况下,在接触青铜器的时候,是要佩戴棉质手套的,而现在没有手套,夏青只好用自己的左手隔着那层粗布去轻轻的接触鼓身,然后慢慢的,小心翼翼的转动着青铜鼓,仔细的观察青铜鼓上的雕饰纹路。

    因为小楼里的光线十分昏暗,只能借着月光来看,所以夏青看起来也有些吃力,不过就算如此,她脸上的神情,却由刚刚的稍显紧张,变成了惊讶和兴奋,高超看在眼里,不免也觉得心中有些焦急。

    于是高超忍不住就对夏青轻声问道:“夏小姐,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门道?”

    夏青这才抬起头,有些兴奋道:“太巧了,真的是太巧了。”

    胖子在一旁一愣道:“怎么太巧了?”

    夏青瞪了一眼胖子,才说道:“我在剑桥申请的研究生课题,是关于中国商代晚期,遗留商族的历史研究问题……”

    夏青说着话,高超和胖子互相看了看彼此,两个人一同摇了摇头,显然是谁也没听明白。

    夏青翻了下白眼,才又无奈道:“简单来说,就是在商朝灭亡以后,曾经有一支商族部落向西迁徙进入广袤的西羌地区,这支商族部落并不庞大,但是却对之后的中国历史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夏青讲到这里,高超好似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随即道:“夏小姐,你是说这面青铜鼓和那支商族的部落有关系?”

    夏青点点头,转而有些兴奋的说道:“应该是,你看……”

    她说着话,把手中的青铜鼓端起来,在月光下,用手指着鼓面上那几个奇怪的文字,接着说道:“这些文字,是金文,也叫钟鼎文,是特指铸刻在青铜器上的铭文,而这几个金文从排列上看,被有意的艺术化排版在一起,表现十分精美和谐,再看这几个金文的铸刻笔法刚劲有力,古朴厚重,拥有殷金文的典型特征,所以通过这几个金文的排版和铸刻特征,我可以初步断定这面青铜鼓应该是属于商代晚期的青铜器,而这面青铜鼓又是你们在云南发现的,要知道,青铜鼓在云南并不算少见,但是如此具有殷商晚期特征的青铜鼓,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甚至没有听说过,所以我觉得,这很可能就和那支向西迁徙的商族部落有关系。”

    夏青一口气解释了很多,高超听得有些怔住了,因为对于青铜器他本就不是内行,再加上夏青所说的什么金文,钟鼎文,他就更是一头雾水,不过他也已经听明白了,不管怎么说,这件东西看样子的确是件一眼货不假,想来这面青铜鼓应该价值不菲,便心中暗自高兴起来。

    不过虽然高超心里高兴,但是面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他还是附和着夏青说道:“哦,原来是这样,那夏小姐,这几个金文写的是什么意思呢?”

    夏青看了一眼高超,似是老师见到了不耻下问的学生一般,她点点头,还好似很满意的样子。

    “这种金文大略可分为四种,即殷金文,西周金文,东周金文,还有秦汉金文,然而每一个时期的金文,都具有些自己典型的特征,其中殷金文因为年代最为久远,而最为稀有珍贵,从早期的的寥寥数字,到商末周初,经过了五百多年时间才发展为一千两百多字,可谓字字珍惜,我在英国学习期间,对这方面一直都有特殊研究,所以这已经被发现和破译的一千两百多字,我基本都可以认全,而这面青铜鼓上的金文,是一共五个字,上面写着:殷山大巫象。”

    夏青一口气解释了不少,高超点头,其实根本就没有听懂什么意思。

    而胖子在他一旁,也是同样的不懂装懂的点着头,随即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殷山大巫象,我说这东西怎么看也不像鼓,原来是用青铜器铸造的大象啊,哎,你还别说,这么一看,这玩意圆咕隆咚的还真像是头大象!”

    高超见赵旭如此,赶紧用胳膊肘戳了他一下,白了他一眼道:“滚一边去,你见过大象没鼻子的吗?亏你还是万金阁的大掌柜,你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这古文和现代文的意思能一样吗?据我所知,能在青铜器上找出三四十个字,那在当时来说都已经算是极为奢侈了,而那些文字所记载的信息量,简直就不是我们现在人能够想象的,有时候几个字的含义,恐怕用现代文来表述的话,都要写篇报告了,所以这上面的五个字,殷山大巫象,一定不是说的那种鼻子长长的大象!”

    其实高超也是现学现卖,因为他和胖子之前从云南回来的路上,他坐在火车里睡不着觉,就一直用手机上网搜索青铜器的相关信息,从而也学到了一些冷门的知识。

    不过那些话从高超嘴里一说出来,夏青看他的眼神都好似忽然有些变化,因为一直以来,夏青对国内的古董贩子并无好感,在她看来,高超这种人就是见利忘义的小人一般,不学无术,不懂装懂,也就是靠着坑蒙拐骗做些倒买倒卖的古玩生意,但是她却没有想到,高超也能把话说到点子上,所以当下便对高超有了些重新的认识。

    于是夏青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一般青铜器上的铭文,都是记载着青铜器所铸造的意义,又或者是归属者的姓名,还有可能只是时间或者地点,而这面青铜鼓上的五个字,殷山大巫象,则应该是表述的这张图……”

    胖子因为刚才露怯正有些郁闷,本来不怎么想继续听下去了,反正这东西是值钱的玩意,这对胖子来说就已经足够了,但是此刻夏青一提到“图”这个字,让胖子立刻又来了精神,便赶紧凑过脑袋问道:“图?什么图?哪里有图?”

    夏青这时候一看胖子那副德行,她脸上神情立刻有所变化,好像是突然对自己刚才所说的话有些后悔。

    于是她没理胖子的追问,接着之前的话题道:“这面青铜鼓上的文字,殷山大巫象,其中的殷山两个字,已经足可以说明它的来历,殷,本来就是一个地名,商朝起初迁都频繁,到了盘庚时期才迁都至殷这个地方,从此开始了二百七十多年的商朝统治,所以商朝也称殷商。不过殷这个地方,现在认为是在河南省安阳地区,那里尽是平原地带,几百公里内也没有什么地势起伏,更别说丘陵山岭,而如果在商周时期的话,山字所表述的绝不是小山,一般只有高耸入云的大山才可以称为山,所以这殷山又代表了什么,我一时也想不清楚。”

    胖子见夏青没理自己这茬,就还想继续追问关于“图”的事情,但是高超却一下拦住了他,冲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胖子先别说话。

    其实高超也已经看出来了,夏青是故意这么做的,一定是觉得自己说漏了嘴,把“图”的事情给暴露了,不过按照高超对夏青目前的判断,他觉得既然夏青已经不想再说了,就算你逼着她去问,应该意义也不大,她多半是不会再说了,就算说,也完全可以编个故事给你听,反正他和胖子两个人都是门外汉,根本不知道她在讲什么。

    所以高超立刻决定,与其去逼问她,倒不如先顺着她,让她说些自己想说的,等到时机成熟了再找机会,用一些信息和她交换,那个时候从她嘴里得到的东西才有意义和价值。

    心里这样盘算着,高超便点点头,好像听懂了夏青所说的话,然后对夏青说道:“看来这殷山并不一定指的是商朝的国都殷。”

    夏青看了一眼高超,也点头同意他的看法,却并没有说什么。

    高超见状赶紧接着道:“那夏小姐,这五个字里面,前面的两个字现在咱们搞不清楚,那后面还有三个字呢,大巫象,又是什么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