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摸尸匠 > 第十八章 最破的房子

第十八章 最破的房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时候胖子也已经转过身来,他听到那保安如此一说,就觉得他好像是在故意找茬刁难自己。

    于是胖子一下火了起来,冲着那保安大声怒道:“你什么意思?你今天就和我们杠上了是不是?你信不信我胖爷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门里的保安见胖子对自己如此威胁,当即也发怒说道:“你有能耐就进来,我还真就不怕你这种人!”

    他说着话,已经再次把警棍握在了手里。

    高超虽有无奈,心里也不痛快,但他还是赶紧拉住胖子,然后对门里的保安说道:“这位师傅,你也别怪我兄弟这么说话,你看我们大老远过来要找夏老办点事情,你就说没有业主同意不让进,也行,这是你们的规定,我们应该遵守,但是现在我们既然都告诉你了,我们要找的是夏老,而且你也认识夏老,大不了你就给跑趟腿帮帮忙,去问问他老人家,就说清水塘的麒宝轩有人来求见,他肯定会让我们进去的……”

    话到这里,那位保安在门里摇着头,摆着手,一副无奈的对高超说道:“我说兄弟,不是我故意为难你们,不让你们进去找他老人家,只是你们都还不知道吗?夏老他已经走了!”

    高超和胖子一愣,同时说道:“走了?”

    胖子更是赶紧追问道:“走哪了?他不住这里了?”

    那位保安瞪了一眼胖子,才没好气的说道:“不是走哪了,是去世了,不在人世了!”

    高超和胖子两人一听,互相对视一眼,高超暗道不好,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是来晚了,于是他赶紧追问道:“师傅,这是真的吗?”

    保安点点头,竟然面上有些悲伤的说道:“这还能假?他老人家平时对我们这些保安挺不错的,所以在他追悼会的时候,我们这些保安还特地请假都去参加了,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

    高超点点头,又问道:“那他老人家什么时候走的?”

    保安叹了口气说道:“不久,上个月。”

    胖子一听,再一旁叹了口气说道:“得了,咱们哥俩算是来晚了一步,人家老先生驾鹤西游了,咱们还是再想想别的权威人士吧。”

    高超也很无奈,但是既然人都已经不在了,也就只好沉默着点点头,想着和胖子回去再说吧。

    不过他俩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门里的那位保安却又对他们说道:“哎,你们俩找夏老干什么?”

    对于这样的问题,高超和胖子怎么可能去回答呢?

    不过,高超却回答了,而且还是立刻就回答说道:“我们找夏老是想让他看样东西的。”

    胖子在一旁愣住了,他看着高超,却不知道高超为何要对一个陌生人说这些。

    不过高超却知道为什么,因为他明白一个道理,信任往往是在信息的相互交换中建立起来的,所以当一个人提出问题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如实回答,这样才会从提问的人那里,得到些同样诚实的信息。

    高超的这个想法很快便得到了验证,那位保安听了高超的回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说道:“夏老先生虽然不在了,但是他的孙女今天过来了,现在应该还在夏老的家里。”

    高超顿时心中有些惊讶,因为他的父亲曾经提到过,夏老先生一辈子独来独往,性格古怪,他连婚都没结,怎么可能会有个孙女?

    如果是一般人,可能并不会去特别的关注这件事情,因为自己要找的人已经不在了,就算他孙女在这里,也不能帮上什么忙,但是高超却绝不是个一般人,此刻在他看来,既然这件事情被他碰上了,而且还有古怪在里面,那他就一定要管,而且还要查个明白,因为他是高超,高超绝对不是一个冷漠的人。

    于是他连犹豫也没有犹豫,便直接对那位保安说道:“太好了,师傅,那您能不能联系一下夏老先生的孙女,就跟她说一声,清水塘麒宝轩的老朋友来了,还带来了一件夏老很感兴趣的东西。”

    也许是出于对夏老先生的尊敬,那位保安已经决定要帮助高超和胖子,所以说一位受人尊敬的人,就算他有朝一日死去了,他所留在人世间的情感却还在影响着这个世界,从另一个角度讲,这是他生命的一种延续。

    那位保安点点头,便转身走进了一旁的保安室中,在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本来访者的签到簿,他翻看了前一页的内容,从中找到了自称是夏老先生孙女的电话号码,然后用保安室里的固定座机,拨通了那边的电话。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个自然而甜美的声音,当那位保安把高超的话转达给她以后,电话的另一端稍稍沉默了一下,然后夏老先生的孙女,便真的同意了高超和胖子的请求,允许他们进入了岳麓山庄。

    人世间的事情,总是如此,一个人决心想要去做成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历尽艰辛,却事与愿违,最终落得个一败涂地,但是当一个人并未报有多大希望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水到已渠成,无心插柳,却柳已成荫,这简直就是生活对人们的一种嘲弄。

    高超和胖子谢过那位保安,便已经沿着蜿蜒的山路,走在岳麓山庄的别墅区内。

    别墅区内的小路虽有灯光,但是却显得格外幽深,当他们绕过层层的竹林,假山,庭院,最终按照保安所给他们的地址,来到夏老的那栋别墅前的时候,他们两个才真的相信了,原来这栋别墅的的确确可谓是岳麓山庄中的破房子。

    其实它不但在岳麓山庄里算是一栋破房子,就算在农村乡下,这也绝对算得上是一栋破房子。

    这栋别墅,是三层小楼,顶楼为坡顶,顶上满是残垣碎瓦,整个建筑的外墙皮也早已掉光,幽暗的灯光下,只露出灰白色的混凝土,所有正面的窗子,基本看不到一片完整的玻璃,而且木质的窗框也都已经腐朽不堪,仿佛只要有风一吹,便可以吹断窗棱,甚至将整栋小楼也都吹倒一般。

    此刻胖子感到十分不解,便对身旁的高超问道:“老高,这样的房子也能住人吗?”

    高超也在想着这个问题,虽然他爸曾经说过夏老的房子很破,但是再破也得能住人啊,现在看来,住在这么一栋小楼里,恐怕还不如睡在天桥下来的舒服些。

    高超也很疑惑,便对身旁的胖子说道:“能不能住人不知道,但是夏老生前确实住在这里,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些问题。”

    说着话,高超已经向前走去。

    别墅前的草坪,早已变成一片杂草丛生的破败园子,这个季节草杆枯黄干瘪,半人来高的草丛之中,便有一条小路通向小楼的门口。

    小路之上,只有碎石,十分硌脚,而且走起来还会发出哗啦哗啦的清脆响声,高超用手抓了一把小路上的碎石,若有所思的仔细看了看。

    胖子则对这条碎石小路不感兴趣,但是他却很不习惯走在上面,他宁可走在旁边的草地里,然后嘴上骂骂咧咧的,赶紧跑过了这片草丛,来到小楼跟前。

    小楼的正门,是木质的,惨白颜色,上面的漆面早已干裂掉光,看上去门板也有些变形,胖子轻轻敲了两下,却不见门里有人回应,于是胖子跑到一侧的窗子旁往里张望,却也什么都看不到,小楼里一片漆黑。

    胖子感觉不对,便赶紧回头对高超小声说道:“老高,有问题,这房子里的灯都黑着,一点亮光也没有,好像根本就没有人。”

    本来高超就对那个夏老的孙女充满了怀疑,此刻见胖子说的没错,小楼里面确实黑着灯,而且敲门也没有反应,他不免也觉得有些诡异,便当下也赶紧来到门前,决定自己先进去看看再说。

    于是高超对胖子说道:“你在外边等我,如果有事情我就叫你!”

    胖子点点头,说道:“小心一点。”

    高超转动了一下木门上的把手,却发现这门是锁住的,他又用力推了两下,才发现这木门还很牢固,并没有看起来那样脆弱。

    于是他站在门口又敲了两下门,大声喊道:“有人吗?没有人我可进去了!”

    还是没人回应,只有漆黑的窗口,还有惨白的木门。

    于是高超提了提气,决定一脚把门踹开,这还是他过去在部队里学到的技巧,虽然几年都不曾这样做过了,但是此刻他对自己还是充满了信心。

    可谁知就在他准备抬腿狠踹的时候,在小楼左侧的房角处,突然有人细声喊道:“住手!你想干什么?”
第十七章 保安同志章节目录第十九章 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