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摸尸匠 > 第十一章 神经衰弱

第十一章 神经衰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其实,高超和胖子选择乘坐火车而并非乘坐飞机回长沙,也是实属无奈之举,原因并非他们二人想要节省开支,而是因为机场的安检相对严格,而他们包里又都装着一堆的古玩破烂,虽然这些东西可能并不值钱,但是如果被人问起来的话还是不好解释,所以没辙,他们俩也只好选择乘坐火车一路晃悠回去了。

    不过在火车上他们俩也没闲着,一直都在讨论着关于青铜鼓的事情。

    胖子认为那个赖中央来路不简单,虽然现在落草为寇一般,在滇西北的深山里铲地皮挖坟包,但是那也掩盖不了那个老小子的真实身份,他多半是个传统摸尸的手艺人,所以他的眼力必然不会弱,既然他能一眼相中这面青铜鼓,搞不好这面青铜鼓还真就有些特别之处,只不过他们没能从赖中央那里问出话来,就只好等回到长沙,再由胖子找个明白人给看看再说。

    而高超一路上,也在对整件事情感到奇怪,为什么这面青铜鼓会落在自己的手里?那位怒族的老阿婆又是什么人?她为什么要把青铜鼓留下便走掉了?难道原因并不像自己所想象的那样简单,只是因为这面青铜鼓是个仿品而已,才会被那位老阿婆丢在自己这里的。

    想来想去,高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不过他却隐隐感觉这整件事情的背后,也许存在着很多他不了解的事情。

    胖子却还是比较乐观的,在他看来,这完全就是高超的运气好,说什么他俩头一次出来铲地皮不容易,估计是祖师爷显灵,让个不懂行情的老阿婆送了块狗头金给高超,如果这面青铜鼓真能卖个几百万,那他一定要陪着高超再回趟丙中洛,去好好找找那位老阿婆,说什么也得给她镶口金牙什么的。

    火车在二十四小时以后,终于带着高超和胖子,还有那两包破瓷烂铁回到了长沙,他们俩一路劳累,便立即打了两辆出租车,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相约第二天在堂口里详聊。

    高超已老大不小,本来已经自己在外边买了套房子住了,但是这两年老爸身体不好,所以为了照顾父母,他就又搬回去和父母同住了,不过今晚火车到站都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于是高超想着这个时间老爸老妈应该已经睡下了,便决定今晚还是别回去打扰他们二老了,先回自己家睡吧,于是便告诉出租车师傅,往八一路的人瑞潇湘开去。

    高超下了出租车,他才忽然感到天气竟然如此寒冷,竟冻得他直打哆嗦,刚才他从火车站出来的时候,可能身上还带着一股热乎气,所以都一直没有什么感觉,此刻高超不免叹了口气,心说这长沙的冬天和云南丙中洛那边真是没法比,那边虽然夜里有点阴冷,但是白天的时候却到处还是绿草花香的春天一般。

    于是高超背着大包赶紧钻进楼道里,往电梯井走去,按下了电梯按钮看了一眼手表,现在刚过凌晨十二点。

    “叮咚”一声响,电梯门缓缓打开,里面空空荡荡的,这个时间当然就只有他一个人坐电梯,不知怎么的,他忽然感觉周围更冷了一些,连身上的汗毛也都竖了起来,不由得紧了紧衣襟,背着大包走进了电梯里。

    电梯门关严后,便是一阵寂静。

    高超暗道这电梯怎么好像同过去不太一样,为何会安静得如此邪门,此刻他竟然连电梯运行的声音也听不到,该不会是这电梯出了什么问题吧?

    他这样想着心里就有些发慌,他开始犹豫要不要按下电梯内的救援按钮,不过他往电梯按钮那边一看,便又无奈的苦笑起来,他这才明白为何这电梯内会如此安静,原来他刚才进来后,根本就没有按下电梯内的楼层按钮,这电梯此刻还一直停在一楼。

    高超暗骂一声真他妈无奈,难道是自己离开太久了,连电梯都不会用了吗?他只好苦笑着按下了电梯内的按钮“18”,因为他家就住在十八层,而这栋公寓整整三十层,他算是住在中间的位置上。

    电梯缓缓上行,“叮咚”一声停下,当电梯门打开之时,正对面的白色墙壁上有一个挂牌,上面写着“18楼”。

    高超走出电梯,背着大包走入长廊,长廊两侧都是住宅,他的房间就在长廊的尽头,一间只有50平米的单居室,不过却已经足够让他一个人住得舒服了。

    高超找出钥匙开门,房间打开的一刹那,却有一股寒气从门内扑面而来,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哆嗦了一下,他暗道怎么这房间里会这么冷,好像比外边还要冷。

    于是他赶紧进门开灯,才发现是客厅里的窗子此刻竟然大敞四开着,冷风正从窗外涌灌进来,十八楼的高度,那风着实不小,他赶紧回手关门,然后放下背包跑到窗前关严了窗子,这才感觉自己有段时间没回来住,现在这间房内竟然冷的像是冰窖一般,不过他不由得也感到奇怪,因为他记得在他上次离开这里的时候,窗子的确是关严的,何况他平时也有回来取过东西,却也从未发现窗子是敞开的。

    想到这里,高超心说这可真是见鬼了,难不成家里被人给偷了?

    于是他立即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四处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却并没有发现任何有外人进来过的痕迹,高超不免有些无奈,心说看来自己可能是有点神经衰弱了,没准是自己上次回来的时候打开了窗子通风,临走却忘了关严。

    他这样想着,便也不由觉得自己怎么最近总是有点疑神疑鬼的,好像脑子里的这根神经,还一直都紧紧的绷着,也许自己也应该像那老赖一样,去找个“休闲”的地方放松一下,他心里再次想起老赖,就不由得一下笑出了声音,心说那老赖没准直到现在还不能起床呢,起了床又没准还走不了路,那老小子这下可真是艳福不浅,这还都得拜他和胖子所赐。

    想到了这么开心的事情,他才有些放松下来,放松下来人就困了,于是他把那硕大的背包靠在了墙角,随后脱/光了衣服钻进了浴室里,准备洗个痛痛快快的热水澡。

    这房间里真的是太冷了,他心想将身体冲得热乎一些,一会儿就直接钻入被窝,一觉睡它个地老天荒,反正明天才大年初七,就算他晚点去堂口也没有多大关系,毕竟还有胖子的妹妹小雪,会帮他开门看店的。

    其实这话要说起来,过年的时候那清水塘的堂口也都是要开着门的,因为的确是会有些人赶着过年的时候来淘古玩的,一来是清水塘本来就是旅游区,总会有些游人闲逛走进堂口里猎奇,保不齐就会有不懂行的游人高价买上两样东西,二来是也有些古董行家趁着大年刚过,到堂口淘宝的,他们博个彩头拜个年,就连砍价也都容易不少,所以像高超家的麒宝轩,还有胖子家的万金阁这样的老堂口,自然还都是要在大年里照常营业的。

    此刻高超冲着热水澡,别提有多舒服,他甚至都快在这浴室里睡着了,不过就在他放松享受的时候,却突然听见浴室门外传来了动静,“扑通”一声,就像是有人跌倒在了他的房间里。

    他不由一下再次紧张起来,赶紧关掉了淋雨喷头,静静的听着浴室门外的动静,可是又过了好一会儿,除了他自己的心脏在噗通噗通的狂跳以外,浴室门外一切死寂一般。

    此刻,就连高超也不免暗自骂道真他妈见鬼,虽然自己当过兵,练过胆儿,可是最近怎么总是遇到这种能让自己心里好阵发毛,一惊一乍的事情。

    高超虽然很紧张,却也还算冷静,他心说这种事情还是不能不防,万一真是自己被拖工给盯上了,找到他家里来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他就赶紧往浴室四下看了看,想找个称手的武器出去探个究竟,可是他找了半天,却发现浴室里除了一根木头把的皮搋子以外,真就什么也没有了,于是他又暗骂一声,无奈只好抄起了皮搋子,然后定了定神,一下拉开了浴室的房门冲了出去。

    房间里真是冰冷,他冲出去以后差点没被冻死,却发现房间里此刻空空荡荡,除了他一个能喘气的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于是他四下一看,才发现是之前被他立在墙角里的那个硕大的双肩背包,此刻竟然倒在地上,他这才明白,原来刚才那“扑通”一声,竟是它倒下时所发出来的声音。

    不过奇怪的却是,那包自己倒了,竟还摔开了背包口,不过那包里的破瓷烂铁一样没掉出来,却是那面被粗布包裹着的青铜鼓,不知怎么搞的,此刻正静静的立在高超家的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