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摸尸匠 > 第一章 老阿婆

第一章 老阿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他猛的睁开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房间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没有一丝光亮。

    但是他却分明听得见。

    “咚咚……咚咚……”

    那声音空洞,焦急,冷漠,却是在这死寂一般的夜里,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胡乱摸索着墙壁上的灯绳,灯亮了,他才分辨出那声音的来路。

    ——有人在敲门。

    “是谁?”

    他小声问道,却依然坐在木板床上,他忽然发现自己所在的这间木屋里,竟然如此的冰冷。

    门外没有人应他,但是却依然有人在敲门。

    敲门的声音没有任何变化,同样的频率,同样的震动,同样的让人烦躁和不安。

    他看了一眼手表,现在刚过凌晨十二点。

    ——他叫高超,今年他本该陪父母在家里过年,可是现在他却在这里。

    这里是云南省西北部,怒江州的一个小村寨。

    寨子里没有客栈,他只好借宿在一家人的木屋里,这种木屋一层养牲畜,二层住人,很简陋,但是对他来说却已足够了。

    今天,正值大年初三,村寨里的大多数人,都还在远处的山顶上聚会跳着锅庄舞,而此刻留在村里的人,恐怕并不多了。

    那么现在,又是谁在敲他的房门呢?

    高超显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他忽然感觉这间空木屋之内,竟然变得更加的冰冷起来。

    狭小的木屋里,只有一盏可怜的灯泡。

    灯光昏暗之中,他小心翼翼的下床,站在了木屋的地板上。

    他随手摸向枕头下方,从那里慢慢的抻出了一把七寸长的匕首。

    云南西部民风彪悍,对于做他这一行的人来说,有把匕首放在身边,才能让他睡得安稳些。

    门外依然有人在,敲门的声音也依然清晰。

    高超展动身形,一步便迈到门前,左手拽住门栓,右手握紧了匕首。

    两年的兵戎生涯,让他在面对如此情况之时显得格外冷静,他甚至已经打算好,如果门外的人想要抢劫,那他就一刀让那个人永远留在这里。

    深呼吸两次,然后痛快的拉去门栓。

    一开门,高超的面前却空无一人。

    但是就在他一怔之际,却突然在他的身前下方,响起了一个声音。

    不管那个声音是什么,听起来却极为古怪,此刻,他也不免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向后连连退出了几步。

    等他再次站稳在木屋里的时候,才在昏暗的灯光下,看清了门外的情况。

    ——就在门口的黑暗中,竟然站着一位怒族的老阿婆。

    老阿婆很矮,驼背,身上穿着黑色的怒族长袍,垂着头,看不清脸,却只能看到一头灰白的长发,凌乱的盘在她的头顶之上。

    她看上去应该有很大年纪了,也很虚弱,便是此刻站在门外,她的身体竟也在黑暗中不住的颤抖着,仿佛随时都会瘫倒在地上一般。

    ——高超一愣,却也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曾经见过这位老阿婆。

    于是他赶忙将手里的匕首,又藏回了枕头下面,这才轻声问道:“阿婆,你是来找我的吗?”

    高超这样问,心里却在想着,这位老阿婆一定是眼神不好,才会在这连月亮都没有的夜里,走错了房间,敲了自己的房门。

    可谁知这时,那位老阿婆竟然再次发出了那种古怪的声音。

    虽然高超听不太懂当地的怒族话,但是他却能够分辨得出,那古怪的声音绝对不是一种语言。

    因为那种声音,更像是由于呼吸困难,又或者是被人掐住了喉咙,才会发出的声音。

    ——难道,她是一个哑巴?

    昏暗的灯光下,老阿婆依然垂着头,高超还是看不清她的脸,但是那位老阿婆却开始慢慢的扭动着身体,高超这才发现,她的背后竟然还背着一个箩筐,此刻她慢慢将箩筐卸下,放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她的喉咙里,依然还在发出那种让人不安的声音,她的双手,却颤抖着伸进了那个箩筐里。

    箩筐里,是黑暗的,高超什么也看不清,就好像那张他同样看不清的脸。

    不过,当老阿婆缓缓的、颤抖着,将一件东西从箩筐里取出来的时候,高超才忽然明白了这位老阿婆的来意。

    此刻,老阿婆的双手上正端着一样东西,东西并不大,是圆筒状的,外面还用一层黑色的粗布包裹着。

    她的手依然在颤抖着,那东西就在她的双手之上,也在颤抖着。

    她依然垂着头,她的脸,也依然躲在黑暗之中。

    她好像还在一直说着什么,但是那种从她喉咙里发出的古怪声音,却好似忽然变得莫名的痛苦起来。

    高超见状,却也不知所措,但他还是问道:“阿婆,你是来我这里出货的吗?”

    ——高超现在是个“铲地皮”的,通俗点说,就是在乡下山里收古董的。

    铲地皮这样的活计,实在是最底层的饭碗,这是他头一次出来铲地皮,也是实在有些无奈。

    其实他家祖辈一直做着古玩生意,在长沙清水塘还有一间两室的堂口,前些年高超从部队退伍回家,因为父亲年迈多病,他便接手了堂口里的生意。

    但是他这运气不太好,刚一走马上任就正好赶上长沙古玩行业整顿,于是生意就开始一年不如一年,越来越不景气,以前铲地皮的老伙计们,因为给堂口供货的价格上不来,所以便都千般无奈,只好自己拿着东西去鬼市练摊了。

    这样一来,就等于断了古玩堂口的命脉货源,他们这些开门做生意的,也就只能靠吃老本,坐在看似冠冕堂皇的堂口里,混吃摸黑等死了。

    所以迫于形势,今年春节高超便约了一个同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来云南这边碰碰运气,希望收些偏门的古玩瓷玉,想着能带回长沙撑撑门面,多赚点吆喝钱。

    这不,高超见那老阿婆端出了一个粗布包裹,他便突然想到,那老阿婆十九八九,正是过来卖古玩的,但是对于他那试探性的问话,此刻门外的老阿婆,却依然是无动于衷。

    不过高超眼珠一转,便已想到这是何原因,想来那位老阿婆也许根本就听不懂自己在说些什么,因为在当地这个年纪的怒族老人,是很少有人能听懂普通话的。

    他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却也还不踏实,心说这位老阿婆白天怎么不露面,偏要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过来找我,这又是何原因啊?难道说……这位老阿婆手里的东西,还是个“到代的开门货”,本就见不得光?

    高超所说的到代,就是够年份;开门货,也叫一眼货,就是真东西。

    当下高超心里想得挺美,就有些激动起来,因为这些天他实在是颇受煎熬,地方没少走,功夫没少出,算一算也走了三四个村寨,却全是收些箭头钝斧,烂瓷瓦当的“荒货”,他还没有遇见一样能够入眼的真家伙。

    荒货,就是指不值钱的玩意,虽然东西是老的,却没市场,没价值。

    所以当下高超心里突突乱跳,心说真是没想到啊,今天晚上竟然来了个送上门的生意,老天爷保佑,这一次可别让人太失望了。

    于是他赶紧走到那位老阿婆身前,想要把她请进屋里说话。

    但是那位老阿婆好像确实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只是端着手中的东西,喉咙里却依然不停的在发出那种古怪的声音。

    看着她如此状况,高超实在有些不知所措,他想来想去,才想出个结论,心说难不成,她是想让我先验验她的货?

    这样想着,也不知道对错,高超就试着想去接过那老阿婆手中的东西,没想到那老阿婆一拱手,还真就把东西交给了高超。

    于是高超小心翼翼的端起那个东西,这才发现,这东西还挺压手的,重量实在不轻,不过与此同时,就在那昏暗的灯光下,高超却也无心瞥到了那位老阿婆的双手,不由得顿时他心中一紧,打了个寒颤,差点就把此刻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上。

    原来,那位老阿婆的一双手掌上,竟然连一根手指头也没有,那完全就是一双灰白色的,光秃秃的,满是褶皱的手掌心。

    但见高超此刻一愣,那位老阿婆却也赶紧将手掌缩回到了衣袖里,颤抖着垂下了自己的手臂。

    虽然此刻发生的一切,都让高超感觉十分古怪,但是他却并没有太多在意这些,因为此刻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已经集中在了他手中的这件东西上。

    这件东西说起来并不大,好似个足球大小,却还算有些份量。

    它通体长条圆桶状,两侧平整呈圆形,两端粗壮,中间略细,外边用黑色粗布包裹,布面满是灰尘,像是已经存放了很长时间。

    对待这种古玩,高超自然很有经验,刚刚差点脱手将这东西掉在地上,已经把高超吓出了一身冷汗,所以当下他便想赶紧找个地方托住放稳了,以防再次失手将那东西摔破。

    于是他转身走入屋内,在床边蹲下,将那东西放在了木板床的被子上。

    此刻,昏暗的灯光下,高超竟然有些紧张起来,但是他的双手却还算稳定,他沉住底气,冷静的去打开那层包在外面的黑色粗布。

    没想到,这层黑色的粗布还经过某种处理,好似浸过桐油,里里外外包了三四层,应该是用来对这件东西防潮防腐的。

    当高超小心翼翼的揭开最后一层粗布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却突然嗡的一声,整个身体也为之一振,就连呼吸也仿佛瞬间停止下来。

    因为此刻虽在昏暗之中,高超却也能看得清清楚楚,那黑色粗布之下,竟然显现出来一抹铜绿的颜色……

    (新书开更,期待您的收藏、推荐和打赏,谢谢支持。)
已经是第一章章节目录第二章 青铜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