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女汉子闯异世 > 第六十九章:镜子中的魂魄

第六十九章:镜子中的魂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罚世之眼紧接着又说道。

    “刚刚施展那个复合禁咒,已经是你能够承担的最高极限。而想要完全打碎这个囚笼,所需要的,已经不仅仅是魔法了。而是‘术’,也就是,诸葛罗云那小子掌握的东西。”

    可他的这句话刚落地,眼前一抹白光闪过,一个高挑的身影出现在了白希若的面前,他用修长的手指捋了捋自己的刘海说道。

    “我说你也真是能惹事,这才过去多久?”

    转过头,刚刚到来的诸葛罗云与罚世之眼刚好四目相对。

    诸葛罗云明显愣了一下。

    “哟,这位……看起来很眼熟啊。”

    白希若刚想出口表明罚世之眼的身份,却见他回过头,隐蔽的给了白希若一个“嘘”的手势,示意白希若不要将他的身份说出口。

    白希若一呆,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诸葛罗云,尴尬的挠了挠头。

    “你怎么知道,我这里的……”

    “情况”二字还没说出口,诸葛罗云就打断了她的话说道。

    “我在你的身上下了‘咒’,既然说过要保证你的安全,我自然会做到。”说着,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罚世之眼的灵体,“我说,你既然把我们千律宫的罚世之眼收了去,怎么没见你用出来?这种小东西,它应该可以轻易解决吧?”

    诸葛罗云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那漂浮在半空之中的玻璃脑袋,一道紫色的光线从他的指尖射出,甚至连响声都没发出,那玻璃脑袋就被那紫光轻易抹去。禁锢着他们的囚笼随即也完全碎开。

    白希若身形一歪,肩膀上毫无准备的墨子修,竟因为她稳不住自己的身形,从她的肩膀上掉了下来,她连忙用手接住了他,有些歉意的说道。

    “对不起啊。”

    可随着“轰隆隆”的巨响,那些镜子碎片从高空坠落,又是失重的感觉。白希若吓得赶紧伸手去抓罚世之眼,可手掌却冲他的身体穿了过去,这才想起来,这家伙还只是灵体。

    可奇怪的是,灵体一般都带着一股子阴冷的感觉,可她的手掌从他的身体中穿过,竟然没有一丝异样,就像那里原本就只是空气。

    罚世之眼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护着白希若安全着陆。

    诸葛罗云潇洒的落在她的旁边,他看了一眼罚世之眼的灵体道。

    “你这样出现,怕是很容易出事吧?”

    罚世之眼回道。

    “没关系。”

    “呵。”

    诸葛罗云嗤笑了一下,就再没张口说话。其实,他只是本能的觉得,这个以灵体出现的家伙不太一般,还有他给他的那种熟悉的气息以及感觉。这些都让他诸葛罗云很在意,所以,忍不住提醒了他一句。

    不管是什么,以灵体的方式出现,都是很耗费精神力的。况且,他还故意收敛了身上那种专属于灵体的阴冷气息。这更加剧了他的消耗。而在这四周,诸葛罗云还没发现他的本体,身为灵体的他,若是长久以往下去,一定会就此烟消云散。

    可他哪知道,这个灵体就是罚世之眼的灵体,而罚世之眼的本体,一直都在白希若的身体里面。

    所以,收敛阴冷之气,虽然会加剧他的精神力消耗,却还不至于会烟消云散。

    而白希若却手捧着墨子修,观察着他们刚刚落下的这片地形。

    这里到处树立都是一面又一面的镜子。而在每一面镜子的里面,都存在着一个若有若无的人形。

    白希若站在一面镜子前看了看,发现,那镜子竟然无法照出人形。有些疑惑的说道。

    “这些到底是什么?为什么照不出我来?”

    诸葛罗云伸手扶上一面镜子,在看了半天之后,突然手下发力,一下将那镜子给按碎了。

    “哗啦啦”的破碎声,将白希若吓了一跳,她转过身冲诸葛罗云说道。

    “你干什么啊,为什么打碎它?”

    诸葛罗云却像根本没听见白希若的声音一样,突然脚步加快,一个又一个的镜面在他的身后碎裂,待打碎了十几面镜子之后,他猛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喂!”

    白希若从他的身后追了上来,伸手拉了他一把说道。

    “你怎么了?”

    诸葛罗云的脸色有点难看,他断断续续甚至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魂魄......这些镜子里......这些镜子里囚禁着的是,我们的魂魄。天人的魂魄,那些在以前战场上死去的......原来他们竟然在这里。怪不得、怪不得他们都没回去......”

    白希若环顾这这片空间,一眼看去,竟然全是这些镜子,一面面,一片片,接天连地,无穷无尽。

    “这些、都要打碎么?”

    “必须要!”

    诸葛罗云突然一声怒吼,强撑着自己站了起来,可是却又激起了自己体内刚受的内伤,脸部涌起一丝不正常的潮红。

    “可是你都受伤了!”白希若扶着他,尽量让他能够好受一点。

    “咳咳。”诸葛罗云咳了几声,又带出了几丝鲜血,“没错,我还是太弱了。这些镜子上面有魔首的禁制,想要完全打碎他们,需要等同的力量。”

    诸葛罗云的眼内流出一丝悲哀。

    “可是我......我还是太弱了!他们都是我的战友,我们都曾生死相依,在每一次魔受突击封印的时候!我们都不曾放弃......可现在他们都在我面前!他们都在我面前受苦......我......”

    诸葛罗云突然挣开了白希若,用沾满了自己鲜血的手,又一次按在了那镜面之上。

    “我必须救出他们!他们是天人,他们不属于这里。”

    “喂!”

    白希若刚想伸手去拉他,想要将他从那种疯狂的状态中解救出来,却被罚世之眼给拦了下来。

    “让他去吧,他需要发泄。”

    “可是这是在拿他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罚世之眼微微一笑。

    “你没见过那些战场,所以才会这么说。天人,拥有几乎无尽的寿命,可每次为了能够重新封印魔首,他们都必须送上自己的性命。每经历过一场战斗,都是无数的生离死别。特别是,对他这种,一直处于领导者这个位子上的人,当看着自己的手足兄弟丧命战场的时候,他们都会有无奈与悲哀,却必须将那种感情深埋在心里的哀凉。”

    罚世之眼深深看了一眼诸葛罗云的背影。

    “他憋得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