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女汉子闯异世 > 第五十五章:哀莫大于心死【求收藏】

第五十五章:哀莫大于心死【求收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现在,可不是白希若感受自己变化的时候,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武斗会的事情。

    若是错过了这次武斗会,也不知道精灵女王还会不会出手帮助精灵王。

    所以,白希若盯着兮沫好一会,才出口问道。

    “墨子修呢?那家伙去哪了?”

    兮沫的身形一顿,有些气恼的说道。

    “他以仆欺主,被我关到地牢里去了。”

    “啥?!”白希若表情一变,第一次冲兮沫发了小火,“谁允许你这么做的!”

    兮沫也不甘示弱的说道。

    “你胳膊上的那个咬痕明显就是他咬的,吸血鬼就是吸血鬼!永远改不掉这种低贱的行为方式!”

    兮沫也是气急了,她是为了她出气啊,为什么她反而会质问自己?

    白希若一撇嘴。

    “什么低贱不低贱的!这社会上就没有低贱的人!带我去地牢!”

    兮沫气的一转身,大眼睛里已经是水汽汪汪的了,委屈的说道。

    “要去你自己去!”

    “自己去就自己去!”白希若脾气也上来了,翻身就跳下了床,边穿衣服边说,“您是公主大人,哪能劳烦您带路啊!”

    “白希若!”兮沫转身冲着白希若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受伤了,我心疼。你昏迷了,我不睡。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她越说越激动,眼泪止不住的就流了下来,伸出一只手指在空中,道。

    “那个吸血鬼,将你体内的血液差点吸干净,你差点就死在他的手里!就这样你还维护他?白希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啊?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白希若的动作一停。

    难道,墨子修没有解释事情的前因后果?

    眉头微微一皱,转身面对兮沫貌似平静的说道。

    “可能你还不了解事情的起因,总之,墨子修是为了保护我。若是没有他,我早就死了。”她伸手拉起自己的袖子,露出了自己的胳膊上的那个咬痕,“这是我自己送到他嘴里让他咬的。”

    看着兮沫有些发愣的脸,白希若接着说道。

    “反倒是,想让我死的,是一群精灵!简直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白希若的牙齿咬了咬,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一把抓起了桌子上的魔法书,她指着兮沫,“你别劝我,我等下就去找出那群家伙,非得给他们一个教训!”

    “等等!”兮沫叫住了正准备跨出房门的白希若,“你的魔力是不是被封印了?”

    白希若无所谓的点了点头,“是啊,被封印了,所以才有那群杀手吧。”

    她突然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墨子修的时候,他就说过,他看不出自己体内魔法的运行,所以猜测自己的魔力是被封印了。

    他可以看得出,那那群精灵中,也一定有人看出来了。

    所以,预谋已久的围杀,前所未有的展开了?

    白希若紧抿了嘴巴。

    看来得抓紧时间,找到魂师体内的魔漩,让它运转起来。

    她现在根本没兴趣知道那群想要杀她的人是谁,这种头痛的问题应该交给魂师这个正主来解决,况且,从魂师那里,白希若隐隐可以感觉到,他已经知道那群人为什么要杀死他了。

    至于这里的诡异情况?

    爱咋咋滴,早晚跟自己没关系!

    反倒是,现在提升自己潜意识的强度才是要紧,她可不想好容易可以回去了,结果自己被魂师留下的炸弹,给搞成了白痴!

    “混蛋!看到你这张脸就讨厌!”

    白希若这样想着魂师,嘴里就不由自主的嘀咕了出来,可正好被走上前来的兮沫听了个正着。

    一时间可谓是心痛如绞!

    兮沫痛苦的盯着她的背影,嘴唇瞬间苍白了下来。

    白希若的这句话,不是说给她的,还能有谁?

    这里可就她们两个人!

    她本来是想来道歉,想着自己根本不问缘由的就将墨子修打入大牢,自己多少有些愧疚,虽然,墨子修以仆欺主的证据很明显,但她当时确实根本没问一句具体情况。

    她也就理所当然的理解了,白希若先前为什么发脾气,可自己刚走了几步,正准备将那句“对不起”说出口,就听见了白希若的那句话!

    这还是那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人么?这还是她的青梅竹马么?

    一时间,兮沫只觉得天旋地转,她无力的跌倒在地,无意识的伸手抚了抚自己那倾国倾城的脸。

    看见我的脸就讨厌吗?

    天见优怜,这真的是天大的误会了!

    白希若听见响动,回头正好看见兮沫跌倒在地的那一幕,想起之前她说的,她昏迷了,她竟然就整夜的守在一旁,就算这份感情不是对她的,可她还是心中一软,连忙过去扶着她,低声问了句。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兮沫伸手推开了白希若,强撑着站了起来,颤抖的说道。

    “没有不舒服,希若,既然你的魔力被封印了,还是不要去母后那里了,他们真的会杀掉你的。虽然你……但我真心不希望你出事。真的。”

    随着最后一句话说出口,兮沫的嘴角竟是溢出了一丝鲜血,那血红如宝石,在暗淡的光线下,竟有着那么一丝耀眼的瑰丽。

    兮沫的眼神渐渐无神,伸手擦掉了嘴角的鲜血。

    不能让她看见,不然,她肯定会,心疼吧……

    你那么讨厌兮沫,所以,还是不要让你心疼了。

    可胸口中传来的阵痛,却让她嘴角的鲜血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瑰丽。

    拼命的捂住嘴巴,让要阻止鲜血的流出,兮沫闷声说道。

    “墨、子修、墨子修在,母后的监牢里。将他接出来了,就赶紧回来,不要久待。”

    说完这句话,兮沫就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

    白希若有点愣神的看着跑开的兮沫,突然被地板上,那一丝瑰丽吸引住了。她伸手沾了沾。

    是血?!

    抬头,正好看见兮沫的裙摆,消失在拐角。

    她心中一紧,赶紧跟在兮沫的身后,就追了过去。

    刚过拐角,就看见兮沫苍白着小脸,躺在冰冷的地上,华丽的礼服,胸口的位置,像是开出了一朵曼陀罗花。

    “兮沫!”伸手抱起了兮沫那娇小的身躯,白希若心急如焚,“醒醒!快醒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轰隆——!”

    惊天炸响在宫殿外响起,白希若一惊,抬头向外看了过去。

    原来清丽的天空被漫天红光所替代,一个狂傲的声音响彻云霄。

    “老小儿俄洛伊,速速出来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