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女汉子闯异世 > 第三十九章:魂师的故事5

第三十九章:魂师的故事5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呵,腻歪?!司命大人知道了又如何?也改不了他被炼制过的事实!”说着,那老道举起手里的引魂幡,“你们见这残魂难道不动心?一眼看去,就知道他必定也是修道之人,身俱不小的修为,才能以残魂之态维持生魂之姿。若是将他完全炼化,道行定会增加不少哇!”

    那老道此话一出,周围的阴魂全都眼放精光,一个个盯着魂师,恨不得将他拆骨入腹。

    鬼差们皆都警戒的看着他们,全都祭出了自己的捉魂法器,战斗,一触即发。

    五殿,阎罗殿。

    司命突然出现在阎罗王的面前,伸手拦下,正准备出去查看,阴气为何大乱的阎罗王,道。

    “老小儿,这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司命大人,这......这事你清楚?”

    “来,喝酒。”司命伸手一招,一个酒杯凭空化出,倒满美酒之后,递到阎罗王的手上,道,“那小子跟我有缘,刚才点化了一番,才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

    阎罗王鞠了一礼,将手里的美酒一饮而尽,呵呵一笑道。

    “既然,是获了司命大人点化,那人怕是来头不小,此事我就不插手了。”

    司命一笑,道。

    “如此甚好。”

    广场上,阴气形成的漩涡,徒然又增大了几分,然又瞬间收敛,尽都没进了魂师的灵魂之中。

    他缓缓的睁开眼,眼神还有些许茫然,轻声问道。

    “怎么了?”

    冯晨见他醒了,先是一喜,然后道。

    “我还问你怎么了?怎么就突然晕了?”

    魂师摇了摇头,道。

    “没事,只是脑子里,多了点东西。好像......好像是记忆,不过,好陌生......”

    冯晨一笑,道。

    “我还当是什么事,你方才喝的,可是司命大人的酒,妙用无穷。你多的那些记忆,定是你前生的。”

    “是么......”

    抬手看了看,发现一直被自己握在手里的玉佩,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刚准备发问,却被一声暴喝打断。

    “小子!接招!”

    一道符咒冲着他的面门就冲了过来,魂师来不及多想,只是下意识的伸手一招。一道水盾就出现在他们面前,那符咒打在水盾上,泛起一丝涟漪之后,消失不见。

    魂师捏了捏拳头,道。

    “他们是什么人?”

    冯晨正准备说话,却被那老道抢了先。

    “哈哈,让你魂飞魄丧的人!”

    魂师眉头一皱,推开冯晨就站了出来,一众鬼差,见状纷纷后退。

    “大兄弟,别逞能啊。”冯晨高喊了一句。

    “你看着就好。”

    魂师张开双手,一道蓝光在他手掌泛出,地面一阵颤动,数根地刺冲出地面,随着魂师的手势,拔地而起,每一个都找准自己的目标,俯冲而下,气势凌厉,锐不可挡。

    众阴魂纷纷各显神通,刚要想办法抵挡这些地刺,却发现,无论用什么办法,根本阻止不了那些地刺前进的势头!正准备闭眼迎接自个下场的时候,那些地刺却只是停在了他们的鼻尖前,往前一分,就会刺入神魂。

    “滚!”

    阴魂们各自对望了一眼,纷纷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庆幸,皆都青光一闪,消失不见。广场上,一下子就清净了下来。

    众鬼差见事态平了下来,也都各忙各的去了,只有冯晨一个留了下来。

    散掉地刺,魂师收手而立,回头看了一眼冯晨,道。

    “怎么就被围攻了?”

    “还不是因为你啊!早知道你这么牛,刚刚我就不挡在你面前了。”冯晨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道,“你到底学的什么道法?他们竟然对你的术法毫无办法。”

    “我用的不是道法,是魔法。”魂师耸耸肩,“貌似,你们这里根本不知道怎么破掉魔法。”

    “魔法?你别逗了!”冯晨笑道,“那是西洋的玩意,我知道的。其实也跟道法差不多,与咱们道法可是异曲同工,根本不存在,你这种压根没有办法破解的情况好不好!”

    说完,他好奇的凑了过去,道。

    “喂,到底是什么啊?”

    魂师无奈一笑,“真是魔法。”

    天色一暗,冯晨抬头望了望,道。

    “阳间快天亮了,走,我们赶紧回去。”

    回到阳间,魂师灵魂归体,冯晨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到底该如何称呼他了。

    魂师笑道,“我叫白希若。”

    冯晨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外面泛白了的天色,道。

    “司命大人的意思,应该是,你自己心里知道那炼了你的人是谁,他是想你自己去报仇。”

    魂师点点头,道。

    “谢谢你。”

    “咳,谢什么,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你的目的。特别是见识了你的身手之后,我就明白,你根本就是自己想去地府走一遭。”

    魂师低头笑了。

    “老白,幸好你遇见的是我,白无常冯晨。”

    冯晨的身影在魂师的面前越来越淡,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伸手在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封信,道。

    “这个是刚刚我们头烧给我的,应该是想通过我交给你。我得走了,昨天的任务我只完成了一半,今天得加班了。”

    魂师接过那封信,冯晨的身影就完全消失不见了。

    魂师想着这一晚的遭遇,他不知道这次的地府之行,获得的结果到底是好是坏。不过目前看来,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应该不是一件坏事。

    脸上淡笑。打开那封信,发现那上面只有一行小字。

    “三月之期,时到必归。”

    “这是在通知我,我只能在这边的世界待三个月么?”

    清晨,有丝丝凉风拂面,特别是在这种废了的楼里,更显凉意。随着这阵风吹过,他手里的信封突的燃了起来。魂师一惊,信封从他手里滑落,落地之时,竟是连灰都没留下。

    “对了,我的玉佩呢?”

    魂师歪头思考,若是他面前有镜子,他一定可以发现,在他的额头上,一道青光一闪,一个奇怪的符号,一现即没。

    (更新时间从早上八点,换到下午一点。前两天因网络问题,所以更新有些晚,这里再次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