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翡翠之塔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跳梁小丑 上

正文 第四十六章 跳梁小丑 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迪恩的思考中,一行人非常平安的返回到了哨所,期间运气非常好的,没有遇到任何强盗的袭击。当然,并不是说没有强盗。

    迪恩虽然在思考中,但也发现了不止一股小波的强盗曾经缀上了他们。

    但是,面对双方人数间的差距,已经他们战马上的那些人头,这些强盗衡量了利益得失后,明智的选择了退去。

    因此,迪恩一行才能够安全的返回到了哨所——

    “团长,哨所到了!”

    一直充当着斥候的西伦兴奋的说道。

    “嗯,让大家先休息,等到彻底的天亮后,我们返回驻地!”

    迪恩看了看依旧昏暗的天空,然后,再看了看虽然依旧兴奋,但却难掩疲惫的下属,迪恩当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当然,警戒、执勤的任务,依旧需要完成。

    而这样的任务,迪恩放心的交给了他面前的民兵队长。

    事实上,之前那些强盗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袭击,他的这位民兵队长也是功不可没的,对方敏锐的视觉和来自于猎人的经验,总是提前占据着最佳的攻击位置,并且,做出有效的防守;对此,迪恩再一次的发出了自己的赞赏。 因此,将一些小任务交给西伦,做为历练,让其更快的成长,已经提上了迪恩的日程。

    而此刻已经是黎明时分,因此,即使是休息也不可能太长的时间,大约一个半小时后,迪恩一行再次的上路了。

    不过,有着一个半小时轮流的休息,年轻的民兵们已经缓解了一些疲劳,再加上一顿丰盛的早餐,让他们有了更加充沛的体力——早餐的食材,并不是战利品,而是前日由迪恩分配,西伦带到哨所内的。

    来自提尔镇‘雪熊之家’的食物,对于年轻的民兵来说,即使是重新加热的也是异常的可口。

    而后,让西伦继续带着自己的一队人,负责周围的警戒后,迪恩带着另外一位民兵队长返回了军营。

    无疑,迪恩一行的返回,尤其是那马背上的物资,缰绳上的人头,都让留守者发出了欢呼声——

    “团长得胜归来了!”

    “团长得胜归来了!”

    这样的呼喊声中,被迪恩指派为留守负责人的马赫早已经离开了军营,急冲冲的向着迪恩一行冲来,一脸的兴奋。 不过,在到了迪恩面前时候,这位辅兵头领却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立刻苦起了一张脸。

    “怎么了,马赫?我们得胜归来,难道不值得庆祝吗?”

    早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的迪恩,明知故问道。

    “团长您让我等一天的时间,天亮的时候我已经前往提尔镇向男爵大人汇报了,现在男爵大人先派的使者正在大厅,而且,后续的人马也正在提尔镇集结着!”

    马赫越说越紧张,到后来更是满头大汗,仿佛是大祸临头一般,如果不是年纪不合适的话,他一定会哭出来。

    “使者?”

    迪恩问道。

    “是男爵大人的弟弟,卫波尔.提尔大人!”

    马赫急忙的回答着。

    卫波尔.提尔?男爵的弟弟?

    迪恩仔细的思考了半晌后,才终于从自己的记忆深处,找到了对方的存在——而一般让迪恩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两个。

    一,对方令迪恩不愿意回忆。

    二,对方实在是太过渺小,不知道迪恩回忆。

    无疑,现在的情况是后者。

    对于这位卫波尔.提尔,迪恩没有什么好感,如果说莫尔德这位税务官是既有野心也有实力的话,那么卫波尔.提尔就是光有野心,却根本没有与之相匹配实力的笨蛋,或者说……小丑更加的贴切一些。

    在原有的历史上,在那位提尔男爵战死后,这位卫波尔.提尔完全是不顾一切的想要谋夺男爵的位置,为此甚至不惜绑架了提尔男爵的子女。

    而这样做的结果,自然是给那位税务官制造了一个顺理成章干掉他的理由。

    对方怎么死去的,迪恩不太记得了——对于这样跳梁小丑般的人物,迪恩一向没什么记忆。

    但是,对方为什么而来,迪恩可是一清二楚——

    谋夺费查伦骑士团!

    没错,对方就是为了这个而来!

    迪恩可以肯定,对方在听说了波茨和一众手下都以死亡后,就在打着趁虚而入的算盘;毕竟,坐在了骑士团团长的位置上,他距离男爵的位置也就近了一点。

    而这是迪恩绝对不允许的!

    如果没有血月战争,迪恩自然不在乎一个地方骑士团的位置,以他的能力,想要混到一个不错的位置上,并不难。

    但是,正因为有了血月战争的存在,费查伦骑士团这个偏僻的地方骑士团团长的位置,已经成为了迪恩的禁脔,任何敢和他争抢的人,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干掉对方,踢开任何所以的阻碍。

    至于提尔男爵和对方的关系,迪恩需要顾及什么?

    对此,迪恩根本不会担心。

    因为,他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位卫波尔.提尔,虽然有着提尔的姓氏,但是和提尔男爵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的亲密,对方只不过是提尔男爵远方姑妈的继子而已。

    简单的说,双方除去‘提尔’这个姓氏外,根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卫波尔.提尔吗?”

    迪恩在心底冷笑了一声,然后,拍了一下自己下属的肩膀,轻笑道:“放心吧!交给我就好!”

    接着,迪恩就对着身后的民兵队长喊道:“艾克,解下粮食、物资,让大家上马!”

    ……

    “卫波尔大人,那些家伙真是该死,竟然敢这样的怠慢您,要知道您可是提尔男爵的弟弟啊!”一个低头哈腰的侍从,对坐在原本属于迪恩位置上,穿着得体,面容经过了细细打理的中年男子阿谀奉承着,“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当他明白自己做出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后,一定会向您请求宽恕的!”

    “对方毕竟是来自中央骑士团的‘见习骑士’,我们需要明白年轻人心底的急躁!”

    端坐在迪恩位置上的卫波尔.提尔装腔作势的说道,尤其是咬重了‘见习骑士’四个字;很显然,这位卫波尔大人,来到了骑士团后,还是打探了一些情况的。

    不过,‘见习骑士’四个字却让他最后的顾虑烟消云散了,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听清楚辅兵们之后谈论的事情——事实上,在得到了‘见习骑士’的身份后,在这位卫波尔大人的示意下,他的两个随从已经把包括马赫在内的辅兵都赶了出去。

    显然,他们并不认为几个辅兵能够有资格和他们共处一室。

    “当然、当然,大人您永远都是这样宽宏大量……”

    另外一位侍从,也是迫不及待的说着。

    只不过,话语还没说完,就被一阵马蹄声和呼喝声打断了。

    看着卫波尔皱起的眉头,这位相当称职的侍从,立刻停止了话语,转身就向着大厅的门口跑去。

    而端坐在椅子中的卫波尔,则是神情淡然的等待着,由自己侍从之嘴说出的斥责——他非常享受这种感觉,而正因为这样的享受,他才需要更多的权利、身份;为此,他不得不感谢那个在他看来一无是处的老女人。

    只不过就是因为几句花言巧语就将他收为了继子,为他打开了‘上流社会’的大门。

    这真的是太好了,想必对方死也瞑目了!

    哼,只不过是几个金普顿而已,为什么舍不得?

    这样想着的卫波尔,不由想起了那个被自己砸死的老女人,顿时,心底一阵气闷;以至于他开始了烦躁。

    尤其是当他看到自己的那个侍从呆立在门口,根本没有斥责出声的时候,这样的烦躁更加浓烈了。

    而另外一位侍从,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当即就冲向了门口。

    只不过,同之前那位侍从一般无二,这位侍从业呆立在那了。

    “你们这些家伙究竟在干什……”

    卫波尔看着两个呆立的侍从,不满的走上来,就想要亲自斥责两句,但是,当他看到面前的一幕时,却是两腿发软的,不会动了。

    这是什么啊?!

    一字排开的战马上,悬挂着血淋淋的人头,那呲牙咧嘴的表情,就仿佛是要择人而噬般,而端坐于马背上的人,更是以冷漠的目光扫视着他,就仿佛是要将他的头颅也砍下来一般。

    噗通!

    这位卫波尔大人最终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PS颓废上三江了啊~~~加更~加更的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