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翡翠之塔 > 正文 第十一章 恰当的合作者

正文 第十一章 恰当的合作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抹柔和的白色在这略显昏暗的小酒馆内出现,令保持期待的隆朗,当即眯起了双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就抢到了手中:“哦,多么美丽圆润的珍珠,看看这样的光泽,还有这滑腻的感觉,完全就是少女一般的肌肤……三十金普顿!”一连串的赞美后,隆朗给出了一个刻意压低的价格,这样的压价完全是出自一个商人的本能,根本不关乎其它——至于赃物?这颗珍珠是少有的能够完整出手的东西,那个镶嵌有沃邦郡德芬迪男爵家徽的黄金项链,早已经被迪恩列入了进入熔炉的名单。

    事实上,那一大批赃物中的金属物品,基本上都会这样处理;而剩余的珍珠、宝石,前者因为大部分外形类似较为好出手,而后者则需要专业的人才进行再一次的切割才可以——幸运的是迪恩知道很多这样的人才,甚至,他自己出手也可以。

    只不过,短时间内他并没有这样的时间。

    因此,较好出手的珍珠,则成为了他身上最有价值的物品。

    迪恩微笑的看着隆朗,报出了一个不过分的价格:“四十金币,而剩余的两枚金普顿和八个银角,则做为您加快准备的酬劳,以及为我找来马车的打赏;当然,您必须要在明天天亮前准备好一切……” “没问题!明天天亮前,您会看到您需要的一切!”

    对于这样令人满意的价格,隆朗自然不会反对,他连连点头,甚至看着迪恩也越发的顺眼起来,在迪恩准备离开时,还不忘大力的推荐着自己其它的服务:“尊敬而又大方的客人,在这样的夜晚,您需要一位美丽少女的陪伴吗?两个金普顿,我就给您找来镇上最美丽的女孩——当然,我保证她是处女!”

    “足够长的旅途,我已经很疲劳了,而接下来我还不得不为更长的旅途,养精蓄锐……不过,还是谢谢您的好意了——我认为我们交谈的一切,都是我们私人之间的事情;所以……”

    一声悦耳的脆响,一枚银角划过一道美妙的弧线,被隆朗接在了手中,他那胖脸上笑眯眯的双眼几乎就剩下了一条缝,以和身躯不符的轻盈步伐,走出了柜台,微微一鞠躬,接着迪恩的话语,殷勤的说道:“我以我的名字发誓,您在这里的一切都是秘密!”

    “这是我听过最悦耳的保证!”

    留下了这样的话语,迪恩再次推开了那酒馆的门,在‘吱呀’的响声中,消失在了门后。 而当在外面的手下回来禀告迪恩真正的离开后,并且,再一次出去放哨后,隆朗这才眯着眼确认着之前的账目——能够做着这样的生意,如果不小心的话,那么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很显然,隆朗足够的小心。

    不过,隆朗片刻后却猛的好似牙疼般的抽了口凉气:“十字弓一把,长弓两把,狼月草两份,蜥蜴花三份……狼月草和蜥蜴花,应该是调配数种毒药和麻药的主要药剂吧?嘶,这个家伙该不会是刺客吧?约克家族的那位次子又惹上什么人了吗?”

    但是,马上的,这位有着多种身份的商人就摇了摇头,毫不在乎的说道:“管它的,反正我只需要挣到钱就好;四十金币的生意,是这个月数得上的大买卖呐!唔……明早我是不是向那位大方的客人推荐一些可靠的帮手呢?或许又是一笔意外的中介费……嗯嗯,就这么办!”…

    ……

    即使在夜幕中,迪恩能够清晰的‘看’到属于隆朗放哨的那位属下;不过,为了明早能够顺利的拿到东西,迪恩根本没有理会对方——这样的岗哨,在每个特殊的店铺、黑市中都是常见的,在原本的经历中,他早已经习惯了。

    不过,隆朗的那位属下,很显然是一位好手。

    不仅是完全的融入了阴影之中,而且呼吸也变得若有若无,如果不是他原本经历中的那无数次生死之间得出的经验的话,他根本无法发现对方。

    对此,迪恩对于自己能够准时拿到自己所要的东西,更加的有信心了。

    至于为什么要强调那个时间?

    要知道号角镇上,可是发生了一起恶劣的强盗入室谋杀案呐!

    ……

    清晨的号角镇,一辆辆马车在商人们的吆喝声中被车夫从旅店的后面牵了出来,然后在护卫们的随行中,按照各自的目的,分别向着南北两个出口而行——这对于号角镇实在是太正常了,做为翡翠之都北面最近的城镇,它一直是担当着枢纽的作用。

    从翡翠之都南面而来,前往北方的商人,或者是从北方而来,进入到翡翠之都,以及更南面的商人们,为了不耽误时间,都是在太阳刚刚升起,露水还没有散去的那一刻出发;而如果混在其中的话,迪恩自然是有把握做到一点都不显眼的。

    因此,他才会对隆朗强调着时间——

    而面对着金普顿的诱惑,隆朗动力十足的在天亮前,就将迪恩需要的一切,包括马车在内全部的准备好了,同时还找来了一位老实可靠的车夫;不过,在叶奇又拿出一枚比昨晚小上一圈的珍珠后,这位车夫立刻欣喜的将那匹拉车的马儿和那个有着七成新的独人马车,以及放在其中的干粮、水等,都交给了迪恩。

    “这样的交易真是很不明智——如果您需要马儿和马车的话,应该提前通知我,我一定会拿出比这更好的货物来!”隆朗为错过一次生意而愤愤不平着——虽然那枚珍珠小了一点,但是卖出二十五个金普顿可是没问题的,而眼前的马儿和马车,加起来也不过就是二十个金普顿罢了。

    这其中马儿占到了九成还要多,至于那七成新的独人马车?

    给一个金普顿,隆朗就能够给你找到一个八成新的,如果你愿意再多掏两个银角,那么即使是全新的马车,也是可以商量的。

    “如果您对饮食有需求的话,我也能够为您准备的妥妥当当!”

    看着迪恩将那伪装过的十字弓、长弓和药草搬上了独人马车的座位内,并且检查起那些放在座位下的干粮和水时,隆朗再次的喋喋不休起来——独人马车并不和传统意义上的有着密闭车厢,能够供四到六人乘坐的马车一般,它的结构更加的简单,除去车夫所站在的座位后的那一小块仅能够落脚的地方外,就只剩下了容乃一个人和部分行礼的单人座位,而且是半露天式的那种。

    当然了,做为旅者们出行的最爱,这样的马车车厢更多的是为了存放一些物品的,而驾车的车夫通常也就是马车和物品的主人;不过,也有例外,在某些特殊旅途的旅行中,识路的车夫依旧是相当抢手的。

    不过,路途对于曾经独自走遍了差不多整个歌德兹的迪恩来说,显然不成问题;而且,因为自身的秘密,迪恩毫不犹豫的买下了包括马儿在内的马车;不过,迪恩显然没有预料到的是,隆朗的唠叨。

    看着这位以后在歌德兹上大名鼎鼎的大商人,此刻为了几枚金普顿而喋喋不休的模样,实在是令迪恩感到一种别样的感觉——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迪恩并不介意多看上一会儿,不过,看着周围陆续出发的商人,打定主意要混在其中的迪恩,可不想错过了时间,显得太过于显眼了。

    “我们的生意才刚刚开始——这是一封我留给您的信,请在我离开后,再打开……相信我,这对于您或者是我来说,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迪恩拿出了昨晚连夜写下的信,放在了有些愕然的隆朗手中,然后,不等对方回过神,就一抖缰绳,在马儿轻快的马蹄声中,迅速的融入到了周围同样前行的商队中,很快的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留下,看着手中的信,依旧带着惊讶神情的隆朗。

    “老板,这封信?”

    站在隆朗身后一直默不作声的手下,这个时候凑了上来,面带警惕的看着隆朗手里的信——虽然从外表上看,貌似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一些技艺高超的盗贼足以让这样一封看似无害的信,变成杀人的利器。

    不论是涂抹毒药,还是放入一些和魔法相关的东西,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很困难。

    甚至,隆朗本身就出售这样的药物和魔法陷阱。

    “没有危险,不过……有点意思!”

    确认了数遍之后的隆朗,面色淡然的撕开了信封,而当他看到了信中的内容后,忍不住的脸色一怔,随后,沉默不语了半晌;最终,才再次浮现出了商人的微笑,低声呢喃了一句后,转身向着自己的小酒馆走去。

    而那位一直站在隆朗身后的手下,虽然看到了前者脸色的变化,但是他却聪明的没有过问;毕竟,做为侍卫的他,只需要清晰的记住自己的职责就可以了。

    至于职责之外的?

    那绝对不是他应该关心的。

    ……

    PS颓废求个支持啊~~~大家收藏~推荐一下的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