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大道神殿 > 第四十二章 神秘祭坛

第四十二章 神秘祭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只有三个字能够形容他现在看到的景象。

    “天塌了!”

    不知道多少雪被卷上了天空,然后在飓风的作用下被揉捏在一起,变成一座小雪山,这座小雪山正在向地面砸下来!

    陆飞紧紧咬着牙,让身体离开墙壁,只让双脚着地。

    “一···二···三!”

    数到三他猛的跳了起来,与此同时,天空中的那一片雪山也砸了下来。

    “轰隆!”

    一声巨响,陆飞正好跳出洞口,上面的积雪也正好滑下来,借着滑下来得积雪陆飞身形极速移动,以最大的速度远离。

    最终他还是被一大片积雪掩埋起来,差不多有十几米深,还好他现在没有受伤,处于巅峰状态,因此只花了些时间就走了出来。

    不过现在风暴还没有结束,他刚才那里发生的只是一个插曲而已,更加猛烈地风暴仍然在周围不断的吹响。

    就在此时,他一抬头的瞬间,看到了让他难以忘怀的一幕,一个年前男子,一身青衣,出现在数千米的高空中,在他不远处,就是一个强大的风暴眼,还能够看到滚滚的积雪被卷入风暴中。

    只见他向前一抓,那条庞大的风暴居然不受控制的朝他移动过去,方圆百米的风暴,夹扎着不知道多少积雪,就这样被他拖动着。

    而且这只是开始,他又朝着另外一条风暴微微一抓,那条风暴也不受控制的朝他汇集而去。

    这家伙要做什么?

    难道他要把所有的风暴聚集起来?

    正在陆飞一脸懵逼的时候,更加让他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此人身形一闪,整个人就没入到风暴之中,他看不见风暴中发生了什么,但是可以想象。

    这种风暴,恐怕一级灵师进去也会在瞬间被撕裂,里面的每一块雪都比五级学徒的全力一击还要可怕。

    在这种情况下,里面的雪都已经变成了坚冰,如同金铁一般,无坚不摧。

    没多久,变化再次发生了,风暴开始扭曲,好像里面有一股让它恐惧的力量。

    风暴扭曲了片刻,就开始变小,似乎被什么吞噬了,巨大风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收缩,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方圆数千米,高达万米以上的巨大风暴就这样融入到对方手中的珠子内。

    “总算没有白跑一趟。”青衣人看了一眼手中的珠子就收了起来。

    “咦,居然这里还有一个学徒······”他正打算离开,突然看到了下方的陆飞,顿时惊讶的开口道。

    “嗯,能在这里遇到,也是一种缘分。”看了看陆飞,他又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继续说道:“既然缘分已经来了,看来我也没法拒绝,前方一百里,有一座灵府,希望里面有你要找的东西。”

    青衣人深深地看了陆飞一眼,也不待他开口,轻轻一笑,化作一道惊天长虹没入到远方的天际。

    虽然陆飞还是一脸不解,但是最后一句话他还是听清楚了,前方一百里!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一头扎入皑皑白雪中。

    百里的距离并没有多远,特别是对于现在的陆飞来说。

    经过这场风暴的肆虐,周围的雪景完全变了样,那些前些天他还见过的景象都没有了,有些山峰变得光秃秃的,有些山峰甚至直接被拦腰绞断露出下面暗黑色的泥土。

    怀着激动的心情,他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灵府残骸。

    之所以一直没有找到这个灵府,就是因为它本来就不在视线之中,它深埋在雪下,现在,上面不知道多少的积雪已经被风暴刮走。

    灵府也正式暴露他的目光下,这座灵府是一座残缺的建筑。

    从它表露出来的一些东西上,甚至能够看到这里曾经的繁华。

    一块又一块巨大的石板镶嵌在地面上,一座古朴的大殿,有数十丈高,散发出古老巍峨的气息。

    大殿顶部虽然还笼罩在一片白雪中,却丝毫不影响它神秘而又强大的韵味。

    不过大殿还有一部分似乎在山体内部,外面依稀能够看到山体内还有一些模糊的影像。

    可惜的是,大殿上没有任何文字,在门廊之上数丈的位置,有一个凸起,那里曾经应该挂着一块匾,现在那里空空如也。

    在周围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只有很多打斗的痕迹,地面的石板上和周围破碎的建筑,都在用残骸,述说着这里曾经惨烈的战斗。

    看了一眼大殿,他一步而入。

    神奇的是,刚刚踏入大殿,周围的气息顿时发生了变化,他根本感觉不到任何雪云山的气息。

    感觉不到白雪的气息,感觉不到雪云山极低的温度,就好像立身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

    身形稍稍停滞了刹那,陆飞后退一步重新落在大殿外。

    雪云山的气息就重新回归他的意识之中,那股特有的寒气也回到他的身体上。

    “有古怪,如此大的手笔也不知道以前有没有人发现,从周围来看,这里肯定有人来过,还不少。”陆飞继续打量着周围,犹豫着要不要深入大殿中。

    找遍所有角落,仍然没有找到任何有关模板的线索,他决定进入大殿深处去看看。

    再次踏入大殿中,那种感觉也重新出现,不过有过刚才的经历他已经镇定了许多,沿着通道往内走去。

    里面的面积很广,宽广的甚至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里的战斗痕迹也更加明显,不知道发生了多少年的战斗依旧在这里留下了惨烈的气息,特别是他脚下一道长长的剑痕,这道剑痕有半米宽,二十多米长,踩在上面都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好像他的身体随时都会从中裂开一眼。

    出手的这个人,他的攻击已经蕴含了自己的意志,这已经不是普通灵师能够达到的。

    这种程度的攻击他只在宗门的书籍上听说过,那是超越了普通灵师才能仰望的东西。

    曾经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居然留下了如此可怕的攻击,留下这个攻击的人呢?又到了那里去?他的对手又是谁,这座大殿又是干什么的。

    带着纷乱的思绪,他继续先前走着,奇怪的是,一路上他没有见到任何柱子,以这个大殿的规模,至少也要有一根主梁。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没有主梁了,因为在他眼前有一个方圆一丈的大坑,他不禁荒诞的想到,主梁被人拔走了。

    接下来,他看到一具白骨,白骨似乎已经很久了,轻轻一碰就化作一团泥灰。

    往里走,白骨也越来越多,不过从它们的气息上来看,生前也应该不强,差不多都是灵师学徒,灵师级别的人都没有看到。

    很有可能就是以前那次死在这里的人,这样说来·······

    陆飞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严密的搜索起来。

    他不放过每一个空间,即使是一块石头的下面,他也要扒开瞧瞧。

    可是即使这样,他除了搜出更多的白骨外,并没有其它的收获,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发现,这些死人的包裹,经过长时间反的腐化,也全部变成了一堆废品。

    数个时辰后,他带着失望的目光继续寻找着。

    他不知道,此时,一双猩红的眼睛正注视着他。

    就在陆飞侧过身,翻一具白骨的口袋时,突然感觉身后一股锐利的寒风袭来,身体一震,猛然侧身闪躲。

    回过头来,就见原地出现一头庞大的黑猿。

    黑猿有一丈高,光是拳头都差不多有陆飞两个脑袋大小。

    猩红的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陆飞,同时口中发出急促而又古怪的“呵!呵!”声。

    “呵!呵!”

    一边尖叫着,一边从它口中掉落大量的口水,口水散发出一种让人作呕的恶臭,不用想也知道有剧毒。

    陆飞取出一个玉瓶,吞下一些能够避毒的灵液,这才微微松了口气,打量着这头黑猿。

    这头黑猿的气息已经达到五级学徒,可陆飞敏锐的感觉到这家伙恐怕比一般五级学徒级别的妖兽更加可怕得多。

    “呵!”

    这时黑猿尖啸一声,猛的扑过来,长长的猿臂在虚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直劈他的面门。

    陆飞双臂一阵,如同两条蛟龙同时出水!

    “轰!”

    剧烈的震动下陆飞身形爆退,双臂上传来的力量让他震惊。

    自从将第二个灵阵烙印成功之后,他的身体素质再次进行了一次飞跃,没想到这家伙的力量如此可怕。

    甩了甩发麻的手臂,他双手在虚空中一拉,一条金色的匹练猛然出现在黑猿的身前。

    刺啦!

    触不及防之下,黑猿被斩中,不过效果也并不理想。

    只是在黑猿的肩上留下一条浅浅的口子,这点儿伤害对黑猿来说根本算不上损伤,反而激起了它的凶性。

    “呵!呵呵!”

    它再次发出一声厉啸,带着浓烈的腥风朝着陆飞抓来,黑猿的爪子巨大,几乎将他全身都笼罩住。

    陆飞目光一沉,周身散发出一股锋锐的气息,一个金色的漩涡才出现在他的头顶。

    “去!金色风暴!”

    这其实是一个高级灵术,虽然以现在的灵能施展起来还有些勉强,但是威能依旧是巨大的。

    金色风暴迎风便涨,跟之前雪云山的风暴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威能只有其亿万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