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夜魅影 > 第六十五章 女人的争斗

第六十五章 女人的争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你一直和他们在一起,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吗?”夜影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干脆问起了一直和他们呆在一块儿的夜星辰。

    “想那么多做什么,既然一起合作的不开心,就分开呗,再说了,咱俩才是一对儿!其余的都是电灯泡,碍事着呢。”夜星辰笑嘻嘻地回答。

    “谁跟你是一对儿了?”夜影白了他一眼。

    “怎么不可能是一对儿了?我们是男女搭配,干活儿不累,再说了,咱俩郎才女貌,就是成为一对,也是个佳话嘛。你说对不对?”夜星辰还是那乐呵呵的模样,忽然做出一幅夸张的表情对着夜影,“难不成你还嫌弃我呀?”

    看着他的表情,夜影刚才郁闷的心情顿时被开解了,“你就一定能确定我们是郎才女貌?你好像都没看到过我的面貌吧,说不定能吓坏了你。”

    “那你愿意把面罩拿下来不,就给我一个人看看你的样子,试验一下我会不会被你吓坏。”夜星辰勒住僵绳,停住了马,目光炯炯地看着夜影。

    “不愿意,就算你看见了,也不是我本来的面貌,何必呢。”夜影笑了笑,“走吧,去城里把功勋换一下,我们也应该睡觉了,再磨蹭下去天都快亮了。”

    见夜影不愿意,夜星辰也没办法,只得拍马跟了上去,一同往城里奔去。

    两人一路赶到城里的府衙,夜影的身份占了极大的便宜,连带着随行的夜星辰也沾了光。直接越过游戏里的其它玩家,被府衙的官员迎进里屋,提前换取了击杀怨灵军团所得的功勋。这次的功勋可直接换取声望、经验和装备。夜影获得声望的机会比较多,之前城主发布给她的任务就拿了不少,每次建设村子也有一定数额的声望直接到手,所以选择了拿经验。夜星辰因为是删了重新练的号,等级比较低,所以也直接选择了拿经验。等到换完出来,夜影已经直接升级到了58级,夜星辰的号也直接跳跃到35级。

    从游戏里出来,洗漱一番后夜影意念一动,就直接进入了空间,宁静心神,开始一招一式地演练起所学的功夫。目前所有已经学会的招式,在夜影忘我的练习中,早已经融会贯通,达到了一种质的飞跃,所缺乏的,就是实际的操作。但生性谨慎的夜影,却依然如故地不断练习着,她坚信,三天不练手生,熟能生巧,平凡也可以做出不同的境界来,在真正需要解决问题的时候,才能做到有备无患,拈手就来。

    空间那白色的雾气依然从四周向她汇拢,继而又被她吸收到身体中,越是她到忘我境界的时候,越是吸收得快,而她的身体也越发的轻盈,如同在风中翻飞的柳絮。

    一早从空间醒来,夜影出得账逢照例往四周看去,果然还是如以往那般,空间的范围又扩大了。只是一眼望过去四周仍然是之前的模样,白色混沌一般的雾茫茫一片。不管怎么说,宽敞一点总是好的,夜影心里想着,总有一天,这些东西融化完,总会知道隐藏起来的地方有些什么,现在,还是赶紧出去收拾洗漱,今天是约好和爷爷一起去学校的日子,可不能让爷爷等着。

    夜影来到客厅,爷爷叶卫国和弟弟叶锦文已经在餐桌前坐等开早饭了。

    等夜影坐定,老人便开了口,“丫头,你既然要学东西,今天报道过后,以后的时间就得认真对待学习,这医学部也分了很多科目,你有没有想好到哪科去的?”

    “爷爷,我想到临床医学,这个科目涉及面广,可以很全面地了解人体的各部分功能和病变,以及针对性的治疗手段。”夜影赶紧回答,并道出要去的原因。

    “哦,看不出来,我女儿对这方面还有点研究哦,这话说的一套一套的。”叶国明诧异又欣喜地看着女儿。

    “嗯,很好,那一会儿就报临床医学。”叶卫国看着眼前的孙女,这孩子回来之后表现出来的一切行为,都是沉稳,有礼,非常令他满意,老叶家的孩子,就是这么的优秀!

    吃罢饭,叶卫国便带着夜影还有顺便蹭车的叶锦文往学校奔去。

    在一间雅致的办公室里,夜影和爷爷见到了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

    “哈哈老赵,多日不见,我可是给你添麻烦来了!”叶卫国呵呵笑着,和迎上来的老人热情地打着招呼。

    “你也知道多日不见了,你上次赢了我半子,就躲着我不见,存心不让我赢回来是不。”老人没好声气地埋怨着,随即盯向叶卫国身后,“这就是你家丫头?”

    走在爷爷身后的夜影赶紧上前微躬着上身向老人行了个礼,“赵爷爷好!”

    “你们老叶家出了个这么水灵的丫头,看来,我这学校又要热闹了。”赵老看着夜影,“选好了学科没有?”

    “临床医学,以后我孙女可就是你孙女,在学校你可得帮我看紧了。”

    “这还用你说?”赵老向叶卫国瞪起了眼。

    临床医学2班的学生正在上课,一阵脚步声在教室门前停住。班主任出到教室外停留了几分钟便又进来在讲台前站住。“同学们,我们班今天刚转来一位新同学,让我们大家来热闹地欢迎新同学的到来。”

    在掌声中,一位长发美女缓步走了进来在老师旁边站定,微微笑着看向众人。好美啊,皮肤好白净啊,这是所有同学心中同时冒出来的话。“大家好,我叫叶夜影,初来乍到,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叶同学就坐到邓明乾同学旁边吧。”老师将新同学引向了教室中间的一个空位。

    夜影在位置上坐下来,转头向身旁的邓同学点头微笑了一下,算是打了个招呼。找出当堂课学习的书本,便认真听起课做起笔记来。文化课夜影自觉没有问题,这堂课正好讲述的是医学方面的知识,正是夜影缺乏的。

    “前面课有听过吗,需要笔记不?”耳边传来一个低沉的男音。

    扭头看是同桌邓明乾,瞌睡正好碰到了枕头,心里还在愁前面课程的笔记,这就有人跟自己打招呼要借,“求之不得!”

    两人相视一笑,算是彼此之间结下了友谊。

    一上午匆匆过去。好在夜影只着重在医科知识上,才将开学已经半个月的课程笔记全部抄录完毕。使劲伸了个懒腰,活动酸痛的脖子和手臂,夜影准备去学校的食堂吃个便餐解决民生问题。一旁的邓明乾也表示自己饿了,两人便相约而去。

    “哟,我说这是谁呢,原来是只狐狸精,怎么走到哪儿都不安身,这次又勾搭上了个小弟弟,小心船踏多了不安全,早晚翻到阴沟里去。”一个尖锐的女声在嘈杂的饭厅中响起,四下里顿时安静下来,谁都知道,有人挑衅,马上就会演出一台好戏。

    坐在角落里的夜影和邓明乾埋头吃着饭,不时乐呵呵地聊着天。邓明乾虽然也是才进入这所学校,但显然对这所学校非常熟悉,各种学校的闲闻趣事信手拈来,让夜影对学校的许多故往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和认识。对突然静下来的饭堂只是微微的张望了一下,便继续着聊天的话题。

    “装不认识啊,这么沉得住气!”桌旁多了个女人,一只手敲击着桌面,一边趾气高扬地大声嘲讽着,在她的身边,迅速围过来几个同样年纪面目刻薄的女人。

    夜影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女人,想半天才记起原来是自己在王府井小吃街遇到的那个和杨承浩一起的女人,当时自己还恶作剧恶心了她一把。没想到冤家路窄,入学第一天就遇到了她,看情形她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唉,看来这麻烦是避不开了。

    “有事吗?有事就请说,没事就别打扰我们吃饭。”夜影当然不会怕,在北京,在太爷爷以及家里面的长辈口里,夜影能理解出还没有多少人能不计后果随便给自己家找麻烦。像这种不明所以就能随便给自己不痛快的人,夜影自然不能服了软,那是给自己家族的人面上抹黑,所以口气也强硬起来。

    “哟,这小脾气挺牛的,知道跟谁在说话吗,警告你,别傻呼呼的以为长个狐狸精的样子,就能随便招惹不属于你的人!这可是京城。”那女人身后的一个刻薄女开始帮腔。

    “再说一遍,有事就说,没事就闪开,别影响我的食欲。”被人这么说着,周围人那么看着,成了整个饭厅的焦点,夜影的眉头皱起,心情也变得阴郁起来。

    “好啊,我就告诉你,你离我的承浩哥哥远点,他不是你能肖想的人,他是我宋佳敏的。你要再和他联系,缠着他不放,我就对你不客气。”那女人恶狠狠地看着夜影。

    被人这么威胁,夜影怒极生笑,站起身来,眯着眼冷笑着看着宋佳敏,“呵呵,你的承浩哥哥?你确定?我想问你们是扯证了,还是私奔了?别尽说些让我发笑的话好吗?”

    “你,你你太过份了!”

    “我过份?你搞错了没?”夜影冷冷地笑了,“我在这吃饭是招你了,还是惹你了?你非要凑上来自讨没趣还怨我过份?骂人的话是谁说的,你身后带几个人来威胁我谁看不到?到底是谁过份?”

    “我告诉你,无论你怎么说,你都休想留在承浩哥哥身边,你一辈子也休想。承浩哥哥只喜欢我,他们家人也只喜欢我,像你这种没钱没势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丫头,就凭这张脸要进杨家的门,你做梦!”宋佳敏毫不示弱。

    “哦,是吗,你的承浩哥哥只喜欢你?真的是这样吗?”夜影笑了,“真是好笑,既然你说得这么肯定,你还跑来威胁我做什么?”

    “我就是告诉你,让你别白费心机,我的承浩哥哥根本不会理你。”

    “真的是这样吗,那我们拭目以待。”被激出了怒气,夜影掏出手机,直接拨出杨承浩的电话,按下了免提,仅两声响铃过后,电话便被接通,传来杨承浩激动的声音:“影影,我真的没想到,你会主动给我打电话,我打了你无数次电话,这还是你第一次打给我,我太开心了,哎呀,我真是的,你打电话给我,肯定有事吧,你先说你有什么事,我听着。”

    “也没有什么事,就是遇到了你的一个叫什么的好妹妹”夜影到现在也没弄清楚宋佳敏的名字,随即看向这群女人,宋佳敏咬着嘴唇不说话,后面一个女人口快便报了出来“哼,就说是宋佳敏。”

    “对,就是遇到了你的宋佳敏妹妹,听说你俩好事将近,什么时候请我喝喜酒的。”夜影调侃着,其实杨承浩的心思夜影有几分明白,只是还远构不上在两人之间建立爱情。

    “你别听她胡说,没有的事,她就是我家姨妈经常带来家玩的,有一些亲戚关系,我就当她是个小妹妹,没多的瓜葛。”杨承浩一听急了,这之前的问题还没解决,要是夜影再当了真,要娶她回来当老婆,这门槛就更难跨了。

    “好了,改天请我喝东西,先这么着吧。你的宋佳敏妹妹就在旁边,你要和她说两句吗?”

    “你千万别误会,我没什么和她说的,别改天了,我这就下班去找你。”

    挂了电话,夜影冷冷地望着宋佳敏,不再言语。关于谁缠着谁,饭厅里面的人听得清楚明白,事实胜于雄辩,宋佳敏所说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可笑,在一众人若有若无嘲讽的眼神中,宋佳敏再也呆不下去,红着眼往外冲去,她身后的女人也跟着跑了出去。

    夜影则继续坐下,从容地解决自己面前餐盘的食物。小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形,只不过争论的内容不一样而已。面对欺压,依靠自己解决问题已经成为习惯和生存方式,更何况,现在背后还增加了一个强大的家族给自己依靠,自己怎么可能还要让自己活得憋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