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夜魅影 > 第五十五章 调戏

第五十五章 调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有了杨承浩的加入,夜影接下来的玩乐便热闹了许多。杜勇和黄铮毕竟是两个保镖,对和夜影的相处还有着一定的拘束,再加上夜影是一个女孩子,又是第一次真正相处,也不敢有随意的地方。杨承浩就不同了,三个人同为军人,本身就有共同的言语,之前碍于叶家的吩咐,也有着夜影的刻意回避,所以和杨承浩保持距离。现在有了夜影的许可,和杨承浩的相处便随意起来。而杨承浩又处处对夜影关怀备至,服务周到,一时间几人倒是相处的其乐融融。整个一天几人到处吃喝玩乐,过得无比开心。

    知道家里人对杨承浩比较感冒,回家路上夜影便吩咐两人不要将与杨承浩一起玩了一天的事告诉家里人。对于晚归,李文馨夫妇俩并没有说什么,除了吩咐注意安全,别误了餐点以外,再无其它话语。让夜影放了心,就此蒙混过去。

    等夜影晚饭后再进入游戏察看马场的繁殖情况,发现夜星辰已经早早的守候在了牧马村。

    “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等到花儿也谢了!”未等夜影说话,夜星辰已经神色哀怨的唱上了,“足足一天啊,我可是等你足足一天了,你跑哪去了,也不给我打个招呼!”

    “你这是说我啊,不知道是谁说的出去有事晚上不回来,这么一晚可就晚了几天,还好还意思说我,哼!”夜影扫了夜星辰一眼,向铺子走去。

    “这不是有工作嘛,”夜星辰陪笑着,“这不,一忙完就回来跟你报道了。”

    “某人刚刚不是在跟我说明自己的行踪吧,倒是好像在责怪我没汇报我的去向嘛。”

    “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原谅这回,下不为例,如何?”

    “不如何,我反悔了,之前的承诺收回。”

    “那怎么能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怎么能言而无信!”夜星辰急了。

    “哼,我不是大人,也不是君子,我是无知妇孺!怎么滴?”

    “啊!!”夜星辰目瞪口呆。

    见夜星辰少见的说不出来话,占了上风的夜影非常高兴,“跟上啊,不想选马啦,逗你玩的。你什么时候见我说话不算话了?”

    “来了!”夜星辰赶紧跟着夜影走进马场,“哎,我说你胆子够肥啊,居然调戏起我来了。”

    “就这几句话也叫调戏你?”夜影停住脚步,扭头看着夜星辰。

    “这不叫调戏叫什么?”

    “哦,是吗?”夜影转身走到夜星辰面前,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夜星辰。

    “你,你,你要做什么?”看着夜影盯着自己的那双迷离的大眼睛,夜星辰忽然觉得心里有点慌,不由的咽了一下口水。

    “我啊,不做什么。”夜影的嘴角泛起了笑容,声音忽然变得无比魅惑,一双手忽地抚上夜星辰的胸,猛地一推,猝不及防下,夜星辰一个趔趄坐倒在草地上。没等夜星辰坐起身来,夜影又半蹲在了他的身侧,一只手顺势抚上了他的脸颊,拇指轻轻的扫过他的眉眼,鼻梁,停在了他的唇上,轻轻地抚过片刻又顺着唇角滑落到脖子,又顺势而下抚上胸口,伸出食指在夜星辰的胸口轻轻的画着圈圈。而夜影的脸颊也慢慢居高临下贴近夜星辰的脸,微张的嘴唇轻轻的吹着淡淡的热气,无比贴近慢慢地扫过夜星辰的眉眼,最后聚集在他的嘴唇位置,就差着那么一线,却并不吻上去。“我就是想告诉你,这才叫调戏。”

    “你这个妖精。”夜星辰喃喃的念叨着,不由自主想将嘴唇吻上去。

    “哎哟,某人怎么这么经不过诱惑,这小心脏这么扑通扑通乱跳呢。”夜影一声轻笑,双手轻轻一推,又将夜星辰推倒在地,“好了,别想多了,选马去吧。嘿嘿。”

    看着夜影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往马群走去,夜星辰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自己居然傻傻地被一个女人推倒还有了反应!而最可气的是,自己作为男人,如此艳福,居然不知道抓住机会,像个初哥一样被动!

    “妖精,你回来,你不能就这样扔下我不管!”夜星辰干脆倒在地上,歪着头大喊。

    “再不来选,我就走了,你就没马儿了啊。”夜影头也不回。

    等了一会儿,见夜影一点回来的想法也没有,夜星辰没有办法,只得爬起来跑到夜影身边,“系统太不公平了,男人不经过女人的同意,摸一下女人都会被雷轰,这女人就可以随便非礼男人,一点事儿也没有!”

    “哦,你还想让雷轰我啊。”夜影斜着眼瞪着夜星辰。

    “哪里敢,我只想把你刚加在我身上的,也在你身上施展一遍,嘿嘿,这样才公平嘛。啊,你干嘛踩我,好痛,”夜星辰搂着一只脚乱跳,“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这是想我死的节奏啊。”

    没有理睬夜星辰的鬼叫,夜影在马场里认真的挑选着,虽然同是马儿,却还是有着差别。像是毛色,就有白色,黑色和枣红色,黑色和白色的马明显要比枣红色品相要好一些。最终在夜星辰的要求下,帮着他选了一匹纯黑的马,先驯服,再将特制的缰绳交给夜星辰,让他使用使马匹认主。看着夜星辰使用缰绳后,黑马在原地消失,又再次呼出来,然后由夜星辰骑上,夜影这才放了心,认主过程如此顺利,便可以开始出售马匹了。

    “我现在可是黑马王子,江湖大侠了,”夜星辰骑在马上,绕着马场兴奋的奔驰了几圈,这才骑着小跑过来,“以后终于可以不用我的两条腿跑长途了,算是有宝马开了!有坐骑就是爽!谢了啊。”

    经过了几天,此时的马场已经有了差不多上百匹马。夜影便给自己好友里面的寂寞小法,三国赵云,无法无天,烽火佳人,自由自在各寄了马匹和僵强,然后花钱在世界上吼了三嗓子,给自己的马匹出售打了个广告。

    魅影:从即日起,每日随机在拍卖系统出售坐骑:黑、白、枣红色马匹共计10匹,马匹出售后,不可交易,请各买家慎拍。

    魅影:从即日起,每日随机在拍卖系统出售坐骑:黑、白、枣红色马匹共计10匹,马匹出售后,不可交易,请各买家慎拍。

    魅影:从即日起,每日随机在拍卖系统出售坐骑:黑、白、枣红色马匹共计10匹,马匹出售后,不可交易,请各买家慎拍。

    一连三嗓子的世界广告,砸起了巨大的波澜。

    立马有玩家在世界回应。“十匹太少了,再多卖点吧!”

    “每天至少要卖100匹才行!”

    “魅影大大,价钱便宜点,我们穷人家的孩子,买不起贵的!”

    大部分玩家还是很开心的。虽然少,但至少有了能拥有坐骑的机会,最多就是拼谁有钱了!这游戏地图太大了,到哪儿都全靠走,太不方便,就算是有钱,也免不了和一般人一样步行去升级做任务。如今,有了拉开贫富差距的东西,而坐骑也算是身份的象征,一时众人纷纷开始收集钱财,随时注意拍卖系统马匹的上架。魅影不是说了吗,每天仅仅十匹,这游戏那么多人,不弄多点钱,不关注着价格,并容易抢到。

    打完广告后,很快,夜影便在马场捉了十匹成年期的马,每匹马配上一副缰绳,然后在拍卖摆到每匹500万的底价,便任由玩家起拍,不再管了。相信这游戏多的是人愿意出上这个价格来给自己买个面子和方便。果然不出所料,等过了一些时间,夜影再次拉出拍卖系统查看,发现十匹马的价格已经翻了一翻,而且还在不断上升中。

    夜星辰叹息着,“看你赚钱也实在太容易了,想起我们这些玩家,老实巴交的杀怪赚一点它们身上爆的东西卖,拼死拼活的还不够药钱,现在还有多少玩家穷的在城镇周围挖材料卖的,还有多少玩家,缺少药瓶装备超出许多等级还在低等级地方杀怪攒经验的。。“

    “停!你这是干嘛呢,这是准备批斗我的前奏吗?”

    “只是感叹你赚钱的能力和速度,批斗你,我哪敢,况且我刚刚才得了你上千万的价钱的赠送,吃人嘴短,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那好,带你去个好地方赚钱去,你不用杀怪,我杀,你捡东西就行。”

    “不是吧,我可是比你高了15级,不对,是14级,你什么时候升一级了?”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夜影在包里准备了足够多的箭矢,带上半信半疑的夜星辰,两人上了坐骑,很快便来到夜影目前升级的地头。看着密密麻麻的65级的狼群,夜星辰也感觉头皮发麻,“你确定在这儿升级?这地方连我都抗不住,你这小身板儿能行吗?”

    “一会儿我会站在中间那块大石头上拉着怪的仇恨杀,这些狼都会围着我,以我为目标,你就只需要躲避着在地上捡东西就行,千万不要杀怪引仇恨。”看着夜星辰点头,夜影一个隐身潜上大石块,再亮出身形,顿时凶恶的狼群被引到石头周围。夜影继续将弓箭拿出来,顺着一个方向旋转着射杀,慢慢地,周围的狼以顺时针的方向清理出来一个持续旋转的空白地带。

    见状,夜星辰也就明白了夜影要他捡东西的意思了,夜影在大石头上根本没有机会下来捡东西,怪物刷新的速度跟她射击的速度基本成正比,旋转着射杀根本没法停止,一旦停止,很快刷新出来的狼就会填满整个石块周围。而有人捡东西的话,刚好趁怪物刷新的空档,完全有机会将刚死怪物爆出来的东西拾取。当然,杀怪的人要快速,捡东西的人身手也要敏捷。否则,在这个地方死人也是很容易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夜星辰发现怪物爆的东西真的很多,一小会儿便捡满了他的背包,虽然他的背包也不是很多,仅有一百三十格,但这速度也是挺可怕了。想以前自己杀了许久的怪,可也是爆不上几样东西,回想自从和夜影一起升级,往往是夜影杀的怪,就会爆上许多的东西,难道这也有什么蹊跷不成?

    看着夜影也没做什么,仅仅只是平常的杀怪,夜星辰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想想也就算了,现在自己还蹭着夜影杀怪的经验,白捡着装备出售,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而且,夜影是真正拿自己当朋友,经常免费的高级药给自己用,自己能用的装备给自己,现在又给自己配了坐骑,这些在现实那也是一大笔的钱。自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何必挖人隐私,惹其不快呢。可不能因为这些钱财的原因,而失去这个相处愉快的朋友。

    看着夜星辰在大石头周围左窜右跳,忙得不亦乐乎,夜影忍不住发笑。

    “笑啥呢?”

    “笑你动作优美,姿势难看!”

    “妖精,我先让你笑,等着看我早晚收拾了你!”

    夜影望着夜星辰,忽然妩媚的抛了个眼神,伸出舌尖缓缓地舔过嘴唇,“哦,是吗,谁收拾谁还说不定呢!”

    夜星辰忽然觉得身上燃起了火苗,热血沸腾,暗哑着嗓子,“妖精,还是你收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