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夜魅影 > 第二十一章 动心

第二十一章 动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休息了片刻,王守一继续带着夜影往山谷走去。这山谷还真是个好地方,除了风景秀丽,最独特的就是谷中有一池温泉水,让整个山谷充满暖暖的气息。不一会儿,两人便来到一座院子门前。

    开门的侍卫将两人迎进院子,在听过王守一的来意后,便带着夜影来到院子后面的房舍。一位女侍者迎上来,领着夜影进了其中一间屋子。“大师先在此间稍作休息,明日便请大师为将军治疾。”

    “不用休息,现在就去吧!”夜影只想马上看到病人,完成任务后,去办自己的事。

    “那大师请随我来。”女侍者便行了个礼,带着夜影穿过一道走廊,走到另一间房屋。打开门,夜影便看见一位枯瘦的如同竹杆的老人躺在床上。侍者告诉夜影,这便是于飞将军。

    夜影走到床前,眼前的于飞将军双眼紧闭,除了胸口有微微的起伏,几乎已经没了气息。观四周,门窗紧闭,整个屋子充斥着浓郁的药味。见夜影过来,旁边两位侍候的男女侍者从床边站起来,静静在立在旁边守候。

    《异世》这游戏就是这么头疼,一切任务都由玩家自己触发。之前夜影每每做成功的任务,都是通过一些举动或者言谈才触发而得到延伸,看这模样,即使已经到了任务NPC的地头,依然还要考验自己!还是自己动动脑子吧。回想过去学习药师所懂得的东西,以及自己在现实得知的一些常识,夜影觉得还是自己摸索着走。

    先直接将门窗都打开,把房间里沉闷浓郁的空气排出去,让空气流通,把药味散掉,让病人呼吸到新鲜的空气。然后吩咐一名侍者打来一盆滚烫的热水,从包裹里拿出一颗行气活血化淤的药丸溶在盆里,让一名侍者脱掉于飞的袜子,把于飞的脚放在盆里浸泡,慢慢揉搓。脚部按摩以前夜影是接触过的,脚底按摩的原理是以刺激脚底穴位,透过经脉,令相对应的器官产生反应和功能,使血液循环顺畅,排除积聚在体内的废物或毒素,使新陈代谢作用正常运作,舒经活络,松弛神经,达到治疗的效果。

    考虑于飞久病,自然元气枯竭,而人体最基本最重要的,就是元气,它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原动力。夜影再从包里面拿出一颗增加元气的药,化在放了热水的碗里,让一名侍者慢慢给于飞喂食。过了顿饭的功夫,于飞身上慢慢渗出了淡淡的黑色汗水,气息也慢慢粗壮起来。又过了一小会儿,于飞终于睁开了眼睛。

    “将军!”几位侍者神情激动地呼喊起来“你感觉怎么样?”

    于飞涣散的眼睛慢慢有了焦距,吃力的想坐起身来,一位侍者赶紧向前扶住,将于飞的身子撑起来,在身后垫了被子。

    “你们去个人,给将军熬点烂烂的米粥,米少汤多,什么补药也不要加。”虚不受补,于飞现在的情况只能慢慢调理。夜影再次吩咐。

    一名侍者高兴地行了个礼奔出去。

    看清楚夜影的模样,于飞连忙称谢。又吩咐家中侍者,好好安顿夜影的食宿。只一会儿,侍者便端来一碗米粥,果然按照夜影的要求只是烂烂的清粥,给于飞喂食。吃完后于飞又是排出一身淡黑的汗水,吩咐侍者给于飞洗漱完毕,衰弱的于飞已经睡了过去,不过呼吸已经是绵长平缓。

    看着于飞现在的状况,夜影想,自己的方法应该是对的,这样不断排出毒素,补充元气,加上慢慢恢复正常的饮食,再加上些适当的运动,于飞应该能很快好起来。不过,估计自己会在此耽搁点时间吧。

    回到给自己安排的用来休息的房间,夜影便退出了游戏。从游戏中出来,打开窗户,窗外已经是艳阳高照,早就过了吃早餐的时候。洗漱完毕,看着镜子里苍白的脸红肿的眼睛,夜影还是给自己化了个淡妆掩饰。收拾好行李,夜影到了餐厅吃了个晚早餐,然后给郑松发了个信息,约郑松见个面告别。

    收到夜影的信息,郑松赶紧放下手中的事,来到夜影的房间。昨晚虽然和夜影作了简单的沟通安慰夜影,但是毕竟不放心。这一晚上,也不知道这孩子会怎么想。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想早上去看一下,但是老婆和孩子一直守在旁边,自己也不好走开。过去因为偶尔去夜影所在的城市探望夜影,老婆已经略有微词,每每在接到夜影电话的时候,老婆也会抱怨,后来抱怨的次数多了,两人就有了口角,郑松慢慢也不敢在老婆孩子面前接电话。现在孩子就在自己的店里面,如果老婆孩子知道,老婆病重,孩子性子也急,不知道会闹出怎么样的事情。还是避着点吧。

    “爸,你来啦。”夜影赶紧招呼郑松进屋。

    等郑松坐下,夜影便告诉郑松,自己一会儿就要离开了,叫郑松来,只是作个告别,并且告知了郑松接下来自己会辞去工作的打算。郑松有些担心,但是知道夜影性格的他明白,夜影一旦作了决定,便一定会去做自己决定的事,只得叮嘱些叫夜影注意平安,健康之类的话。

    “爸爸送你去飞机场吧。这次分开,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见面了。”郑松总觉得担心,想着再多帮着夜影一点点。

    “不用了,爸爸,这会儿快中午了,你应该有很多事的,外面车很多,我打个车很方便的,以后有事,电话上说就是啦。”夜影背起行李,跟郑松挥了挥手,决然地向外走去。从现在开始,自己尽量不再打扰郑松的生活,一切都靠自己!

    骄阳似火,尽情地释放着它的热情。路上行人纷纷躲避在树荫下行走。夜影已经走过了三条街道,还没有打到车。又渴又热,看见路边有个空调开放的冷饮店,便一头扎进去。点了一杯柠檬沙冰,找了个位置坐下。凉爽的气温加上一大口冷饮,顿时让夜影暑气顿消。

    “哟,还真会享受呢。”一道刺耳的声音在夜影耳边传来,夜影的对面随即坐上一位女孩。“怎么,装不认识啊?”

    “是你,”原来是郑松的女儿,“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能有什么事呢,只是特地跟来认识一下,我爸爸的另一位好女儿,我的好姐姐你呀。”郑艳故意拿捏着腔调,“怪不得我爸一直跟你们母女俩纠缠不清,原来女儿长得这么美,当老妈的肯定就是个狐狸精。”

    夜影默默地看着郑艳,没说什么话,这是自己欠他们一家子的,自己的存在,确实影响到了别人的生活,受郑松多年的关爱,自己承受一点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

    见夜影不说话,也没有难过,郑艳非常愤怒,语气顿时尖刻起来,刻薄的话毫无顾忌地冒出来,听得周围的人都皱起了眉头。

    杨承浩就坐在店里面,早在夜影进店的时候,便发现了她。正思考着想个什么理由去接近她,就出现了眼前的一幕。听了一小会儿,大约就猜到的事情的情形。夜影这一边确实讲起来是理亏的一方,但是,对面的女孩不依不饶说了半天也应该足够了。正愁怎么接近夜影,这也算是一个机会了。

    杨承浩起身来到夜影她们这桌,在夜影旁边坐下来。对着对面的郑艳眼睛就是凶狠地一瞪,冷冷的说道:“说了这么久,够了啊。”转头对着夜影,“没事,有我在。”

    看着杨承浩凶狠的神情,郑艳顿时畏惧地低下了声音,也收敛住了一些刻薄的言语。不过却是不甘心的,还想要说几句。

    “你放心吧,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真相,现在已经想的很明白了,以后不会打扰到你们的生活,你不会再见到我,所以不必再担心什么。”夜影站起身,带上行李,“我本来就是去机场的,我说到做到。”

    “你最好说到做到,要不是怕我妈知道受刺激,昨天就想找你了,你以为还会等到现在啊。”郑艳还心有不甘,一再要夜影确定。“请你们母女俩不要再影响我们的生活,不要再骚扰我爸爸。”

    “不会了,我走了,再见!”

    “再也不见!”

    “好,再也不见。”夜影苦涩的一笑,跨出冷饮店,任凭炽热的阳光暴晒在身上,心中一片荒凉。爸爸,这两个字,也许再也没有机会呼出口了,郑松的家人既然知道了,那以后自己又何必再去打扰他呢,只会给他添加烦恼。他的好,自己铭记在心就行。

    杨承浩拿起自己的行李,飞奔到街边的商店买了一把遮阳伞,又快速地跑到夜影身边,举到夜影头上遮住阳光,看着仍然沉浸在自己思维的夜影,又看了看周围飞奔来往的车辆行人,杨承浩干脆扶住夜影的肩头,两人共用着一把伞,安静的向前走去。

    虽然昨晚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但是今天再次面对失去的痛苦,夜影仍然深深地感觉到心里的无助,和对未来的茫然。自己其实并不够坚强,仍然需要一个有力的依靠,哪怕只是精神上的,也会给自己一种希望,一种力量,一种让自己心神安定的精神寄托。没有了,真的没有了,从现在起,自己真的是一叶浮萍,只能随波飘荡了。老天,难道自己上辈子是做错了什么吗,罚自己这辈子成为无依无靠的人。夜影抬头往天上望去,没看见天空,却只是看到了一把伞,和旁边那张关切的脸。

    相对于夜影的茫然,杨承浩笑了笑,拉着夜影来到旁边的一处凉爽的树荫下坐着,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借你靠靠,想哭就别憋着。”见夜影僵硬着身子不动,干脆又拉过夜影的身子靠在自己肩膀上,“放心吧,这在大庭广众之下。”

    这人真是的,夜影心里轻叱,却也不由的放松了紧绷的身子,“你转过去。”杨承浩听话的转过身,夜影轻轻地侧靠着杨承浩的背,头枕着他的肩膀。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全新感受,这肩膀宽厚,有力,充满着温暖的感觉。小时候,郑松也曾经背过自己,那时候喜欢趴在父亲的肩头,让父亲在学校的操场上奔跑,也曾和父亲肩靠着肩,唱着跑调的歌谣,那时候的日子是多么快乐,除了学习,自己最盼望的,就是每一次父亲来探望自己。可是现在。。。

    泪水无声地流淌着,划过夜影的脸庞,滴落在杨承浩的肩背,那滚烫的泪水,湿润了杨承浩的T恤,也渗透进他的心房。背上的女孩在面对谩骂时有着坚强的沉默,在无人时才卸下坚强的防卫,不愿意让人看见她内心的脆弱。那无声的泪,那躲在背后哭泣的容颜,此刻,住进了杨承浩的心房,搅疼了他的心,杨承浩明白自己真的心动了。早在第一次见到她,从追出去找她,到最后找不到她,曾经以为只是为工作,但是从那天起便念念不忘,越是想,她的样子在自己心中就越是鲜明,而今天在见到她的那一刹,雀跃的心,已经说明了自己的感情。从今天起,就由自己来守护她吧,做她最坚强的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