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第七百一十一章 单脉相传

第七百一十一章 单脉相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黄逍三人都是愣住了,尤其是黄逍和独孤胜,他们两人心中是震惊了。

    李无敬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也就是说,独孤胜在那岩洞石壁上看到的剑痕和自己得到的《残剑经》恐怕和‘太玄剑’有着莫大的渊源。如果按照李无敬的说法,那么自己两人得到的恐怕就是‘太玄剑’残缺的剑法。

    黄逍有些不敢相信,当时自己得到《残剑经》时,知道这剑谱是残缺的没有错,可是后来独孤胜看到这《残剑经》后,说是和他看到的石壁剑痕对上了,当时黄逍还以为这剑法就齐全了。没想到这还有一部分剑法是在‘太玄宗’李无敬和他师父手中。

    单单凭借这残缺的剑法,就让独孤胜的实力在五年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么如果是一套完整的剑法,凭借独孤胜在剑法一道上的超绝天资,恐怕这实力得达到了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境界了。

    “这~~这是真的?”洪一满脸惊讶道。

    这样的事不管是谁听到,恐怕都得惊呆吧。

    “是真的!”独孤胜点了点头道。

    黄逍有些意外,问道:“这真的有关联?”

    虽然说黄逍心中已经猜到了,但是还是想从独孤胜口中得到确认,毕竟自己即使知道一些,也没有独孤胜对这剑法的理解透彻。

    “其实当初黄兄弟你给我《残剑经》后,我确实以为这已经完整了,可是在我剑法有些小成之后,才发现其中似乎还缺少什么,只是单单从石壁的剑痕和《残剑经》上找不到答案,因此我一直以为这是我的一种错觉。现在听李兄弟这么一说,这一切都是揭开了。”独孤胜说道,“我的剑法恐怕也能算是‘太玄剑’一脉的了,虽然其中加入了不少我自己领悟的招式。”

    “李无敬,这剑法或许真的是出自你‘太玄宗’前辈之手,但是现在不可能交还给‘太玄宗。”黄逍说道。

    如果说,自己和‘太玄宗’关系很亲密,那么或许可以将自己知道这部分还给‘太玄宗’,毕竟这也算是物归原主。只可惜,自己注定是和‘太玄宗’敌对,那岂能将这‘剑法’还回去?

    “不,不,黄门主,你别误会,刚才我只是心中震惊,并未想要从独孤兄手中要回剑法招式的意思。”李无敬急忙说道,“这剑法既然被独孤兄得到,那么也算是祖师认可独孤兄。而且,独孤兄在剑法上的造诣早已名动江湖,这剑法在他手中,也是最佳的选择。”

    黄逍这才点了点头,虽然说他救了李无敬,但是也不代表他真正信任李无敬,现在李无敬这么说倒是让黄逍比较满意。

    “其实我有些奇怪,你刚才说‘太玄宗’中只有你和你师父会‘太玄剑’,难道连宗主都不能修炼?”洪一有些不解地问道。

    “没错,就算是当今的宗主也不行,这是我这一脉的祖师定下的规矩,谁也无法更改,哪怕武隆峰也不行!”李无敬说到最后就直接直呼‘太玄宗’宗主,武隆峰的名讳了。

    “这其中又有什么隐秘呢?”黄逍问道。

    他不相信其中会没有什么秘密,作为宗主,那自然是说一不二,这宗内的功法还有他不能修炼的?这不是笑话吗?

    “当年我这一脉的祖师创出‘太玄剑’后,他的实力已经完全超越了当时的宗主,那个时候,祖师因为不恋名利权位,因此才没有坐上宗主宝座。可是他毕竟是第一高手,就算是当时的宗主也得顾及祖师的喜好。后来祖师立下规矩之后,宗内的弟子,哪怕是后面历任的宗主都是不敢违背。”李无敬说道,“当然,这只是一个原因,毕竟祖师已经仙逝这么多年了,这余威也早就散了。另外一个原因还是他们也知道,这‘太玄剑’只是部分招式,并不是完整的招式,因此就算将宗内的所有招式练成,那威力也不足以达到祖师的万一。宗内还有不少的功法练至大成之后,威力都在这‘太玄剑’之上,因此他们才不会来练这剑法。”

    黄逍听完之后,点了点头,这样的解释才算是靠谱,如果真的是一门厉害无比的绝世剑法,加上李无敬一脉的祖师早已身死,单单靠这一些门规岂能限制后面的历代宗主?只能说这‘太玄剑’的威力不足以吸引他们,他们才懒得找借口来破坏这门规了。

    “因为当年祖师未能将全部剑法留下,这才导致宗内其他几脉,甚至后来历代的门主对我们一脉很是苛刻。他们口中虽然没有说,但是我们都是明白,他们在记恨祖师,记恨祖师没有将这门‘剑法’传下来。完整的‘太玄剑’的威力绝对凌驾‘太玄玄功’之上,那才是真正的无敌。”李无敬叹道,“这么多年,我们一脉受到各种欺压,最后到了我师父差不多仅仅是单脉相传了,我师父也就我这么一个弟子,而现在师父他更是遭人陷害,被废了功力,我~~~”

    说道这里,李无敬心中不由悲痛无比,可是他又能如何呢?面对着‘太玄宗’他根本无力反抗。

    黄逍三人自然明白李无敬心中的悲伤,因此他们倒也没有出声,就静静等着李无敬稍稍发泄了一下。

    好一会儿之后,李无敬抱歉一笑道:“让三位见笑了,我失态了。”

    “人之常情!”洪一摇头道,“李兄弟,我能不能多问一句,不知道这位创出‘太玄剑’的前辈到底是何许人也?”

    黄逍和洪一也是竖起了耳朵,这也是他们两人想问的。这样的人物在江湖中不可能默默无闻才是,可是他们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

    李无敬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尊敬之色,然后说道:“祖师乃是唐代之人,李白,字太白。”

    “李太白?我只知道唐代有个著名的诗人叫李太白,江湖中好像没有这么一个人啊?”洪一眉头一皱,脸上满是疑惑地问道。

    他脑海中过了一遍,在历代江湖中好像从未提到这么一个高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