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第七百一十章 太玄剑

第七百一十章 太玄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院中的三人,不管是黄逍还是洪一,独孤胜,他们都是知道李无敬的到来。

    本来就算他在一旁观看也是无妨,因为两人暂时还只是招式的切磋,还未真正施展,倒也不怕让人看到。

    可是李无敬那惊讶的喊声,令他们心中有些疑惑。

    于是,独孤胜和洪一各自退了开来,收功。

    “还是难分胜负啊!”洪一摇头叹息道。

    “没想到你竟然将二十六掌练成了,看来当时和达尔扎的交手让你收获不小。”独孤胜说道。

    当时洪一在和达尔扎交手的时候,最后虽然施展了第二十六掌才击败了他,但是那个时候洪一是勉强施展,最后就算是击败了达尔扎,他自己也是受到了掌法的反震而重伤。

    两人说完之后,也就将目光投到了李无敬身上,只见这个时候的李无敬,双眼有些呆滞的样子,朝着院中走了过来。

    黄逍等人并未出声,李无敬直接走到了独孤胜的面前,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道:“独孤少庄主,你刚才的剑法可是‘太玄剑’?”

    李无敬经过两个时辰的疗伤后,伤势稳住不少,因此便出来透透气,没想到他发现了这边有人交手的动静,便过来看看,谁能想到竟然看到了洪一和独孤胜交手的场景。

    “太玄剑?”独孤胜不知道李无敬为何这么问,而且自己这套剑法是在自己家‘独孤九式’基础上融合《残剑经》及那石壁上的剑痕而领悟的,并不叫什么‘太玄剑’,就算是剑法的名字,他自己都未想好。

    “不是什么‘太玄剑’,李兄弟,你是否看错了呢?这是我自创的剑法。”独孤胜继续说道。

    “你自创的剑法?”李无敬愣了愣,他没想到到独孤胜竟然会这么说,一下子有些没有回过神。

    不过,他很快便摇了摇头,便走到了院子中,然后向独孤胜说道:“独孤少庄主,还请借你宝剑一用!”

    独孤胜不清楚李无敬要做什么,不过,他还是将手中的‘紫薇软剑’抛了过去。

    李无敬接到软剑之后,眼睛微微一闭,似乎是在平复心情。

    几息之后,李无敬的双眼猛地一睁,只见那眼神变得异常的锐利,于此同时他手一抖,那软剑‘刷’的一声如利剑出鞘,那剑身上隐隐散发这一股凌厉的剑气。

    “好剑法!”洪一看着院中李无敬施展的剑法,不由喊道,“独孤老弟,你是剑法高手,不知道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呢?”

    不过他的话落下之后,等了一会,并未得到独孤胜的回应。

    于是洪一有些奇怪地转头看了独孤胜一眼,只见独孤胜聚精会神地盯着院中施展剑法的李无敬,根本就没有听到自己的话。

    “果然是剑痴,看来这剑法也是了不得,竟然让独孤胜都入迷了。”洪一心中暗道。

    他对独孤胜还是很了解的,因为独孤胜在剑法一道上已经是出神入化了,哪怕是那些老一辈的高手,论剑法的精妙恐怕完全不如他。能够胜独孤胜一筹的恐怕也就是他们的身后内力的。因此能够让独孤胜感兴趣的剑法,那足以说明此剑法确实有些不凡之处。

    独孤胜有些失神,洪一倒是不大意外,可是当他看向黄逍的时候,发现黄逍也是和独孤胜一样,眼睛紧紧盯着李无敬,脸上露出了一丝震惊之色。

    这不得不让洪一收回了心神,然后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李无敬身上,准确的说,是仔细观察着李无敬的一招一式。

    开始洪一没有察觉到什么,不过没一会儿,洪一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继而就变得凝重。

    “这剑法怎么和独孤老弟的剑法如此相像?”洪一心中一惊。

    独孤胜的剑法是融合他自己家的‘独孤九式’才创出的剑法,这剑法按理是独一无二的,可是李无敬又从何学到此剑法的?就算不完全相同,至少是相似,也就是说这两人之间的剑法恐怕有些渊源。

    ‘独孤九式’自然是不大可能和‘太玄宗’有什么关系,那么能够和‘太玄宗’扯上关系的恐怕是独孤胜得到的《残剑经》和那石壁上的剑痕了。

    要不然如何解释这两人的剑法相似?也就是李无敬口中说的‘太玄剑’。

    ‘噗~~’的一声,李无敬口中忽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身子也是踉跄着差点摔倒。

    独孤胜急忙上前将他扶住,问道:“李兄弟,你怎么了?”

    “无妨无妨,只是刚才施展剑法牵动了身上的伤势而已。”李无敬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迹道。

    “这就是‘太玄剑’?”黄逍这个时候也是走到了李无敬的身旁问道。

    听到黄逍的问话,李无敬点了点道:“没错,这就是‘太玄剑’。”

    黄逍看向了独孤胜,只见独孤胜眉头一皱,然后对李无敬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刚才你施展的‘太玄剑’我也看到了,确实,这剑法和我的剑法有不少招式相似,甚至可以说是几乎相同了。”

    “独孤少庄主!”

    “不用这么称呼,喊我名字就行了。”独孤胜摆了摆手道。

    “那还是称呼你为独孤兄吧?”李无敬稍稍迟疑了一下,说道,“‘太玄剑’是我‘太玄宗’不传之密,哦,不仅仅是‘太玄宗’,其实宗内也就是我和师父两人知道这剑法,其他的,哪怕是宗主也是不知道此剑法的剑法招式口诀。”

    听到李无敬的话,黄逍三人脸色都是一动,马上也是露出了惊疑之色。这既然是‘太玄宗’的剑法,怎么可能连宗主都不会?从刚才李无敬施展的剑法来看,这威力极大,绝对是一门绝学了,没理由啊。

    “或许你们有些疑惑,为什么会这样子?”李无敬自然明白三人心中在想些什么,于是便解释道,“这门‘太玄剑’是我师父一脉的传承,当年那位创出此剑法的师祖曾立下规矩,只有他门下弟子才可以修炼此剑法,其他几脉不得修炼。而现在,这一脉就剩下我师父和我两人了,而且,不管是我师父还是我,资质不足以将此剑法练至大成。其实哪怕是以前那些前辈们天资超绝,也是无法将‘太玄剑’练至大成,因为保存的‘剑谱’是残缺的,并不是完整的剑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