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第四十七章 天山六阴掌

第四十七章 天山六阴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不可能!!”杜天筹身子猛地朝着后面急速退去,刚才他避开了赵馨儿刺向自己的一剑,然后他反手一掌想要逼退赵馨儿。

    他却是没有想到赵馨儿丝毫不惧,迎面就是一掌,然后杜天筹竟然发现从赵馨儿这一掌中传来的内力没有丝毫的减弱迹象,隐隐地,他还发现现在赵馨儿的内力似乎更甚之前。

    这不得不让他心中震惊了:“一定是困兽之斗,一定是,这赵馨儿一定是用了什么功法,强行提升自己的功力,对,没错,一定是这样。”

    “哈哈~~赵馨儿,你果然是‘天山阁’的杰出弟子,论实力我杜天筹不是你的对手,现在你恐怕是强行提升功力,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杜天筹这次对自己的判断是异常的确定。

    赵馨儿没有理会杜天筹,而是冷笑一声,手中利剑一抖,顿时化为万千剑影笼罩了杜天筹全身。

    杜天筹毕竟是一个高手,他身子迅速避闪,倒是也避开了无数要害大穴,只是身上确实有了不少伤痕,伤口不深,但是他的一袭白衣确实血迹斑斑,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起先几次,杜天筹还未自己险而又险地避开了赵馨儿的致命攻击而暗自庆幸,但是接下来,他确实明白过来,赵馨儿现在似乎在玩弄自己。她每次出剑,都会在自己身上划出一道伤口,而这伤口却没有致命。

    伤口虽小不致命,但是没过多久,杜天筹的伤口已经有上百处之多,那身上的血迹更是染红白衣。

    “怎么会?”杜天筹心中惊惧,他知道再下去,自己恐怕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他不敢相信,眼前的赵馨儿真的没有中毒,要是中毒的话,她肯定想在最短的时间里解决自己,绝不是想现在这样,玩弄自己。

    “好了,此事也该了了,这些伤口就算是收点利息,那么接下来,受死吧!”赵馨儿说道。

    “赵馨儿,你不要欺人太甚!”杜天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算计是完全落空,但是他也不会真的就此授首。

    “有什么招,就赶紧使出来,就让本姑娘瞧瞧,你‘太平宗’的绝学《太平经》上的武学吧!”赵馨儿道。

    “哼,我杜天筹自认不是你赵馨儿的对手,但是我想走,你还留不住!!!”杜天筹脸色铁青道,这下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恩?好,不错,你强行提升功力,看来,这一下足以让你功力倒退数年甚至更多!”赵馨儿感受到杜天筹身上的气息变化,冷笑道,“不过,就凭你提升这么点功力,还不是本姑娘的对手。现在想走,那也得付出代价。”

    说完,赵馨儿‘刷’的一声,将手中长剑归鞘,然后继续说道:“实话告诉你,本姑娘最厉害的并非剑法。”

    赵馨儿将归鞘的长剑一转,然后猛地将其甩向了一旁,那长剑连剑鞘没入大殿的一根木柱之中。

    “好深厚的内力。”杜天筹心中大惊。

    不过,紧接着,他更加震惊,只见赵馨儿身上的气息猛地暴涨,然后双掌之上隐隐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息。

    “这,这?这是?”杜天筹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赵馨儿。

    “如果你没有练会《太平经》上的功法,那么今天你只有死路一条。”赵馨儿说完,身影一闪,便冲向了杜天筹。

    “天山六阴掌!”杜天筹终于是喊出了他内心惊惧的招式,他没想到赵馨儿竟然练会了此掌,这是‘天山阁’的真正绝学。要说内功心法自然是以《极乐典》为尊,但是‘天山阁’中自然还有惊世骇俗的招式功法。这‘天山六阴掌’便是其中最为厉害的绝学之一。

    杜天筹不敢相信赵馨儿会这招,因为他知道要练会此功法需要极深厚的内力。不管是自己还是赵馨儿,他们对自己的功力都很有信心。但是他们的功力还不足以修炼这样高深的武学,要是强行修炼,只会走火入魔。

    当赵馨儿双掌击至的时候,杜天筹猛地挥出双拳,然后惨叫一声,身子便被震飞了出去。

    “‘太平拳法’果然厉害。”赵馨儿冷笑一声,当身子落地的时候,脚在地上一点,再次冲向了还未站稳身子的杜天筹。

    “赵馨儿,你真的要赶尽杀绝?”杜天筹心中惊惧,刚才他是施展《太平经》上的武学,但是他是强行施展,刚才虽然挡下了赵馨儿的‘天山六阴掌’,可惜,这功法的反噬也令他身受重伤。这加上‘天山六阴掌’的伤势,现在杜天筹可谓是伤上加伤。

    “废话少说!”赵馨儿现在心中只想将杜天筹碎尸万段,要不是此人,自己的清白如何能失去?而且,夺去自己清白之身的是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人,但是她没有办法,如果不那么做,最后只会落入杜天筹之后,那么下场将更加凄惨。

    ‘嘭~~’杜天筹被赵馨儿一脚踢中胸膛,然后杜天筹的身子便猛地撞在了身后的一堵墙上,这堵墙哪能经得起这股巨大的冲击,那堵墙顿时破裂倒塌。

    ‘噗~~’杜天筹挣扎地从地上爬起来,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面前竟然躺着一道身影,本来他心中还是有些疑惑,这里怎么还有别人,但是当他看到黄逍后,脸色大变,然后忽然发疯似的狂笑起来。

    杜天筹的狂笑牵动了他的伤势,更使他吐了好几口鲜血。

    当杜天筹震倒那堵墙后,赵馨儿的脸色也是一边,瞬间变得异常难看。

    “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没想到我杜天筹谋划如此之久,最后都是替人做嫁衣裳,可悲,可叹啊~~”杜天筹摇摇晃晃站了起来,然后大笑道,“赵馨儿,‘天山阁’的杰出弟子,你的一切都给了眼前这个牛鼻子臭道士?哈哈~~你比我更可笑,难怪你中了‘化灵散’之后,功力并未大损,难怪你中了淫贼的淫毒‘刹那迷情’也安然无恙,这一切的一切我全明白了。我杜天筹虽然没有得到你的人,但是我相信你心中的痛苦绝对难以言表,当然我也明白你对我的仇恨。不过我不在意,不在意,这是一桩多大的丑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