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第三十章 独孤胜

第三十章 独孤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说来惭愧,此次我随师父第一次下山,对江湖中的门派不甚了解,也不知道独孤山庄在什么地方,还请不要见怪。”黄逍倒是实话实说道。

    “不知道也正常,清逍道长,这次你过来是为了白天奇那老家伙的六十大寿?”独孤胜问道。

    听到独孤胜的话,让黄逍吓了一跳,他急忙小声道:“独孤兄弟,你小声点。”

    “不打紧,本来就是个老家伙吗?”独孤胜笑了笑道。

    黄逍没有再说什么,恐怕这独孤胜有些来头吧,这么直接喊白天奇老家伙,要知道这里的江湖门派,不管是不是真的尊敬白天奇,那明面上还得恭恭敬敬地喊声白宗主或者白前辈。

    “独孤兄弟,看你一定是个用剑高手?”黄逍没有接独孤胜的话,而是看了看桌子上的那柄长剑,说道。

    “高手可不敢当,不过对付些许武林败类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独孤胜拍了拍桌子上的长剑笑道。

    “独孤公子可真是谦虚呐,当今武林年轻一辈中,论到剑术,你称第二,谁敢称第一?”独孤胜的话刚说完,楼梯口便响起了一阵大笑声。

    听到这话,黄逍有些惊讶的望向了楼梯口,当然,不仅是黄逍,就算是二楼的客人都是将目光投向了黄逍这边。

    独孤胜看着这个说话的人走到了自己的身旁,然后问道:“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

    “在下是‘天麟当铺’幽州的负责人吴用。”吴用笑了笑道,“不知道在下能否借个座?”

    “原来是‘天麟当铺’的负责人吴老板,没想到今天能够见到,真是荣幸,你们可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多少人想要见你们,可都是找不到。”独孤胜脸上闪过一丝讶色,然后笑道,“坐,请坐!”

    说完,独孤胜朝着黄逍抱了抱拳道:“清逍道长,这座位原本是你的,我擅自做主一次,还望见谅。”

    黄逍听得出,眼前这个中年男子来头不小,对方只不过是想坐一下,他倒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无妨,反正这还有坐的地方,吴老板请坐!”黄逍笑道。

    “他就是独孤山庄的少庄主独孤胜吗?”

    “果然年轻!”

    “不愧是雏鹰榜上的俊杰,看这气度就是不凡啊,要是我的那些徒弟有他十分之一,我也知足了。”

    “章老鬼,刚才我怎么没见你说呢?要说气度不凡,你刚才就没有看出来?”

    “那个人是‘天麟当铺’的幽州负责人,天呐,没想到还能见到这样的财神爷啊!”

    “谁说不是呢,据说‘天麟当铺’富可敌国,他是一州负责人,那手中的钱财不知道有多少?”

    ……

    周围的江湖中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这边,然后相互窃窃私语。

    黄逍也是将这些听在了耳中,他对独孤胜和这吴用好奇的很,不管怎么说,从这些人的口中都是知道这两人都是大人物。

    没有理会周围的这些江湖中人,吴用道了声谢,然后坐下笑道:“没想到在这里能够遇到独孤公子,哦,对了不知道这位小道长是何道观呢?”

    “终南山青牛门青牛观。”黄逍倒是老实答道。

    “终南山?那离华清城可是有点路程了,青牛观,哦,我知道了,你门中似乎在炼制丹药方面有些独到之处。”吴用想了一下,便笑道。

    “没想到吴老板知道青牛观,真是让我没想到。”黄逍心中真的没有想到,这吴用竟然知道自己的门派,要知道自己的门派可是不入流啊。

    “哈哈~~也就是比你们多吃了几年饭,多走了一些地方罢了,所以知道的也就多了点。”吴用笑道。

    “吴老板真的是谦虚了,这天下恐怕还真的没有你们不知道的。”独孤胜说道。

    “这话,独孤公子可真是太高看我们了,就像你们独孤山庄名下的‘独孤钱庄’,那分号也是遍布全国各地,论消息灵通,天麟当铺可不及你们啊。”吴用笑了笑道。

    “想来吴老板这次找本公子是有事了,不妨说来听听。”独孤胜问道。

    “我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黄逍迟疑了一下问道。

    “不必,不必,如果真的有什么秘密的事,我也不会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和独孤公子商谈了。”吴用摆了摆手道,然后对独孤胜说道,“独孤公子,原本在下还想亲自登门拜访令尊独孤庄主,不过,得知独孤公子在华清城,在下便过来了。这次,正是在下就是为你们独孤钱庄而来。”

    “此话怎讲?”独孤胜有些不解地问道。

    “我们‘天麟当铺’想要开设自己的钱庄,但是你也知道,这一下子要成形也没有那么容易,因此,上头的意思是,准备寻找一家钱庄合作。因此,我考虑是找你们独孤钱庄,当然还有其他的负责人或许也有寻找其他的合作钱庄。今天我就是想将这个意思告知独孤公子,等你回去之后,回禀令尊之后,如果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继续详谈。”吴用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哦?”独孤胜眉头微微一挑,他倒是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事,这事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他也决定不了。就像吴用说的,这事还得和自己父亲说明才行,这一切还得让他做主。毕竟他对这些事也不感兴趣,他现在的心思可都是放在了剑术武学上了。

    “这事我回去带话给我父亲便是,行与不行和我无关,看我父亲的意思了。”独孤胜说道。

    “不管能不能成,如何以后有机会,我们‘天麟当铺’还是非常期待与你们独孤山庄合作的。”吴用笑道。

    独孤胜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吴用倒也没有多待的意思,也是说道:“如此,在下也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

    “吴老板请便!”独孤胜笑道。

    当吴用刚起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又在二楼响起:“要说年轻一辈中,什么剑法都是狗屁,那剑法怎么比得上刀法?”

    吴用看了一下走向这边的三个腰间佩刀的年轻人,然后又看了看坐着的独孤胜,只见独孤胜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正在细细地品着手中的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