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电影巨匠 > 075 戛然而止

075 戛然而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利用从银行抢来的钱,红毛正式向小霸王宣战,他可以保住自己的生意,而帅奈德则希望复仇。小霸王们有武器,但却不会使用,帅奈德一枪就可以抵小霸王十枪,小霸王气不过,展开反击,贫民窟从人间炼狱彻底堕入了地狱。单纯的复仇逐渐演变成为大火拼,天主之城一分为二,两区不能相通,连拜访亲戚都不行。警/察把贫民窟的人都当做流氓,大家就像生活在越战一般。”

    昏暗摇晃的镜头,阴沉模糊的画面,动荡不安的气氛,就连欢快的桑巴旋律都变得惊心起来,彷佛整个上帝之城都被笼罩在一层拨不开的迷雾之中。那种弥漫在空气之中的黄沙暖色调迅速变成了泛着蓝光的冷色调,上帝之城进入了一个永远看不到阳光的世界里,所有一切都变得冷峻而凌厉,肮脏、混乱、迷茫、危险、恐惧……各种情绪湿滑而粘稠地在每一个观众的皮肤上游走,鸡皮疙瘩开始在微微颤栗之中翩然起舞。

    乔尔身体的冷颤一个接着一个,他不得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双手握住椅背,让自己镇定下来。大脑开始暂停思考,所有思想、所有注意、所有焦点都集中在大屏幕之上,那种宿命般的悲剧预感狠狠抓住了他的心脏,但内心深处的情感却无法释放出来,只能被动地跟随着兰斯的镜头、跟随着阿炮的视线,一步一步真实地走入上帝之城。

    越来越多人自愿送死,火拼成为了借口。“红毛的手下揍我”、“小霸王的打手踹我”、“红毛的人强/暴我姐姐”、“小霸王侵占了我家”、“我想杀人,让别人怕我”……整个上帝之城横尸遍野、血流成河,生命的脆弱和低贱在没有任何修饰的镜头里犹如潮涌一般汹涌而来。

    一个叫奥图的孩子,看起来还不到十岁,为了干掉杀父仇人,选择投靠了红毛。可是帅奈德却阻止了红毛,把红毛递给奥图的手枪拿了回来,“他只是个工人……他撑不到一个星期。”但奥图还是默默地收起了手枪,加入了这场混战。

    一年之后,已经没有人记得这场战争的开端,只是盲目地对峙着。双方都想要抢对方的生意,以便能够买更多枪支,继而抢更多的生意。上帝之城变成了八十年代的越南,只有一个人例外——阿炮。

    阿炮悄悄地离开了这片混乱的区域,为了自己摄影师的梦想而奋斗,他从一名报童开始做起,希望有一天能够把自己的照片刊登在报纸之上。可是,阿炮这一缕微弱的希望却根本无法支撑起笼罩在上帝之城的黑幕,夜,只是变得越来越黑,彷佛永远看不到黎明一般。

    在一场枪战结束之后,帅奈德因为一时善念而被隐藏在黑暗之中的一名枪手击中了腹部,但大难不死。随后,帅奈德被送进了医院,警方只好开始干涉。帅奈德在医院接受了采访,将这场战争的冰山一角通过电视机屏幕展示在人们面前。

    “这场对峙还在继续,死了很多人,大多都是无辜者,仅仅是认识我就会被小霸王杀死。警方却只捉我,而不捉他。我坐牢,他拼命杀人。警/察却不逮捕他。”

    铺天盖地的新闻都是关于帅奈德的,这让小霸王怒火中烧,他认为自己才是老大,却没有能够上新闻,反而是帅奈德被报道了。小霸王希望让人们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老大。他在储物箱里找到了一台照相机——这是班尼留下的,在班尼的欢送会上,班尼打算送给阿炮,却被小霸王打断了,于是就永远地留在了小霸王手中。

    小霸王等人不会使用照相机,于是找来了阿炮,让阿炮为他们拍摄照片。小霸王和他的手下们,高高举起自己的枪支,耀武扬威地对着镜头摆起了姿势,用这样的方式向人们宣告“谁才是上帝之城真正的老大”。

    阿炮把胶卷带回了报社,拜托同事洗了出来,可是却不想被女记者玛丽娜看到,直接刊登到了报纸上,成为了头版头条。这让阿炮完全被吓坏了,他认为这是小霸王自己内部的照片,如果被小霸王知道,他把这些照片泄露出去了,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杀死他。阿炮因为害怕而失去了控制,直接找到玛丽娜对质。

    可是玛丽娜却告诉阿炮,他的照片可以换取报酬;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因为没有摄像师能够进入上帝之城,如果阿炮能够照到更多照片,他不仅可以获取更多报酬,而且还有希望成为一名摄像师。

    阿炮点头了,但他却不敢回去上帝之城,于是当晚他决定到玛丽娜家暂时借住,等第二天再回到上帝之城去拍照。那个晚上,阿炮永生难忘,因为他交出了自己的处男之身。

    但阿炮所不知道的是,小霸王此时是再高兴不过了。因为对于小霸王来说,他根本不识字,只是看到报纸的头版头条刊登了自己的照片,于是就心满意足了,甚至大张旗鼓地买了一大堆报纸,开始在上帝之城分发,向所有人宣告自己的统治地位。

    全场所有观众都哄笑了起来,连续两次。第一次是因为阿炮和玛丽娜共度/良/宵,在一片哄笑声之中甚至夹杂着几个清脆的口哨声;第二次则是因为小霸王看到报纸头条之后开怀大笑,那种荒诞不羁的黑色幽默夹杂着嘲讽和戏谑扑面而来。

    乔尔也不例外,他的心脏忽高忽低地起伏着,真正地成为了上帝之城的一份子。

    当他看到有人偷袭帅奈德时,五味杂陈,其实内心深处,他始终有着一丝希望——希望帅奈德可以成为上帝之城的英雄,但宿命的绝望和悲惨却让这一个希望泡泡很快就戳破了,随后汹涌而来的绝望在那压抑摇晃的镜头之中缓缓沉沦。

    当他看到外号“牛排”的孩子毫无生机的躺在沙地上时,一股不忍油然而生,他稚嫩却倔强的话语在耳边回荡,“我抽烟吸/毒,我杀人放火,我是男人!”但,牛排才不过七岁而已,他那瘦弱的身躯就好像是一片轻轻的羽毛,缓缓掉入了沼泽之中,逐渐玷污、沉淀,然后消失在泥泞里。悲凉的酸涩,在舌尖打转。

    然后,乔尔就看向了阿炮。阿炮是唯一的一抹希望,他意外地因为小霸王的照片而敲响了梦想的大门,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机会。他由衷地、真心地希望,阿炮能够实现他的梦想,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出上帝之城。

    在阿炮摆脱了处男之身的夜晚,上帝之城风起云涌。红毛救出了帅奈德,酝酿着大决战;小霸王用一贯以来的强硬手段打劫了军/火/走/私贩子查理,却不知自己大难临头——站在查理背后的是一群肮脏的警/察。

    大战,一触即发!

    在最终火拼之前,小霸王找来了帮手——此前被他血腥镇压的小鬼头帮,他给小鬼头人手一把手枪,以允许小鬼头们在贫民窟之外抢劫为交换条件,要求小鬼头们帮助他一起围剿红毛。

    第八个故事,“结束的开始”。

    小霸王召开了盛大的派对,将所有人聚集在一起,为大决战做好足够的准备。可是却有一只公鸡逃出生天,小霸王带着小鬼头帮追了上去。于是,电影就回到了开篇的画面,小霸王与警/察站在街道两头形成对峙,而可怜的阿炮站在中间,成了夹心饼干。

    面对小霸王成员的全部武装,警/察们势单力薄,最终选择了暂时的退却。这顿时让小霸王的帮派成员们士气大振,对着落荒而逃的警/察们极尽可能地发动挑衅。小霸王扬声大喊到,“阿炮,帮我们照相!”

    紧张到手心发汗的阿炮,犹豫着抬起了相机,按下了快门。“咔嚓”的一声脆响,伴随着“砰”的一声枪响,站在小霸王身边的年轻人就直接中弹倒地,这直接给了士气高昂的流氓们当头棒喝,所有人作鸟兽散,四处逃窜。阿炮也立刻跑到了街边,躲藏了起来,然后大胆地伺机按下手中相机的快门!

    帅奈德和红毛带着手下们出现了!

    混乱的枪响,逃窜的人群,晃动的镜头,急促的脚步,紊乱的呼吸……一张张熟悉的脸孔都变得模糊起来,他们不再具有身份和个性,仅仅只是一个生命力缓缓消散的物件。

    帅奈德带着一群伙伴穷追猛打,却在拐角楼梯处遭遇了还击,青涩忙乱的奥图直接中弹倒地。帅奈德悲痛欲绝地质问到,“你为什么要加入这场火拼?”他就知道奥图撑不过一周,可是子弹还在继续飞行,帅奈德只能说到,“你留在这里,我回头来救你。”他站起来追了出去。

    奥图痛苦地倒在地上,看着帅奈德的背部,然后抬起了右手,扣动扳机,一枪,再一枪,世界就这样静止了下来。帅奈德死了,毫无预警地就死了,就好像班尼一样。原来,奥图就是帅奈德在银行杀死的那个工作人员的儿子,奥图就是在黑暗之中偷袭帅奈德的人。他的目标,一开始就是帅奈德。

    轰轰烈烈、浩浩荡荡的终极对决才刚刚开始,却又如同儿戏一般,戛然而止。帅奈德的死亡让整个电影院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的呼吸都刹那间停止,看着大屏幕上那瞪圆了眼睛躺在沙地里一动不动的帅奈德,空气之中微微扬起的黄色沙土再一次开始蔓延,配乐消失了、枪响消失了、就连脚底和地面摩擦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鲜血和尸体,视线之内遍布着鲜血和尸体,彷佛所有生机都被一口气吸光了般。

    心脏,骤然停止跳动。
074 不寒而栗章节目录076 切断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