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电影巨匠 > 073 上帝之城

073 上帝之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张照片可以改变我的人生,但是在上帝之城,逃走会被逮到,留下来也会被逮到。从我小时候就是这样!”

    站在街道中央进退维谷的少年茫然不知所措,然后画面开始兜转起来,让人看到了整条街道那紧绷到令人窒息的对峙全景。可是再转一圈,画面就来到了黄沙漫天的六十年代,少年也变成了孩子的模样,站在一个球门模样的架子面前,同样是一脸茫然。

    孩子是门将,正在防守点球。对方球员一蹴而就,孩子狼狈不堪地扑向了相反方向,甚至差一点摔倒。

    刹那间,紧绷到令人窒息的巷战就演变成为了贫民窟操场踢足球玩乐的孩子,落差如此巨大的情节衔接,却愣是没有任何违和感,着实让人啧啧称奇。

    “抱歉,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阿炮。”一个大孩子把足球从那个茫然的孩子手中抢走,“他叫做阿毛,上帝之城的故事得从他说起。”镜头离开了旁白的主人公,转移到了阿毛身上,这又是一个有趣的现象——镜头并没有按照常理地紧随着男主角。“不过要讲他,就得提到少年三侠。

    阿毛在一群孩子的包围圈之中,卖弄起了自己的颠球技巧,两个与阿毛同龄的大孩子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这让阿毛把足球踢向了天空,然后从裤腰上拔出了一把手枪,直接对准足球,“砰”地一声枪响,足球就这样被穿透了。

    镜头定格,破洞的足球旁边出现了一行字幕,“少年三侠”的故事。

    “少年三侠在上帝之城很有名,阿毛,阿夹和阿呆。小豆子和阿毛的弟弟班尼是跟班,我没胆跟着我哥阿呆。”阿炮的旁白介绍带着观众进入了少年三侠的故事之中。

    三个少年,带着两个孩子跟班,手里拿着三把手枪,不仅劫持了一辆瓦斯车,让半个贫民窟倾巢出动,疯抢起车子里的瓦斯;而且还把司机身上的现金都抢光了,小豆子更是暴戾猖狂地将司机殴打了一顿,那欢快的笑声肆无忌惮地在天空之下张扬着,即使是警/察及时赶到也束手无策。

    伊桑觉得电影越来越有趣了,虽然导演采用了“低俗小说”的分幕形式来阐述故事,旁白的串联让电影增加了一分小说演义的戏剧感,但镜头的构建和剪辑却处处透着深意。伊桑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地到那种……世界无限宽广延伸但却被困在笼子里无处可逃的矛盾和压抑,特别是在孩子们那理所当然、习以为常、欢欣鼓舞的表情之中,犯罪和暴力的黑暗变得微不足道,反而耐人寻味起来。

    伊桑下意识地偏头看了乔尔一眼,然后就看到乔尔用右手支撑起了下巴,眉宇微微往中间靠拢,露出了陷入深思的神色。伊桑的视线没有停留,随即就收了回来,重新投入到电影之中,但嘴角却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我曾经以为少年三侠是里约热内卢最狠的角色,其实他们只是半调子。我哥哥也一样。”阿炮那平实而朴素的解说在欢快的桑巴旋律之中,让听众的情绪跟随着起伏起来,“我们来到上帝之城寻求天堂,许多家庭毁于洪水,还有贫民窟最常见的纵火案,政府高官不是开玩笑的,无家可归?去上帝之城!这里没电、道路没铺、没有公车,但权贵者才不管我们的死活,里约热内卢早已经遗忘了我们。”

    少年三侠觉得抢瓦斯车的收获还是太少,于是在小豆子的建议之下,决定到汽车旅馆去抢正在开房的情侣们。

    少年三侠商量好,只抢劫、不杀人,然后无视了小豆子强烈的抗议,让小豆子留在旅馆门口把风,为了安抚小豆子,阿毛给了小豆子一把手枪,让小豆子看到警/察时开枪示警。抢劫进行得十分顺利,他们甚至没有伤害任何一名旅客,就成功地完成了他们流氓生涯最值得书写的辉煌一笔。

    随后他们听到了小豆子的示警枪声,仓皇逃窜。可是回到门口却再也找不到小豆子的身影,汽车旅馆里传来的连连枪声让少年三侠无暇继续寻找,只能落荒而逃。

    但,当警/察抵达现场时,却发现旅馆所有工作人员和旅客全部都断绝了生机,这使得少年三侠成为了警/察集中追捕的嫌疑对象。

    在这个彻夜未眠的混乱之中,留在门口把风的小豆子不知所踪,而少年三侠的命运也走向了截然不同的方向。

    阿夹看透了生死,决定重新回到教会,不再当流氓。讽刺的是,阿夹面对警/察的追捕,从容淡定、英勇就义,可是警/察却直接略过了他,而追上了另外一个心虚逃跑的身影。最后,那个逃跑的人被直接击毙,但事实上他只是一个老实的工人,出于对警/察天生的害怕而逃跑,却被警/察误杀之后诬赖为劫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阿夹则投身于上帝的怀抱。

    阿呆重新回到家,被父亲拘禁在家中,从此与流氓生活无缘。在帮忙父亲卖鱼的生活中,阿呆爱上了外号矮子的男人的妻子,与她有染,结果被矮子捉奸在床,只能仓皇逃窜。在逃跑过程中,阿呆却意外发现了小豆子——他们都以为被警/察杀死的小豆子,而且小豆子和班尼在一起,还拿了一大堆钱。阿呆抢走了小豆子的钱,然后从此就消失不见了。

    阿毛在躲避警/察的过程中爱上了一个女孩,贝妮丝。贝妮丝始终希望阿毛能够找一份工作,过上普通的生活,但阿毛却不愿意,一直到矮子出事。矮子发现了阿呆和妻子的奸/情之后,一怒之下用铁铲敲死了妻子,随后东窗事发之后引发了轰动,整个上帝之城都被警/察和记者们包围,慌乱之中,阿毛决定带着贝妮丝离开。

    阿毛和贝妮丝随意拦下一辆车,用手枪指着司机的脑袋,要求他带着他们离开上帝之城。但车子却出了问题,阿毛不得不下去推着车子前进,方便司机可以发动引擎。被警/察抓捕的矮子看到了这一幕,愤怒攻心,向警/察告发了阿毛的真实身份。警/察在追捕阿毛的过程中,击中了阿毛的腹部。

    为了引开警/察的注意力,让贝妮丝可以顺利离开,阿毛开始逃窜,一路护送着贝妮丝离开。但最后,阿毛却浑身中枪,惨死街头。

    少年三侠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乔尔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所惊讶的不仅仅是兰斯的老道,三线并进的故事处理起来毫不慌乱,纪录片式的演义和剧情片式的叙事完美结合起来,详略得当,故事性强,风格鲜明,最重要的是节奏控制得当,推进过程快速却不失闪光点;他更加惊讶的是兰斯的清晰思路和明确立意,叙事过程中点到为止的细节描写,却将角色和故事都进行了润色。

    记忆最深刻的一幕就是,阿呆被捉/奸之后从矮子家逃离,可是浑身赤果,只是拿了一件上衣遮挡住重要部位,于是,阿呆要求阿炮把短裤脱下来给他。结果阿炮却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呵呵地嘲笑着阿呆。但最后,阿炮还是将自己的短裤脱给了阿炮。

    这是阿炮最后一次见到阿呆。

    少年的纯真,兄弟的情谊,还有镜头之中无止境的黄沙漫天,让故事在一片慌乱的残酷和凶狠之中,闪耀着一抹单纯。看到这一幕时,电影院里甚至响起了一片轻笑声,那种惬意对于同类型题材的作品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

    最后一幕里,阿毛在宽阔的街道上踉踉跄跄地奔跑着,警/察一边开枪一边追逐着,路边的居民好奇而淡定地站在原地围观,那悲怆而凄凉的音乐更显得讽刺,居然产生了一种莎士比亚式悲剧的恢弘和诗意。

    接下来乔尔更是被电影吸引了所有注意力,当故事进入七十年代之后,阿炮已经成为了一个小大人,因为小时候频繁的新闻事件而对摄影产生兴趣的阿炮,用最基本最简单的设备开始走上了摄影之路,而阿炮的第一个摄影对象就是自己的心上人——安洁莉卡,他希望把自己的处/男之身奉献给安洁莉卡。

    但可惜的是,安洁莉卡有男朋友了,提亚哥。

    尽管如此,阿炮还是愿意为了接近安洁莉卡努力。安洁莉卡抽大/麻,而提亚哥更加严重,吸食白/粉。为了讨好安洁莉卡,阿炮主动表示,他可以去黑仔那里以低价拿到优质大/麻。抵达黑仔贩卖大/麻的公寓时,却遇到了不速之客的拜访,小豆子和班尼带着一大群小弟找上门来,来势汹汹。

    于是,这就进入了第二个故事,“这间公寓的故事”。

    整个故事十分简单,以蒙太奇的方式在短短不到四分钟之内,将这间公寓逐渐演变成为大/麻固定贩卖点的故事讲述出来,见证了红毛从小弟一路成长为独霸一方毒/枭的过程,然后把这间公寓交给了他信任的手下黑仔。可是,小豆子此时却上门来夺取地盘。

    此时的小豆子已经不再是小豆子了,而是小霸王,这又进入了第三个故事,“小霸王的故事”!

    阿炮的旁白带着观众重新回到了六十年代那个抢劫汽车旅馆的夜晚,揭晓了所有的真相。一直以来渴望成为上帝之城龙头老大的小豆子,出卖了包括哥哥阿毛在内的少年三侠,并且冷酷无情地制造了汽车旅馆十几条人命的血案!他,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噢!”整个电影院都发出了惊呼声,即使欢快的桑巴音乐依旧带着戏剧式的演义效果,但那种极致矛盾背后的残忍却缓缓渗透出来,看着年仅八岁的小豆子玩游戏一般杀死了整个旅馆所有人,甚至还得意洋洋地哈哈大笑,那种残酷令人不寒而栗。
072 混沌影业章节目录074 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