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电影巨匠 > 正文 666 苍穹之下

正文 666 苍穹之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推开楼层专用的透气阳台,抬头看了看,此时阳台上没有人,兰斯走了进去,然后关上门,不紧不慢地从口袋里拿出了香烟,用右手挡住风,试图把香烟点燃,但四面八方蜂拥过来的狂风却让打火机根本无法点火,无奈之下,兰斯只能是把打火机收回了口袋里,然后叼着一支没有点燃的香烟,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户外的新鲜空气,安静地看着眼前高楼云集的景象。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了,一夜居然就这样过去了,纽约城的地平线在碧蓝的天空之下徐徐展开,猎猎寒风让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起来,微微一张口,狂风就直接灌入喉咙,一不小心就呛到了,不由自主就咳嗽了两声。

    兰斯深呼吸一下,试图制止咳嗽声,可没有想到呼吸进那冷冽的空气,咳嗽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越来越激烈。一声,接着一声,再一声,彷佛就要把整个肺部都咳出来一般,兰斯整个人都弯了下来,背部靠在墙壁上,缓缓滑落,浑身的力气都伴随着咳嗽一点一点抽出来,最后完全跌坐在地上,但咳嗽依旧停不下来,滚烫的泪水不由呛了出来,视线就这样变得模糊起来,眼前所有的景色都蒙上了一层薄雾,只剩下一团光晕在闪烁着。

    咳嗽声渐渐小了下去,兰斯将脸部隐藏在了双手之间,紧紧咬着牙齿,用尽全身力气,但泪水却依旧不断涌现出来,烫伤了脸颊,烫伤了掌心,彷佛要把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愤怒、所有的痛苦都宣泄出来一般。但却一点声响都没有。

    他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他真的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他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自己。

    喉咙彷佛被一双无形的手掐住了一般,空气根本无法进入肺部,那种窒息的恐惧侵袭而来,他本/能地张开了嘴巴,却依旧无济于事,强烈的窒息感让脸部开始涨红,所有血液都刹那间朝着脑袋冲刺,他就像是溺水一般,氧气一点一点地被挤了出来,然后周围的光芒开始变得黯淡下来。

    他忽然就不想要挣扎了,也许就这样放任自己窒息下去,似乎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主意,世界的光芒越来越昏暗、越来越稀疏,窒息开始变得没有那么难受了,他开始吐气,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悠长而安稳。

    “……叮铃铃,叮铃铃……”那吵闹的声音由远及近,真的好吵,“叮铃铃……”可不可以安静一点,他有些困了,他只是想要好好睡一觉,也许……也许永远都不要醒来,“叮铃铃,叮铃铃”,持续不断的声响终究将他唤醒,徐徐睁开眼睛,光亮有些刺眼,双手传来了一阵酸痛。

    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死死地掐住了喉咙,他缓缓松开了手指,将双手伸到了眼前,可是双手却由于太过用力,以至于手指都有些变形了,他就这样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指,脑海里一片空白。突然他就想到了一件事,如果高文看到他这样狼狈的模样,会不会在旁边捧腹大笑呢?

    声音终于停止了,世界安静了下来。穿透手指,兰斯可以看到那悬挂在高楼大厦之间的太阳,金黄色的阳光缓缓洒落下来,静谧而祥和,稀疏的光芒落在指尖上,就像是翩翩起舞的精灵,灵动而飘逸。

    “叮铃铃”,手机再次响了起来,他不想去理会,但那声音却不依不饶地响着,他只能从口袋里摸索着手机,由于手指的僵硬,这一动作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好不容易把手机拿了出来,接通之后,放到耳边。

    “兰斯?”电话另一端传来了一个小心翼翼探询的声音,柔软得像是豌豆公主的棉被,“兰斯?”她又呼唤了一声,是艾玛-斯通,那带着些许沙哑的嗓音让人联想起哥伦比亚苏帕摩咖啡。

    “嗯。”兰斯低声回了一句,可是喉咙却有些发疼,声音似乎被卡住了,说话变得艰难起来,“你最好有足够的理由打扰我睡觉。”

    “噢,抱歉,真的很抱歉。”艾玛可以听得出来兰斯的嗓音变得越发低沉而沙哑起来,就好像磨砂纸在黑板上摩擦一般,看来一夜未眠的兰斯似乎刚才才进入了梦乡。艾玛犹豫着,她是不是应该挂断电话,让兰斯好好休息,“情况怎么样了?我是说,高文?”艾玛试探性地询问到。

    “他没事。”兰斯只说了一个词,顿了顿,又重复了一遍,“他没事。”似乎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艾玛轻轻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兰斯听起来不太正常。他的声音是如此轻柔,就好像羽毛一般,轻飘飘得没有任何重量,这不是她所熟悉的兰斯,“兰斯,你还好吗?”

    “没事。”兰斯依旧重复着同一个词,他的大脑正在说服他挂断电话,但身体似乎没有了力气,他只是放任着手机放在耳边,听着另一端那沙沙作响的声音。

    艾玛的鼻头莫名就一酸,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眨了眨眼,一夜没有合上的双眼充满了血丝,仅仅只是轻轻眨了眨,就迅速蒙上了一层薄雾,艾玛连忙抬起手来快速擦拭而去,不让自己的鼻音泄露真实的情绪,“看吧,我就告诉过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高文会没事的,他会好起来的。”

    电话另一端却没有了回应,艾玛不由屏住呼吸,过了一会,听筒里传来那平稳的呼吸声,她知道,兰斯还在听着电话,悬起的心脏稍微往下回落了一些,“兰斯,纽约今天天气好吗?”艾玛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知道自己应该挂断电话,但她却舍不得,她只是想……想要和兰斯多多说话,想到昨天下午兰斯的模样,她就舍不得挂断电话,“洛杉矶今天又是一个大晴天。”艾玛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只是没话找话说,看着窗外将将爬上地平线的日出,忍不住就发出了惊叹声。

    “哇。你看过洛杉矶的日出吗?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洛杉矶也有这样的美景,现在太阳从圣莫妮卡码头的海平面上缓缓攀爬了上来,橘红色的光芒逐渐将藏青色的天空染红,就好像……就好像一滴颜料落入清水之中一样。”

    艾玛觉得自己已经词穷了,搜刮脑袋里所有的词汇,都无法形容眼前的盛况,那绚丽的金色光芒彷佛一张大手,暴力而恢弘地撕裂阴沉的天幕,整个苍穹就一点一点地变得明亮起来,那如水洗过的天空露出了点点蓝色,从藏青色到靛蓝色再到海军蓝,蓝色逐渐温暖起来,最后变成了惊心动魄的湛蓝色,连着那碧光莹莹的大海,漫天漫地地张扬起来。就好像……就好像兰斯的眸子。

    兰斯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已经爬上头顶的太阳,显然因为时差关系,他和艾玛看到的景象截然不同,但不由自主地,他就在脑海里勾勒出洛杉矶海平面上的壮丽景象,彷佛他通过艾玛的眸子看到了那自然界的奇观一般。

    “你应该没有看过纽约的朝阳吧。”兰斯躺在地上,静静地睁开眼睛,“无数高楼大厦就好像钢筋森林一般,我们就是站在树根下的小矮人,金色的光芒穿透密密麻麻的枝桠,交错而过地洒落下来,根本看不到完整的太阳,只能依稀捕捉到一束阳光。但就是这样渺小的一束,那璀璨的金色却成功突破森林里那藏蓝色的束缚,让你忍不住就抬起手,试图去捕捉……”

    艾玛闭上眼睛,然后缓缓抬起右手,在空中捕捉着那稀薄阳光的踪影,“抓到了!那淡淡的温暖在掌心里缓缓晕开,彷佛身上每一块肌肉都在欢呼,整个世界都明亮了起来。”兰斯那低沉而脆弱的嗓音有着一股神奇的力量,让艾玛感受到了那真实的温暖,嘴角的弧度不由自主就开始勾勒起来。

    听筒另一侧的声音再次沉寂了下来,艾玛缓缓睁开眼睛,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洛杉矶的日出,脑海里却在描绘出纽约的景象。虽然听筒里没有其他声音响动,只能依稀听到猎猎的风声和浅浅的呼吸声,但她却知道,他在另一边,一直都在。

    恍惚之间,他们就好像并肩而坐,时间和空间的隔阂都已经消弭,洛杉矶和纽约成为了一面墙体的两侧,看着截然不同却又浑然一体的太阳,世界,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兰斯?”艾玛轻声开口呼唤到,可是听筒另一侧却依旧没有声音,“你知道吗?我看到了,我看到纽约的朝阳了。”艾玛的声音轻盈地如同蝴蝶一般,在阳光之中飞舞。

    “我要去洗漱了。”兰斯的声音终于再次传了过来,“……”停顿了片刻,“你应该去吃早饭了,否则小心不会长高。”说完,电话就直接挂断了,没有等待回答。

    艾玛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忙音,嘴角的弧度却轻轻上扬了起来,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将手机放在了一旁,但她却依旧没有移动,而是静静地看着眼前那瑰丽的日出,描绘着大陆另一端的清晨景象。

    兰斯重新坐了起来,靠在墙角,沐浴在那懒洋洋的阳光之下,松散的肩膀线条缓缓地重新绷紧起来,然后他站立起来,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夹在两座大楼之间的太阳,就像是一个鹌鹑蛋。收回视线,转身握住了门把手,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打开,迈着稳健的步伐离开了。

    阳台又一次恢复了安静,只剩下猎猎作响的风声呼啸而过。(未完待续。)
665 转危为安章节目录667 死里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