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电影巨匠 > 023 关键人物

023 关键人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安静地坐在咖啡屋里,时间的流逝因为午后的慵懒阳光而变得缓慢起来,转眼之间,兰斯已经在这里坐了将近半个小时,距离约定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刻钟,可是兰斯却依旧没有显露出焦急的神态,从容不迫地端起咖啡杯,轻啜了一口,那浓郁的咖啡香气夹杂着一股甜甜的味道在舌尖舞动,让他心满意足地把咖啡杯放了下来,重新把视线投向了面前最新一期的“洛杉矶时报”,专心致志地阅读起来。

    当唐纳德-蓝瓦德(Donald-Ranvaud)进入咖啡屋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兰斯优雅沉稳地坐在椅子上,右脚惬意地翘起了二郎腿,那黑色的中短发整齐而伏贴,一丝不乱,手里拿着报纸正在认真阅读,袅袅的咖啡香气之中有种沉淀下来的厚重和底蕴,彷佛上个世纪中叶的英国贵族一般,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从容令人侧目。

    唐纳德推开咖啡屋的大门,上方的风铃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在室内徐徐回荡着,不少客人都条件反射地抬起头来,下意识地朝门口集中视线。但兰斯却没有,他依旧专注于自己手中的报纸,要么是因为他全神贯注地在阅读,要么是因为他对于外界发生的情况根本不在意。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说明了一件事:他的迟到,并没有干扰到兰斯的情绪。

    唐纳德内心深处不动声色地对兰斯做出了一番评价,然后这才迈开了脚步,来到了桌子旁边时,双脚闯入了兰斯的视线余光里,他这才抬起头来,两个人的视线就这样恰到好处地碰撞在了一起。

    “抱歉,我来迟了。”唐纳德微笑地表示了自己的歉意,礼貌而不失谦逊。

    兰斯不慌不忙地把报纸叠了起来,然后放在了旁边的椅子上,有条不紊地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这才站了起来,用一个绅士的笑容说到,“那么这杯咖啡就记在你的账上了。”小小的调侃,幽默之余却又多了一丝俏皮,表达出了对迟到的不满,又恰到好处地传达了体谅。

    唐纳德心中对兰斯的评价又更上一层楼,“当然,希望我有这个荣幸。”唐纳德微笑地点头表示了肯定,然后转头对跟随而来的侍应生说到,“一杯哥伦比亚曼特宁,谢谢。”

    “曼特宁?好品味!”兰斯脸上的笑容就犹如蜻蜓落在了荷叶上一般,轻轻漾起了涟漪,这让唐纳德投去了疑惑的视线,兰斯端起了自己面前的咖啡杯,举了举,“我对于曼特宁的甜味总是有着难以割舍的偏好。”

    唐纳德此时才注意到,兰斯的咖啡居然也是曼特宁,而且糖罐和牛奶杯就放在旁边,触手可及的位置。这让唐纳德呵呵地轻笑出了声,“我妻子总是更加喜欢苏帕摩。”这句话说出来,兰斯就皱着眉头摇了摇脑袋,唐纳德更是乐不可支,“看,我也是这个意思,苏帕摩的苦涩感太重了,我还是喜欢曼特宁,一切都恰到好处,而且甜味十分耐人寻味。”

    兰斯没有回答,只是举起了自己的杯子,做了一个敬酒的动作,然后轻啜了一口,这让唐纳德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眼睛里盛满了笑意,就连紧绷的肩膀都不动声色地松懈了下来。

    兰斯内心轻轻吐出一口气,他处心积虑营造出来的计谋终于成功了一半,取得了一个出色的开头!其实,刚才在阅读报纸的同时,兰斯的视线余光一直在注意着窗外——他可以直接看到入口处的通道,换而言之,唐纳德从出租车走下来时,兰斯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看似轻松简单,却步步惊心。

    不过兰斯却丝毫没有放松,因为他知道,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左手的大拇指不由轻轻摩挲了一下食指的侧边,那清晰的颗粒感在指腹上跳动着,让兰斯所有的情绪都平缓了下来。

    拍摄“上帝之城”最困难的地方就在于,电影必须在位于里约热内卢的上帝之城完成拍摄,只有那里才能真实地呈现出贫民窟的一切景象,只有那里才能将电影和剧本所想要表达的真实表现出来。

    但是上帝之城的未知因素着实太多,数不胜数,不仅埋藏着诸多危机,而且还充满了不确定。所以,这就要求剧组必须寻找到一个中间人,一个能够与里约热内卢市政/府搭建桥梁的中间人,让政/府为拍摄保驾护航;一个能够与上帝之城**势力沟通的中间人,让剧组避免遭受当地**势力的骚扰——或者说取得在那里拍摄的许可。

    与大制片公司合作无疑是最快的捷径,他们除了资本之外,人脉和权势的网络也是无法比拟的。但如果撇开大制片公司,想要独立完成“上帝之城”的拍摄工作,那么唐纳德-蓝瓦德就是这个中间人的最佳人选。

    今年年逾五十的唐纳德,在国际电影市场已经打拼了十三年,出身于巴西的唐纳德以电影制作人起家,此后走访世界各地,将当地出色的作品引进南美洲,并且也将南美洲出色的作品输出到海外市场。唐纳德和中/国有过不解之缘,“霸王别姬”就是他带到美国的。

    唐纳德不能算是大人物,南美洲目前对于世界电影市场来说,依旧是一片没有开发的蛮荒之地,唐纳德牵线搭桥的作品影响力也有限,自然难以引起好莱坞大佬们的注意。但是,唐纳德对于巴西电影——乃至整个南美洲电影产业的深刻了解和广袤人脉,却是毋庸置疑的。

    兰斯曾经和唐纳德打过一次交道,他们联手将“中央车站”带到了北美市场。不过,当时两个人并没有深交,仅仅只是在发行方面进行了合作。这一次兰斯打算独立制作“上帝之城”,第一个就想到了唐纳德,这才有了今天的见面。

    “我听说了你最近的动态,工作进展如何?”兰斯才是有求于人的那一方,所以主动开口拉近距离。

    唐纳德正在尝试把一部巴西独立电影“妖姬莎塔”带到美国,但这部剑走偏锋、备受争议的作品却很难寻找到赏识之人,他最近的工作展开十分不顺利。

    唐纳德却根本不在意兰斯的客套和亲近,挥了挥手,“我们都知道,今天的见面不是来谈我的工作,而是谈你的工作。所以,我想,我们可以省略那些客套话的部分。”

    兰斯心里再次暗暗握拳,他其实是故意卖了一个破绽给唐纳德。如果唐纳德愿意谈“妖姬莎塔”,那么他们可以继续套近乎,兰斯做了全盘准备;如果唐纳德拒绝交谈,那么兰斯就主动示弱,让唐纳德感觉自己掌握了主动权,但事实上却是兰斯算无遗策。

    兰斯脸上恰到好处地显示出了一抹尴尬的慌乱,生涩地笑了笑,“当然,当然,那就让我们谈谈上帝之城吧。”

    “上帝之城?”唐纳德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他对于今天见面的真实目的并不清楚,电话里兰斯只是说,有一部电影想要在巴西实地拍摄,希望他能够牵线搭桥。只是没有想到,谈话的开场就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兰斯点了点头,“对,上帝之城!”兰斯依旧保持着自己舒适而自如的姿势,但是话语里却多了一抹严肃,“只是,没有人知道,那里到底是被上帝眷顾的城市,还是被上帝遗弃的城市。在那里,没有法律的束缚,没有道德的规范,没有正义的法则,一切都失去了控制,沦为了一片混沌,彷佛永远都看不到未来的曙光。唐纳德,你觉得为什么上帝之城会如此呢?”

    唐纳德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兰斯,彷佛今天才是第一次见到他一般。事实上,这的确是唐纳德第一次如此认真地打量兰斯,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牢牢地吸引住了他所有的注意力,他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浅笑,“宿命?”

    上帝之城的堕落,没有人可以解释,也没有人可以拯救。唐纳德深深地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也不认为兰斯可以给出一个答案。唐纳德承认,他没有想到兰斯所说的项目居然和上帝之城有关,这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可是紧接着兰斯自以为是的提问却让他嗤之以鼻。

    “那么你认为呢?”唐纳德反问到,刚才的震惊已经逐渐消退,重新把主动权掌握在了手中。

    但出乎意料的是,兰斯却丝毫没有表现出紧张,彷佛唐纳德的疏离是预料之中的反应一般。兰斯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认真地做出了回答,“教育。”贫困和混乱的根源,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教育,兰斯一直都是如此认为的。

    唐纳德嗤之以鼻地笑了起来,没有掩饰他眼底的讽刺和不屑,甚至还带着一点点鄙夷,彷佛在说,“孩子,你太天真了”,“如果按照你这样的说法,贪婪、金钱、政/府、毒/品、欲/望……这些都可以成为根源。”唐纳德轻轻摇了摇头,对兰斯所提的项目兴致大减,要不是出于之前的好感,他此时已经直接转身离开了。

    不想,兰斯不仅没有生气,更没有暴怒,而是轻笑着往前倾了倾上半身,“蓝瓦德先生,这就是我目前正在筹备项目的核心思想和最终目标,我希望每一位观众看完这部作品之后,能够产生自己的想法,为什么上帝之城会如此呢?”
022 扬帆起航章节目录024 首战告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