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混在三国传奇中 > 第六十九章 哑门穴

第六十九章 哑门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呜呜呜……”

    沈美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在吴天这样咄咄逼人之下,终于承受不住压力,眼角有泪花缓缓流下。

    可在吴天的淫威之下,就连居委会马大嫂也沉默不语,其他的人又怎么敢强出头呢?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真是令人气愤。”

    云吉拳头握得紧紧的,细白的皮肤上血管暴起,真想上去揍这吴天一顿。不过他明白,就算揍吴天一顿,也改变不了这样的事实。

    他细细打量着地上呻吟的男子,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个念头,也许可以一试。

    于是他推开人群走了过去。

    “我是医生,这位伤者伤势看上去很严重。”

    “你是哪家的医生?我怎么知道你是医生?”吴天心中还是有些虚,拦在了云吉面前,不过他身高才一米六三,加上头顶的黄毛也没有云吉高,看上去就像个小孩拦在了大人的面前。

    “学长,学长帮帮我,呜呜呜。”

    沈美看到云吉来了,哭得两个眼圈都红,梨花带雨的样子,让在场的男人都暗暗心疼。

    “学长?你是这小****的学长?那你们就是一伙的了?走开走开,我警告你别在这里碍事。”

    吴天嘴上凶横,心里却有些后怕,沈美就读医科大他是知道的,沈美的学长多半也是医科大的学生,多少懂些医术。要是看出地上的峰哥只是赖在地上撒泼,那就麻烦了。

    按照吴天的计划,接峰哥的救护车到了之后,直接送到一个联系好的医院去,出示一系列需要调养赔偿的单据,让阿昌嫂和沈美知难而退,老老实实的在拆迁项目书上签字。

    当然,如果能在其中占到这对母女一点什么便宜,那也是极好的。

    “你确定吗?我看这人怕是快要不行了。”

    云吉语出惊人,不仅吴天愣了,周围围观的群众愣了,就连这位在地上躺着的峰哥自己也愣了。

    “那正好,都是这个小****砸的,天啊峰哥,你不要死。”

    吴天有点小聪明,立刻呼号起来,同时指挥其他两个穿运动服的小弟将云吉拦住。

    可云吉的动作太快,一个闪身便轻巧的挤过了两个小弟,来到了峰哥面前,不等吴天反应,伸手在峰哥后脑的哑门穴上摸了一下。

    哑门穴位于后项部,第一节颈椎下。为督脉、系督脉与阳维脉之会穴,是治疗舌强不语,暴音,癫痫,癔症,头痛项强首选穴。

    在被误点中后,可能因为冲击延髓中枢,导致失哑、头晕、倒地不省人事的结果。

    武侠小说之中,常常看到大侠在别人脖子后一切,那人就晕倒不省人事,说的就是击中了这个穴道。

    若是昨日的云吉,想要这样轻描淡写的击中哑门穴是不可能的,必须用银针小心试探,缓缓而入。不过现在他既然有了阴阳真气,这样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只是简单的抚一下,阴阳真气就已经进入了峰哥的哑门穴之中,起到的效果,比银针刺入还要厉害。

    那峰哥双眼一翻,整个人就瘫软了下去,嘴角不自觉的流出了一道道白沫,身子跟着颤栗起来。

    “峰哥,峰哥,你怎么了?你不要死。”

    吴天激动的鼻涕眼泪直流,手上却暗自掐了掐峰哥的手臂,暗赞这小子今天演技不错,不愧是自己的好兄弟,回头和妹夫说说,给他加点薪水。

    他捏了峰哥几下,终于发现事情有些不对了,峰哥白眼翻的如同死鱼眼一样,而且口里的白沫越来越多,身子抖动不停,根本就不是演出来的。

    “医生,我兄弟他怎么了?”

    吴天紧张起来,他心里知道,沈美打在峰哥头上的那一下根本就没啥大事,峰哥这个情况,只能是自身出了问题。

    “看上去好像是过敏了,你们这几天有没有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你知道的,有些东西用多了,身体会受不了,赶紧打120吧,顺便报个警,他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出事。”

    云吉一副很冷静的样子,指挥吴天的两个小弟分别压住峰哥的双手,然后将桌面上的纸巾卷了起来,捏开峰哥的下颚,让峰哥咬住。

    “难道是这几天喝的酒有问题?还是吃的伟哥过期了?对了,肯定是昨天,土狗那混蛋卖给老子的货是假的,草泥马的,老子回头一定要弄死这狗娘养的杂种。”

    吴天脑中闪过一个个念头,最后将目标锁定在昨天服用过的某种违法兴奋剂上,这种东西,服用得多了,容易出现幻觉,是公安机关明令禁止打击的对象。

    吴天不由头疼起来,要是110到了,跟着大家将峰哥送入医院,那服用这违禁品的事情就要曝光,到时候自己可就真吃不了兜着走了。

    想到自己妹夫的狠毒手段,吴天头皮一阵阵发麻,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云吉看在眼里,知道吴天已经乱了方寸,立刻说:“他到底吃了些什么东西?你说说看,我看能不能缓解一下他的症状,不行的话,就只有送医院了。”

    吴天思考了五秒钟,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他昨天吃了极乐三号,是一种违禁药品,类似兴奋剂的那种东西。”

    “软性神经类兴奋剂?这不就是大麻,鸦片之类的东西么?”

    云吉心道就知道你们这群人果然如此,依旧保持一脸冷静说:“这玩意沾上可就戒不掉了,你们倒是玩的挺奔放。”

    吴天现在心乱如麻,也懒得计较云吉的语气,只是殷切的看着云吉说:“医生,那现在怎么办?”

    “唉,先用银针舒缓他的经脉,解除燃眉之急,然后再送到医院继续治疗。”

    云吉拿出装银针的布袋,挑了一根两分长的银针,用打火机烫了一回,然后缓缓刺入了峰哥的哑门穴之中。

    “这也行?你这样刺不会把他刺坏吧。”

    吴天顿时看呆了,两分长的银针如同发丝,在云吉的操作下灵巧的钻入了峰哥的后颈,只剩下了一点点针头。

    “峰哥啊峰哥,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要是你死了,我怎么和我妹夫交代。”

    想到刚才过了几天好日子就要重新变成街边的小混混,吴天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不由开始求神拜佛的祈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