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混在三国传奇中 > 第六十五章 论花式打脸的重要性

第六十五章 论花式打脸的重要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十五分钟之后,杨谦再也忍耐不住,冷冷道:“云医生,中医讲究切脉是没错,但你这样切下去,一年半载也没个头绪,这样是混不过去的。”

    云吉仍旧闭眼,听到这话却笑了起来:“看杨先生的面相,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吧,怎么说话还那么不讲究。”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杨谦双目中闪过一丝寒光,换了其他场合云吉若是敢这样和他说话,他绝对会让云吉当初饮恨。

    “治大国者,如烹小鲜。”

    云吉这次睁开了眼,老人的手却没有放开,他笑眯眯道:“老爷子,若是有人说老爷子的旧患很快能治愈,那都是骗子。老爷子的病需要慢慢调理,根据症状的变化一点点治愈,今天就让云某做第一次治疗罢。”

    杨谦气的差点鼻子都歪了,怒道:“云医生你没有本事就赶紧离开,不要耽误老爷子的宝贵时间。你治不好的病,不代表其他人治不好。”

    这时连柳苑之和穆萱萱都看出来了,杨谦气急败坏,显然被云吉说中了心事。

    “嘿嘿,那可由不得你做主。”

    云吉面带微笑,运行良久的阴阳真气如同银针一般,从自己的右手对准了老人手上的合谷穴,缓缓刺了进去。

    “唉!”

    老人微微睁眼,他见识的大场面多了,云吉这股阴阳真气虽然独特,却也并不算稀奇。在老人的生命之中,已经有数位气功大师,有道高僧为他治疗过,不过这样真气冲穴,倒是第一次。

    老人家只觉得一股绵绵暖气从合谷穴进入,再经阳溪,偏历,温溜,下廉,上廉五穴,这才渐渐减弱,最后到手三里为止。

    凡真气走过的地方,沿途的气血都被真气滋润带动,就连原本凝结的血液,也在真气的推动下,渐渐有了松动,恢复了一些活力。

    “老爷子,您说呢?”

    云吉气息有些喘,他这次用尽全力,将自己体内的阴阳真气以急速旋转的手法,在老爷子的手阳明大肠经内推动血脉的运行。一半是为了试验真气是否凑效,另一半则是为了在老爷子面前展示一下自己压箱底的功夫。

    不过短短几十秒,云吉便将真气耗尽,真气进入他人体内,便像是进入了无底泥潭,以他现在的水平,要完全以真气治疗人还不行。

    “怪不得就连张机师兄治疗黄叙,也要用银针开路,毕竟每个人的气息不同,彼此较劲,只会增加消耗。”

    云吉顿时觉得自己空手扎针这个逼装的过了,比起医学常识和经验,云吉只不过是一个新人,比起气功真气,云吉也才刚刚上路。

    可云吉要给老爷子的东西,叫做希望。传统的老中医不敢做的,不会做的,他敢,而且他会!

    “呵呵,切脉也能切到喘气?云医生你的身体太虚了。”

    杨谦完全撕破了脸皮,看到云吉疲惫,忍不住出言讽刺起来:“说吧,你看出了什么?又准备怎么给老爷子治疗?”

    云吉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当然就是像刚才这样治疗。老爷子,您觉得如何?”

    “不错,云小友有点儿意思。”

    老人微微一笑,将茶水斟满,而旁边的三人都是神色大变。

    柳苑之和穆萱萱是喜出望外,杨谦则是大惊失色。

    柳苑之又羞又喜,抓住老人的手直摇摆,眼巴巴的望着老人说道:“爷爷,您是说,云吉的医术,您认可了?”

    穆萱萱则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起云吉来,那堆黑色宝石般的眸子盯着云吉,让云吉有了被猎豹盯上的错觉。

    杨谦整个脸都垮了下来,原本英俊的脸上蒙上了一层戾气。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憋屈,他花了钱收集了云吉的资料,在众人之间揭穿云吉半桶水医生的真相,应该顺理成章取得老爷子的信任,当场对自己表示这件事全权由自己安排才对。

    接下来,他就能安排一个重金请来的国外医生到老爷子身边,带来国外最新的一种治疗药物,而这种药物,正是他们家开发研制的,要借老爷子的威名打开国内市场。

    跟着还有很多事要忙,和各大医院,各大药店谈药物的利润分成,和一些政界名流,商业代表谈将来的医疗改革。还有在明城附近建立药物研究所,和医科大合作输送人才,研究药物的第二阶段,第三阶段……

    对了,到时候如果能和穆家联姻,那就最好不过,穆萱萱虽然凶悍了点,但毕竟是个美女,自己吃点亏将她收入床中,也不算太亏。

    若是柳苑之到时候要倾心自己,三人大被同眠,同室操戈到天亮,也不是不能接受。

    在他的心目中,一介白衣的云吉不过是自己用来垫脚的砖头,踩着上位后便一脚踢开。

    可怎么自己的梦想,偏偏就在这里断了呢?

    自己这一系列呕心沥血,精心安排的人生计划,偏偏就断送在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手中。

    杨谦好似一个跑错场,拿错了剧本的演员,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自己的失败,竟然咬牙切齿起来,眼里凶光毕露。

    他不服气!他决定最后放手一搏。

    杨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跟着站了起来,指着云吉怒骂道:“穆爷爷,这位云医生他不是医生,他已经被明城综合医院开除了,现在他是个无业游民,根本就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

    “而且他所谓的什么‘固本培元针法’也是子虚乌有,根本就没有这样的针法,就连董家,白家也没有,假的,都是假的。”

    杨谦几近疯癫的将这些话喷出,他要抓住云吉这个弱点,将云吉摁死在这里。

    “杨谦,你疯了么?”柳苑之俏脸如冰,整个人都散发出了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可杨谦根本不看她,只是拿眼睛望着老人,等他最后的决断。

    老人抬了抬眼皮,却没有开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何必要强人所难?

    见众人沉默,杨谦自以为捏到了云吉痛处,狞笑起来:“我就知道都是假的,云大医生,你现在承认了还来得及。不然牛皮戳破了,可不好收场。”

    “哦,你非要知道我套针法是哪里学来的干嘛?你想拜师么?”

    云吉哈哈一笑,摸了摸头上的汗珠,洋洋得意道:“老子天资聪颖,这套针法是打游戏的时候无师自通的,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有时候也会被自己的天赋所感动。”

    老人捋了捋胡须,笑道:“原来是梦中所学,果然是天纵奇才!杨家小娃,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嘛?”

    看到老人满意的笑脸,杨谦只觉得自己陷入了无底深渊,全身发冷,眼前一黑,险些就要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