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混在三国传奇中 > 第六十四章 图穷匕见

第六十四章 图穷匕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杨谦诚恳的态度让云吉有些为难。

    他脑子里是这么想的:“老子天资聪颖,这套针法是打游戏的时候无师自通的,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有时候也会被自己的天赋所感动。”

    什么时候能将这句话甩别人脸上就爽歪歪了。

    想是这么想,云吉还是老老实实的准备将自己从小苦练家中残本的事迹描述一下。

    不等云吉说话,杨谦却拿出了手机,念出了一段资料。

    “云吉,男,22岁,双子座,籍贯湘北大松市沅峰县白薯沟……”

    云吉脸色顿时变了,这段话不是别的,正是自己从小到大的档案背景,这杨谦,竟然调查过自己。

    柳苑之的脸色也难看起来,冷冷道:“杨谦,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谦笑了笑,依旧一脸诚恳道:“柳妹妹不用担心,每个给老爷子看病的医生,我都会调查他的背景,毕竟老爷子的健康是头等大事,穆妹妹你说呢?”

    听到他以自己爷爷的健康为重,穆萱萱也只能点点头,不过小豹子终究是小豹子,她咧嘴一笑:“杨哥哥的手段,我们都是知道的,云医生既然能让苑之姐带到这别墅里来,自然不是是一般的朋友。杨哥哥下手还是有分寸才好。”

    “穆妹妹说笑了。”

    见柳苑之板着脸,云吉脸色难看,杨谦微微一笑:“‘固本培元针法’,云医生祖上曾得到了半卷残品,这本残品一直无人问津,直到云医生自己上了学,才半猜半读的学习。当时云医生有好些字不认识,在白薯沟里问了好些识字的长辈,这件事众人皆知,您的勤奋好学,现在他们提起来都为之称赞。”

    想起白薯沟的邻里街坊,云吉心中一阵温暖,他自幼在山沟中长大,心胸本就比城里的人宽阔的多,这些事情也算不上什么秘密。

    杨谦继续道:“云医生上学的沅峰第五小学,距离白薯沟有近十里地,为了读书,云医生每日需要六点钟早起,来回花费近两个小时。上初中的时候,别人笑您穿的衣服有补丁,您回答,衣服有补丁证明家里在乎你,一时之间成为佳话。”

    穆萱萱咯咯笑了起来,柳苑之则惊讶的看了云吉好久,她一直觉得云吉身上有种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只是没有想到云吉小时候会那么辛苦。

    杨谦放下了手机,摇头道:“这下面的故事,我也不想再念了。云医生,您的个人品德出色,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成为一代名医。不过现在的您,医德最佳,医名次之,医术又更次之,所谓的‘固本培元针法’,不过是从残品书上学来的幌子。光凭这些,想要当穆爷爷的私人医生,恐怕还是不够。”

    穷途匕首现,杨谦这话就像是一把匕首架在了云吉的脖子上,只要云吉应对不利,这私人医生的工作,就算是飞了。

    如果换了以前,云吉还未认为杨谦是个忠孝有佳的好晚辈,可最近他经历的事情太多了,看问题的角度就稍微有些改变。

    这人如此尽心尽力的调查自己的资料,当着众人的面揭穿自己,要让自己落荒而逃,说明他对这个位置极为看重。

    换句话说,他已经安排好了人选,而踢掉自己,就是他计划的第一步。

    云吉挖了挖自己的下颚,好奇道:“杨先生,我想问一下,若我回答不出来,你会安排谁来治疗老爷子?”

    杨谦表情明显僵硬了一下,他没有料到一贯耿直天真的云吉,竟会问出这样直指核心的问题。

    不过他很快调整好了心态,淡淡回答:“天下能人辈出,医学界人才济济,以后的事情,就不劳云医生费心了。”

    “哦,其实行不行还是要看疗效的。”

    云吉也淡淡的回了一句,论起装腔作势,他不是不会,而是不屑于去做,不过在游戏中经历了那么多,他倒也学会了大公会的某些做派。

    那就是在关键的时候,说一些天气很好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杨谦愣了一下,又道:“云医生这话是什么意思?老爷子身体金贵,不可能让你做临床试验。”

    “谁说要拿老爷子做试验了!”

    柳苑之终于忍不住了,她在老爷子面前乖巧懂事,可不代表杨家的人可以欺负自己。

    老人则和穆萱萱端着茶杯看戏,穆萱萱甚至还露出了看热闹的标志性笑脸,偷偷给柳苑之加油打气。

    “我不是这个意思。柳妹妹,你冷静一点。”

    杨谦终于板起了脸,他不愿意和柳苑之纠缠,而是将直接问题抛给了云吉。

    “云医生,您要是不能给出让大家都满意的答案,这个工作我想穆伯伯是不会认可的。”

    听到穆伯伯三个字,柳苑之呆了一呆,穆萱萱也抬起了头,她们太熟悉穆萱萱老爸的作风了,若这件事传到了穆萱萱老爸的耳中,云吉的处境只会更加艰难。

    一时间,杨谦、柳苑之和穆萱萱三人都各自沉默,老人继续饮茶不语,云吉左看右看,不由暗自摇头。

    唉,看你们几个都长得挺不错的,智商还真低。

    关于一个家里谁说了算的问题,云吉有着自己的真知灼见。

    俗话说儿子听老子的,老子听老子的老子的。

    在穆老爷子面前,穆伯伯算个屁。

    穆伯伯,俺不是真的觉得你算个屁,就是打个比方而已。

    看来,是自己出手拯救孤独老人重复健康的时候了。

    云吉咧嘴一笑,再次将茶水饮尽,笑嘻嘻道:“老爷子,若是不嫌弃的话,让本医生号号脉吧。有道是望闻问切四大宝,医生护士离不了。若不能真正接触患者,再好的医术也出不来呀。”

    “看不出来,云医生成竹在胸啊。”

    老人和蔼一笑,在众人的注视下,将自己的左手伸出,说道:“男左女右,是不是这个道理?”

    “老爷子说是就是呗。”

    云吉左手伸出握住老人手背,将老人手腕朝天,右手两指搭在手腕脉搏上,轻轻捻压,阅读脉象之中的深意。

    老人脉动时有时无,虚弱无力,和老人隽永的精神有些不符。

    “那就是服用了大补之物,利弊参半。”

    云吉心中明白,开始细细分析起老人的脉象,这次他也闭嘴不言,其他的人自然也不再出声。

    偏厅之内,就连女佣也感受到了一种颇为压抑的沉默,众人的眼光都落在了这位年轻的医生身上。

    而目光聚焦之处的云吉,却沉浸在了医生状态之中,对于周围的一切都不再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