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混在三国传奇中 > 第五章 一代医圣张仲景

第五章 一代医圣张仲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终于回到县城了。“

    云吉才进入涅阳县,夜色便悄然落下,此时伯祖医馆大门紧闭,张伯祖早已经回到祖屋休息。

    “糟糕,张伯祖进入了祖屋,我要怎么去交任务。”

    云吉吃了一惊,连忙往张伯祖的祖屋跑去,游戏规定,若是好感度不够,NPC是不可能放你进入他的祖屋。

    要是见不到张伯祖,任务便要等到第二日张伯祖出现才能交,第二轮任务便无法做完。

    云吉走到门前,一堆玩家正堵在张伯祖祖屋门口,叽叽喳喳的热烈讨论着。

    “听说今天张仲景出现了,和张伯祖一起回家了。”

    “是不是真的?可不要骗我啊,万一是个谣言,我们会长非杀了我不可。”

    “好像有人录像了,500大洋一份,要不我们凑钱买一份,我们会也在叫我核实情况,及时汇报。”

    云吉心中一动,张仲景出现的蹊跷,莫非和自己触发的任务有关?

    不管怎么样,也要先试试再说。

    他默默的走到了祖屋门前,正要敲门,旁边的忽然窜出了两个玩家堵住了他的去路。

    这两个玩家一前一后将云吉夹在中间,前面这个叫做‘天师干将’的伸出一只手,一下便抓住了云吉的手臂。

    “你是哪个公会的?张仲景已经被我天师公会包了,没有我们会长的命令,谁也别想靠近。”

    “放开。”

    云吉脸色一冷,系统自动将天师干将的手弹开,低于10级的角色无法被强制攻击,是系统对新手玩家的保护。

    “原来是个0级的垃圾号,你这样的废物,不配出现在这里,赶紧滚吧。”

    云吉身后,另外一名名叫‘天师莫邪’玩家冷冷一笑,口出恶言,一副狗眼看人低的贱样。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云吉只觉得一股怒气从心底升起,他被侯俊集暗算,被迫从综合医院辞职,心中本就非常愤怒。

    经柳苑之的劝导,他好不容易克制住的怒火,现在却完全被这天师公会的霸道挑了起来。

    “真是给脸不要脸,要不是系统保护,你早被爷给弄死了。呸!”

    天师干将脸上全是不屑之色,口中还做了个吐痰的动作,简直贱到了极点。

    “哈哈,一个没公会的傻子,还想学医疗,早点删号重练吧,别在这里瞎耽误时间了。”

    “以为学了医疗术就能当神医了么,天真。”

    “射虎兄……”

    围观的玩家大多脸带冷漠笑容,就连无极草神也是微微摇头,认为他们说的不无道理。

    “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真是不知羞耻。”

    大怒之余,云吉并未迷失方向,反而趁着天师公会两人正在嘲笑他的时候,用力敲响了张伯阳祖屋的大门。

    “咚咚咚!”

    这两片门板模样简陋,敲上去空荡荡的,若没有系统给予保护,早就被玩家给拆了。

    张伯祖祖屋规模虽也不小,但老旧不堪,很多地方都已经破损,和县内其他大户的祖屋比起来就寒酸多了。

    张伯祖虽医术精湛,却未借此敛财修葺祖屋,可见医德更在医术之上。

    天师干将和天师莫邪任凭云吉敲门,也不阻拦,只是满脸讥讽的哈哈大笑。

    天师干将歪嘴揶揄道:“哪里来的白痴,居然以为NPC会为他开门,太愚蠢了。”

    天师莫邪则打开了视频记录功能,嘿嘿奸笑:“一定要拍下来,放在论坛上供大家欣赏一下。”

    其他公会的玩家也是纷纷起哄,嘲笑声连成一片。

    “咚咚咚!”

    “咚咚咚!”

    云吉连敲了好几次,那简陋的大门却依旧紧闭,像是一口深不见底的寒潭一般,没有一丝波澜回应。

    “难道是我想错了?那张仲景的出现,并不是因为我触发了任务?”

    云吉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难道今天真是自己的倒霉日,不仅丢了工作,还要在游戏之中被人取笑?

    天师干将看到云吉脸色凝重,一声冷笑,走到了云吉面前,挖苦道:“小子,你那么有信心,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你要是能敲开这门,我就跪下来叫你一声爷爷。相反,你要是叫不开这门,你就得跪下来叫我一声爷爷。”

    他顿了顿,又讥讽道:“不过我看你的样子,不像个有种的人,让你当我的孙子,真是委屈我了。”

    “说得好,我也觉得他没有种。”

    天师莫邪一面拍摄,一面同时对云吉补刀,这两人一唱一和,成功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云吉身上。

    云吉气的几乎要跳起来打人,这两个人用心歹毒,是在想逼自己出丑啊!

    “来来来,莫邪你好好的拍,将这个没种的小子拍的上镜一点。”

    天师干将幻想自己已经当上了导演,指点江山,挥斥方筹,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若是我等级够高,这群人怎么敢如此轻贱于我。”

    云吉气的发抖,正要和这两人拼个高下,却见面前简陋的大门微微抖动,好似里面的门栓被人打开了。

    “这……”

    几个靠近大门的人,都感觉到了大门的变化,纷纷站开,对大门目不斜视。

    只听吱呀一声,在其余众人的嘲笑声中,原本紧闭的大门陡然打开了。

    聒噪的众人像是被捏住了脖子的鸡,每个人都望着大开的大门,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整个场面顿时陷入了一种滑稽的沉默之中。

    短暂的失语之后,众人这才恢复了语言能力,一时疑问满天,喧嚣满场。

    “这……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这门怎么会开了?”

    “这小子不会是走了****运了吧?”

    “哈哈,天师公会这次栽了,我可是全程录像,天师公会这一堆活宝要火啦。”

    “喂喂,你们看,这人不就是那个谁么?”

    众人这才发现,大门之内,一位身穿麻衣的青年已经走了出来,头顶上的名字绿的令人心醉。

    “张机(20)。”

    张机,字仲景,东汉末年著名的医学家,著出不朽著作《伤寒杂病论》,开创了理论到实际,确立辩证论治的法则,被后世中医界尊为医圣伟人。

    在游戏开服一个月之后,张机第一次以青年的模样,出现在了游戏之中。

    “绿名,居然是个绿名。他才二十出头啊,居然已经是个绿名NPC,而且还有20级了。”

    “没想到居然是张机来开的门,这次天师公会可是栽了,我倒要看看天师干将是如何跪在地上叫别人爷爷的。”

    “嘿嘿,我看他不像是有种的人,估计要怂了。”

    “你们两个蠢材,还不给自己的公会汇报情况,张机出现可是一等一的大事,这可直接关系到你们公会的医疗等级。”

    “老子早就已经发了,全程录像你懂么?”

    “……”

    场面一片混乱之中,一群玩家已经将张机团团围住,疯狂的套起了话来,试图从他身上套出几个任务。

    “干将哥,现在怎么办?”

    天师莫邪一脸便秘的样子,偷偷的和天师干将传话,刚才他们装逼太过,现在只觉得脸上疼得不行。

    “什么怎么办?当然是马上通知会长,多派点人来刷张机的好感啊。兄弟,我们刚才被这小人下了套子,一定要将功补罪。”

    天师干将的脸皮可比他兄弟厚得多,脑子也清醒的多,他现在丢了公会的面子,若是不能在张机身上找回点东西,恐怕在公会是呆不住了。

    至于他如何丢了公会的面子,那都是云吉这个小人下套子阴自己,丝毫没有反省的意思。

    “无知,无耻。”

    云吉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原本嘲讽自己的一群所谓公会高玩围绕在张机的身边嘘寒问暖,心中的怒火渐渐平息了下来。

    游戏也是一个小型的社会,也有攀比和利用,侯俊集这样的人,并不少见。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力量不够啊。”

    云吉往常一心扑在医学之上,追求医学之道,对物质和地位并未有多少看重。现在两次三番的打击,令他心中忽然又有了一些新的感触。

    他紧了紧拳头,看到自己等级上的大鸭蛋,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豪气。

    “不就是个游戏么,以我的本事,还能被你们这群人比下去?”

    说干就干,他走到了张机面前,便想要以身上的雄黄项链,引起张机的注意。

    一群玩家围着张机说了半天,说得天花乱坠,有人激动的连体力都下降了。

    不过任凭这些人磨破了嘴皮子,张机只是保持着沉默,连眼都没抬,更别说发布任务了。

    云吉才靠近张机,张机便张开了眼睛,开口说话了。

    “机闻门外陈黄香薰,必藏于君身。”

    云吉又惊又喜,和他猜测的一样,张机确实是被包袱里的雄黄项链引出来的。

    “云吉见过仲景师兄。”

    云吉立刻将张机奉为师兄,他原本的目标只是单纯的进行医术推衍学习,但现在他的想法,已经变了。

    “一定要拜张伯祖为师,在游戏中闯出一番事业来。”

    云吉说这句话,不过是顺口一说,没想到张机微微一愣,眉头挑起,惊讶道:“君亦求病祖师乎?”

    这次轮到云吉震惊了,这NPC的智商,几乎和普通人无异,这还是NPC么?

    不过他很快答道:“祖师遣吉至马村,复得此物,还请师兄禀明祖师,毒伤在即,危在旦夕。”

    张机点头,说了句令云吉开心的话。

    “祖师唤,可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