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混在三国传奇中 > 第四十一章 帝师王越的剑术

第四十一章 帝师王越的剑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遥遥脸上顿时嗔怒起来:“你在耍本小姐么?”

    “我哪儿敢啊。”

    云吉一边回答一边张弓射箭,他也不指望能射中遥遥,射出了箭便往后逃窜。

    “有胆子你别跑!”

    “你一个大男人跑什么,不怕别人笑话你嘛?”

    无论少女如何发怒,云吉只是笑而不语,打打退退,就算是中了剑,也立即给自己医疗。

    两人周围,偶尔有紫蛇幼虫窜出,不是被少女一刀斩杀,便是被云吉两剑砍死,而云吉逃走的方向,赫然是紫蛇所在的方向。

    “云吉,你以为你跑得过本小姐么?”

    少女终于失去了耐心,一声娇啼之下,整个人笼罩在了一股淡淡的绿色光芒之中,移动速度立刻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她竭力奔跑,在空气中留下了淡淡残影。

    云吉不由咋舌,这少女奔跑的速度之快直追军马,不过再快也没有用,自己可是有军马在手的玩家啊。

    云吉翻身上马潇洒而去,遥遥的速度再快,却也只能跟在马屁股身后吃灰尘。

    “你这是作弊,你作弊!”

    遥遥妹子俏脸蛋上满是气恼的红晕,她迈开被气的发抖的美足狂奔着,却发现自己和云吉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这是自然的事,有冷却时间的技能怎么能和几乎无限的坐骑比速度。

    云吉见拉开了距离,立刻翻身下马,拉起弓箭又朝少女射了几箭。

    “气煞本小姐也!”

    遥遥身前刀光一闪,将飞来的木箭斩成几段,她不在前进,昂起美丽的额头道:“云吉,你别跑了,我不会追了。”

    “哦,那我们的决斗怎么办?”

    云吉眯着眼询问少女,同时轻轻的抚摸着军马修长光滑的脖子,真是匹好马啊,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真正有一匹坐骑。

    “哼,你将本小姐引开,不就找个狭窄的地形,让本姑娘的身法受到限制么。”

    遥遥眨巴眨巴星辰般的大眼睛,狡黠之色渐浓,伸了个好看的懒腰,笑吟吟道:“其实不用那么麻烦,既然你打不到本小姐,本小姐也追不上你,那么就采取个折中的法子罢。”

    “你说说看。”云吉眼睛不小心瞟了遥遥无限美好的腰身一眼,连忙危襟正坐,表示自己不是怪蜀黍。

    少女把玩着短刀,笑容让人觉得快要融化:“本小姐不躲,你也不准跑,咱们就这样真刀真枪的来一次决斗罢。”

    看着少女精致脸蛋,甜美的笑容,云吉只觉得她的提议十分不靠谱。

    不过看在你那么有诚意的份上,好吧。

    云吉点点头,说道:“既然都想快点将事情办了,这倒是个好主意。我相信你的人品,就不录像了。”

    “哟,一下就相信人家了呀?”

    遥遥发出糯糯的喉音,哼了一句,即使是被对手称赞,心中也难免欢喜。她将短刀一挥,笑容甜蜜道:“算你识相,来来来,让本小姐好好告诉你游戏的玩法。唉,可惜你是个能臣,不然还真想招你做手下呢……”

    “能臣不是人么?”

    云吉摇摇头,全神贯注的走向了少女。

    “能臣都是耍嘴皮子的,PK不行的,尤其是在游戏前期。”

    见到云吉在自己面前站定,少女露出足以令人心动的好看表情,双腿一前一后微微交错,曲线明媚动人,展现出非凡活力,像是一位韩国偶像正在舞台巡演一般。

    她抬了抬眼皮,懒洋洋道:“既然你听话了,就让你先攻击吧,放心好了,本小姐不会躲。”

    “好。”

    云吉话出剑到,一剑往少女的,恩,少女的丰腴之处斩去。唉,双手怎么有种不听使唤的感觉,难道是中毒了么?

    “哼,下流!”

    遥遥脸上微微一红,不等云吉剑及自身,伸出手来,将手中弯刀轻轻一转,便以后发制人之势,击中了云吉握剑的手臂内侧。

    “还能这样破招?还不是技能?”

    云吉这次是真的吃惊了,这种破招理论上只有极为厉害的武术家、散打选手、拳击手身上才有,要在游戏中使出这招极为困难,破掉别人的招式,这可算得上是系统内的判定机制了。

    就算是云吉这般对游戏了解不深的人,也知道自己的‘固本培元剑诀’是由张机认定的技能,换句话说,是系统传授的技能,自己只要使用就行,至于中间如何从‘固本培元针法’推衍的过程,他一概不知。

    而眼前的这位少女,竟然用非技能的手法,劫获了自己的攻击,这如何能不叫他惊讶。

    “再来。”

    在少女玩味的笑容中,云吉再次一剑刺出,而少女又一次成功的截住了他的攻击。

    “再来。”

    云吉一连刺了七剑,遥遥则一一反驳,每一刀都凌空拦截,层次泾渭分明,招式井然有序。

    “时酒酣耳热,方食芊蔗,便以为杖,下殿数交,三中其臂,左右大笑。”

    少女笑吟吟的念出这句话,“坏人,你就算招式下流,也是打不过本小姐的。安睿剑术学成,便可以在方寸之间料敌先机,来去自如,令敌人进退维谷,举步艰难。让本小姐教你个乖,安睿是王越的字,你能逼出本小姐的真本领,这次PK也算开了眼界了。”

    “王越?竟然是王越?”

    云吉一惊,他就算再不熟悉历史,三国时期王越的大名还是听过的。这么一说,少女所说的典故便清晰起来。

    这句话出自曹丕的《典论?自叙》,大意是曹丕醉心学剑,曾在王越弟子史阿处学习。一次饮酒时,曹丕认为奋威将军邓展的剑术不正宗,因此比剑。当时正在醉酒,恰逢正在享用甘蔗,就以此为剑,数次比试,曹丕三次击中邓展的手臂,左右都大笑不已。邓展不觉脸红,更不服气,要求再来一次。曹丕就故意说:“我的剑快而集中,很难击中对方的面部,因此只是打中了你的手臂。”邓展说:“别说了,我们再来一次吧。”曹丕知道这次邓展一定会突然间向中路猛攻,就装假不经意地向邓进击,邓展果然如曹丕所料,猛地冲杀过来,曹丕却迅速退步闪过。出手如风,从上方截击,一下打中邓展的额角,这一下使得一同喝酒的人都禁不住惊叫起来。

    同时,曹丕记载到桓、灵二帝在位期间,有位虎贲将军王越擅长剑术,在京城内被称为帝师。

    帝师啊,足以以剑术传世的大神,说是三国时期剑术第一人也不为过。

    “怪不得那么强。”

    云吉本来以为自己能拿到紫装已经够变态了,没有想到马上就窜出来一个和第一剑人挂钩的玩家,真是天外有天。